连载中

铁幕降临

时间:2021-06-04

分类:军事

作者:现实中的步惊云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13621天堂2铁幕降临  铁幕降临 翻译  铁幕降临英文  铁幕降临 txt下载  铁幕降临听书  铁幕降临是什么意思  铁幕降临 仲夏雷暴夜  铁幕降临txt  铁幕降临小说  铁幕降临  

军史版架空群友城东组团再次穿越1858年,为了被推翻腐化没落的满清王朝,逐步建立全新的中国,一群人充分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将中国推到了日不落大中华的宝座! 铁幕降临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远远的看着白宝湘等五人从边门进了“大夫第”,钱水廷和王铁锤两家人就在坂美社寻幽探古。村里面到处是豪华jīng致的深宅大厝,艾贝贝一边用摄像机记录,一边不停的发出感慨,“这才是古sè古香的闽南民居啊。”一群孩子像皮猴子蹦蹦跳跳的尾随着他们。五个人在村里面转了一圈,就在“大夫第”隔壁石家祠堂前的旗杆石上坐了下来,没过多久,“大夫第”的大门开了,一个穿着长袍马褂的中年人作着揖把白宝湘和毛白白送了出来,古务生、雷念平、王谢堂跟着后面就像是两个人的随从。“几位先生风尘仆仆来到敝宅,本想给诸位接风洗尘,挽留先生们在此盘桓几rì,也好早晚请教一二。怎奈先生们急着要进城办事,故不敢强留尔,期望另有机缘再向诸位多多请教。”说着,那个中年人示意身后的管家递来一个包袱。“这儿有区区二百两纹银,给先生们做盘川之用,不成敬意,还望笑纳。”“石二老爷太客气了。”白宝湘拱拱手推脱了几下,见那中年男子态度十分的坚决,便让身后的王谢堂把包袱接了过去。“多谢石二老爷的美意,这样吧,我就送二老爷一句话。”说着,白宝湘从古务生那儿取来了一面小小的五星红旗,他将红旗一把塞到了石二老爷的手中,并说道,“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说完一干人就扬长而去。王铁锤远远的看到这一幕,“晕,这个白宝湘把古务生专为挑衅台湾人而准备的旗子给没收了,这个古务生不会发毛吧!”“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中年人若有所思,看着他们两组人一前一后出了村子,才转身回宅关上大门。管家凑了过来,“二老爷,这帮神神叨叨的海外之民,没必要对他们太客气,送他们200两银子做川资是不是太多了。”“你懂什么啊,‘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出自《史记·天宫书》‘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兵)者利。五星皆从辰星而聚于一舍,其所舍之国可以法致天下。’”石二老爷看着手中五星红旗,“他们临走之前拿出这个小旗,说出这样的话,别有它意啊。”石二老爷把五星红旗小心的收在怀中,“现在是乱世之秋,五通讯刚刚传来消息说这里来了几个神通广大的法师,想不到他们就跑到坂美拜访我们石家。父亲他们在台湾定居,只有我一人在老家留守,我们凡事都得小心。200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就算是花钱免灾吧。”两组人来到村外的驿道边会合,驿道很是热闹,背着行李的人和载着货物的马车来来往往。艾贝贝被灰尘呛了一下,她连忙捂着口鼻,“我们好像到了这个时空的繁华主干道。”白宝湘笑着说:“清朝的时候,这儿是和内地连接的唯一官道;道光之前也是去台湾的唯一官道。古代官道上每隔十里设一铺,从这儿向南大约三十里,过了蛟塘铺、莲坂铺,就到了厦门城外的和凤铺,和凤铺是去台湾的最后一个驿站,应该是十分繁华。”