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贵金迷 第1章 戴栲的女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北风怒咆,雪落冷如棱很沉重。土地被捂得细密,不露一丝寒苦悲凉,仅有非常大的天地洁白,祭给春神,求下一年慈悲心,给这片贫脊的土壤就算而已裹腹的收成。这里,了靠近了西魏最边缘的烬地。烬地是罪恶的被流放之所,人人也没希望能,连记忆都会让北风吹冻划破,没办法活在这里,已经靠近北周最边缘的烬地。烬地是罪恶的流放之所,人人没有希望,连回忆都会让北风吹冻撕裂,只能活在日复一日的苦役中,等待死亡降临。死,对那些人而言,是唯一的解脱。。...

纸贵金迷

推荐指数:10分

《纸贵金迷》在线阅读


北风怒咆,雪落如冰棱沉重。土地被捂得密实,不露一丝苦寒凄凉,只有巨大的天地洁白,祭给春神,求来年慈悲,给这片贫瘠的土壤哪怕只是果腹的收成。

这里,已经靠近北周最边缘的烬地。烬地是罪恶的流放之所,人人没有希望,连回忆都会让北风吹冻撕裂,只能活在日复一日的苦役中,等待死亡降临。死,对那些人而言,是唯一的解脱。

“爹——”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竟一时压下了风响。

好似注定要土地悲苦下去,洁白中掺入几个黑点,破坏了完美无瑕的祭品。而风狂妄呼号,无法忍受被比下了一般,要将污渍抛到天边去。但有一种存在,总在最不可能的时候,以渺小撼动了巨大。

那就是人。

四个人。更准确地说,一个死人,两个活人,还有一个半死不活。

“娘的,老子还没折腾够,就这么死了?”活人一,穿着厚棉袍,戴着衙役的棉帽,一骂就露出一嘴龇裂不齐的黄牙。又恶狠狠踩了仰天倒地的人几脚,直到气绝身亡的死灰面嘴角流出鲜血才作罢。

“老哥,算了,死了最好。糟老头能挺到这儿,我差点以为咱兄弟俩一定要动上刀子呢。还好,不用脏了自己的手。”活人二,同样打扮,脸尖似鼠,眼珠子动不动斜一下,看上去就不太像好人。

“臭老头倒是挑了个好时候,不用看他女儿怎么让咱们玩死。”黄牙笑得十分恶心,看一眼昏厥在旁的女子,啧嘴,“尤物,真真的尤物,怪不得能凭贱婢的身份让东葛大少爷看中,非要她当陪嫁丫头呢。”

鼠脸禁不住咽了咽口水,“老哥,她可比妓院里的水灵多了,瞧瞧这脸蛋,跟剥壳鸡蛋似的。还有这身段,咋穿了破棉袄仍显得妖?你说,万一我们把她弄死了,东葛大少爷还惦着怎么办?”

“放心。沈家大小姐交待弄死她,东葛大少爷惦着也没用。再说,一个贱婢,再漂亮能比得上沈氏娘家的富贵么,男人很快就不记得她了。”黄牙伸舌舔舔嘴,神情猥琐,“便宜了我俩,好好开回荤,再来个手起刀落——嘿嘿,省得她做苦役,受不了那个活罪,不如早死早超生。”

“这么久都没醒,不会跟她爹去了吧?”鼠脸胆子小,平时就跟着黄牙为虎作伥,“虽然是个丫头,可沈家丫头出来都能顶小家碧玉,听说养得可精细了。这一路,她走半天脚就生血泡,咽个干饼馍子老费劲,顶一日的日头脸便红,受得罪不少。话说回来,她不就想当东葛大少爷的妾,至于把人往死里整吗?还是自家小姐。”

“女人就没有真大方的,只能怪她倒霉,遇到这么狠心肠的主子。别废话,前头就到福来客栈,咱订上一间房,过过神仙日子。她横竖都要死,就当死前做件好事。”黄牙冷笑,盯着盯着,手就忍不住往雪花白的脸蛋摸过去。

