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君 轻舟夫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汉芙小姐,这儿可也不是你的李府。”孟绍菁脸上但是平时里的那副和蔼可亲的嘴脸,心里却早以升起来三千怒火。本来趁她还未不高兴,李汉芙也可以自行选择向她领罪,便也可以保自己的平安健康。可她平时里猖狂骄横惯了的性子,哪里肯屈尊降贵。虽然是在别人的地盘,却也不愿语气原本趁她还未生气,李海莲可以自行向她请罪,便可以保自己的平安。可她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的性子,哪里肯屈尊降贵。尽管是在别人的地盘,却也不肯语气祥和一点。仍旧是平日里的那副跋扈样,“孟绍菁,这里是柳阳城,天子脚下,难不成你还敢擅自抓人?”她是听过孟绍菁的名号的,但也只是略懂一二,只知道她是轻舟孟氏嫁与谢府为嫡出的娘子。殊不知,在她面前的,正是名号响亮,传说中一手遮下柳阳城半边天的轻舟夫人。。...

谢君

推荐指数:10分

《谢君》在线阅读


“海莲小姐,这儿可不是你的李府。”孟绍菁脸上还是平日里的那副和蔼可亲的嘴脸,心里却早已升起三千怒火。

原本趁她还未生气,李海莲可以自行向她请罪,便可以保自己的平安。可她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的性子,哪里肯屈尊降贵。尽管是在别人的地盘,却也不肯语气祥和一点。仍旧是平日里的那副跋扈样,“孟绍菁,这里是柳阳城,天子脚下,难不成你还敢擅自抓人?”她是听过孟绍菁的名号的,但也只是略懂一二,只知道她是轻舟孟氏嫁与谢府为嫡出的娘子。殊不知,在她面前的,正是名号响亮,传说中一手遮下柳阳城半边天的轻舟夫人。

孟绍菁着实佩服她的勇气,但,也仅仅是佩服。她又开口了,依旧是那更古不变的温柔嗓音,是很容易让人卸下防备的那种。“海莲小姐,我呢既然尊称您一句小姐,便已经是给足了您脸面。说句实话,若不是我给您脸面,像你这样敢擅闯我谢府的,早就活不过门口那道坎了,更别说还能如你这般在这里跟我对话了。可您既然在我面前不知轻重,不懂尊卑,试图以权利罔顾礼法。那我便只能对您不客气了。”说罢,旁边的小厮也十分懂事,不用她多说,几个人便自觉的将她拿下。

纵使她百般挣扎,也摆脱不了几个大男人的蛮力。终于,她开始知道急了,可却并没有向她求饶,而是全然不顾京城大小姐的面子,开始大喊大叫了起来,“孟绍菁,我爹近来轮番升职,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你竟如此嚣张,敢擅自将我拿下,你就等着不得好死吧!”孟绍菁听见,觉得实在好笑。可为了顾全面子,只是捂嘴笑了笑,对她说,“原来,只是红人而已啊。姑娘这么大的架子,令小人还以为您家里是多大的官呢?”说罢,刚刚还笑得灿烂的的脸立即变了脸色,命令下人道“拿下去,关押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见她。”

过了良久。此时的李府终于听到了一丝风吹草动。因为自己的女儿性格泼辣,从小到大总不免惹出一点乱子来。所以刚开始,李平华一直淡定地听着下人描述事情的经过,直到他听见了孟绍菁这个名字,原本还红润富有血色的脸才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李华平的夫人,王氏,只是一名乡下女人,因早年在李华平还未考取功名时与他相恋,于是在他飞黄腾达后,被他本着“糟糠之妻不可弃”的心理,请来当了李府的大少奶奶。不过素日里也干不了什么大事,只能在宅子里管管下人之类的。虽然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宅子里的妇人嘴总是碎,她也曾听说过这个名字。

王氏也惊呼了起来,随即问到,“孟绍菁?老爷,可是那个他们口中的轻舟夫人?”

李华平苦笑了一下,说“你倒是不蠢啊,懂得是轻舟夫人。可我们这次可是要祸事临头了,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净知道添乱。”说完之后,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立马站起身来,向前走着。他的身体近来抱恙,猛地站起来令他的身体吃不消,走路都踉跄了起来,可他却顾不得那么多了,依旧径直的向前走去。

“老爷,你要去哪?”王氏紧忙追上去搀扶他,生怕他摔跤了。可李华平却一把甩过她的手,对着身边的下人说,“备车!我要进宫!”说罢,又想起了身边的王氏。于是对她没好气地说道,“你跟着我一起去请罪,回来之后,你最好夜夜在家里向上苍祈福,以求我们李府以后的日子平安顺利。我告诉你,死一个海莲没有什么,怕的是一人犯错,全家遭殃!到时,你和海莲谁能担得起这个害李府覆灭的罪人的名号?”