古务生一直闭口没有说话,一脸的不悦。他憋了半天,突然冒了一句,“老白忽悠了半天,就得了200两,这太浪费时间了吧!”“这不是看小说动辄就是几千两几万两银子,200两银子不算少了,算起来也有好几万人民币。忽悠他们也不是想发大财,我们去厦门需要银子。”白宝湘说着,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我们现在就动身进厦门,要不然就来不及吃晚饭了。”十个人搭乘顺路马车,傍晚时分终于赶到厦门城外的和风宫。和凤宫坐东朝西,供奉吴真人和妈祖,鹭江水直达宫前。下了车众人一边掸去身上的灰尘,一边四处张望。和风宫宫前和左右的街面统称和凤街,虽然街巷不足二米宽,曲扭八拐,似乎还有些烟烧火燎的痕迹,这可能是小刀会与清兵激战留下的,不过整个街道商铺一路排开,开酒店的、开茶馆的、开大烟馆的,还有各地的会馆,街上是人头攒动。各式轿子、带蓬的西式马车在街道上来来往往,街上大多是留着长辫子的男子,有穿着绸布长衫的,也有粗布短衣打扮,间或还有几个金毛碧眼的洋人。除了人流车马的喧嚣之外,空中还飘着阵阵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南音丝竹之声。众人拦下了一辆西式马车,钱水廷cāo着一口流利的美语,向坐在车上的一个英国绅士模样的人打听英租界的位置所在。那英国人仔细打量了一下众人,指了指方向,就坐着马车径直而去。“英租界就在鹭江边上,离这儿不远。”老钱转身对大家说。“一个洋鬼子神气什么。”古务生没好气的说,“我们应该先找个地方吃晚饭。”白宝湘点点头,“好吧,我们先找个干净一点的地方吃饭,再到英租界解决住宿问题。”众人纷纷表示同意。草草的吃完晚饭,众人从客栈出来。客栈旁边是一家烟馆,里面的大板床上一个挨着一个躺着好多人,看着人进人出、莺歌燕语、烟火缭绕的样子,大家加快了脚步。众人来到江边,看到鹭江上聚集着好多欧美的商船,有英国的、美国的、法国的、德国的,以及其他国家的商船,在帆船中穿行的还有好多小舢板。看到有人忍不住要拿出摄像器材,毛白白顿时睁大眼睛,“这是危险区,大家小心!”厦门的英租界设立在厦门鹭江的沿港地区,道路两边全是高大的榕树,与上海的石拱门、大洋楼相比,这里的建筑只能算是小巧jīng致。众人正饶有兴趣的看着江边景sè,前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声。远远望去一个小洋楼前,聚集着一群人。这幢带着前檐和长廊的花园洋房,门口还竖着一个高大的十字架,还有一个画着蛇杖和药葫芦的蟠。古务生忍不住啐了一口,“MD,这帮洋鬼子倒也聪明,把传教和医疗结合起来,迷惑人心!”众人走过去一看,一群身穿油衫衣裤,光着脚板,带着鱼腥味的渔民被诊所的仆役拦在外面,诊所里面的诊疗床上躺着他们刚刚送来的病人。听他们叽叽喳喳的话语,好像诊所里面的洋医生说病人情况不好,要给他截肢,但又说截肢也不一定能够保住xìng命,所以这些渔民有些激动,一个年轻的渔民跪坐在了地上,哭喊着:“郭大哥都是为了救我啊,都是为了救我!”见此情景范华急忙向前挤去,王铁锤紧随保护。“等一下,我也是医生。”王谢堂也追了过来。“一个破牙医!”大伙儿笑着也跟了过去。两个仆役拦在诊所门口,范华连忙说道,“让我进去,我是医生。”希斯洛普医生正在督促助手给病人擦洗左腿,见门口吵得慌,抬起头茫然的看着范华他们。希斯洛普医生已在厦门工作很久,虽说可以用闽南话与人进行交流,但北方官话就差多了。范华连忙用英语再次说道,“让我进去,我是医生。”病人面sè发青,完全是昏迷状态,他的左小腿肿胀得十分厉害,腿肚子上有块黑sè瘀斑。“这是受到海中有毒生物的伤害,已经有两天。”范华检查了一下伤口,用英语询问希斯洛普医生,“希斯洛普医生,你们诊所有没什么治疗海葵海胆刺伤,海蛇咬伤的药品?”