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大人 第四章 红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ง•_•)ง他终归是安心不下,因为才会找回来么,我深信肯定是这样。但是现在的他又看不见了。不明白呆了多久,才忆起丹田中除了个非常危险生物,丹田查询丹田现在的是个什么状况。紫团子依然还在,心立马被提了出来,忐忑不安。恼火,自己并也不是她的亲人,她为什么可是现在他又不见了。。...

(ง•_•)ง

他终究是放心不下,所以才会找过来么,我坚信一定是这样。

可是现在他又不见了。

不知道呆了多久,才想起丹田中还有个危险生物,内视查看丹田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紫团子仍然还在,心立刻被提了起来,忐忑不安。郁闷,自己并不是她的亲人,她为什么待在别人丹田之中?

恼怒,却又不知道怎么办。

“主人...”

声音很虚弱。

它在讨好自己?

“怎样你才肯从我丹田出来?”

“灵力,需要很多灵力。”

给灵力才肯走?

土匪强盗啊,明目张胆抢劫。

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东西还很幼小又昏昏沉沉,问也问不出什么实质内容,既然它那么虚弱,暂时应该没什么危险。

仔细翻找传承记忆,发现主仆契约,传承说,无论多强大敌人进到自己神识丹田,只有死亡与服从两个选择。

原来自己真是她的主人,但是也不用跑到丹田里去啊。

四周安静了下来,忽然很不习惯,当知道还有其他生命,未知中的寂静就有了恐惧,先前总拼命要逃离打斗的声音,此刻又希望周围不要那么沉寂。

“紫团子,小紫!”

没有任何回应,还说自己是她主人,需要的时侯掉链子。

恐慌跌跌撞撞飞奔。

不知过了多久,看到他正在前方不紧不慢行走着,委屈甜蜜幸福掺和着满满的一腔思念。

这一刻,心情终于冲破了无边沉闷,呼出窒息后的空气新鲜。

终于找到了他。

颠颠跟上去。

“你去那里了呀?”

“我应该称呼你什么?”

“别人都有名字吖,祖凤的名字就很好听,就是被你丢出去的那个家伙…”

一个人自说自话了一会,又委屈咕哝:“你是人家唯一亲人,总该有个称呼吧,传承记忆里都没有。”

他停下了脚步,“你没有亲人,我也没有救你,而是不想冰魄幻境被融化,迫不得已才把你丢出来。”

“……”原来是还样。

即使不是亲人,也胜似亲人,不然就不会有遇见。

摇摇晃晃一路随行,所过之处破开云雾朦胧,清灵之气上浮于远天俯瞰万里,重浊之物下沉于地化作沃土,天高云廓,静谧悠悠。

很渴望,可以如他一般飞上云天穹顶,近处欣赏那蔚蓝天空之上不一样的风景。

但是,得等到什么时侯才能成年,什么时侯才能长成与他相同的样子,未来期盼,不知道还得经历多久漫长。 

在漫长岁月里,除了守着他修炼,就是悠哉悠哉飘着,虽然飞的很低,虽然再也没有进阶,方向与速度却是越来越灵活,可以随心所欲掌控飞行速度,这也算是还有点进步吧。

而他总是打坐修炼,一坐便是很久很久,久到海枯石烂了不知多少回,唯有他还在无边的天地之中,冥思如初。

我又无限惆怅,传承记忆中前世分明是女子,如今传承也早已觉醒,可为何还只是个小火苗呢?

有点愁人,天都荒了,地也老了,却还没有长成与他相同的样子。

也欣慰,能力一直有所增长,总不至于太灰心丧气,有期盼就有希望。

飞累了,便停了下来,在和风吹拂中飘浮着,看那碧蓝天空上叠着云朵,远处的黛色也落了一层青云。

啊,那边竟然有个人!

是与他一样的人!

激动飞过去又震惊了!

这人怎么看都是与他一个模型出的盗版2号,男人都是长成这模样么。

仔细看两人的气质很不一样,又觉得不太像了,好像这人比他更好看一点。

此子美的惊心动魄又不失男儿气质,他一袭红衣,墨发飞扬,仙袂飘飘,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就像是被完美幻想出来的一样。

怎么可以有人比他好看!

不信找不出这家伙的缺点,他那精致好容貌是仙与妖糅合的吧,本就够妖孽,还穿了一身红衣,俊美的邪气,不喜欢。

看惯了清冷淡然,再瞅这邪气妖孽,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但还是好奇问:“你是从何处而来?”

他也是好奇打量:“好小呀小家伙,很高兴见到你。”

为什么是很高兴见到自己?那语气就像是一直在寻找一样,难道对方也是火属性,所以也像祖龙祖凤一样想得到神火?

想想又不太可能,除非他有吞噬之力,否则得不偿失。

回头望了望,自家大人正在不远处修炼,就算对方真有什么不好的歹念,也不惧怕。

于是又问:“你的头发为什么是黑色?”

“黑色?”他看了看头发恍然,“记得应该是白发才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黑色。”

??

