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3、麻木的人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两米出头的瘦高怪物,覆盖着稀少的红毛,长长的后肢立起呈弯曲状看起来分外有力,双臂如刀螂的前足利刺挂着血色。一颗过于小的头颅上八对红色复眼,几乎是挤在整张脸上,毫无情感波动...

两米出头的瘦高怪物,覆盖着稀少的红毛,长长的后肢立起呈弯曲状看起来分外有力,双臂如刀螂的前足利刺挂着血色。一颗过于小的头颅上八对红色复眼,几乎是挤在整张脸上,毫无情感波动,剩下的位置是一个尖尖如鸟嘴的喙,在喙的夹缝里还能看到血红的肉丝。

看着像是鸟、刀螂和袋鼠的复杂混合体,整个物种有种扭曲的诡异感,没有一点儿灵动气息,比捕食的野兽,多了份无知无觉的冷漠。

野兽因为饥饿的本能弑杀,而它们,只是为了杀。

这个家伙有一颗奇怪的小脑袋,证明它的智商真的不高。

扑空的怪物后肢弹跳力量过于强壮,一下子跨过程双,跳的有点远,直接扑向了恶意撞飞程双的那道身影。

男人显然没料到程双背后的怪物会舍近求远,他以为自己能留下一个人牵扯住追赶他的野兽,便于他安全的逃开,结果,往往出乎意料。

等到他醒过神,一张尖锐的鸟喙刺进他的眼眶,在一拔出,发出啵的一声,整个眼球被叼在喙里,一丢一扔,吞了下去。

男人疼得抱住头惨厉的大叫。

旁观这一切的程双脸色比死人还要惨白,一边起身一边恐慌的喊着,“叔叔跑,快跑!”

小姑娘不是圣母,她只是下意识的不愿意看到有人在眼前惨烈的死去,那声叫喊,更像是深陷于困境中的宣泄。

然而,怪物没有给男人任何机会,一喙破了胸膛,掏出了一颗还在跳动的心……

又一条活生生的生命眨眼间陨落。

程双打了个哆嗦,甚至来不及品味恐惧,便加紧了奔跑的速度。

她不敢选择男人来的方向,挑了个惨叫声相对少的位置一头扎了过去,心里第一次有了一种分外冷血漠然的想法……希望有食物的情况下,怪物不会继续追击她。

她真的跑不动了,胸口像是燃烧着一团火,蔓延至双腿,沉重难熬。

身后的追击果然暂停,四下的叫声逐渐变得微弱了起来,小姑娘的步伐踉踉跄跄,精神却紧绷到了极致。

她紧张的竖起耳朵,尽全力调用五感去观察这个一如既往的灰雾世界。

环境似乎变了。

因为之前的惨叫几乎是悠长的,带着说不出的痛苦和绝望,而现在……短促又无力。

程双喉咙干涸的厉害,像是冒了火,泛着铁锈味。她艰难万分的咽了下口水,渴的难受,身体机能达到极限,心脏虽然慢慢缓和了过来,但浑身脱力,两条细腿软的像棉花。

面前的雾气又开始晃动,从轻缓到剧烈,程双下意识的戒备后退,刚要掉头跑,一道女子娇弱的嘤嘤哭声传了过来。

是人类!?

她并没有放松,毕竟现在是人,接下来跟着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小姑娘准备奔跑的双脚顿了一下,小脸凝重而冷静,侧耳仔细听了起来。

嗒嗒嗒嗒!

不是急促的跑步声,蹒跚柔弱的节奏中带着慌张,却没有慌不择路的急切。

也就是说来人的那个方向或许是暂时安全的。

她转过身的同时看到一抹身影从雾气中磕磕绊绊的走了出来。

娇柔的女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还没完全看清程双的身影就吓得大叫一声,扭头跑向另一个方向。

仿若眼前一花,伴随着短促的惊叫,那个胆小如兔的小姐姐从原地消失了。

程双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好半天才回过神,浑身发冷的拎着布偶熊慢慢走了过去。

原来不知何时,这片区域的地面上竟然多了几个黑压压的洞,那洞口有成年人肩膀的两个宽度,笔直笔直,四壁光滑深不见底。

雾气中的能见度最近两米最远四米,在她视力范围内,这短短的几米之间,被丝丝雾气遮遮掩掩的藏起了三四个同等大小的洞。若是有人只顾着躲避怪物,而忽略了脚下,必然掉进去尸骨无存。

怨不得很多人发出的呼叫声不同之前……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一到了这个区域,后面追击的怪物就无影无踪了。

它们应该更明白洞穴的危险性,趋利避害是动物的本能。

望着在浓雾中若隐若现的洞穴黑影,密密麻麻,小姑娘又激出了一层冷汗,如果刚才她不管不顾的埋头狂奔,那么下场显而易见。

短短时间,三条人命!

真的太脆弱了!

程双茫然又无助的扶了下额头,把泪水逼了回去。

至少……至少她还有爸爸妈妈和姐姐,这些不算什么的,他们还活着就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更何况现实残酷,没有多余的时间准许任何人伤感。

而就在不远的前方,慢慢的,出现了微弱的光亮,似乎还有喧闹的音乐声。也许是突如其来的灯光,让这片区域的雾气渐渐的流动起来,不到片刻,便明显比别的地方稀薄,足以看清方圆半公里左右的场景,一个个密密麻麻的洞穴潜伏在地面,如噬人的妖怪张开血盆大口。

除此之外的地方,依旧浓雾遮目,隐约能听到远处惨叫和前方的音乐,混在一起,更凸显此地的安静越发的诡异。

明知道那光明和喧闹有可能是陷阱,但人类的趋光性仍是叫小姑娘心中饱含几许期望。

况且处于这种情况下,并没有其它退路可选。

她蹭了蹭脚下无意中沾上的血肉沫,防止打滑,一步步如走钢丝般小心翼翼。

不敢挨着黑洞太近,在半米宽时而狭窄时而弯曲的小路上谨慎的前行。

不多时,又有几个人从四面八方汇聚,一照面,扫了眼这个逃亡队伍中过于年幼的孩子,又漠然的纷纷低下头专注的看脚下的路,不到片刻,这里聚集了二十几个追寻灯光而来或是贪图短暂安全的人类。

每个人的脸上没有什么遇见同类的喜悦,麻木而冷漠,拖着疲惫的双腿,眼神里透露出对未知的茫然惶恐。

程双混在其中,被大人们有意的挤到了中间的位置。

或许突发的种种险境和死亡,刺激的人们忽略了太多的情绪,只求自保,但刻落在身体的道德感,仍是让他们无形中选择保护弱小。

只是渐渐的前面的人开始放慢脚步,后面的人开始加快了步伐。

黑洞从两个成人肩膀宽到三个、四个……越来越大,落脚的位置也越来越狭窄。



轮回堕神 我是范蠡 二苟传 风流梦 千万夫妻 我能举报万物 恋期三个月 步步谋凰 石氏 我的女友是大反派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