希斯洛普耸耸肩,“很抱歉,我们从没有接触过这类药品。”“那就让我来吧,我们曾经治疗过这样的病人。”范华很坚定的对希斯洛普说。希斯洛普很怀疑的看着范华,“美丽的女士,你真的是医生,真的治疗过这样的病人?”但是孙玄武留下的通关文书完全消除了希斯洛普的怀疑,范华的身份证明上明确注明她是合法的美国注册医生。“不过这种创伤很危险,时间又耽搁得太久。我先试着挽救他的腿。如果行不通,那就赶紧截肢保命。”屋外钱水廷小声的翻译给大家听。这时王铁锤走了出来,“老钱、毛白白,还有你们,大家都是经常搞户外运动的,这次随身带了什么药品,蛇药有吗?”大家打开包中的瓶瓶罐罐,找出十管季德胜蛇药,钱水廷很小心的把那些商标证明标志完全除去。看到王铁锤带着药准备回诊所,那个年轻渔民对着他扑通一声跪倒,“先生,你们一定要救活郭大哥啊!如果郭大哥得救,我倪阿水愿意给你们做牛做马,为奴为仆。”众人连忙把他扶起。走回诊所,王铁锤看到范华已经从随身背包中取出一个玻璃制的大火罐,两个金属铝盒,一个铝盒子里面全是镊子、手术剪、止血钳之类的一些手术器械,还有一个里面是酒jīng棉球。虽然知道范华是医生,但希斯洛普对她的医术还是很怀疑,等到范华打开铝盒子,看到金属盒子里面装满自己从没接触过的jīng美器械,希斯洛普的眼睛直了,“哦,主啊,你给我送来了一位天使。”他现在完成相信范华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医生。范华从铝盒中取出一把手术刀,用酒jīng棉球擦了擦,然后示意王谢堂给病人的伤口消毒。在紫黑sè的伤口上,一横、一竖,范华用手术刀深深的划了一个十字形的刀口。紫黑sè淤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空中顿时弥漫了腥臭的气味。“王谢堂,你想办法把二十片蛇药给病人灌进去。”说着范华放下手中的手术刀,擦擦手,就取出一把止血钳,用它夹起一个棉球。范华一手拿着玻璃罐,一手拿着止血钳,眼睛瞄向了一旁的煤油灯。在油灯上点燃棉球后,范华把点燃的棉球在玻璃罐内壁上迅速的擦了一圈,玻璃罐口一下子就把病人左腿上的伤口全都盖住。“毒伤已经有两天了,现在拔毒还有用吗?”王铁锤小声的问范华。“尽力而为吧!”范华一边说,一边继续观察病人的伤口,“只要能拔出毒液,对缓解病情都是有好处的。也许什么毒针、毒牙还在肉里面,不把它们拔出,情况会更加严重。”病人伤口处的皮肤肌肉被玻璃火罐吸鼓起来,黑血已经就流出了半罐多。范华把火罐拔起,又重新吸了一次,这次流出的黑血要少多了,整个左腿的肿胀也消除了许多。这边范华暂时松了口气,那边王谢堂的工作也有了一点进展。刚开始王谢堂手里拿着蛇药,对昏迷中的病人他是无计可施。王铁锤站在一旁出主意,“用竹管撬开牙齿灌药。”蛇药和白酒调和的糊状物慢慢的通过竹管流进了病人的口中,看到病人做了几个吞咽动作,众人紧张的心顿时松了许多。“肤sè较深、下身较短并且腿部弯曲。”白宝湘从一开始就在研究眼前的这帮渔民,看他们神情稍稍轻松,就凑了过去,“你们都是疍民吗?怎么好多人脖子上都挂上了十字架,你们信教了!”渔民们相互看了看,许多人张了张嘴却没有开口。见没人说话,刚才那个倪阿水愤愤不平的站了出来,“是的,我们就是疍民,岸上人笑我们是曲蹄,瞧不起我们。只有信上帝,他们才不敢欺负我们疍民。”疍民是古代生活于中国福建闽江中下游及福州沿海一带水上的人们,他们终生漂泊于水上,以船为家。由于长期在船上生活,疍民的肤sè较深、下身较短并且腿部弯曲,即罗圈腿,所以福建人常常贬称他们是“曲蹄”。“山畲水疍,你们是百越的传人,瞧不起你们就是瞧不起这块土地,瞧不起这山山水水的神灵!”白宝湘连连摇头,“如果只是为了不受欺负就信洋教,改换门庭,背叛祖先,背叛这块土地上的神灵,也很难说是对是错啊!”白宝湘说得很慢,疍民们沉默了下去,他们没有再开口说话。停了一会儿,范华把火罐拔起,用酒jīng棉球把病人的伤口仔细擦洗干净。