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偶天成 第三章 谦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尽管早就知道河间王府上下都宠她,姜绾有心里准备,但老王爷的话,姜绾还是听的心肝脾肺肾都在颤抖。这宠的有点过分了。姜枫他们跪的膝盖站都站不住了,还要他们明天去给她猎鹿。姜...

嫁偶天成

推荐指数:10分

《嫁偶天成》在线阅读


尽管早就知道河间王府上下都宠她,姜绾有心里准备,但老王爷的话,姜绾还是听的心肝脾肺肾都在颤抖。

这宠的有点过分了。

姜枫他们跪的膝盖站都站不住了,还要他们明天去给她猎鹿。

姜绾怕姜枫他们会想弄死她。

结果姜枫三兄弟一个比一个振奋,走之前还叮嘱姜绾好好养身子,明天等着吃全鹿宴。

姜枫他们走后,老王爷就让金儿放了姜绾。

捆的紧,手腕上都勒出淤青了。

姜绾揉着手腕,金儿端了药进来,还未靠近,一股浓浓的药味便扑鼻而来。

这药是热的第三回了。

先前端来,姜绾手脚被捆,打死不肯喝,只说什么时候放了她什么时候再喝。

这小丫鬟记得牢,都不给她喘口气的机会,就把药给端来了。

“姑娘,该喝药了,”金儿道。

姜绾望着祖父,“祖父,我已经好了,不用喝药了。”

这药她真的多喝无益。

要是能把她送回去,能把他亲孙女救活,别说喝一碗了,一桶她都给灌下去。

只是河间王虽然疼姜绾,但在吃药这事上,那也是没得商量的。

而且不止要喝药,他还希望姜绾施针呢。

老王爷坐在床边,摸着姜绾的脑袋道,“李太医医术高超,他说你是落水时不小心撞到了石头,导致脑内有淤血才会失忆,只要施针让脑袋里的淤血散开,就能恢复记忆了。”

姜绾想到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的那太医。

脑门上有淤青,手里拿着银针就要往她脑袋上扎。

那手都颤抖成筛子了,吓的姜绾脸色刷白。

这要真让他扎了,这哪是治病啊,这是要命。

姜绾一把将那太医推开,说不要施针,那太医也知道自己状态不好,赶紧顺驴下坡了,说明儿再施针也不迟。

太医都这么说了,再加上姜绾坚持,这才作罢。

不过现在这副身子是姜绾的了,除了没有姜七姑娘的记忆之外,其他什么感觉很清晰。

脑袋有点晕,但不是撞晕,根本不像太医说的落水撞伤了头,只是她无端失忆,总得有个说法,最常见的就是撞伤有淤血。

姜绾不说话,老王爷继续道,“明儿祖父让李太医再来一趟,早点治好,才能早点出嫁。”

出嫁?

姜绾身子一激灵。

想到河间王是从靖安王府回来的,姜绾脱口道,“不是嫁给靖安王世子吧?”

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情愿。

老王爷愣了下,道,“靖安王世子为人不错。”

姜绾就那么看着他,她可是听金儿说过,老王爷对这桩亲事不是很满意,这说明靖安王世子没那么好。

在姜绾注视下,老王爷声音低了下来,“虽然靖安王世子是武功差了点儿,文采也欠缺了些,身子骨也有点弱,但胜在容貌俊逸,品性高洁,做人最重要的还是看品性,武功文采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了。”

这一点姜绾不反对,比起品性,武功文采没那么重要,可身子骨也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吗?

不过哪怕人家靖安王世子缺点再多,甚至一无是处,也没有她挑肥拣瘦的份儿,人家肯娶她,已经是她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姜绾能做的只有暗暗祈祷靖安王世子强硬点,继续拿出宁肯背负抗旨不遵的罪名,挨四十大板也不娶她的决心来抗争到底。

姜老王爷只说了这么多,接着让姜绾吃药。

姜绾借口要拿了蜜饯来才肯吃,她还要先给手腕抹药。

姜老王爷都依了她,还有事要忙,他就先走了。

走之前,叮嘱金儿,“多和姑娘说说靖安王世子的好话。”

金儿重重点头。

她懂老王爷的意思,多给姑娘点希望,姑娘就不会想要寻死了。

可她又有点担心,毕竟靖安王还没答应老王爷,万一夸的姑娘真心动了,最后人家不娶了,姑娘又想不开了要寻死怎么办?

金儿犯愁,不过眼下当务之急是把姑娘寻死的念头打消。

然后,金儿就开始夸靖安王世子了。

从头夸到脚,再从脚夸到头,把能想到的词都用上了,夸的姜绾脑壳涨疼。

夸两句意思意思就成了,这还夸的没完没了了。

夸就算了,还一会儿眼睛像桃花一般美,一会儿又像梅花,抽象就算了,还变……

脑袋里一遍一遍的勾勒出靖安王世子的模样,又一遍一遍被刷新,最后干脆眼眶处顶着两朵花了。

见金儿还在搜肠刮肚的想词,越夸越离谱。

姜绾手里端着药碗,赶紧打断她,问道,“会画画吗?”

