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斋芳事

时间:2021-11-01

分类:修真

作者:绵绵花瓞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她万水千山而来,再次穿越到一个被流放路上的贵女,遇上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也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全然不顾众人赞成,把其当承继人培养出来。姜斋的会出现热潮一层层海浪 ,露着深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刻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而已你最美的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为半身未肯脱,我我以为我是孤独的的,原来是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孤寂,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免费阅读

池景芸看了看姜斋和姜容,咬着下唇,仿佛怕恐惧从喉头跳出来,闭上眼,准备起身。

寒冬临至,风雪迷眼,生灵尽藏

“怎会啊,”姜容看着被泥掩住脸的妹妹,才缓和的脸色,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沉下头缄默不语,紧握着拳头浑身紧绷。

“拿几件厚衣服,铺在雪面上,”一道清脆稚嫩却带着沉稳的声音打断了妇人的惊呼和小卒的嘈切。

“六妹,这给你,”一个白净的馒头递给了姜斋,谁能想到,姜家少夫人和小姐,如今对一个馒头视若珍宝。

听到询问,江参将并未开口,反而眼神凌厉一扫,仿佛发现了姜斋的打量,周围气势一变,那些将士低下了头,跪在了地上的役卒头埋得更低,囚犯和那些蛮子则开始瑟瑟发抖。

“可真厉害,”役卒也望着那个方向。

“算了,死多了不好交代,她们到了也落不着一个好,老七,去拿水来,”一个浓眉蓄着络腮胡,穿着不同于其他役卒的衙役服饰,显然是这支流放队伍的老大,他冷眼望着,看不清神色,但隐隐能从紧抿的嘴角看出几丝不耐烦。

其他押送小卒急忙上前,要知道他们虽是流放的犯人,但死得太多,他们讨不着好,也拿不到赏钱

风雨中,姜斋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只见红鳞似血。

池景芸紧攥着拳头,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官爷,我们不能随意离开,况且……”

初醒时那两个女子声嘶力竭的绝望嚎哭,在隆冬寒日的苦苦坚守,一路上无言的保护,她不能。

姜斋被视线扫射,并没有害怕或移开视线,姜斋在现代是军医,见过多少气势逼入的首长,反而与他对视了几秒,感觉到池景芸拉了拉衣袖,才轻轻低头颔首。

张老三听到哄笑声,变了个脸色,随即又恢复自然,往地上啐了口,“往这来的,有几个能回去,哪个犯得可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张老三嗤笑一声。

循声望去,说这话的女子十四、五岁,被泥糊得脏兮兮的脸上看不清五官,只能隐约瞧见不经意间的顾盼生姿,罩着一件肥大的棉衣,显得有些滑稽,可你一旦望进她的眼睛,便无心关注外在了。

“五姐,我们是一家人,这话太生分,”姜斋微皱了眉头,“岂不是日后我和二嫂需要你照顾,你也嫌我和二嫂是累赘拖累你?慢一点,我扶你起身。”看着妹妹的神态,姜容神色缓了缓。

“那几个女的,没受黥刑,却被流放到这,那就是官家,如今盛京城有几个被抄家流放的官家?”

不一会儿,地上的女子缓缓转醒,睁眼望了望四周,各色的人脸与漫天的风雪,又绝望的闭上了眼,眼角有水渍滑出。

“还在嘀咕什么,想去阎王爷那投胎啊,”一道粗暴的声音打断了三人,张老三正拿着鞭子凶狠地瞪着。

踏破玉京 侯爷貌美爱如花(下) 明草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极致进化之强殖机甲 天才恶魔 衿期可期 问天花 盗墓险途 无敌神医从闯祸开始

斋芳事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斋芳事小说资讯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修真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 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