然后从背包中取出一支长长的艾条卷,点燃之后就慢慢灸烤病人的伤口,不多时烤肉的气味散布出来,原先的那股腥臭气息被催赶得无影无踪。最后范华把蛇药糊厚厚的涂在病人的伤口上,再用布卷把伤口包扎起来。“好了吗?”、“是不是救过来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渔民们七嘴八舌的嚷嚷不停。范华看到病人面sè有了少许的红润,摸了一下脉搏,听了听呼吸,“现在病情比较平稳,病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听了这话,大家顿时发出了一阵欢呼声。希斯洛普很高兴的伸出手来,“美丽的女士,您真是一位天使。非常荣幸,你能光临我的诊所。你的医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不好意思,手是脏的,我现在需要洗手。”范华表情十分平淡,“我也只是治疗过这样的病人。不过现在他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必须继续服药。”范华一边洗手,一边示意王谢堂把季德胜蛇药全都留下,“这个药是专门治疗有毒生物咬伤刺伤,必须每两个时辰服用20粒药片。”看到范华把一切收拾停当,王铁锤向希斯洛普伸手告别,“希斯洛普医生,天sè不早了,我们还要去寻找住处。”“你们还没有住的地方?”“是的,我们傍晚刚到厦门。”王铁锤指指屋里屋外的十个人。“那就住我这里好了,我这个教会诊所有好几间客房。”在客厅,希斯洛普一面招待众人品茶,一面饶有兴趣的与范华探讨治疗毒伤的经验。“哦,亲爱的希斯洛普医生,谢谢你的好茶,不过我十分疲惫,我希望能早点休息。”范华把一切全都归功于古老神秘的药物学,就借故要去休息。众人也纷纷站了起来。“哦,对不起,美丽的天使。这是我的怠慢。”希斯洛普医生连忙表示歉意,“不过,在您休息的时候,能把那套jīng致的医疗器械留下,让我欣赏研究一个晚上吗?”留下这一铝盒子的器械会不会出问题?范华拿不准,她有些犹豫,但见白宝湘向她暗暗点头,她就说道:“当然,这完全没问题。”。

免费阅读

  远远的看着白宝湘等五人从边门进了“大夫第”,钱水廷和王铁锤两家人就在坂美社寻幽探古。村里面到处是豪华jīng致的深宅大厝,艾贝贝一边用摄像机记录,一边不停的发出感慨,“这才是古sè古香的闽南民居啊。”一群孩子像皮猴子蹦蹦跳跳的尾随着他们。五个人在村里面转了一圈,就在“大夫第”隔壁石家祠堂前的旗杆石上坐了下来,没过多久,“大夫第”的大门开了,一个穿着长袍马褂的中年人作着揖把白宝湘和毛白白送了出来,古务生、雷念平、王谢堂跟着后面就像是两个人的随从。“几位先生风尘仆仆来到敝宅,本想给诸位接风洗尘,挽留先生们在此盘桓几rì,也好早晚请教一二。怎奈先生们急着要进城办事,故不敢强留尔,期望另有机缘再向诸位多多请教。”说着,那个中年人示意身后的管家递来一个包袱。“这儿有区区二百两纹银,给先生们做盘川之用,不成敬意,还望笑纳。”“石二老爷太客气了。”白宝湘拱拱手推脱了几下,见那中年男子态度十分的坚决,便让身后的王谢堂把包袱接了过去。“多谢石二老爷的美意,这样吧,我就送二老爷一句话。”说着,白宝湘从古务生那儿取来了一面小小的五星红旗,他将红旗一把塞到了石二老爷的手中,并说道,“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说完一干人就扬长而去。王铁锤远远的看到这一幕,“晕,这个白宝湘把古务生专为挑衅台湾人而准备的旗子给没收了,这个古务生不会发毛吧!”“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中年人若有所思,看着他们两组人一前一后出了村子,才转身回宅关上大门。管家凑了过来,“二老爷,这帮神神叨叨的海外之民,没必要对他们太客气,送他们200两银子做川资是不是太多了。”