美。还美得跟一般美女不一样。即便带着木枷,闭紧着那双桃花眼,因饥寒而樱唇灰白干裂,小巧细致的瓜子脸,引人想要一握的美人尖,衣裳单薄破烂,但那凹凸有致的身姿仍散发着妩媚,好像是天生骨子里就带着。男人们见了,立刻就会想跟她亲近。但要说到娶妻,她这样的,又让男人们犹豫。顶多,就是个艳妾,还容易遭正室嫌弃看不起。

黄牙正感叹,突然对上一双乌亮的眸子,一瞬不瞬望着自己,苍远冰寒。他全身不由打个冷颤,暗道邪门。这女人自走上押解之路,眼神从仇恨到绝望,何曾这般了悟的晶亮,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就在如此冰冷的目光中,他怏怏收了手。但他告诉自己,这女人的爹已经死了,再也没有人能保护她,很快就是一具尸体,没什么好怕的。

“贱人,你看什么看!”这对父女被判流放烬地,是官奴,比仆人婢女不如,黄牙自认身份高出太多,因此随口就骂。

鼠脸跟着吆喝,“别装死了,赶紧起来继续走。”

女子缓缓翻过身,因为木枷,只能用双肘撑起。仅这个动作就似乎耗尽她的全部力气,却手下一滑,扑在雪地之上。

黄牙笑得放肆,“要不要哥哥扶你一把?”

女子不声不响,再次手肘撑住,站了起来。背对着身后那两张熟悉又让人恶心的嘴脸,她看着天地洁白,右手掐不到左手,但用指甲刺手心。

疼!真疼!

她还活着吗?从二十二岁变成了十七岁,满眼秃山的石子场变成了押解流放的途中。她的手虽然不能说娇美,比起五年苦役后如鸟爪一般的样子要润泽得多。她的身体虽然疼痛,比起羸弱麻木的瘦骨之躯仍然轻盈有活力。

风吹疯了女子的发,青丝蔓缠成网。手摸不到脸,但她知道还是光滑的。因为这两个色鬼衙差的私心,让她抬不起头来的奴隶印记应该尚未烙上。那双冷到极点的乌眸眼底,仿佛有什么从苍凉寥寞的壳中扯开了裂缝,飞快铺张起来,绽放七彩光华。

究竟哪一个是梦境?地狱般的苦役,还是铺天盖地的风雪?她仍有疑惑,但无论如何,满足于眼前。

“喂,你走不走,要老子棍子伺候吗?”黄牙不知这女人突然搞什么鬼,只觉得心烦气躁。

女子回过身来,光华已掩去,面上毫无表情。她在苦海中学到很多东西,有一样就是——千万别让敌人读出你的真心思来。

“听说你为了攀附荣华富贵,勾引男人,断绝父女关系,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黄牙啧啧摇头,“老子以为亲爹死了,你至少要哭两声,这会儿才知道蛇蝎女人是啥样子的。”也好,这种女人死了也没人惦记。

亲爹死了?

女子身体一僵,目光立刻环顾四周,最后定在那具已无气息的尸身上,冰封的神情陡然崩塌。

本来高大的身板被打得缩了水,破棉衣好像麻袋一样套着,十指让两个衙役根根掰断,左腿被打折,两脚的草鞋已经破了底,露出血红的脚底板。怒睁着双眼,脸上刺着奴字,这位忠厚老实了一辈子的人含冤而死,为保护她免于色鬼官差之手而被折磨至死。

女子冲到老人跟前,扑通跪下,“爹,采蘩不孝,害了您。”

同样的情形,但这一次,她抱紧了世间唯一待她好的至亲,号啕大哭。明白了,懂事了,可老天爷还是没有给她向父亲悔过的机会,只能呈现最真的哀痛,送她父亲一程。

爹临终前,让她好好活下去。

她会的。

好好地活着。

大风吹,大雪飘,天地之间,那副沉重森寒的木枷下,一个名叫采蘩的女子,她的灵魂获得新生。-----------------------新书上传,广求推荐票和点击。养归养,推归推,聆子感谢中。



快穿之不当炮灰 九零后天师 快穿反派的小甜妻 丑面王妃 掌尘 一剑行道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庄生晓梦迷蝴蝶之前世今生 天地生吾有意无 港片里的卧底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