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医仙 第四章心不入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风铃兰听见了“铃兰”二字,登时做贼心虚的又低了头。而就这一点小动作,却引发了言不渝的特别注意,他将目光缓缓地的转而了风铃兰。他的眼神漠然冰冷,却又燃起火,似要将风铃兰整个人燃尽了,捻碎了吞进肚去。她心下一惊,眼神在除他之外的地方不停地的游走,而言不渝始而就这点小动作,却是引起了言不渝的注意,他将目光缓缓的转向了风铃兰。。...

风铃兰听到了“铃兰”二字,顿时心虚的低下了头。

而就这点小动作,却是引起了言不渝的注意,他将目光缓缓的转向了风铃兰。

他的眼神淡漠冰冷,却又燃着火,似要将风铃兰整个人烧尽了,揉碎了吞进肚去。

她心下一惊,眼神在除他之外的地方不停的游走,而言不渝始终盯着他,神色越发的咄咄逼人。

风铃兰甚至觉得,他下一秒就会大喊一声“逆徒!过来!”。

蓝玉安见了,急忙挡在风铃兰的身前,说道:“这位仙首,我身后的这位女子便是铃兰,是我的客人,你们应当是初次见面,仙首就不要一直盯着一个女儿家看了。”

言不渝的身边还坐着穹顶峰的苍垣长老,虽然他年纪与言不渝相差无几,面貌却要比言不渝老上许多。

苍垣长老站起来回礼,说道:“你是蓝家的小少爷吧,之前去春回峰学本事的时候我见过一面,伶俐的很,还未介绍,这位是我们穹顶山的掌门,不渝仙尊。”

“不……不渝仙尊?!”蓝玉安似乎也被面前这位大人物惊到了,他仓皇之际,竟然直接跪下,说道:“这……我蓝玉安何德何能,让不渝仙尊屈尊驾临……”

若说骗了别的仙首,只算是个玩笑的话,那把这尊大佛诓过来,可以算得上是罪大恶极了。

蓝玉安虽然有些城府,但终究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还未到能承担后果的时候。

风铃兰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随后一把将蓝玉安拉起来:“蓝小少爷,你还是起来吧,不渝仙尊向来不受人如此大礼。”

蓝玉安站起来,心中却还是忍不住发怵。

也难怪他这样,言不渝此人,平日总是板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吓人的很。

知道的是他心系苍生,早已经到了“大道无情”的境界。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性格暴戾,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饶是这张冰山脸,什么“玉面罗刹”“冷酷无情”的标签,都一窝蜂的贴到了言不渝的身上。

但实际上……他却是一个十分温柔,很好说话的人。

蓝家的老爷和主母站在一边,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此刻还能说话的,大概就只有风铃兰一人了,于是她从容的上前,向言不渝道明了事情的原委,以及蓝青玉的病症。

“事情就是如此,我知晓不渝仙尊不喜欢刁难别人,劳您大驾,若是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先行离开便好,是我们蓝府照顾不周。”

言不渝渐渐的眯起了眼睛,片刻后才好似生气一般的说道:“你们蓝府?你是这蓝府的什么人。”

苍垣一边憋着笑,一边说道:“不渝,你就别盯着人家小姑娘不放了,她只是碰巧名叫铃兰罢了,你别把你治理徒弟的那一套用在这姑娘身上啊。”

苍垣十分温柔的走到了风铃兰的身边,说道:“小姑娘,我们家仙尊向来如此苛刻,你别见怪,我看你骨骼精奇,有没有兴趣做我徒弟?”

苍垣长老向来喜欢收徒,可谓是名副其实的“桃李满天下”了,风铃兰尴尬的摆了摆手,未置可否,而言不渝却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

整个正殿中一瞬间陷入了沉默,众人面面相觑了许久,直到言不渝又一次说了一句:“病人在何处?”

风铃兰一蹙眉,心中又开始打鼓。

师尊虽然不像传闻中那般冷漠,却也不是什么热心肠的人,简单地说,他不可能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治病。

而此刻,他一言不发,眼角染上了一抹寒色,他将手伸进了袖子里,似乎时摸了一下什么东西,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悻悻的把手抽了出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蓝玉安,他大喜过望,说道:“若……若是仙尊愿意为我兄长治病,我蓝家定会报答!”