“你懂什么啊,‘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出自《史记·天宫书》‘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兵)者利。五星皆从辰星而聚于一舍,其所舍之国可以法致天下。’”石二老爷看着手中五星红旗,“他们临走之前拿出这个小旗,说出这样的话,别有它意啊。”石二老爷把五星红旗小心的收在怀中,“现在是乱世之秋,五通讯刚刚传来消息说这里来了几个神通广大的法师,想不到他们就跑到坂美拜访我们石家。父亲他们在台湾定居,只有我一人在老家留守,我们凡事都得小心。200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就算是花钱免灾吧。”两组人来到村外的驿道边会合,驿道很是热闹,背着行李的人和载着货物的马车来来往往。艾贝贝被灰尘呛了一下,她连忙捂着口鼻,“我们好像到了这个时空的繁华主干道。”白宝湘笑着说:“清朝的时候,这儿是和内地连接的唯一官道;道光之前也是去台湾的唯一官道。古代官道上每隔十里设一铺,从这儿向南大约三十里,过了蛟塘铺、莲坂铺,就到了厦门城外的和凤铺,和凤铺是去台湾的最后一个驿站,应该是十分繁华。”古务生一直闭口没有说话,一脸的不悦。他憋了半天,突然冒了一句,“老白忽悠了半天,就得了200两,这太浪费时间了吧!”“这不是看小说动辄就是几千两几万两银子,200两银子不算少了,算起来也有好几万人民币。忽悠他们也不是想发大财,我们去厦门需要银子。”白宝湘说着,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我们现在就动身进厦门,要不然就来不及吃晚饭了。”十个人搭乘顺路马车,傍晚时分终于赶到厦门城外的和风宫。和凤宫坐东朝西,供奉吴真人和妈祖,鹭江水直达宫前。下了车众人一边掸去身上的灰尘,一边四处张望。和风宫宫前和左右的街面统称和凤街,虽然街巷不足二米宽,曲扭八拐,似乎还有些烟烧火燎的痕迹,这可能是小刀会与清兵激战留下的,不过整个街道商铺一路排开,开酒店的、开茶馆的、开大烟馆的,还有各地的会馆,街上是人头攒动。各式轿子、带蓬的西式马车在街道上来来往往,街上大多是留着长辫子的男子,有穿着绸布长衫的,也有粗布短衣打扮,间或还有几个金毛碧眼的洋人。除了人流车马的喧嚣之外,空中还飘着阵阵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南音丝竹之声。众人拦下了一辆西式马车,钱水廷cāo着一口流利的美语,向坐在车上的一个英国绅士模样的人打听英租界的位置所在。那英国人仔细打量了一下众人,指了指方向,就坐着马车径直而去。“英租界就在鹭江边上,离这儿不远。”老钱转身对大家说。“一个洋鬼子神气什么。”古务生没好气的说,“我们应该先找个地方吃晚饭。”白宝湘点点头,“好吧,我们先找个干净一点的地方吃饭,再到英租界解决住宿问题。”众人纷纷表示同意。草草的吃完晚饭,众人从客栈出来。客栈旁边是一家烟馆,里面的大板床上一个挨着一个躺着好多人,看着人进人出、莺歌燕语、烟火缭绕的样子,大家加快了脚步。众人来到江边,看到鹭江上聚集着好多欧美的商船,有英国的、美国的、法国的、德国的,以及其他国家的商船,在帆船中穿行的还有好多小舢板。看到有人忍不住要拿出摄像器材,毛白白顿时睁大眼睛,“这是危险区,大家小心!”厦门的英租界设立在厦门鹭江的沿港地区,道路两边全是高大的榕树,与上海的石拱门、大洋楼相比,这里的建筑只能算是小巧jīng致。众人正饶有兴趣的看着江边景sè,前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声。远远望去一个小洋楼前,聚集着一群人。