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第005章片叶不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校医室前。几个狼狈不堪的女生抽抽噎噎的抹着眼泪,身上没一处是好的,头发,衣服,全都沾了发臭的不明物,2班班主任薛冰利都忍不住掩鼻。教导主任严厉的叮嘱校医检查几名学生身上的...

校医室前。

几个狼狈不堪的女生抽抽噎噎的抹着眼泪,身上没一处是好的,头发,衣服,全都沾了发臭的不明物,2班班主任薛冰利都忍不住掩鼻。

教导主任严厉的叮嘱校医检查几名学生身上的伤。

“就是司羽,班主任,就是司羽把我们关进了厕所,还泼墨水。”

在一边干呕的陶馨苒眼泪一把一把的掉,听到旁边女生的话,更觉得委屈愤怒。

司羽竟然敢对她们这么做,给她等着!

赤红的眼底,满是恨意。

所有人一致指证司羽,班主任薛冰利也不得不将司羽叫过来。

“司羽。”

站在校医门前的司羽,迎着大家的目光,“班主任。”

现在的学校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司羽还挺喜欢。

就是这几个弱小的女生行事不端,原身的死就是她们造成的,她给的教训已经很轻了。

如果不是她到来,这几个人就背上杀人的罪名了,某种程度上来讲,她们还得感谢她。

“司羽,你还敢来,我杀了你,”陶馨苒顶着满身的红黑颜色冲向司羽。

司羽往旁边一站,陶馨苒扑了空。

“把她拉回来,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子。打架斗殴,每人记大过一次,把你们家长都叫到学校领人回去。”教导主任怒得吼了声。

司羽平静的问教导主任:“我没犯错,为何连我一起惩罚?”

记大过,对于一个学生来说,很严重。

也是个污点。

司羽通过共享记忆,得到了一些奇怪的知识。

“一起打架斗殴还没有错,司羽,学校念在你的情况特殊才特别的照顾,你却不懂得父母的辛苦,拿钱到学校打架不学好,对得起你的父母吗?”

“我一直在操场走动,没去厕所,当时你们有看见我从厕所里出来?”司羽语气平静的问。

教导主任一愣,看向薛冰利。

薛冰利回想当时开门的画面,确实是没有看见司羽从厕所里出来。

“主任,她说谎,她当时就在里面,肯定是后窗逃了。”

“对,一定是跳窗逃了。”

“后窗是水,这么光滑的墙,请问我怎么跳出来不沾一滴水回到地面?”司羽干干净净的站在大家面前,哪里沾染上半点泥尘。

“薛老师。”教导主任看向薛冰利确认。

“司羽确实是没在里面。”

那么多同学看着,薛冰利就算有心帮忙陶馨苒她们也没办法。

女生尖叫了起来:“你胡说,司羽明明在里面!”

薛冰利皱眉,“聂同学,老师可不敢在这种事情上胡说。”

“老师,司羽说谎了。就是她把我往墨水桶里按,她的脚上和手上肯定沾了墨水,你们一看就知道她有没有说谎。”陶馨苒颤着手指指向司羽。

司羽抬起脚,鞋子除了校区的泥土外,根本就没沾一滴墨水,双手也是白皙干净。

“怎么可能,一定是她洗掉了,老师,主任,就是司羽把我们打成这样。”

“老师和主任觉得我那么大的能耐在那种情况下将几位打成这样,然后不染一尘的全身而退?更神奇的是,我并没有在里面。”司羽淡淡的分析了两句。

对啊,司羽在班上不喜欢说话,脑子也转不过别人,怎么可能在陶馨苒这个班级前三的优秀学生面前耍心眼。

“主任,有人看到她跟着我们进厕所了,你们去问问就什么都清楚了。”陶馨苒哭红了眼,整颗脑袋不是黑就是红,洗也没洗掉多少。

教导主任现在看出来了,根本就是陶馨苒几个胡闹,然后拉上司羽这个脑子有毛病的做垫背,好洗脱她们自己在厕所里胡闹的戏码。

教导主任的脸色非常难看,“够了,你们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司羽同学,你先回教室。”

“主任!”

几个女生不可置信的同时大叫出声。

“都给我老实点,薛老师,把她们的家长叫来,今天先带回家去,每个人记一次小过。”

“孙主任,会不会罚得太重了?”

“今天不重罚,明天她们还会再闹出事来,薛老师,我知道这是你班里的学生不舍得罚,但学生年纪也不小了,犯了错,就必须让她们知道得承担后果。”教导主任对这种事,不会留情面。

薛冰利皱了皱眉,这几个学生在班上的成绩不错,特别是陶馨苒,班里一直保持着前三。

倒是走掉的司羽才是班上拖后腿的,记大过她都不会心疼。

*

司羽回到教室,大家的目光偷偷的扫过来。

刚下课,大家都凑到了一起讨论上节课课间发生的事。

“司羽,看不出来你这么牛逼,片叶不沾身就把陶馨苒她们几个搞成那样,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把她们弄得那么狼狈?”孙牧森拉开前桌的椅子坐下来,两手撑到了司羽的桌上看着她。

司羽往后退了步,平静的盯着他。

孙牧森一阵尴尬,抓抓脑袋的短发,“行叭,我不问了。”

厕所事件,很快就传开了。

2班的同学看司羽的眼神都变了。

因为事情发生之前,就是班里的聂双将她叫出去的。

有人看到陶馨苒她们狼狈不堪的画面,课后侃侃而谈,将现场描绘得有声有色的,可见当时的情况有多么的惨烈。

说这件事和司羽没关系,2班的人都不相信。

放学。

司羽提着书包走出来。

孙牧森手撑在顾隽延的肩上,盯着司羽的背影,扯了扯皮子,“阿延,你说陶馨苒她们是不是司羽动手打的?啧啧,听说当时的情况可壮观了!司羽再次刷新了我们的认知!”

顾隽延抖开孙牧森的手,一整天耳边都是“司羽”的名字,听得有些厌烦。

“司羽。”

走到没什么人的地方,背后的傅林鑫叫住了她。

傅林鑫跑到前面,道:“你在学校打架了,回去后看我怎么跟奶奶说,你完了。”

傅林鑫是司羽大舅的儿子,就比司羽大两个月,同一年级。

司羽还有个表弟,读初二。

傅林鑫特别看不惯司羽,在学校丢他脸,就像今天,厕所事件发生后,一个个都跑到他面前问他的智障表妹怎么开窍了,竟然把人整成这副鬼样还不挨罚,出息了。

丢下这话,傅林鑫转身就往家的方向跑。

“哧!”

刺耳的刹车声传来,只见傅林鑫面前冲来一辆小轿车。

眼看就要冲撞上来,他只能傻傻的站在那里。

一只手倏地将人往后一扯,甩了出去。

走路的人都停了下来,愣愣的看着那辆小轿车冲飞出去,撞上了栏杆,再一头扎进了一堵墙。

整个过程,不过眨眼间。

司羽就站在轿车飞过的一拳之远的位置,抬头,侧身看向了一个位置,眼眸平静如水。

那里,有可疑身影走过。



大至尊魔帝 修真世界没有爱情 重生99分甜:薛先生,合作愉快 爱豆,请自重 木榤:重开天门 从济公开始修仙 我不敢胡思乱想 我不是你的猫咪 我有一拳的能力 一剑画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