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请别挡我桃花 第2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哪来的小姑娘?”曲婠婠被这慵散的声音突然楞住,抬他仰一看,那人在树上挂着,闭着眼,一副优哉游哉优哉游哉的模样。曲婠婠也没理睬,淡淡扫过,现在的什么都不能够打搅她找匣子。见来人更本不想理睬他,男子仰他仰,朝底下看去,“你这小矮子,我同你发言呢”曲婠婠依旧曲绾绾没有理会,淡淡扫过,现在什么都不能打扰她找匣子。。...

“哪来的小姑娘?”

曲绾绾被这慵懒的声音突然怔住,抬头一看,那人在树上挂着,闭着眼,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曲绾绾没有理会,淡淡扫过,现在什么都不能打扰她找匣子。

见来人根本不想搭理他,男子仰起头,朝底下看去,“你这小矮子,我同你讲话呢”

曲绾绾依旧是不理会,洛暝弯唇一笑,便从树上掉下来,下意识反应,曲绾绾伸手接住他,却在看清那人脸的时候,突然将手一把松开。

这样熟悉的面孔,曲绾绾自然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摄政王,洛暝。

被搂住的洛暝突然被曲绾绾这一松手给整不会了,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不是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洛暝起身,冲着曲绾绾喊到,而后盯着身躯瘦小的沈婵看着,曲绾绾却是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你别这么看我,是你搂我腰,不是我搂你,好像我轻薄了你似的”洛暝哪有被人这么瞪过。

“怎么不说话?”洛暝从一开始到现在,还真未听她说话过,莫不是个哑巴?

“也罢也罢,只不过被轻薄一下,就不同你计较了”洛暝挥手,示意曲绾绾可以离开了。

曲绾绾强烈压制内心的情绪,她如今还没有任何与他可以抗衡的势力,所以曲绾绾也就此作罢。

但她发现这里好像有些熟悉。

这洛暝上的那颗树,可不就是当年自己殿前的槐树,底下,便是自己埋那盒子的地方,想不到这槐树竟一直留存。

后来曲绾绾才知道,那是洛暝生母的宫殿,因为风水最好,先帝赐给了她,只不过她红颜薄命,早早亡去,还不曾住过此处,留下的只是一座空殿罢了。

也难怪洛暝会没事就躺在槐树上睡觉,怕是思母罢了。

如今也只能是将洛暝支走,自己才有办法拿东西。

“奴婢是太后娘娘身边的宫女,太后娘娘想让您过去一趟”曲绾绾不假思索的说着假话。

她顾不得那么多了,拿完东西就离开,索性自己也不是宫里头的人,这摄政王就算是吃瘪了,也找不见自己。

“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洛暝苦笑,敢情这丫头会说话啊,“原来是那女人身边的人啊”

曲绾绾这话听着,想必洛暝是与后宫那位不睦了。

洛暝走后,曲绾绾果真将东西挖到了,也是由于这地方是个禁忌,也无人进出,曲绾绾自然也是好拿。

尘封许久的匣子,有些许灰尘蒙蔽,但是擦拭后仍旧是焕然一新,不用想,这匣子是个不凡之物。

只不过这钥匙嘛,被自己赌输了,给了个蓝衣道士,现在想来,自己是着了那道士的道了,没想到自己小时候还挺能败家。

“这匣子里装的是什么?”突如其来的声音令曲绾绾一惊,抬头便看见洛暝倚在树旁,似笑非笑。

“你怎么......”

“你想说我怎么没到太后哪里去?”洛暝嘴角扬起,盯着曲绾绾,“你是哪里来的?不是宫里头的人吧?”

宫里谁不知道洛暝与太后不睦,鲜少有往来,这丫头倒是撞上来了。

洛暝伸手一把便夺过那匣子,曲绾绾毫无准备,匣子就被抢了去,她瞪着洛暝,想去抢。

洛暝靠近她,“也让我搂一下你的腰,我就把东西还你”

“登徒子”曲绾绾一把推开洛暝,不得不说,洛暝这脸长得着实妖孽了些。

曲绾绾没办法,只能暴露自己会武功的事情,招招式式皆是往洛暝要害打,洛暝又怕伤到这个小矮子,匣子还是被抢去了。

居然会武功?

洛暝不是不会武功,可是明显有人在暗中作梗,不让自己接近这小丫头,才让曲绾绾有机可乘逃了。

一出门就撞上个人,曲绾绾摸着自己的头,眼睛放大,看着眼前的蓝衣道士,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巧。

“蓝衣道士?”曲绾绾有些愣住了,这里可是皇宫。

蓝衣道士被一个小丫头撞到了,眉头一皱,再一看,是个清秀的小姑娘,柔柔弱弱的模样,娇小可人,瞬间好脸色,“你这称呼怎么来的?穿着蓝色衣服的道士都得你这么叫吗?”语气多些调侃。

曲绾绾现在满心都是她的匣子钥匙,哪里听这蓝衣道士说了什么,自是笑脸相迎。

“道士哥哥,想问你个事”曲绾绾声音放慢放小,笑着说。

蓝衣道士谢子羽见小姑娘一笑,怪好玩的,是个乖巧的小丫头,点头应着。

“你还记得在十年前赢过一个小姑娘的钥匙吗?”曲绾绾谨慎小心的问。

问到这里,谢子羽自然是起些疑心的,当年他十四五岁,学成下山,就在集市碰见个傻姑娘,认出那姑娘手里的钥匙非凡物,就给她蒙骗去了,今日怎的这姑娘问起这来了,还认出了自己。

许是做贼心虚,谢子羽自然是矢口否认。

但谢子羽怎么看这小姑娘也不是当年那六七岁的小丫头,那小丫头,伶牙俐齿,一看就知道长大不是个省心的人,而眼前这个嘛,看着就像是个听话可人的小姑娘。

“是这样的,那是我朋友,她...她不在了,临死时叫我去找个蓝衣道士,拿回她父亲留给自己的遗物,也就是那个钥匙”曲绾绾细细讲着,要是搁在以前,她哪能这么任这个道士如此嚣张,只不过能忍则忍罢了。

蓝衣道士谢子羽倒是被说动了,见曲绾绾模样可怜柔弱,忍不住道,“不是我不想给你,是这东西,它不在我手里啊”

“不在你手里?”曲绾绾突然放大了声音,吓得谢子羽一愣,曲绾绾发觉自己露馅了,便又放低声音,“那这东西......”

“在那个摄政王洛什么暝那吧好像,当年进宫受先帝赏识,索性就拿这做了见面礼”谢子羽自然是不敢讲,他是拿这糊弄先帝当平安符罢了,毕竟这是他唯一拿的出手的东西了,谁知这东西后来先帝赐给了洛暝。

一个钥匙,卖又卖不了,谢子羽想想就觉得不划算,横竖拿给了先帝讨好。

“你你你...你这个大骗子”曲绾绾恨不能将这谢子羽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都装的些什么,从第一眼瞧见时就坑蒙拐骗。

好不容易拿到的匣子,自己怎么可能再去找洛暝。

“你指我干什么?”蓝衣道士不解,伸手拍曲绾绾指他的手。

“我不仅要指你,我还要打你”曲绾绾抡起了拳头,便朝着谢子羽的脸打去。

好嘛,一拳就给整紫了。

“完了完了,我这英俊的脸”谢子羽摸着被打的地方,哭哭啼啼的要讨说法。



我在西游界当团宠 达人街Ⅱ骗婚金主 校花的近身王者 末日崩塌 元素箭师 日综店长生涯 刺客圣契 上门狂婿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自强人生系统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