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初见的那一天 第三章 记忆中的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开完班会,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拾掇好两周的衣服,掩藏忍不住高兴地奔出校门。南方的夏天的很长,大学军训完都九月底了,太阳但是兢兢业业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就像在和月亮比谁更内卷像,夜幕降临时有多凉,夜间就有多热。“顾君,一同走吧!”徐谦穿着稍稍有点儿偏大的校服,追南方的夏天很长,军训完都九月初了,太阳还是兢兢业业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就像在和月亮比谁更内卷一样,夜晚有多凉,白天就有多热。。...

开完班会,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收拾好一周的衣服,掩饰不住开心地奔出校门。

南方的夏天很长,军训完都九月初了,太阳还是兢兢业业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就像在和月亮比谁更内卷一样,夜晚有多凉,白天就有多热。

“顾君,一起走吧!”徐谦穿着稍微有点偏大的校服,追上前面和舒小雨手挽手的顾君,额前的刘海被汗水浸湿,软软地搭下来。

“嗯?”顾君一抬头就迎上徐谦期待的眼光,不得不说,徐谦真的很帅,每一次看到他都忍不住多看两眼。“不能被迷惑,不能被迷惑”,顾君赶紧低下头,“不...不顺路。”说完加快了脚步,头也不回拉着小雨往前走。

被拒绝了,徐谦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依旧不紧不慢跟在顾君身后。等顾君再次发现他的时候是在公交车上。到了放学时间的公交车拥挤得不行,就像早高峰的地铁,不用抓住扶手也稳稳当当,因为根本没有缝隙让你摔跤,最要命的是,售票员还站在车门口扯着嗓子喊:“后面的挤一挤,还能上两位同学!”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前一秒顾君还在被周围的人推攘着前进,后一面突然感觉得到了一丝喘息,周围的汗臭味好像消散了点,一股熟悉的青草香扑面而来。一转头,顾君就看到了徐谦,他的姿势就像是把自己圈在怀里,却又保持了一点距离。本来想质问他为什么一直跟着自己,明明记得他家就住在学校附近的啊,但是徐谦一直看着窗外,好像没有和她说话的欲望。顾君也默默转过头,脸上一片燥热,这个天气太热了,顾君心想,害得心跳都快了点。

徐谦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这个小女孩,以前怎么没有觉得,她怎么这么瘦,小小的,真可爱。

车开得很快,从窗外吹进了凉凉的风,很快就吹干了徐谦脸上的汗。大多数学生都住得不远,很快车厢空了下来,徐谦看到顾君找到个座位坐下后,也下了车。

哎,又要回家了。

“吱~”徐谦家住在一栋老式居民楼里,一拉开门,斑驳的铁门就发出刺耳的声音。“爸,妈,我回来了。”餐桌上已经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爸爸就如记忆中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还在厨房里忙碌。

“洗手吃饭,老徐,来盛饭!”徐谦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原来这个时候的妈妈还那么年轻啊,脸上还没有布满皱纹,刚染的头发也一丝不苟地绾在脑后。

“食不言,寝不语”是徐谦家的规矩,在沉默中吃完了饭徐谦就回到了房间。父亲关掉了电视,出了门,厨房里传来母亲洗碗的声音。徐谦躺在床上看着墙上挂的全家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回来啦~”顾君熟练地脱了鞋,跳上沙发就开始看电视,“爸!我明天想吃豆花鱼!”“好,明天爸爸早点去市场选一条大一点的鱼。”顾君爸爸边回答边把刚做好的菜端上桌,“君君,去喊妈妈吃饭。”每天爸爸做饭的时候,顾君妈妈就在楼上给菜浇水。顾君家住在顶楼,爸妈平时都喜欢在楼顶自己种一些蔬菜,想吃的时候就去摘。

“君君怎么军训一周没怎么黑?”爸爸夹了一块鸡肉放在顾君碗里,顺便端详了一下一周未见的顾君。

“本来就遗传了你,已经够黑了,还要怎么黑!”妈妈瞥了瞥顾君,“牙齿好点了吗?”

