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3章 故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桑柔一觉醒来,拉开帘子。窗外阳光灿烂,绿树摇映,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感觉。李桑柔痛痛快快伸足了懒腰,慢悠悠穿衣梳洗,拉开门,一个喜眉笑眼的清秀小厮迎上来见礼。“小的如意,给李...

李桑柔一觉醒来,拉开帘子。

窗外阳光灿烂,绿树摇映,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感觉。

李桑柔痛痛快快伸足了懒腰,慢悠悠穿衣梳洗,拉开门,一个喜眉笑眼的清秀小厮迎上来见礼。

“小的如意,给李姑娘请安。”

“如意?这名字真吉祥,你是谁的小厮?”

李桑柔了了大事,睡足了觉,心情很好,上下打量着如意:

上好的天青绸长衫,腰间系的是丝绦、丝履雪白……没有喉结。

“小的在世子爷身边当差,世子爷吩咐小的在这儿候着李姑娘醒了,先侍候姑娘用早饭,再请姑娘过去说话儿。”

如意一双眼睛黑亮灵动,话声清晰悦耳。

能在顾晞这样的贵人身边当差,自然都是聪明的可人儿。

“我先去看看大常。”

“是!常爷就在外院,李姑娘这边请。”

如意一句多话没有,转身就引着李桑柔往外院去。

李桑柔嘴角弯出丝丝笑意。

下人们的嘴脸,常常是主人态度的真实表达。

大常已经醒了,金毛和黑马正一人拿着一根红参争的面红耳赤。

“我告诉你就是这么吃!”

“屁!从来没听说这红参能生啃的!”

“老子可是大家出身……”

“得了吧你!”

“老大!老大来了!老大你给评评理……”

黑马面对屋门,一眼看到李桑柔进来,象看到救星一般。

“老大,您得好好管管他,非说这红参直接啃就行,你唬我就算了,也不怕害了大常哥?”

金毛也跳过来,冲黑马挥着手里的红参。

“大常怎么样了?”李桑柔没理他俩,径直走到炕前。

大常脸色苍白,精神却不错,“我没事了。”

李桑柔掀开薄被,细细查看了一遍伤口,这才回头问黑马和金毛。

“哪儿来的红参?世子送过来的?”

“不是,是文四爷,就是昨天白盔白甲、威风凛凛的那个!”金毛一脸崇拜。

他看戏,最喜欢白盔白甲,个个又威风又好看,原来真是这样!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黑马撇嘴斜着金毛。

“肯定是世子爷让他送来的,他就是个跑腿的!

要不是世子爷,他认识你是谁?你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儿!”

“你见过世面?”金毛一句不让。

“把这红参切成薄片给大常吃,一天吃三五片就行了,不要多吃。”

李桑柔不理会黑马和金毛的斗嘴,只吩咐正事。

“听到了吧!”

黑马挥舞着手里的红参,满脸红光。

“我就说,直接吃!你非得跟我犟,我告诉你……”

“黑马去厨房,要只一年左右的大公鸡,放上十来片红参,炖锅鸡汤给大常喝。”

李桑柔从黑马手里拿过红参,递给金毛。

“把这两根都切了,你和黑马也吃几天。”

李桑柔出来,跟着如意去吃了早饭,往隔壁的正院去见顾晞。

驿站内护卫林立,正院门口雁翅般钉着十几对锦衣侍卫。

进了院门,沿着两边游廊,锦衣侍卫五步一对。

天井里,大太阳底下,垂手站着十几个服色不一的文武官员。

李桑柔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一边走一边来回转着头细细打量。

她是头一回见到这个时代最上层的威严奢华。

离正屋门口不远,帘子掀起,一个满脸灰败的中年官员踉跄而出,两眼直直怔怔,擦过李桑柔,一路踉跄了出去。

李桑柔站住,目光尾随着中年官员,看了片刻,才抬脚进屋。

也许是因为屋里冰块放的太多,一股浓烈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顾晞头戴金冠,穿着件靛蓝底缂丝团花长衫,半躺半坐在榻上,脸色苍白阴沉。

榻前,一边站着昨天的银甲少年,一件杏黄长衫,微圆的脸上带着笑,没有了昨天的杀气,看起来竟然一团和气。

另一边站着位青衫男子,颀长而白皙,过瘦过白,显的有几分病弱,却另添了一股令人心软的忧郁飘逸。

李桑柔直直盯着青衫男子,如五雷轰顶。

是他!

他也来了?

迎着李桑柔直勾勾的目光,青衫男子眉梢微挑,下意识的看向顾晞。

顾晞眉毛高挑,惊讶的看着李桑柔直直的双眼和满脸的震惊,片刻,看向青衫男子。

青衫男子迎着顾晞的目光,摊开手,摇了摇头。

李桑柔恍过神,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姑娘见过守真?”顾晞盯着李桑柔问道。

“嗯?”李桑柔心神恍惚,被顾晞问的一个怔神,竟然没反应过来。

“他就是文诚,字守真,我的记室参军,一路上,我借用的就是他的身份。

姑娘见过守真?”

顾晞指着青衫男子解释了一句,再次问道。

“他如果没见过我,我大约也没见过他。他很像我一位故人。”

李桑柔看了眼打量着她的文诚,垂下眼帘,冲顾晞欠身答话。

顾晞再看了眼文诚,喔了一声,指着昨天的银甲少年介绍道:

“他也姓文,名顺之字致和,是我的护卫统领。”

“文四爷。”

李桑柔冲文顺之欠身致意。

“不敢当,姑娘称我致和就行。”

文顺之忙拱手还礼,一笑起来,露出一颗虎牙,一团和气里又添了几分稚气。

“这是十万银。”

顾晞示意文诚。

文诚拿出个大红封,却递给了文顺之,文顺之接过,递给李桑柔。

顾晞斜眼看着文诚将大红封递给文顺之,再看着李桑柔接过大红封,打开,拿出银票子,捻开数了数,再放进去。

“多谢。”李桑柔冲顾晞拱了拱手。

“姑娘有什么打算?”顾晞问道。

“你什么时候启程?”

李桑柔没答顾晞的话,反问了一句。

“先在这里歇几天。这里到建乐城,快马也就一个时辰。”

“要是不打扰,我们也想歇几天再走。”李桑柔答的很快。

“好,你们只管安心休息。”顾晞爽快答应。

李桑柔欠身谢了,告辞往外。

看着李桑柔走远了,顾晞吩咐文诚:“挑个妥当人看看些。”

“是。”文诚欠身答应。

“你见过她?”顾晞突然问了句。

文诚摇头。

“或许你和她碰过面,你没留意,或是忘了?”顾晞再问。

“不会。”

文诚答的极其肯定。

“这位姑娘不是寻常人,只要碰到过,不可能留意不到,更不可能忘了。”

顾晞嗯了一声,沉默片刻,看着文诚道:

“她也许想找机会和你说说话,你看看能不能套些话出来。

我这趟能平安回来,全赖她倾力相助。

这位姑娘是江都城夜香行老大,接手夜香行之前,她号称丐帮帮主,江都城的大小乞丐,对她唯命是从。

赵掌柜很敬重她,说是只要这位姑娘肯接手,我必定能平平安安回到建乐城。”

说到赵掌柜,顾晞神情微黯。

为了救他,年过半百的赵掌柜惨死客栈。

“她功夫极好,警觉机敏,缜密谨慎,读过书,见识不凡,她从不提及出身过往,我问过几回,她避而不答。”

顾晞顿了顿。

“我看不透她。”

文诚凝神听着,低低嗯了一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