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脚闹奥运 004  换病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病房待不一直这样,不能够在医院住,这个破医院也不是人住的,我突然倍感我都快是疯了。我最终决定回家去,想起这,我不假思索的拿起了手机。“箐箐,你了睡了吗?”“哦,还也没,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我听结论箐箐的声音像是很疲倦,接我的电话她还有点儿很紧张。“昨天我决定回去,想到这,我不假思索的拿起了手机。。...

病房待不下去,不能在医院住,这个破医院不是人住的,我突然感到我快要是疯了。

我决定回去,想到这,我不假思索的拿起了手机。

“箐箐,你已经睡了吗?”

“哦,还没有,怎么啦?出了什么事。”

我听得出箐箐的声音好像很疲惫,接到我的电话她还有点紧张。

“今天晚上看来我没有办法休息了,病房里来了一个要做手术的病人,在这里乌七八糟的做各种各样的检查,我想回宿舍去住。”

我提出了一个我自己也不知道后果的荒唐的问题。

这么晚了,车子也没有,何况明天早上还要回来打点滴,我几乎忘了,她可还是一个女孩子啊。

箐箐并没有直接拒绝我的要求,而是说:“你别急,我过来,看看可不可以给你换一个病房。”

我突然想到,我真的是猪脑子,怎么没有想到,自己可以换一个房间呀。

如果回去,那要给箐箐带来多大的麻烦呀。

正在我感到自责的时候,一个听到我打电话的护士姐姐对我说道:“小弟弟,对面的病房有空床位,我帮你换到对面去吧。”

感激着她的好心,我一跳一跳地来到对面的病房。

护士姐姐也帮我把被子和我的东西拿了过来,我急忙打电话给箐箐。

“箐箐,我现在已经换好了房间,你不要再过来了。”

“我已经过来了,没关系,我来看看你。”

箐箐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容忍了我的无理。

箐箐和可可走后,我还处在深深的自责中,虽然箐箐临走时还是叫我不要多想,可我能不想吗?

左脚上的伤痛一阵阵地传来,我不知道要怎样来放置我的左脚,我缓缓地在床上辗转反则。

夜深人静了,外面走廊里,时不时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音,还有某些素质低下的人,毫无顾忌的说话声。

虽然是换了房间,可我还是毫无睡意,看来我注定是今夜无眠了。

这么晚了,我还依赖似的叫箐箐过来,而箐箐还毫不犹豫、毫无怨言地过来了。

箐箐对我似母亲般的关怀,无怨无悔,虽然我已经被她关怀惯了,可这次迥然不同。

这次我的理想破灭了,我的前程没有了,我无法给她我的承诺,我无法给她美好的未来,我只会是她的累赘。

她为什么还要这样无怨无悔?我想了很多很多。

我现在又像一个溺水垂死的人,哪怕是抓住了一根根本无法救命的稻草,也会死死地抓住。

我不敢放手,也不会放手,我怕失去她,她就是一艘能够把我度向彼岸的小船。

我突然为我自己的自私,感到羞愧了,和她相比,我是一个自私的无地自容的人。

突然我感到,我应该做出一个勇敢的决定,我不能再耽误箐箐了。

高考在即,影响了她,我一辈子也无法原谅我自己,何况她已经为了我牺牲得够多了。

我要勇敢地拒绝她的帮助,我要让她得到应该属于她的一切。

我漫无目的地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对面的一个患者,已经鼾声如雷了。

这时我赫然发现,我的床位是51号。

5--1,5--1,我喃喃地念叨着,我要,我要,我要什么?

51号,我要好,啊,是一个好彩头,哈哈,我喜欢。

由47换成51,那就是从‘死去’换成了‘我要好’,难道我还有希望?

兴奋的火苗还没有燃起,我马上又沮丧了。

我的脚好是没有问题,那是时间问题,可什么时候才会好啊。

错过了今年的高考不说,以后我的脚能够象以前那样,健步如飞吗?

它还能有同样的爆发力,让我把对手甩在身后吗?

我翻三复四地漫无目标的想着,想着很多不切实际的问题,可眼前最迫切最实际的问题,我却不知如何解决。

父母带着妹妹,远在数千里之外打工,短时间是赶不回来。

年老体衰的爷爷奶奶,在乡下勉强可以照顾他们自己,让他们来照顾,恐怕也不行。

在县城自己又举目无亲,没有箐箐的照顾,就算是叫父母回来,可这几天我怎么办?

我不知怎么突然痛恨起在操场上的那一瞬间,虽然我还不知道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我知道那一瞬间也许改变了我的人生,至少是现在给我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睁开眼睛的时候箐箐已经站在我的身边。

我知道九点钟箐箐还要参加考试,所以她早早的赶到医院,带来了我的洗漱用品并且买来了早餐。

箐箐给我挤好了牙膏,并打来了洗脸水,我已经习惯了箐箐的照顾,当然我好手好脚的时候,不可能要她给我做这些。

总之,他对我的关怀,表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昨天晚上想好的话,我怎么也没有勇气说出口,或者说我根本不想说出口。

箐箐已经是我生命和生活的全部,没有她我怀疑自己活不下去了。

漱完口洗完脸,箐箐把早餐拿出来给我吃。

“来,永永,早上时间紧张,我只是跟你买了四个包子和一碗稀饭,等考完了我去买骨头,做汤让你中午喝。”

箐箐一边把稀饭、包子让我拿好吃,一边解释道。

我越来越感到,她就是一个无比慈祥而称职的母亲。

“箐箐,骨头汤就算了,那个太要时间了,会耽误你的考试的。”

我知道下午也还有一场考试,骨头汤要买好骨头,拿到她的姑姑家去做,而她姑姑一家都在外面做生意,虽然家里一应俱全,可全部要重新洗刷干净,还要熬汤是相当费时间的。

“看你说的,耽误不了什么,再说了,一场考试算什么,你的脚可是耽误不起,如果怕耽误我,那你的脚就要快快的好起来。”

我无言以对,我心里的感动无法言表,也许她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不,在我的印象中,她对我的关怀,比我的亲生父母,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不知我哪生哪世修来的福分,能够认识她,我不知我有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她如此的眷顾。

是啊,我要快快好起来,我要继续我的奥运梦,我无论如何也不能令她失望。

箐箐走后,百无聊赖的我,感到这个住院部的早晨是忙碌而混乱的。

来来往往的护士,不知她们在干些什么,我的那个沈医生,自从昨天给我打了石膏以后,就没有来露过面。

现在我的左脚肿得像个猪蹄似的,已经由扁的变成了园的了,我越来越迫切的想知道,我的脚到底怎么样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