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请别挡我桃花 第7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二人在回家去的路上正巧又碰上了那知府家的二小姐出殡。“的确我们与这陆子民若有缘啊”沈婵挑眉。穆枫被沈婵说的一头雾水,人都去牢里了,还若有缘呢,沈单这是想蹲监狱去了?等这二小姐被下了葬,众人离开,在离处藏匿于的沈婵与穆枫才出。“偷偷摸摸的看人入葬做“看来我们与这陆子民有缘啊”沈婵挑眉。。...

二人在回去的路上恰巧又碰见了那知府家的二小姐出殡。

“看来我们与这陆子民有缘啊”沈婵挑眉。

穆枫被沈婵说的一头雾水,人都去牢里了,还有缘呢,沈单这是想坐牢去了?

等这二小姐被下了葬,众人离去,在不远处藏匿的沈婵与穆枫才出来。

“偷偷摸摸的看人下葬做什么?还等着掘墓呢?”穆枫拨弄头上的草,埋怨着。

“就是掘墓”沈婵看着穆枫吊儿郎当的模样,很不“情愿”的告诉他这个坏消息。

穆枫咽了口水,傻了眼,“姓沈的!你做的这叫什么事儿?掘人坟墓要遭天谴的你知不知道?”

沈婵立即捂住了他这只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发现后,瞪着穆枫,“你小点声,生怕别人不知道?”

“我不干!”穆枫在一旁蹲着。

沈婵揪着穆枫的耳朵,因为疼痛,穆枫被沈婵揪着站了起来,“还想不想给你澈月姐姐治病了”

被揪疼耳朵的穆枫两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

“挖吧,正好土还是松的,我给你放风”

穆枫一边噘着嘴,一边又不得不挖,看着一旁坐着的沈婵,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不挖?”

“你个大男人,怎么叫你挖个墓还这么多话?”

“你不是男人?”

“我...我当然是男人”沈婵转而一笑,拍了拍穆枫的肩膀,“我也知道,你呢,喜欢澈月是吧?”

被戳破心事的穆枫自然是没了刚才的硬气,脸竟然还有些红。

“瞧你这点儿出息,好好干,你的澈月姐姐一定感动你为她所做的”沈婵又拍了拍穆枫的背。

穆枫虽然不情愿,但是这毕竟是关于澈月的事情,还是照做了。

挖了一会儿,二人掀开了棺材,见到了棺材里的人。

“沈单!这脖子上有痕迹!”

沈婵也发现了擦拭多遍以后才显露出的勒痕。

“这是被人掐死的啊!那陆大夫就是被冤枉的了!”穆枫大吃一惊,没想到是这种结果,原来那陆大夫是真的冤枉。

“不错,只不过脖子上被人涂抹了浓重的脂粉,不认真看发现不了”沈婵想,既然这二小姐是知府最疼爱的女儿,那为何这么明显的事情却无人提出质疑?

沈婵陷入思索。

“这是谋杀啊!”穆枫大喊,“去找知府,告诉他女儿的死有蹊跷!”

沈婵又摸了摸前额,原来还有比这更头疼的穆枫。

这件事沈婵不相信知府不知道,全然不深查,这是打算拿陆子民当替死鬼。

“我说你这人”洛暝看了眼被掘的墓里的人,又看向沈婵,歪着头不羁一笑,“还喜欢挖人坟墓”

穆枫被突然其来的声音吓到,眨巴着眼睛看向洛暝。

“怎么是你?你来这儿做什么?”沈婵自然也是吃惊洛暝的到来。

“怎么不能是我?”洛暝下到墓里,查看了二小姐的脖子,“散个步”

“洛公子别致的很,散步在墓地?”沈婵信不得他的鬼话。

洛暝瞥了眼沈婵,又仔细的查了那尸体,“这人应该是今天死的”

这话点醒了沈婵,她就在想出殡后的尸体为何还是这般温软。

“以后用点脑子”洛暝嗤笑沈婵。

“我想,洛公子本来才是应该掘墓之人吧,只不过我和穆枫抢先了一步”沈婵被洛暝说脑子不够用,笑了笑。

洛暝笑而不语。

“什么啊,你们两个在说什么?”穆枫听不懂,只能干着急,他还得救澈月,“这墓怎么办啊?”

“你埋!”洛暝与沈婵二人同时对着穆枫脱口而出,两人相互瞪了一眼。

穆枫:“?”

满脸疑问的穆枫,心里不知自己得罪了谁,老老实实的又将墓埋了。

“沈单?”洛暝用邪魅的笑让沈婵觉得大事不妙,这人又想做什么。

事实正是如此,在洛暝走后,以为是自己想的多了,可沈婵并未多虑,二人不多会儿就被官府逮捕。

“大胆!下跪者何人,你可知你二人犯了何罪?”高堂之上,坐着的正是那二小姐的生父魏知府。

“他官很大吗?”沈婵小声询问着跪在一旁的穆枫。

“你问这做什么?都什么时候了?”穆枫满肚子的疑问,搞不懂这个沈单脑子里装的什么,但还是应了句,“不大不小吧”

“大胆!公堂之上窃窃私语,可有将本官放在眼里?”知府气的脸都青了,“你这个狂徒,竟还站着!”

知府这才注意到沈婵是站着的,只有穆枫跪下了,从未有人对簿公堂之上,有罪在身,还站着听的。

“知府大人,您是百姓的父母官,小民区区百姓,自然是跪得的,但是......”沈婵将眼睛看向一旁,支支吾吾。

“但是什么?!”知府拍了拍案桌,厉声问道。

“但是我们是奉上面那位的意思”沈婵话留了半句,然后瞥向知府的神情,“代表的自然是背后的那位,若是给您跪下......”

果不其然,知府微微思虑了一会儿,继续问道,“你可知道欺骗朝廷命官的后果?”

沈婵不急不躁,正对着知府的眼睛,“小民不敢欺瞒大人”

知府见状,这沈婵眉眼高低间夹杂着一股傲气,怕是有些来头,说话铿锵有力,应该是不假。

知府走下面去迎,小声询问,“请问上头那位是何人啊?”

沈婵微微抬起头,一只手在腰间的玉佩来回抚摸,知府眼尖,一眼就能认出那玉佩,也清楚佩戴此玉佩之人。

知府急忙笑意相迎,扶起了地上跪着的穆枫,给穆枫倒是整懵了,呆呆的睁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婵。

“那二位前来是......”知府态度焕然一新叫穆枫摸不着头脑,默默的给沈婵伸了大拇指。

“查案”沈婵不假思索直接回答。

知府后背直冒冷汗,“这...查的什么案啊?”

“陆子民一案我们觉得甚是有疑点,还请知府大人帮忙协作”

穆枫扯了扯沈婵的衣角,兄弟会不会说话,叫知府协作你办案?怕你脑袋不够砍的。

“这个自然”知府抹去头上汗珠,接着一问,“不知上面那位为何对这个案件上心呢?”

穆枫:“?”他居然答应了?

“陆子民大夫医术高超,曾救过他挚友一命,便觉得此事甚有蹊跷”

“听说,死者是你女儿?”沈婵又问。

知府一听,怔了下,答道“的确如此”

“既然这样,那大人便不适合断此案了”沈婵意明显,是想知府不参与这件事半分。

出来后,穆枫就高兴的跳了起来,猛的拍了拍沈婵的背“你可以啊”

沈婵吐血。

---------------------

求收藏~ o(* ̄▽ ̄*)o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