“会啊,”金儿飞快的点头。

“那你画下来,让我瞧瞧靖安王世子到底长的有多好看。”

金儿屁颠颠的去拿笔墨纸砚,走之前还道,“姑娘,药又要冷了,你快点喝啊。”

“我知道。”

姜绾不着痕迹的往窗户边挪,趁着金儿不注意,一把将药泼了出去,剩下一点抹在嘴角处,然后叫苦吃蜜饯。

把蜜饯丢嘴里,嚼的津津有味。

只是金儿画一张扔一张,半天都没画好。

姜绾端着茶过来,金儿扑在桌子上,红着脸不给看,“姑娘,我还没画好。”

“我先瞧瞧,”姜绾道。

金儿摇头如拨浪鼓。

姜绾也不强求,转身回去,等金儿松开,姜绾一个转身就把画抢到手了。

看着手里的画,姜绾没差点被嘴里的蜜饯给活活噎死。

真的。

要是靖安王世子长画上这样,谁也别拦着她,让她去死。

姜绾嘴角抽搐不止,金儿过来抢。

姜绾躲开不让,高举胳膊,受伤的肩膀拉扯的疼。

“画的很传神了,让我看仔细点儿,”姜绾道。

金儿红着脸谦虚,“没有,没有,靖安王世子长的特别好看,奴婢只能画出他一半的美。”

姜绾,“……。”

又是一锤暴击。

这一半的美就这么大的杀伤力了。

这要全画出来,还不得“美”的她当场吐血身亡?

姜绾有点怕了,不会是在欺负她失忆了,靖安王世子其实就长这样吧?

争抢间,姜绾躲到了窗户处,手不小心撞在了窗户上,画脱手了。

金儿要出去捡,姜绾想起自己倒的药,一把将她抓了回来,“别捡了,才一半的美,还是得重画。”

金儿想想也是。

姜绾把窗户关上。

然而就在她关窗户的瞬间,一道黑影闪过,地上的画转瞬不见。

靖安王府。

柏景轩。

屋内,靖安王世子齐墨远躺在小榻上,脸上搭着本书,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小厮站在门外禀告道,“世子爷,表少爷和栎阳侯世子他们求见。”

“不见!”

两个字带着无边的愤怒砸出来,小厮身子都颤抖了下,气大伤身啊。

靖安王世子说话声不小,屋外站着的表少爷和栎阳侯世子他们都听见了。

这怒气大的都快把屋顶都给掀翻了。

几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俱是愁眉苦脸。

齐兄这是恼死他们了啊。

也不怪齐兄生气,是他们把齐兄给坑惨了。

靖安王世子身子骨弱,那天根本没打算去鸿宴楼,是他们几个硬拉着他去的,那地儿离的近,正好听八卦,看谁那么倒霉会躲不开河间王府抛的绣球。

这八卦第一手的才有滋有味,多传些耳朵,就不知道传成什么样了。

谁想到,最后倒霉的会是齐兄。

也怪河间王府,齐兄不肯娶,河间王府就该识趣了。

谁想到河间王府不仅不识趣,还特别的阴险,竟然会以死相逼要齐兄娶她。

一条人命,也不知道齐兄靠装病能不能顶的住。

“来三回了,齐兄都不见我们,要直接闯进去吗?”栎阳侯世子道。

“还是回去吧,齐兄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进去也是被轰出来,”另一男子惆怅道。

三人叹息离开。

他们前脚走,后脚一道暗影闪进屋。

靖安王世子把脸上的书移开,露出那张俊美的脸,问道,“河间王的宝贝孙女儿当真投湖自尽了?”

暗卫点头,“确实投湖了,但是没死。”

“命还真大,”靖安王世子冷道。

睡不着,靖安王世子翻书,只是心烦气躁,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暗卫犹豫了会儿,还是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来,递上前。

靖安王世子伸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眉头紧锁。

“世子爷?”暗卫唤道。

靖安王世子看着他,“你的意思我懂。”

“我是挺嫌弃她,但找个这么歪瓜裂枣的男人把她给娶了,是不是太狠了点儿?”

“……。”

“这……是姜七姑娘主仆眼里的世子爷,”暗卫声音飘的厉害。

“……。”

靖安王世子脸一黑,“我刀呢?!”



低维革命 重生之诸天大反派 清穿咸鱼攻略 艾泽拉斯新秩序 谁都别想继承我的亿万遗产 我真不是仙二代 首富身边的女人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超能仙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