这幢带着前檐和长廊的花园洋房,门口还竖着一个高大的十字架,还有一个画着蛇杖和药葫芦的蟠。古务生忍不住啐了一口,“MD,这帮洋鬼子倒也聪明,把传教和医疗结合起来,迷惑人心!”众人走过去一看,一群身穿油衫衣裤,光着脚板,带着鱼腥味的渔民被诊所的仆役拦在外面,诊所里面的诊疗床上躺着他们刚刚送来的病人。听他们叽叽喳喳的话语,好像诊所里面的洋医生说病人情况不好,要给他截肢,但又说截肢也不一定能够保住xìng命,所以这些渔民有些激动,一个年轻的渔民跪坐在了地上,哭喊着:“郭大哥都是为了救我啊,都是为了救我!”见此情景范华急忙向前挤去,王铁锤紧随保护。“等一下,我也是医生。”王谢堂也追了过来。“一个破牙医!”大伙儿笑着也跟了过去。两个仆役拦在诊所门口,范华连忙说道,“让我进去,我是医生。”希斯洛普医生正在督促助手给病人擦洗左腿,见门口吵得慌,抬起头茫然的看着范华他们。希斯洛普医生已在厦门工作很久,虽说可以用闽南话与人进行交流,但北方官话就差多了。范华连忙用英语再次说道,“让我进去,我是医生。”病人面sè发青,完全是昏迷状态,他的左小腿肿胀得十分厉害,腿肚子上有块黑sè瘀斑。“这是受到海中有毒生物的伤害,已经有两天。”范华检查了一下伤口,用英语询问希斯洛普医生,“希斯洛普医生,你们诊所有没什么治疗海葵海胆刺伤,海蛇咬伤的药品?”希斯洛普耸耸肩,“很抱歉,我们从没有接触过这类药品。”“那就让我来吧,我们曾经治疗过这样的病人。”范华很坚定的对希斯洛普说。希斯洛普很怀疑的看着范华,“美丽的女士,你真的是医生,真的治疗过这样的病人?”但是孙玄武留下的通关文书完全消除了希斯洛普的怀疑,范华的身份证明上明确注明她是合法的美国注册医生。“不过这种创伤很危险,时间又耽搁得太久。我先试着挽救他的腿。如果行不通,那就赶紧截肢保命。”屋外钱水廷小声的翻译给大家听。这时王铁锤走了出来,“老钱、毛白白,还有你们,大家都是经常搞户外运动的,这次随身带了什么药品,蛇药有吗?”大家打开包中的瓶瓶罐罐,找出十管季德胜蛇药,钱水廷很小心的把那些商标证明标志完全除去。看到王铁锤带着药准备回诊所,那个年轻渔民对着他扑通一声跪倒,“先生,你们一定要救活郭大哥啊!如果郭大哥得救,我倪阿水愿意给你们做牛做马,为奴为仆。”众人连忙把他扶起。走回诊所,王铁锤看到范华已经从随身背包中取出一个玻璃制的大火罐,两个金属铝盒,一个铝盒子里面全是镊子、手术剪、止血钳之类的一些手术器械,还有一个里面是酒jīng棉球。虽然知道范华是医生,但希斯洛普对她的医术还是很怀疑,等到范华打开铝盒子,看到金属盒子里面装满自己从没接触过的jīng美器械,希斯洛普的眼睛直了,“哦,主啊,你给我送来了一位天使。”他现在完成相信范华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医生。范华从铝盒中取出一把手术刀,用酒jīng棉球擦了擦,然后示意王谢堂给病人的伤口消毒。在紫黑sè的伤口上,一横、一竖,范华用手术刀深深的划了一个十字形的刀口。紫黑sè淤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空中顿时弥漫了腥臭的气味。“王谢堂,你想办法把二十片蛇药给病人灌进去。”说着范华放下手中的手术刀,擦擦手,就取出一把止血钳,用它夹起一个棉球。范华一手拿着玻璃罐,一手拿着止血钳,眼睛瞄向了一旁的煤油灯。在油灯上点燃棉球后,范华把点燃的棉球在玻璃罐内壁上迅速的擦了一圈,玻璃罐口一下子就把病人左腿上的伤口全都盖住。“毒伤已经有两天了,现在拔毒还有用吗?”王铁锤小声的问范华。“尽力而为吧!”范华一边说,一边继续观察病人的伤口,“只要能拔出毒液,对缓解病情都是有好处的。也许什么毒针、毒牙还在肉里面,不把它们拔出,情况会更加严重。”病人伤口处的皮肤肌肉被玻璃火罐吸鼓起来,黑血已经就流出了半罐多。范华把火罐拔起,又重新吸了一次,这次流出的黑血要少多了,整个左腿的肿胀也消除了许多。