这小子算是攀上高枝儿了,昨日他这句话还是对风铃兰说的。

苍垣长老虽然也觉得奇怪,但是他从来都不会过问言不渝的决定。

苍垣温柔一笑,知会道:“既然不渝要为你蓝家公子治病,那就……劳烦蓝小公子带路吧,希望不是什么难缠的病症,我还想着在天黑之前回穹顶山呢。”

“不,并不是什么特殊的病症。”蓝玉安毕恭毕敬的说道:“医仙姐姐已经为我兄长诊断了,只待二人前去解决,两位仙尊,跟我来。”

言不渝看着蓝玉安,将那句“医仙姐姐”咀嚼了好一会儿,随后没来头的对苍垣说道:“苍垣,你说……一个有成就的医仙,是不是都喜欢别人叫她……姐姐……”

“噗!!”苍垣看向言不渝,险些吐出一口陈年老血:“不渝,你怎么了?不会是生病了吧,生病了要及时跟我说,可千万别自己憋着啊。”

言不渝坦然的走着,嘴角微微下拉,皱眉说道:“苍垣,我认真的。”

“你这八百年不开一次的铁树,还敢说认真不认真?”苍垣凑近了言不渝,如一只狡猾的狐狸一般,说道:“要我说,老牛喜欢嫩草,这一点换做是谁都一样,地位高的女仙,自然也喜欢一口一个姐姐的‘嫩草’。”

言不渝似乎有些焦虑,他眉头拧的很紧,说道:“苍垣,那你说……我嫩吗?”

“啊啊啊啊????”苍垣看着言不渝,仿佛又一次经受了晴天霹雳,他抽出折扇挡在二人身前,压低了声音说道:“不渝,你真的是受什么刺激了吧,这等话你都问得出口……”

言不渝似乎也觉得不妥,但还是坚定的说道:“解惑罢了,并无不妥。”

“是是是,我们掌门才没有别的意思呢,只不过是思春了~”苍垣轻轻的挥动折扇,企图扇去言不渝眼角渐渐散开的桃色。

“掌门师弟,说句掏心窝的话,你的修为,在这天地间数一数二,二十几岁就是大成,容貌自那之后并无变化,可称得上是玄门第一‘嫩草’了,地位再高的女仙尊,也想要尝上一尝。”

言不渝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简简单单的回了一个字:“哦。”

“啧,不渝,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说了这么多,你就简简单单的一个‘哦’?就没有了?!真不想让我给你介绍一个地位高尚的仙子?”

为显郑重,蓝家的老爷决定亲自在前面带路了,蓝玉安和风铃兰远远的跟在后面。

蓝玉安奇怪的问道:“不渝仙尊和苍垣长老到底在说些什么啊?怎么感觉苍垣长老一惊一乍的。”

“苍垣此人性格活泼,本就喜欢一惊一乍。”风铃兰打了个哈欠,说道:“你有兴趣,为何不凑近一点听?”

“医仙姐姐还真是抬举我啊,听那位大人的墙角?我疯了吗?”

风铃兰一脸嘲笑的看着蓝玉安,说道:“你在春回峰还真是白待了,你是个修士,偷听自然不需要自己过去。”

风铃兰说着,顺手拈了路边的一朵花,取两篇花瓣在双手之间,使了个咒,一瓣留在掌心,一瓣吹到前面。

“拈花传音,是我六七岁时候玩的小手段了。”

风铃兰微微一笑,也开始兴致勃勃的听了起来。

苍垣长老的话最多,花瓣中自然先传来了他的声音。

“我说不渝,你也是时候要找个陪你修炼的道侣了,天地之大,有名有姓的漂亮仙子那么多,随便找一个便好,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

言不渝的声音冰冷,淡淡的说道:“你懂我,除她之外,我心中再无他物。”

“不会吧。”蓝玉安因为害怕,声音都低了八度:“传说中清心寡欲的穹顶山掌门,竟然也有喜欢的人吗?”

他……师尊他,为什么从未对我提起过……他有喜欢的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