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雁南飞 第五章 采买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二日一大早,素婵喜气洋洋的回了玉景园。白惠兰还在梳妆打扮,笑嘻嘻的问着,“什么事把你乐成这副模样!”素婵从身后掏出一本账簿交给大奶奶手上,“你看一看!芸大太太把采办衣料的账簿交回给我们了!”白惠兰递过来账簿,面上却看不出吃惊。素婵不解的问,“大奶奶怎么白惠兰还在梳妆,笑嘻嘻的问着,“什么事把你乐成这副模样!”。...

归雁南飞

推荐指数:10分

《归雁南飞》在线阅读


次日一早,素婵喜气洋洋的回了玉景园。

白惠兰还在梳妆,笑嘻嘻的问着,“什么事把你乐成这副模样!”

素婵从身后拿出一本账簿交到大奶奶手上,“你看看!芸姨娘把采买衣料的账簿交回给我们了!”

白惠兰接过账簿,面上却看不出惊讶。

素婵疑惑的问,“大奶奶怎么好似早就知道今日芸姨娘会把账簿还回来?”

白惠兰放下账簿,“我是想到了,可没想到这么快就送来了。”

素婵好奇的问,“大奶奶是怎么知道的?是因为五小姐的事?说起来五小姐也是怪可怜的,堂堂国公府的嫡小姐竟然被姨娘欺负成这样!”

白惠兰轻笑一声,“我们五妹妹可聪明着呢!放心吧,欺负不到她头上的。”

素婵继续问,“什么意思?五小姐不就是被她们院里欺负的吗?”

白惠兰看着素婵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还是没什么长进。

问道,“昨儿个我送去的衣裳值多少银两?”

素婵答,“估摸着十两银子应该是够了的。”

白惠兰又问,“那五小姐送大太太那尊玉观音呢?”

素婵答不上来,“大奶奶您这不是为难奴婢嘛,这衣裳我还能知道个价,玉器可是有市无价的,我哪能估计的出来啊。”

白惠兰比了个二的手势,“最少二百两!”

“二百两!”素婵长大了嘴,“五小姐哪来那么多银子啊!”

白惠兰敲了敲素婵的脑袋,笑道,“是啊!十两银子的衣裳买不起,却能买二百两的贺礼!”

素婵恍然大悟,“哦!你是说五小姐是故意在国公爷面前装可怜,好让国公爷怪罪芸姨娘的!”

白惠兰点点头,“你还不算太笨!”

素婵搓着手歪头想着,“哇!没想到五小姐这么聪明啊!这样一来她的日子好过些,采买的事也能重新回到咱们手上!这不是皆大欢喜的事嘛!”

…………

芸姨娘采买权丢了的事刚传到周记绸缎铺,芸姨娘的母亲彭氏就火急火燎的到了国公府。

彭氏一进门也没个好脸色,搂起衣裙一屁股坐在了软榻上。

芸姨娘自然知道母亲是为何事而来,斟了杯茶递给母亲。

彭氏也没接茶盏,白了芸姨娘一眼,一拍桌子质问道,“你是怎么搞的?区区一个布料采买权,不到半年就给弄丢了!少了国公府这笔单子,你要我们全家喝西北风去啊!”

芸姨娘叹息,“以前那些年没有国公府的生意,家里的铺子不也开的好好的。”

彭氏横眉,“以前以前!以前就靠你爹给人做成衣那点银子哪够家里花销的!还不是你说能弄到国公府的采买权,要我们开的这个绸缎铺子!现在好了,我们可是半辈子的积蓄都搭在里面了,那么多料子都卖不出去你说怎么办!”

彭氏向来是个胡搅蛮缠的,芸姨娘只觉得头痛欲裂,“行了!开铺子的银子不都是我给你们的吗!让你们花了什么积蓄了?丢了采买的事你以为我好受吗!还不是我那个好弟弟,贪心不足!国公府每月三百两的生意,单价比市场价还要高我已经没说什么了!他倒好,每每送来的料子总有三四匹以次充好!现在出事了就知道来找我闹!他贪银子的时候怎么没见着分我点好呢!”