这边范华暂时松了口气,那边王谢堂的工作也有了一点进展。刚开始王谢堂手里拿着蛇药,对昏迷中的病人他是无计可施。王铁锤站在一旁出主意,“用竹管撬开牙齿灌药。”蛇药和白酒调和的糊状物慢慢的通过竹管流进了病人的口中,看到病人做了几个吞咽动作,众人紧张的心顿时松了许多。“肤sè较深、下身较短并且腿部弯曲。”白宝湘从一开始就在研究眼前的这帮渔民,看他们神情稍稍轻松,就凑了过去,“你们都是疍民吗?怎么好多人脖子上都挂上了十字架,你们信教了!”渔民们相互看了看,许多人张了张嘴却没有开口。见没人说话,刚才那个倪阿水愤愤不平的站了出来,“是的,我们就是疍民,岸上人笑我们是曲蹄,瞧不起我们。只有信上帝,他们才不敢欺负我们疍民。”疍民是古代生活于中国福建闽江中下游及福州沿海一带水上的人们,他们终生漂泊于水上,以船为家。由于长期在船上生活,疍民的肤sè较深、下身较短并且腿部弯曲,即罗圈腿,所以福建人常常贬称他们是“曲蹄”。“山畲水疍,你们是百越的传人,瞧不起你们就是瞧不起这块土地,瞧不起这山山水水的神灵!”白宝湘连连摇头,“如果只是为了不受欺负就信洋教,改换门庭,背叛祖先,背叛这块土地上的神灵,也很难说是对是错啊!”白宝湘说得很慢,疍民们沉默了下去,他们没有再开口说话。停了一会儿,范华把火罐拔起,用酒jīng棉球把病人的伤口仔细擦洗干净。然后从背包中取出一支长长的艾条卷,点燃之后就慢慢灸烤病人的伤口,不多时烤肉的气味散布出来,原先的那股腥臭气息被催赶得无影无踪。最后范华把蛇药糊厚厚的涂在病人的伤口上,再用布卷把伤口包扎起来。“好了吗?”、“是不是救过来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渔民们七嘴八舌的嚷嚷不停。范华看到病人面sè有了少许的红润,摸了一下脉搏,听了听呼吸,“现在病情比较平稳,病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听了这话,大家顿时发出了一阵欢呼声。希斯洛普很高兴的伸出手来,“美丽的女士,您真是一位天使。非常荣幸,你能光临我的诊所。你的医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不好意思,手是脏的,我现在需要洗手。”范华表情十分平淡,“我也只是治疗过这样的病人。不过现在他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必须继续服药。”范华一边洗手,一边示意王谢堂把季德胜蛇药全都留下,“这个药是专门治疗有毒生物咬伤刺伤,必须每两个时辰服用20粒药片。”看到范华把一切收拾停当,王铁锤向希斯洛普伸手告别,“希斯洛普医生,天sè不早了,我们还要去寻找住处。”“你们还没有住的地方?”“是的,我们傍晚刚到厦门。”王铁锤指指屋里屋外的十个人。“那就住我这里好了,我这个教会诊所有好几间客房。”在客厅,希斯洛普一面招待众人品茶,一面饶有兴趣的与范华探讨治疗毒伤的经验。“哦,亲爱的希斯洛普医生,谢谢你的好茶,不过我十分疲惫,我希望能早点休息。”范华把一切全都归功于古老神秘的药物学,就借故要去休息。众人也纷纷站了起来。“哦,对不起,美丽的天使。这是我的怠慢。”希斯洛普医生连忙表示歉意,“不过,在您休息的时候,能把那套jīng致的医疗器械留下,让我欣赏研究一个晚上吗?”留下这一铝盒子的器械会不会出问题?范华拿不准,她有些犹豫,但见白宝湘向她暗暗点头,她就说道:“当然,这完全没问题。”

白袍雪甲 我有一个鼎 空壳娘子 绯闻非女友 粿女当红 我的混沌城 大侠成名之路 末世之冲破黑暗 穿越从王牌御史开始 亘古大帝

铁幕降临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军事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