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

时间:2022-05-10

分类:都市

作者:孝祖静秋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一半是触手能即的生活,一半是遥不可以及的虚幻村庄被一条南北延伸的砂石马路笔直地割成了两半,庄户人将东面的庄户称作东庄,往西则唤作西庄。错落有致的砖瓦建筑如同交错的犬牙一般沿着一条东西贯通的泥路上绵延开来,建筑之外的庄稼地则被简单粗暴地分割在了村庄的南面和北面。。

免费阅读

一九九三年,夏日午后

“吆,别说啊!老孙这几年是赚着钱啦,前几天见他捣腾回一辆面包来,别提多气派啦。”看牌局的人里面跟着起哄:“孙家媳妇,老孙倒带带你们家小老孙啊。”

此时,西庄上几个扛着扁担簸箕的中年汉子,顶着烈日炎炎的燥热,穿过滚烫的砂石路,来到了棚外面的树荫底下。男人们个个面色黝黑,大珠小珠的汗液像雨水般裹在额头跟胸口上,为首的那人放下肩上盛满黄泥砂的簸箕,气喘吁吁地朝着散发冰棍的女人说道:“吆,孙家媳妇,今儿你请客吃冷饮哪?给咱爷们几个也来点?”

朱家杂货铺则不偏不倚地建在了庄子的正中心,倚在靠湖的马路边上。

“喂,建业。”男人打地上捞起脏兮兮的裤子,从里面掏出盒红塔山,随手递了一支给梁建业。

那老太太姓余,素来的穷,中年丧偶。儿子大了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媳妇更是出了名的厉害,闺女又嫁了个穷人家。老太太别说有钱了,能吃饱饭就知足了,平日里失魂落魄地搁庄上到处晃荡,却从没开口向人伸手要吃的,活脱脱一个游荡无依的孤魂野鬼,据说余老太太后来就是饿疯的,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最后一次,她“孝顺”的宝贝儿子终于想起来老太太,拎着装白米饭,热菜的篮子打西庄上一路招摇过市地走进东庄,生怕别人错过“孝子”进庄得感人场面。他一路上逢人攀话,逢人便说:“烧了红烧肉孝敬老人!”,说罢还总要掀开篮子里的盖头,冲人傻愣愣地笑着,可一进屋却傻了眼了,老太太蜷在屋子里死了都快个把星期了,屋里面又是尸臭,又是屎尿味,单就那股子摄人心魄的味道只怕要叫人闻了十魂要失了九魄。

一群人哄堂大笑,朱老四转过头,噘着嘴对着女人讥讽道:“他要是掏得出,你晚上跟他睡?”

“得多少钱?”建业掐灭了快燃到过滤嘴的烟头,转过头望了眼男人。

梁庄坐落于苏皖交接地带,处在高邮湖边上的一块支流之上。

“不开玩笑呢嘛,老娘爱跟哪个睡就跟哪个睡碍着谁啦,我们家老爷们看得开。”也不知孙家媳妇是要解释,还是话比脑子走得还快,说罢早像个没事人似的跑回去看牌局去了。

当知了连绵起伏的喊叫声一点一点拉开夜幕,燥热了一整天的庄子总算起了些凉意,一阵阵清凉的风袭来,鼓地门前的杨树叶婆娑作响。忙活了一整天的梁建业此时正坐在门前的桌子边上,妻子端来尚且温热的丝瓜汤和米饭,孩子们此时正躺在不远处门板搭起来的铺子上仰望着星空,不一会双双沉入了梦乡。

老四面色铁青,尴尬地苦笑着。边抓着牌边低声嗔骂女人:“疯婆娘!”于是头也跟着一个劲儿摇晃着,手里却将余下的钱一把撰在手里,不一会又揣进了裤兜里。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

庄户人多是双手抱肩,也有指指点点的,却没有一个上前劝慰。那场面像是村里走过场的马戏表演。

“起码要备个四五百吧。”

“你们这些娃哦,啥玩笑都开。人家老子还在呢,一口一个老梁、老孙!”边上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太太听不下去了,一只手费劲巴拉地撑着根竹杖,一只手悬在半空中使劲地摆动着。

“你今天又早来了一会啊!”

“换我了。”建业用手电晃了一下对方的脚下。拱形的窑洞足有三四米深,滚滚的红焰一次次地打那堵新砌的青砖墙面的堂灰口如蟒蛇吐杏一般串出,随之而来的是叫人窒息的热浪。

“又不是自家亲兄弟,哪能想起来咱的好啊!人家有是人家的,咱羡慕羡慕也就得了。”孙家媳妇腾挪了一下沉甸甸的身子,白皙的肉身直往下坠,活像一块正在快递融化的乳白雪糕。心下却是又酸又无奈,好似雨点子只落在旁人家地里面,自家田地里却终是干巴巴的荒土。

男人嘴角微微抽动着,转向众人时露出了一副极别扭的笑脸。他素来囊中羞涩,其实自打第一句话出口,他便暗自嗔怪自己多嘴了,此时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嘴角抑制不住地微微抽动着。

都市之逍遥医仙 贵妇命 下堂不死必有福 网游之一梦江湖 特种兵王在山村 神龙赘婿 都市异能者 攻略小社会 盛宠郡主来经商 鸿渐于磐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都市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 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