彭氏一听这话,刚刚的气焰下去了一半。

转而又是一副无赖样子,掰着腿盘坐到了软榻上。“那是你跟满生的事我管不着!反正我只知道没了这笔银子我们家是活不下去了!你要不拿钱要不就把生意还回来!”

芸姨娘最见不得母亲这副泼皮样,怒怼道,“这些年我给家里的银子还不够多吗!都够寻常人家三辈子吃穿不愁了!你要再这么闹下去往后我一个子都不会给你们了!”

彭氏瞪着眼,拿起桌上的果盘就向芸姨娘砸了过去。

“好啊你!现在长本事了!当真把自己当国公府的大太太了!你就是当上了王母娘娘你也是我彭玉梅生的!就知道在我面前摆谱!你有本事你跟国公爷摆谱去啊!不过是问你要个铺子怎么了?你要真受宠,就让国公爷给你弟弟弄个官当当啊!他堂堂国公爷给小舅子弄个县令当这点本事还没有了?”

芸姨娘气急的,拿起手边的白玉茶壶往地上砸了个粉碎。

“你莫不是疯了!这种话也敢说!买卖官员徇私舞弊的事,我们全家的脑袋都得落地!”芸姨娘掐住彭氏的肩膀,眼神狠戾,“若我在外面听到你敢胡言乱语说些有损国公爷声誉的话,别怪我不念及母女之情!”

…………

另一边,听说了芸姨娘失了采买权的事,宋皖池自然是心情大好。

路过四哥哥院门前想起昨日院中那么多家太太、小姐来相看四哥哥的事,笑嘻嘻的推门进了院子。

正瞧见一少年身穿月牙色镜面杭绸常服,腰间束着素色祥云宽边锦带,悠然的坐在院中看书。

此刻还未到午时,春日里的太阳总是那么柔和。

阳光洒在少年的身上竟像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少年看书看的入迷,宋皖池走近了他也未察觉。

“四哥哥!”宋皖池从身侧推了他一把。

少年这才猛然回头,见来人是五妹妹,心下欢喜,“五妹妹可是刚从母亲院里出来?”

宋皖池诧异,嫣然一笑,“难怪昨日儿那些贵妇小姐们都说我们国公府上出了个神仙似小公子!四哥哥果然是神仙,连我刚从母亲院里出来你都知道!”

宋崇礼是魏国公府的四公子,去年会试中拔得头筹后就有不少姑娘家开始打听。

早些日子在马球场上更是让众多豪门贵族的小姐们看得心驰神往。这样文武双全又生的这般容貌的男子可不就是神仙似的。

宋崇礼合上书本,笑道,“你身上沉水香的味道是母亲院里常用的。”

宋皖池单手拖着腮,“哎!四哥哥这样聪明,得找个什么样的四嫂嫂才能入得了你的眼呢?”

宋崇礼拿指节敲了敲宋皖池的额头,“你不好好读书,整天想这些!我看是五妹妹春心荡漾,回头我定让大嫂嫂给你寻门亲事早早的将你嫁了出去!”

宋皖池也不羞不恼,“哼,我这无媒无聘的,哪及得上四哥哥这人气啊!昨儿个想跟我们魏国公府议亲的人都要踏破门槛了!”

从马球场回来后宋崇礼就接连被平日里相熟的兄弟们叫到府上,明里暗里的让自家姐妹相看,这些日子已经弄的他不甚其烦了。

昨日的事他也有所耳闻,今日五妹妹又来逗他,倒是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宋崇礼迟疑的看着宋皖池,“五妹你今日不会也是来做媒的吧!”

宋皖池咯咯直笑,两个眼睛笑得弯弯的甚是可爱,俏皮的说道,“我这倒是有个办法让那些官家小姐们都消停消停!四哥可愿一听啊?”

宋崇礼自然是想清静清静的,歪着头问,“五妹妹有何妙计?”

