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2、浓雾的深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远处的薄雾中,两只滴着血的手先一步拨开雾气,用尽力气的探向她,只呜咽的喊了几个字,“鬼呀!有鬼呀!”嘭的一声巨响,若地壳震动般,将那双手的主人狠狠的拍扁。血肉飞溅。哪怕程双离...

不远处的薄雾中,两只滴着血的手先一步拨开雾气,用尽力气的探向她,只呜咽的喊了几个字,“鬼呀!有鬼呀!”

嘭的一声巨响,若地壳震动般,将那双手的主人狠狠的拍扁。

血肉飞溅。

哪怕程双离它们足有两三米,仍是被扑洒了半身血色。

脚下崩过来的几块碎肉,在落地时,还能看出肌肉组织濒死前的挣扎跳动。

小姑娘本就苍白的脸彻底没有了最后的一丝血色,若非接收了有关末世的残酷血腥的记忆,恐怕早就被吓的心脏病发作晕过去了。

便是如此,十二岁的孩子仍是整个人僵在原地不敢动弹半分。

她瘦弱的身影仿若遭遇狂风拍打般剧烈的颤抖着,目光死楞楞的瞪着血块,要不是秀气的鼻翼不断扇动,此刻比死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时间慢慢流走,没有鬼,也没有任何东西出现。

雾气如影随形,虽然遮住了视线,但通过仔细观察,完全可以通过掌控它的变化,辨别危机。同样,只要她动动手脚,也许仅仅喘个粗气,隐藏在暗处的未知凶手就会发现她的存在。

而现在,三米外的雾气让她看不见凶手的样貌,对方亦是无法察觉到她的存在。

额间的冷汗流到眼角,刺激的眼珠又酸又疼,程双越慌越冷静,在寂静无声中,抱紧布偶熊,克制住尖叫痛哭的冲动,开始分析刚才的情况。

小姑娘本来就不是特别活跃的孩子,从小因为身体状况在学校里时常请假,班里同学都挺好的,但也没有和她多亲近,总是小心翼翼的相处。

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程双也越来越懂事,唯恐伤害了同龄人的一片用心,尤其是两年前姐姐失踪后,爸爸妈妈为了专注找姐姐双双辞了职,身边陪她说话笑闹的人就更少了。

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便是那时候开的,在父母外出寻人时,小女儿也能有人帮忙照看一下。

当然,程双的亲人并没有忽略她,而是小姑娘本身病情日渐稳定,性格又安静乖巧,非常支持他们去寻找姐姐。

往常两个大人会选择周一到周五的上课时间外出寻人,而今恰巧是周末,他们接了一通电话匆匆离了家。

这也导致,小女儿被送往便利店,随后眼看着一辆车撞死了什么人,情绪激动下,犯了病……

浓重的雾气,掩盖了一切凶险。

什么东西能瞬间将另一个人压扁,甚至成了碎末。

可能是怪兽?

程双抖抖索索的猜测。

孩子的想象力本就无止境,加上有末世的记忆加成,立刻天马行空起来。

似乎是在回应她的想法,地壳又震动了一下,听这动静,应该在二十米开外,随之每隔一分钟地面动一次,距离此地也越来越远。

程双咽咽口水,眼眸拼命睁大,幼稚的想要透过浓雾看清凶手的真身到底是什么!

这样的频率,不会是……巨人吧!

她鼓足勇气,缓步走向那一地血色。

果然,被压扁到不成型的肉饼上是一个大脚板的形状,这已经超出了巨人的范畴,应该称之为超巨大的怪物。

小姑娘用自己瘦巴巴的小手比了比,顷刻间毛骨悚然。

仅仅用了五个水桶大的脚指头就将那人压扁了一半,在地上刻络出五指血泥。

空气中的血腥味愈加浓郁,程双慌张的别过眼,后知后觉的干呕了几下。

早晨到了便利店,小姑娘加热了一份三明治和牛奶当早点,如今已经消化干净,根本吐不出什么。

即便如此,眼泪顺着呕吐声划过脸颊,又被她扯着袖子孩子气的急切擦干了。

因为危险并没有完全过去,恐慌和害怕只能让自己死的更快一些。

隐隐约约中,凄厉的惨叫在各个方位相继响起,由远及近。

小姑娘没有慌不择路,哪怕脚底下的肉泥叫她发自内心的颤抖害怕至极,也只是下意识的用布偶熊护在心口,寻求安慰,小脑袋则不停的左右张望寻找出路。

她年龄虽小,但多少有了些遇见危机后的应急处理方式,心中慌乱却能稳住心神,一双漂亮的纯真桃花眼紧盯着雾气的流动,稍许,便见右侧的雾气慢吞吞的有了变化。

人类?妖怪?还是那个大人临死前喊出声的鬼?未知的生物在行动之际扰乱了一成不变的雾气,快要显露出真容。

右面是便利店的位置,那里的灯光早已熄灭,惨叫声更是不断,若是突然从右面闯入的来者无法分辨是友是敌……她狠狠的咬住唇,冷静下来,分析利弊后,彻底放弃回头路,开始往反方向夺步狂奔。

这个雾蒙蒙的世界有了巨人,那么别的怪物还会远吗?

她不想坐以待毙。

死并不好受,她不想在尝试一次。

小姑娘埋头紧跑,而身后猛然冒出一股杀意,奇怪的脚步声杂乱的响起,带着属于野兽的喘息,步步紧逼。

在这种望不到边际的氛围下,连奔跑都透着一股无能为力的绝望,更不用说体力不行身体差的孩子。

可程双自小跟天搏命,有股韧劲,她埋头一个劲的跑,愣是艰难的拉开了双方的距离。

周围没有任何能指引的路标,更没有熟悉的街道和楼宇,仿佛世界上一切成空,只有雾气陪伴着惨受折磨的人类。

所有人都在凭本能远离危险。

同样,追赶的怪物们视线也是受阻状态,得以让手无寸铁的人类获取短暂的逃生机会。

小姑娘没力气回头,用她前所未有的速度和爆发力努力跑着,心脏剧烈的跳动,一下一下,敲击着胸腔又闷又疼。追赶而来的未知生物裹着腥臭味,喷出的臭气近在咫尺。

危机感让她脊骨发凉,即便双腿累的酸麻,仍然不敢停顿半秒。

就算是如此,好几次她都险些被追上。

幸好她不是直线奔跑,察觉到有危险,敏锐的偏个方向,以蛇形位一次次避开,让后面的野兽屡屡扑空。

程双知道这样的小招数若是放在一个智慧生物体面前,绝不会有胜算,可她已经疲于思考,累的眼前发黑,身体快要脱离大脑的控制。

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从横截面忽然冲出来一道人影,夹杂着恶意的冷风,直接把她撞倒在地。

小姑娘疼的差点哭出声。

她用布偶熊堵住嘴巴,抑制住尖叫和哭泣的冲动,拖着撞到发麻的疲惫身体,咬牙就地打了个滚,令那紧追不放的野兽登时扑了个空。

趁着停顿的空档,她看清了野兽的真实面容。



重生之宠夫千百遍 从道果开始 房客行行好 农门酒香 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家 深空之流浪舰队 一曲相思梦 梦魇入侵全世界 一叶清寒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