不仅妖孽邪气,脑子也有问题。

他思索了一阵,可能没想出什么所以然,又笑着弯下腰来,“让我看看牙齿长出来了没?”

我呲了呲牙。

“好细小的小牙牙,真好看。”

“我很快就会长大了。”

“嗯,很快就会长大。”

他也相信自己很快会长大,心中非常高兴,“你还没有回答先前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他边说着,边递过来一颗红红的果子,“给你吃,这是天心果,很好吃的。”

“骗人,天心花一个世界也只有两朵,哪有那么容易得到,而且天心花也不结果子哒。”

他微笑:“我就是能让它结果,你还知道天心花,你见过?”

“没有见过,连最寻常的天香果都没见一颗。”传承记忆说很好吃。

但是,传承记忆也太不靠谱,不是说人都得吃东西么,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他又将果子朝这边递了递。

想拒绝,但是果子好香吖,色泽又圆润诱人,先接过来看看可以么。

本想只闻一闻香味,没忍住一不小心吞咽了下去,天心花可以当法宝必然很坚硬,而这果子却非常柔软,入口及化。

好多的灵力吖!

果实化作磅礴能量周身舒畅。

警惕,送这么好的东西,肯定是有什么目的,沮丧,如果对方提什么不合理要求还能拒绝么。

太糟糕了。

他问:“刚才我们聊到哪儿了?”

我有气无力回答:“聊到你是从何而来。”

等了一会没听声,抬头见他正蹙眉思索,“这么简单的问题,也需要考虑许久吗?”

“嗯,”他郑重点头,“这世间本来无我,又怎知何去何来?”

??

“那你能不能先解释解释,既然说这世间无你,你又是怎么站在这儿的呢?”

“因为想来,所以,就到了这儿呀,”他又说:“还有其它问题吗?你想问什么我都会为你解惑。”

“问题可多了,但我就想知道你是从何而来,你们那边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生灵吗?”

他又开始思考:“算是远方吧。”

“远方?”

他玉质的容颜妖孽一笑:“对,就是远方,我从远方而来,我叫寂寞神。”

神,不太像吖?

哪有神是他这样妖孽的?

瞥了他一眼,又望向一直走不到尽头的远处,“远方究竟有多远?”

“很远很远。”

“很远又是多远?我能去吗?”

他摇了摇头微笑,“太远了,你现在还去不了。”

我不以为然,早就走过了很多很多的路,去过很多很多地方,只是还没有去到那天边罢了。

我又问:“远方都有些什么吗?”

他微眯了眯妖孽的眼眸,认真回想:“远方啊,那里什么都没有,只不过是很远很远了一点而已。”

“骗人!”

“没有骗你。”

“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我这里就有很多很多的…”很多的什么呢?小溪流算不算呢,还有在那悬崖峭壁上的一株山茶,还有碧水池中盛开的金莲。

他微笑,好看的晃眼。

羡慕,深深的羡慕,男子长那么好看做什么,我又开始郁闷了起来,什么时候才能成年啊,成年竟是如此的漫长。

他又笑着说:“远方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来时的路上遇见一位很勇敢的巨人。”

有故事听,我激动的问:“他都做了些什么勇敢的事?快说说,还有,还有,巨人是几个意思?是很高大呢?还是神力过人而被称之为巨人?”

“当然是比正常体魄高大魁梧。”

“哦,长那么高大做什么呢?会不会太恐怖了点?”

“……”寂寞神。

“然后呢?快说说然后如何了。”

他又微笑:“然后,那巨人举着一把巨斧要劈开混沌分出天与地,你说他勇敢不勇敢。”

“嗯,勇敢,那他要分出天与地又做什么呢?”我抬头望向天空,“天空好高呀,收集混沌紫气都不太方便了呢。”

寂寞神:“是呀,天空好高呀,不过有我在,多远的距离都不是问题,你现在要去吗?”

我连忙摇头后退,下意识的与陌生保持距离。

他好看唇角漾着眩目的笑意,哪有男子可以这般好看,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耀眼光环,一袭红衣无风自动,衣袂飘飘,越发显得妖异。

我又问:“你的原形是什么?”

他怔了怔,勾起唇角:“这就是本我。”

我猜测他并没有说实话,周围一切都是白茫茫的,制衣才料也只会是素雅的颜色,骗子。

遁走,不与骗子说话。

对方一个瞬移又站在面前,我惊慌:“你,你干啥挡住人家的路?”

他乐:“是人家的路,又不是你的路。”

“……”๑`´๑

他又莞尔:“好吧,是因为有你在这儿,我便也在这儿,以后你去哪,我也会去哪。”

吃了他的果子,还能拒绝吗?

果然,他是有目的而来。

忽又想起那抢夺火髓的祖龙祖凤,惶恐,警惕退走,不敢想象被一点一点吞噬,那将会是怎样死亡痛苦,不,绝不可以成为别人修行路上的踏脚石。

退走的想法还没有付诸行动,周边活动空间忽然变窄小了,左右张望感觉很是不对?

这是在哪儿?

那五根柱子怎么看着眼熟,很像是红衣的手指?

啊!不好,竟然被他抓到手心里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