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女为妃这个太子不简单 第四章 恐惧太子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一会,一个娇小玲珑可爱的的人儿就在宫女的率领下走入了淑华殿。她的模样非常俊秀,小脸肉嘟嘟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望着甚是可爱的。她不卑不亢的向坐着的几个人施礼。“民女叩见皇上,贤妃娘娘,太子殿下。”“站起身吧!”“谢皇上!”小姑娘呆呆地地站在殿中央,低她不卑不亢的向坐着的几个人行礼。。...

不一会,一个娇小可爱的人儿就在宫女的带领下走进了淑华殿。她的模样十分清秀,小脸肉嘟嘟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甚是可爱。

她不卑不亢的向坐着的几个人行礼。

“民女叩见皇上,淑妃娘娘,太子殿下。”

“起身吧!”

“谢皇上!”

小姑娘呆呆地站在殿中央,低着头,放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抓着裙摆。

虽然刚才看着不卑不亢,现在确是拘谨的很。

慕寒看着殿里的小姑娘,眼神中充满不屑。刚才看起来还有点胆识,现在确实这般的胆小。

“抬起头来说话。”

陈曦慢慢的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什么名字?”

“回皇上,民女名为晨曦,早晨的晨,曦光的曦。”

“晨曦?早晨的阳光!哈哈!惠安大师起的不错,是个好名字。”

晨曦小心翼翼的,双手握着裙摆,手心里全是汗,她始终不敢抬头看着面前坐着的中年人,心里异常恐惧。

淑妃起身,亲自将陈曦拉倒身旁,用手帕擦干她手心里的汗,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拍了拍。

“哈哈,小姑娘可能紧张了。皇上,看您都把着小姑娘吓到了!”淑妃盯着皇上娇羞的说。

“哈哈!晨曦不必紧张。太子,你带你未来的太子妃在宫里四处走走,熟悉一下。”

“父皇,这会不会不和礼数。”慕寒起身推脱。

皇上摆了摆手,不耐烦的看着慕寒,“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尽管带她去!”

慕寒没有办法,只好答应,“是,父皇!”

说着,便行礼后退,走出大殿。

晨曦看着太子转身离去,柔声说:“民女告退!”她行礼后退,提着裙摆退出殿外。

晨曦走到殿外刚想长长的舒一口气就看见太子站在一旁,嘴里的那口气又生生的被憋了回去。

“咳!咳咳!”晨曦被憋得满脸通红。

她握紧手里的裙摆,低头看着自己的绣花鞋。

慕寒冷着脸,瞥了一眼傻里傻气的晨曦以及身边的侍从宫女,心里涌上一股烦躁。

“都下去吧!不用伺候了!本宫和姑娘自己走走就行了!”

“可是!姑娘第一次进宫对宫内的规矩不了解。”晨曦身后的宫女说道。

“没什么好可是的,本宫还能将她丢了不成?都下去!”他黑着脸,瞪着说话的宫女,非常不耐烦。

“是!殿下!”晨曦身后的宫女看着慕寒脸色不好,没有办法只好退下。

晨曦低着头站在殿门口,手里的裙摆被握的褶皱不堪。

她刚才在殿里就感觉太子用一双眼冰冷地看着自己。

晨曦在心里暗暗的想,太子的脾气一点也不好。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太子的背影,心里突然涌上一阵寒冷,深吸一口气,紧紧的握着裙摆鼓起勇气,跟在太子后面。

她跟着他走到了御花园的一处假山旁边。

突然身前的男子迅速转身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抵在假山上。

男子骨节分明的手越收越紧,晨曦身体里的空气越来越少。

她用手使劲的想要扒开他的手,却怎么也扒不开。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肺里的空气仿佛要被抽干了。

她的眼睛越来越昏,反抗的力气也越来越小。

就在晨曦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他松开了她的脖子。

晨曦在自己的脖子得到解放后,瘫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两手撑地,十分狼狈。

她的眼睛红红的,豆大的泪水流出眼眶。

“你和淑妃什么关系?为何要嫁给我。”慕寒蹲下来掐着晨曦肉嘟嘟的脸颊,恶狠狠的问。

慕寒把晨曦的下巴掐的生疼,晨曦害怕极了。

“我,我也不知道。”

晨曦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哼!废物!”她滚烫的眼泪滴在慕寒的手上。

“本太子不管你有什么阴谋,最好收起你的坏心思!本太子可以娶你,但是你要做好受折磨的心理准备!”

“哼!”他的手仿佛被泪水灼伤了,慕寒烦躁地放开她的下巴,转身离去。

瘫在地上的晨曦看着慕寒离开的背影害怕极了。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会使他如此厌恶。

晨曦扶着假山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尘土,擦干眼泪,晃晃悠悠地向淑华殿走去。

她低着头在路上走着,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双黑色靴子。

这可把她吓了一跳,她连忙抬起头,发现面前的人就是刚才转身离去的太子。

看着面色不佳的太子,晨曦又低下了头。

小女孩恐惧的眼神与泪水在慕寒眼前挥之不去,他在转身离去后又感到无比愧疚。

忽然烦躁不已,就转身回到假山打算将女孩送回淑华殿。

当他看见女孩委屈的表情,和颤颤巍巍的身体后更加烦躁。

“走不走,快跟本宫回淑华殿。”

“哼,真是麻烦!”

慕寒看见晨曦的眼睛充满恐惧,异常烦躁。

他拉着晨曦的手腕,往淑华殿走。

晨曦猝不及防地被拉住手腕,慕寒的步伐有些大,她跟起来有些费劲,差一点被拉倒在地。

男子的手是冰凉的,陈曦感觉到被握着的手腕像被冰封住一样。

她对这个太子可是打心底里恐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