宋皖池凑在四哥耳边悄悄说着,宋崇礼一听觉得甚是妙哉,点头称道,“好妹妹!就按你说的办!你可真是帮了四哥大忙了!”

宋皖池笑兮兮的晃着脑袋,眼中露出一丝狡黠,“四哥哥!我帮了你这么大个忙!你是不是也应该奖励奖励我啊!”

宋崇礼无奈的叹着气,语气却是宠爱的,“说吧!这次又想要什么啊!”

宋皖池耸着肩笑兮兮的说道,“我想去国子监上学!”

宋崇礼素来是宠爱五妹妹的,平日里有什么新奇好玩的玉石摆件或者新得的什么名人字画,只要是宋皖池喜欢他都是毫不吝啬的。

可这次他也是睁大了眼睛,连连摆头,“不不不!这可不行!国子监全是男子!你一个还未议亲的女子怎么能去那!”

宋皖池撅着嘴撒娇,“四哥哥!我保证不让人发现我是女儿身!我就扮成你的小书童在一旁旁听就行!求求你了!”

宋崇礼还是觉得不靠谱,摇着头说,“要让父亲知道了非得打断我的腿!你在家中读的书已经比寻常女子家多得多了,又为何非要去国子监啊!”

“四哥哥刚刚还让我好好读书呢!我不想再读那些女戒了!我也想像你和大哥哥那样品茶论道,博古通今!”

宋崇礼其实心里也是希望妹妹可以不要像那些闺阁女子一般困在这宅院之中。

到底只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也不去想什么后果,点头就应允了,“那好吧!但是你只能跟我去半个月,春闱之后我若中选了也不用再去国子监了。”

宋皖池感激的点着头,“谢谢四哥哥!”又看了看四哥哥这自信满满的样子,笑道“看来四哥哥对今年的春闱是胸有成竹了!”

宋崇礼晃着小腿,有些得意,“嗯…到时候你就会多一个状元郎的四哥了!”

……

此时四爷的院子里欢声笑语,国公府外也有一处地正讨论着最近京城中最红的人儿—魏国公府的四公子。

“妹妹你就跟我们说说昨日到底有没有见着宋四郎啊!”一妙龄女子巧笑倩兮,羞羞怯怯的推搡着身边的女子。

被她推搡的女子也红了脸,举着手中的金丝牡丹团扇遮住了半边脸,“姐姐你怪会取笑我的!我…我昨日是随母亲一同去给魏国公夫人贺寿的。不是,不是去相看宋家四郎的…”

一旁的另个女子扬着下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们昨儿个去的女眷不都是想要一睹宋四郎的风采嘛!只可惜连面都没见着…不过国公府还是很气派的!听说当家的是昨日那位白姐姐,看着也是好相与的,若能嫁到国公府,成天对着那神仙一般的人…想想都美!”

坐在主位上的南嘉县主轻笑一声,“什么样的人儿就能被你们夸成这样!哎…还是京城的美男子太少了啊!”

大周朝早些年也不似如今这般开放的。未出阁的女子是断不会公然议论男子的。可偏偏出了个爱好年轻美男子的长公主!

据说她府上养着十几个年轻貌美的面首,所以这些年,京中那些和离了的高官显贵妇人也不忙着改嫁,反而是在府上养起了男宠。

而未出阁的小姐们行为上虽还是遵着礼数,但言谈间已不似从前那般拘谨。

男子貌美就逐渐成为了她们择夫的一项重要考量因素。

在场的女子们听南嘉县主的一番嘲讽都有些不平,“南嘉县主昨日不也去了魏国公府!难道不是为了一睹宋四郎的真容?”

“看他?”南嘉县主挑着眉,轻笑,“虽不知这位宋小郎君长的如何,但一定比不过我认识的那位!”



重生之嫡女养成记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临演未婚妻 浪子不放浪 大隋国师 大周王侯 神魔淬炼场 魔迹仙踪 我真不是仙二代 曌帝双龙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