“好啦,好啦!就是因为军训去看牙齿嘛,教官教军体拳我没赶上,所以就被班主任派去写文章啦,所以没晒太阳。”顾君有些得意。

顾君家的饭桌更像是一个家庭会议桌,每次吃饭的时候爸妈都会把生活中的问题摆出来,一边吃饭一边商量。记得顾君小时候就此问过老妈,老妈当时的回答是“吃饭是一天全家人在一起最放松的时候,这个时候解决问题不容易吵架。吵了架就不能吃饱饭,晚上躺在床上饿着肚子的时候就会为今天的冲动行为后悔”,听起来好像也像那么回事儿。

“老爸,老妈,”顾君刚跟一只鸡腿搏斗完,“我想每年都带爷爷奶奶外婆去体检一次。”这是顾君回来这个时期最想做的一件事之一,记得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外婆因为肺癌去世了,医生说外婆这个年纪了,其他器官都非常健康,要是早点检查出肺部的问题,完全可以康复。想到外婆弥留之际,瘦得皮包骨头,顾君不由得红了眼眶。

“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个了?”其实顾君爸妈哪里都好,就是思想有点固执,没有大病大痛绝对不进医院,更别说家里的其他老年人了。但是为了外婆健康,顾君觉得这一次怎么都要说服他们:“因为我有个同学啊,她家里老人得了癌症,医生说早点发现的话还有治愈的可能。”顾君决定编个谎话,“而且老年人抵抗力本来就弱,每年体检很重要,有问题早发现早治疗嘛。”

一阵沉默,顾君妈妈终于开了口:“我下次见到他们跟他们商量一下,你知道的,几位老人一辈子没怎么进过医院,还是要看他们的意思。”

“我明天就要去看外婆!想她了。”爷爷奶奶一直都有些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外公又在顾君还没记事之前去世了,所以从小顾君就和外婆更亲近,爸妈工作忙的时候都是外婆在带,说起来,真的好想外婆啊~

“好,那你明天自己坐车去哦,到了给我和你妈打个电话。晚上要回来,第二天还得上学。”得到了批准,顾君屁颠屁颠收拾碗筷去洗碗了,但是脑袋里还不断在演练明天见到外婆了要怎么说服她去体检......

夜晚很凉,徐谦被冷醒的时候刚好听到客厅传来细微的谈话声,他下床轻轻拉开门,浓浓的烟味扑鼻而来。

客厅没有开灯,爸爸坐在沙发上,一口接一口抽着烟,妈妈把头埋在手心,肩膀颤抖,好像在哭。

“真的不再想想了?”妈妈声音有点哑。

“都到这个地步了,我已经答应你等他高考完再说,你不要再一直给她打电话了。”

爸爸口中的那个“她”,应该就是后来结婚的那个吧。原来,他们离婚比他想象中还要早,也难怪妈妈最后变成那样。想起妈妈当时披头散发,声嘶力竭地冲他吼“都是因为你!”的那副模样,徐谦走出卧室,“啪!”打开了客厅的灯。

“我同意,”明明客厅的灯光那么亮,徐谦的眼里却一片漆黑,就像是一潭死水,没有一丝波澜,“我同意你们离婚。”

徐谦突然出现,让爸爸弹烟灰的动作顿了顿,妈妈更是因为徐谦刚刚的话丧失了理智,猛然一下抬起头,眼眶红红的,脸上布满了眼泪,“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虽然妈妈声音嘶哑,怪夜晚太过宁静,此刻这个声音更像是野兽的低吼,充满了恨意和不解。

“我知道你们在谈离婚的事情,不需要瞒着我。”徐谦语气平静,“虽然我也想要和睦的家庭,但是我不想你们因为我过得不开心,我希望你们都能找到彼此的幸福,过的开心...”“啪!”徐谦感觉嘴里一片腥甜,妈妈好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你真冷血!和你爸简直一模一样!”她用力嘶吼着,一拳一拳砸在徐谦身上,头发也变得凌乱,和徐谦记忆里那个“恐怖的妈妈”渐渐重合......

“够了!”爸爸起身拉开了丧失理智的妈妈,把她按回沙发上,“既然孩子都知道了,那这件事情就这样了吧。小谦,你跟着爸爸还是妈妈?”

徐谦看着一脸烦躁的爸爸,和坐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平静还在流泪的妈妈,用力握了握拳,“跟着我妈。”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到了卧室,反锁了房门。

“唉......”徐谦躺在床上再也忍不住,眼泪不受控制流了出来。

没有我,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世族有名~家宝拐夫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大侠成名之路 煞天孤 宋时雪 打穿西游的唐僧 HP叫我女王大人 飘香剑雨传 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做学霸 皂吏世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