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靡之花 第一章白月之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好温暖的-就像自己还在母亲的子宫中,温暖的的羊水包裹着我,一根脐带将她与我联接,这种生命与生命的皎洁,让人无比的放心。让人难以挣开这种温暖的的安全感,像是极度空虚许久的灵魂在此时变的冲斥,变的犹如吹鼓的气球,心情轻衣袂飘飘的。痛疼离我渐远,痛苦……离我渐远让人无法挣脱这种温暖的安全感,像是空虚许久的灵魂在此时变得充斥,变得如同吹鼓的气球,心情轻飘飘的。。...

颓靡之花

推荐指数:10分

《颓靡之花》在线阅读


-好温暖-

就像自己还在母亲的子宫中,温暖的羊水包裹着我,一根脐带将她与我连接,这种生命与生命的皎洁,让人无比的安心。

让人无法挣脱这种温暖的安全感,像是空虚许久的灵魂在此时变得充斥,变得如同吹鼓的气球,心情轻飘飘的。

疼痛离我远去,痛苦离我远去,悲伤离我远去,孤独寂寞离我远去,它们仿佛就在河对面,而我就在这边远远的看着,它们无法接近我,我也无法触碰到它们,只能远远的看着。

我只剩下最为纯粹的快乐,那相比起疼痛,痛苦,悲伤,孤独寂寞弱小可怜的快乐,那只有一点点的快乐,便是我最珍惜唯一的宝物。

当这唯一的宝物也消散,我便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欲无求的轻松,而这也代表着我失去了作为人的资格,代表着我已不是人类,而是过去。

过去将会被现在,未来替代,我或许会是一些人心中的那抹白月,又或是亲人不可说的禁忌。

但,好轻松……

视线变得模糊,视线中的蓝天白云,绿叶成荫,都变成糊成一团色块,倘若我还能思考,还能说话,一定会痛骂这丑不拉几的画作,但现在的我,以无法说话,耳边的人声变得模糊,最后一切都被虚无吞食干净。

#国内著名插画师■■于昨日去世#

#顶尖插画师■■死于车祸#

『每个人想成为小王子独一无二,被偏爱的玫瑰花,但事实上,每个人都是狐狸。』

织田作停下脚步,侧过头看向阴森黑暗的小巷,月光也无法穿透黑暗,为它带来光明,就像是巨兽张着大嘴,等待着食物进入它的口中。

现在已经是深夜,他刚加完班在回家的路上,冰冷的月光与路灯昏黄的光,拖长的影子在墙上,如同人形怪物。

他站在巷口,目光穿过这黑暗,看到里面的实质,灯光将他照的模糊,身上的沙色风衣也有些发旧,一双蓝色的眼睛盯着里面。

哒……

他踏出了这一步,踏进这巨兽的大嘴,等眼睛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黑暗,他才看清躺在地上的少女。

少女穿着十分的英伦淑女,还戴着一顶红棕色的盆帽,同样红棕色的羊绒大衣,黑色的裙子露出一截,白色的连裤袜,和一双红色的玛丽珍鞋。

年龄跟太宰差不多,相比起太宰,更加柔弱一些,甚至肤色也比普通人更加的白皙,甚至可以说是毫无血色。

这是一个不符合横滨生活下的少女,甚至穿着都不符合日本女性的习惯。

织田作很快得出这个结论,少女的手心柔软,只有右手有一些薄茧,是长期握笔导致的茧子,职业大概是画家,学生之类的。

出于考虑,织田作还是把她带回了家,那是他在附近租下的房子,客房被他弄成了杂物间,就只能今天自己睡沙发了。

少女的呼吸绵长,鼻子以上的面容,都被盆帽遮住,只露出一张红唇,就像是最为艳丽的玫瑰花的颜色。

十分放松的姿态,倘若是生活在横滨的人,在这时候就会醒来,而不是继续睡着。

织田作抱的稳稳当当,准确说少女并没有多重,轻飘飘的,就仿佛是一片羽毛,下一秒就会被风吹走。

艰难的打开房门,用脚关上门,脱下鞋,将少女放在沙发上,即便是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她也没醒,甚至眉头都没皱一下。

织田作摘下那顶帽子,露出一直被挡住的那张脸,当视野中多出那张脸,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里不是说她不好看,而是好看过头了。

苍白的肤色,闭着的双眼,灯光照下长睫的阴影,眼尾的一颗泪痣,甚至是如同鲜血一样的双唇,那是一张青涩与成熟混杂的面容。

就像是被神明偏爱的孩子,就连祂们不在意的容貌,也是给她最为完美的。

在灯光下,少女就如同睡美人,沉睡在被玫瑰花藤包裹住的城堡之中,等待着真爱之吻的降临。

躺在黑发中的珍珠耳钉,散发着温润的光泽,黑与白与红所交织的混沌,构建出神与魔最为完美的作品。

织田作沉思片刻,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这是让他资金更加不足的决定。

作为收养了五个孩子的织田作爸爸,在今天之后,决定收养了少女。

等她醒了过来,看到的是陌生的环境,从虚无中苏醒,她脑袋空空,眼神空茫的看着有些低矮的天花板。

这里是哪儿?

