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 006 乖巧小狼狗偏执养弟x病弱美人郡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傅挽虽然想他回去多和人交朋友,虽然他目前仍然毫无底子,怕是会被人取笑。她要照料好她的小反派。因为傅挽道:“我想先请个先生进去给你启蒙,等基础学得差不多了,我就送你去书院和旁人一同读书学习,怎么样?”“我听姐姐的。”小孩子仰起脸望着傅挽。傅挽的这个她要照顾好她的小反派。。...

傅挽虽然想要他出去多和人交朋友,但是他目前全无底子,怕是会被人嘲笑。

她要照顾好她的小反派。

所以傅挽道:“我想先请个先生进来给你启蒙,等基础学得差不多了,我就送你去书院和旁人一起读书,怎么样?”

“我听姐姐的。”小孩子仰起脸看着傅挽。

傅挽的这个身体今年十五岁,基因好加之是女孩子,长得比崔景高很多。

傅挽很自然地揉揉崔景的小脑袋,“那姐姐给你找个好先生。”

少女弯着眉眼笑起来,如春风吹过绿水,让人心里荡起细微的涟漪。

傅挽花重金给崔景请了一个先生,崔景学东西学得很快,先生教得也很好,总之傅挽是很满意的。

但是按着书里的设定,自己的这个身体崔颖宁是个身子很不好的病美人。从小就是三五天便是一场病的人,加上性情忧郁,浑身是没有一个好的地方。

傅挽刚来的时候,觉得尚好。

但是没过几天,她就开始害风寒了。

一个感冒,在现代活得如狗尾草的傅挽对这件事毫不上心,就没及时和月白说。

结果第二天早上,就烧得脑子都糊了。

崔景每日都是一大早起来直奔学堂,他恨不得自己能够一天就把这些东西都学会,或许是姐姐太高贵干净,他总有种惶恐不安感。

他凭什么能被姐姐这样好地对待呢?

他只是一个卑贱地活在淤泥黑沼里的人,生怕一睁眼,这些都只是一场梦。

要好好读书,变得优秀,这样才配得上姐姐对自己的好。

崔景和往日一样背着书包往学堂赶,经过园子里的假山的时候,听见丫鬟在说话。

“如今王爷王妃都不在了,郡主身子又这样不好,往后可怎么办。”

“郡主终究是要嫁人的,等找到了夫君,便有了倚靠。”

“我悄悄跟你说,郡主出生时便有高人说,郡主活不过十八。何况,郡主无父无母,谁给她做主嫁娶呢?没有父母兄弟撑腰,出门都是要被欺负的。”

“唉,也是,我听婵娟院那边说,郡主一大早便烧得晕过去了。可怜见的,又这样病,实在难。”

“你说你,倒替主子可怜起来了。她金尊玉贵的,岂不是比你好过!”

“便是金尊玉贵,孤零零的一个人,还日日生病,我还是愿意过我这样的日子。”

“哈哈,我也是。听说因为郡主貌美,整个京都的贵族小姐都不喜欢郡主呢。”

“沈国舅的傻子儿子听说郡主貌美,还想纳郡主为妾呢!不就是看王爷死了,秦王府没了权势,要欺负郡主一个弱女子。”

小少年立在假山后,将这些话听得明明白白。

他的手扶着一小块假山上的石头,手心被石头扎破,渗出粘稠鲜血。

忽然从泥泞里转进了这样一个光明舒适的地方,他还来不及打量这里的世界深处是什么样的规则,满心想着努力一点,努力一点,才好能够待在姐姐身边。

原来那么善良高贵的姐姐,处境竟然也这么难。

她给了他一个家,让他从冰冷黑暗的地方来到她身边。

那他也要保护好姐姐,不惜一切代价。

崔景走出假山背后,冷声道:“背后议论郡主,你们两个,自己掌嘴自己。”

两个丫鬟听到声音吓了一跳,但是看到说话的人只是一个瘦弱的小男孩,顿时便不怕了,“你是何人,敢叫我们掌嘴。”

崔景的目光转冷,淡淡道:“不认识我?也好,那我让管事来找你们。”

其中一个丫鬟不自觉打了个寒噤,这孩子虽然瘦弱,但是浑身气度和这个目光,狠戾冰冷,实在让人忌惮。

“掌嘴,还是等着管事领你们去打板子?”

丫鬟被他的目光盯得害怕,对视一眼,咬牙各对着自己打了两巴掌。

“滚下去!”

两个丫鬟连忙跑了。

崔景暴戾阴暗的表情保持了一会,才慢慢褪去,化为温和清隽的样子。

姐姐那么温柔善良的人,肯定不喜欢这么狠毒尖锐的自己。

崔景把书包背好,直接转头朝傅挽的院子去了。

果然,傅挽的婵娟院有些忙乱,烧水的烧水,换帕子的换帕子。月白急得一个劲让小丫鬟去瞧大夫来没来。

崔景连忙走进去,连通传都不通传,直接一抬手掀开里间的帘子,快步走到傅挽身边。

傅挽已经烧得昏睡过去了,雪白的脸颊上透出病态的晕红,长睫微微颤抖,眼角晕开眼泪,微微蹙着好看的眉。她安静地躺在床上,像是一个漂亮却没有生命的布娃娃。

崔景伸手摸了摸傅挽的额头,很烫。

崔景将这块帕子换了,又拿冷水给傅挽擦拭手脚。

月白进来的时候,崔景正跪在脚踏上用冷帕子给傅挽擦拭脚心。少女脚踝纤细,雪白的玉足被崔景托在手里,崔景神色专注虔诚,像是手里端着的是神佛赐下的白玉莲花。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又别扭又感动。

崔景给傅挽擦拭好了脚心,便给她盖好了被子。

躺在床上的少女一个寒噤,脑袋往软软的被子里缩了缩,长睫微颤,委屈似的皱了皱鼻子,“呜呜……冷……”

这样的画面,任谁看了也是心头一软。

崔景抿了抿唇,有些紧张地看着傅挽,随后连忙对月白道:“快加一床被子。”

每年换季的时候崔颖宁都是要感染风寒的,更不消说平日里没事就要生病,月白已经很有经验了,连忙去拿了一床被子给傅挽盖上。

但是傅挽还是冷得发抖,月白又给傅挽加了几个汤婆子。

眼见着傅挽一会喊热一会喊冷,月白习以为常,并没有再做什么。

发烧的人就是这样。

“你亲自去给姐姐煎药。”崔景道。

月白迟疑了一会,还是出去了,自家郡主说这个来路不明的人是弟弟,那就是。

崔景垂眼看着床上娇弱纤细的少女,抬手握住了傅挽无力地搁在被面上的手,低声道:“姐姐,以后我会照顾好你的。”



我在西游界当团宠 达人街Ⅱ骗婚金主 校花的近身王者 末日崩塌 元素箭师 日综店长生涯 刺客圣契 上门狂婿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自强人生系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