宫里,天子面前:

孟绍菁算了算时间,嗯,就算再慢,过会儿也该到了。

刚这么想完,屋外便传来侍卫的一声通报:东郊郡丞李华平请求觐见。

皇帝立马准了。

可,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她的忍耐是有限的。孟绍菁竟然也开始替他们可惜了起来。

在他还未到之前,孟绍菁便已经一五一十地向皇帝禀报了一番:

到了殿外,侍从想要通报,她阻止了。她自己喊出了那一声“轻舟夫人前来觐见当朝天子。”于是她在皇上惊奇的眼神中踏进殿内,“绍菁,你素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总不可能是来和朕叙旧的吧?”

果然,被他猜到了。果然是,知她者,莫如皇帝。

她也丝毫不客气了,开口便说,“皇帝既已开口询问,我也不好继续隐瞒。事情是这样的,下午东郊郡丞的贵女闯进臣府中,臣原本是以为,会不会是李小姐走错府了,便客气的向她说明,这不是她的李府。可谁成想,她是追着臣府上的丫鬟过来的。理由竟是,臣府上的丫鬟不小心撞到了她娇贵的身躯。虽无伤无大碍,却伤到了她的心灵,于是,亲自来向臣讨要个说法。还告诉臣,她的父亲近来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大致意思我想,不用臣说,皇上也能懂。听说是皇上面前的红人,臣哪敢得罪啊,臣也害怕了,于是,只能来皇上面前,求皇上定夺。”

(注:多年前,皇上在御赐“轻舟夫人”的名号时,便下了旨意,许轻舟夫人可以男子的“臣”自称。当然,是只许她一人。从那开始,“轻舟夫人”便成了普天之下最尊贵的女人。便是皇后见了,也得礼让三分。)

皇上饶有兴趣地听着,等她说完便询问她,“你可有证据?”

不愧是从小便认识的人,孟绍菁立马懂了皇上的意思,接着说道,“臣不敢在天子面前胡说,于是先把李小姐请在了臣府上。”

皇上也许久未见她,于是抓住这个机会,打趣她道,“好啊,孟绍菁,真是胆大包天,抓起了良家少女来了。”

孟绍菁丝毫不惧怕的与他争辩,丝毫不惧怕与这个普天之下最尊贵的男子争辩。“皇上,臣认为,良家少女是不会擅闯小人的府上的。而如果她未曾干出这等丢人现眼之事,臣又怎么能抓得到她呢?难不成去她府上绑她不成?请皇上给臣做主!臣断不能为人所看轻!”

他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她,好一双伶牙俐齿,不愧是他钦封的轻舟夫人。

画面回到了李华平觐见的时刻。

“卑职叩见皇上,叩见轻舟夫人。罪臣李氏带着罪妇王氏来向皇上与轻舟夫人请罪。”听见声音,孟绍菁转过头去。果然,李华平带着他的夫人来觐见皇上了。她端详了王氏一眼,难怪,这种人娘教出来的女儿,不刁蛮任性才怪。

王氏虽然是农家女出身,但在官府内宅的熏陶下,也是略懂一点道理,知道该行礼,于是也学着李华平的样子,“叩见皇上。”

可她全然不知女子该如何行礼,只是站着说了一句“叩见皇上,”也没有向轻舟夫人行礼。皇上原本听说了李海莲的事情就已经恼火,这样下去倒是越发生气了。索性直接发起了火,“好啊,爱卿,你的夫人可真是目无天子,礼都不行。看来你平日里也是这样教她的吧?你们就是这样来请罪的吗?”

王氏听罢,害怕极了,却不知该怎么办。李华平索性直接拉着她,跪在了地上,开始求起了情,“皇上!臣的夫人是乡下女人,平日里在宅子里臣没有及时教好他,愿自请受罚。加之臣未曾好好管教臣的女儿,导致她刁蛮任性,冒犯了轻舟夫人,望夫人,看在小女年幼无知的份上,放了小女。一切罪过都由臣一人承担,若夫人肯放了小女,臣将万死不辞,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说罢,李华平直接一头磕在地上。旁边的王氏也学着他的样子,磕了一个十分响亮的头。

轻舟夫人听他这番说法,实属不能满意,于是继续穷追不舍的说道,“笑话,若是被你的女儿骑到头上来还放虎归山。我轻舟孟府的脸面何存?你岂不是,要叫我谢府也叫人耻笑。我还未定你的女儿擅闯谢府的罪,你倒要来皇上面前颠我的黑白。若不是我先行一步,给皇上都解释了一番,我不是还得被你定罪了?你是觉得我和皇上都糊涂了不成?”李华平听出她这番话是把她的母家孟府也与这件事情混为一谈,看来是死了心要与他对抗到底,意思便是,你的女儿犯我尊严,我定不会叫你就此好过。

他自知理亏,事情已然成了定局,便无力再争辩。和皇上请求告退过后,自己拖着陈旧的身子走回了府上。王氏虽然担忧他,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先行回府。这么漫长的路途,他却未曾说一字半句话,只是一直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李府门口。他长叹一声,说“我李华平的好日子,总算是到头了。”



地球第一圣地 我囚禁了一众魔头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达人街Ⅳ失婚暴君 从绝地求生开始无敌 刘备的日常 上神大人又怠惰了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电竞大神来solo 重生彪悍小萌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