她不是……

她撑起身体,大片的记忆重新回归她的脑海中,就像是空瘪的玩偶在此时塞进了棉花。

身上还是穿的那件黑色连衣裙,红棕色的羊绒大衣被叠在旁边,穿在腿上的连袜裤没脱,脚趾被挤压一晚上有些不舒服。

她揉了揉小脚趾,感觉好多了,就松开,穿上那件羊绒大衣,她的动作有些笨拙,甚至可以说的上像是小孩子穿衣服。

一双黑色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无论是有些低矮的天花板,甚至是窗外的景象都是陌生的。

睡得也不是床,而是铺在地上的棉被。

重生?穿越?

这两个答案浮出她的脑中,相对的,还有关于这两个题材的各种小说。

她推开门,探出小脑袋,然后直面正准备进来的织田作。

红……红色的头发!

少女瞪大眼睛,嘴巴不自觉张开。

这是天生的吗?看起来像是染的,还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话说明明是一张亚洲人的面孔,怎么会有蓝色的眼睛。

“你醒了。”织田作后退一步,拉开了距离,看着如同小动物一样的少女,她的眼睛干净澄澈,是完全没有见过任何阴暗的一双眼睛。

“你……你好……”少女紧张的把手背在后面,两根食指搅在一起,微低下头,抬起眼皮,紧张的看着他。

像是感觉气氛的尴尬,少女更加紧张了,“我……唔,这里是什么地方呐……”

没纠结自己怎么会听懂日文,少女感觉他不是坏人,说出自己的疑问,又感觉不太合礼仪,“我叫莲君,你叫什么啊?”

“织田作之助。”织田作感觉这名字不太像日本女生的名字,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这里是日本横滨。”

由于对日本文学并不了解,她并没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只是怔在原地,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来到日本。

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是重生到过去又或者是什么架空小说,她怎么会来到日本。

她有些疑惑的挠挠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也想不清楚其中的道理。

织田作看着少女充满迷茫困惑的姿态,在联合那个不像是日本的名字,得出了合理的解释。

估计是外国人,但看容貌,应该也是东亚人,或许是隔壁的中国人。

打破沉寂的是少女肚子的咕噜声。

好尴尬。

莲君感觉一股热血涌上脸部,将她的脸和耳朵都烧了起来,这简直就是社死现场了。

简直想找条缝钻进去。

织田作这才回过神,注意现在是早饭时间。

“我带你去吃饭吧。”

莲君深吸口气,点点头,小步跟在他身后。

早餐是简单的面包,莲君其实很少吃早饭,她一般喜欢睡到上午十点,然后去外面吃顿早午饭。

但或许是死而复生,她感觉肚子好饿,有一种空虚感,但又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面包被她吃了干净,用纸巾擦掉嘴边的碎屑,她睁着那双眼睛看着织田作。

虽然这位织田作之助一副颓废青年的样子,但莫名有一种让人安心的男妈妈气质。

而且,经过她多年画人体的经验,织田作的肌肉线条,以及行走的姿势,有点像经受过训练的。

是退伍军人吗?

话说,这么早就有退伍的吗?

一连串的疑问在她脑海中闪过,对于陌生的世界,她内心的惶恐不安,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转移注意力。

这几乎是她下意识的行为,在处于陌生环境中,快速减轻压力焦躁的行为,忽略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屏蔽可能让她无法接受的东西。

这种逃避行为,在她生前为她亲自打造出属于她的世界,独一无二的小世界。

不过世人都喜欢艺术家的怪癖,并不觉得她有什么错误。

“你有去处吗?”织田作的语气依旧平静,甚至神情依旧平静,就像石膏雕像。

莲君摇摇头,她对这个新世界并不熟悉,之前的出国计划也被疫情打断,更别提日本那个重灾区了。

对于日本的了解,更多的还是在手机偶尔刷到的视频看到。

日本在她心目中并不是一个好地方,这里的性别歧视严重,对于女性有很多行为举止的约束,并且生活压力极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日本,但也不能鲁莽回国,毕竟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而且自己还是个黑户。

莲君一想到自己还是个黑户,简直如鲠在喉的难受。

只有在这种陌生环境中,她许久未动用的大脑才会高速运转,分析利弊。

“既然这样,你就先住在我家吧。”织田作的语气和神态从来都是平静无波。

莲君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她完全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谢谢你。”莲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我先去上班了。”织田作站起身,丝毫不害怕这个少女有什么目的。

直到那扇门关上,莲君都呆愣愣的跪坐在地上,黑色的电视机屏幕倒映出她模糊的身形。



重生之嫡女养成记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临演未婚妻 浪子不放浪 大隋国师 大周王侯 神魔淬炼场 魔迹仙踪 我真不是仙二代 曌帝双龙传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