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门秀 第六章 怪事连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另过的事自然而然是定下去了,建南侯夫妻作主,只通知一声了儿子一声,压根儿儿就不指出需跟儿媳打打招呼,何况她还在自家院子里照料生病了的儿子呢,孩子刚有了好转,也可以问题院子里的封锁了,她就据说了另过的事,连口气都来还来歇,忙忙赶了回来。蒋氏又悄悄地看了春草蒋氏又悄悄看了春草一眼,心里焦急。她清楚,以太婆婆张氏的性情,既然不打算继续在分家之事上纠缠,大概这几日就要搬走了,身边侍候的人自然也要跟着离开,过后是不是会有什么不好的风声传出来,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不过万幸的是,看张氏神色正常,显然还不知道什么消息。。...

闺门秀

推荐指数:10分

《闺门秀》在线阅读


分家的事自然是定下来了,建南侯夫妻做主,只知会了儿子一声,压根儿就不认为需要跟儿媳打招呼,况且她还在自家院子里照看生病的儿子呢,孩子刚刚有了好转,可以解决院子里的封锁了,她就听说了分家的事,连口气都来不及歇,忙忙赶了过来。

蒋氏又悄悄看了春草一眼,心里焦急。她清楚,以太婆婆张氏的性情,既然不打算继续在分家之事上纠缠,大概这几日就要搬走了,身边侍候的人自然也要跟着离开,过后是不是会有什么不好的风声传出来,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不过万幸的是,看张氏神色正常,显然还不知道什么消息。

她开始哽咽着掉眼泪:“这样实在是不应该的,我听着都觉得脸红,咱们这样的人家,再大的恩怨也越不过一个‘礼’字,只是我做晚辈的,实在不好说什么,还望老夫人别怪我不敢说一句公道话。”

张氏见多了继子继媳的刻薄嘴脸,今日听了这便宜孙媳妇的话,心里倒是好过了许多,脸色也缓和了:“罢了,你也有你的难处,我怎能怪你?你且好好过日子吧,今后这府里做主的可就是新侯爷了,他是个孝顺生母的,还不知会闹什么笑话呢,可有得你受的。”

蒋氏心中更加郁卒,这何尝不是她心里的想法?不过如今钱老姨奶奶被流言吓得病倒了,怕是一时半会儿作不了怪,等她好了,再放一回流言,她也就老实了。

不过那事儿算不了什么,眼前的春草才是大问题。

蒋氏又扮了一回可怜:“我们做小辈的,除了敬着顺着长辈的心意,又能如何?想来老姨奶奶也不是个不明事理的,我们大爷好歹也是她的骨肉。”然后就笑问:“老夫人打算什么时候搬?这搬家不是小事,总要有人手,夫人事忙,怕是顾不上的,孙儿媳妇倒还可以搭把手。”

张氏微笑点头:“放心,若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一定开口。”

蒋氏应了,又再偷看了春草一眼,便起身告辞。她得去婆婆牛氏面前劝说一番,在解决春草之前,不能让张氏母子主仆离开侯府!

她一走,赵焯就从西屋里走了出来,米氏也抱着女儿重新回到婆婆身边,面带疑惑:“奇怪,她素日礼数虽然还算周到,但向来是个明哲保身的,从不插手我们两房之间的纷争,今儿怎么仗义执言起来?”

赵焯有些不以为然:“玦儿媳妇还不至于吧?这回原是大哥大嫂他们做得太过了,连小辈们瞧了,也觉得不象。”

张氏就教导媳妇:“无论她是否有别的想法,既然她来安抚,你也别胡乱猜疑人家,兴许她真是一番好意呢?她是正经官宦之家出来的女儿,与你大嫂娘家暴发户的作派不能比。”

米氏笑了,牛氏那小心眼儿不讲礼数的作派,还真是暴发户得很,他家原是前朝的叛逆,还败在清军手下,若不是残军人数挺多,太祖皇帝为了大局,将人招安了,哪里还有牛家的活路?既然本不是正路子出身的人家,做事没道理,也就不奇怪了,蒋家可没她那么胡来。

赵琇无语地看着他们母子三人为蒋氏的怪异行径开脱,又再看看一旁站着的春草脸色发白,心里深表同情。看来蒋氏事后已从丫头乳母处问到了真相,泽哥儿只怕真的不干净,所以她为了保住儿子,先是把鸿哥儿的乳母给灭了口,然后在府中传播郡公爷舍不得后辈儿孙要带走一个作伴的流言,将所有人的疑心压了下去,如今又打起了春草的主意。如果他们一家子分家搬了出去,带走了春草,她一个内宅妇人,头上还有婆婆管束,自然不方便灭口,现在还不知道会出什么花招呢。

这时候,又有人来了,来的却是蒋氏方才带来的一个丫头,名叫红绫的,笑吟吟地向张氏等人行了礼:“我们奶奶方才掉了一块帕子在这屋里。”米氏一瞧,蒋氏方才坐过的椅子上果然有一块手帕,便让她拿回去了。

红绫又笑吟吟地说:“好叫老夫人和二太太知晓,我方才往回走的时候,遇到后门上当差的杜妈妈,正要进来给春草姐姐报个信儿,她家里来人了,说是她老子忽然摔了一跤,昏迷不醒,大夫来瞧了说不大好,叫她赶紧回家瞧瞧去呢。我想着杜妈妈是后门上的人,不本该进内院来,又是为老夫人这里的姐姐传话的,若叫人瞧见了,还不知要闹出什么官司来,就自告奋勇替她捎一回话。”

春草早已面无人色了,这样的理由,无论是真是假,她都没法回绝。此刻她只恨没有早早将实情告知张氏,否则主母好歹会替她挡上一挡。

张氏果然没有起疑:“这可不是小事,春草回家去瞧瞧吧,若好就罢,若不好了,再打发个人进来送信。”又嘱咐儿媳米氏:“赏她十两银子,让她给她老子请大夫抓药。”米氏应了,将女儿交给丈夫抱着,自己进屋取银子。

春草颤抖着下跪给张氏磕头谢恩,爬起来时,脸色都透着青灰,人人都瞧出不对了,但只以为她是担心母亲,于是张氏又安慰她:“别怕,你老子年纪也不算大,兴许只是一跤摔得狠了,过不久就会醒的。”春草脸上的表情都快哭出来了。

赵琇犹豫了一下,忽然伸手去够春草,嘴里“啊啊”地叫起来。赵焯莫名奇妙:“这是怎么了?”向春草的方向迈出了一步,只这一步,就让赵琇抓住了春草的袖子,然后就再也不放手了。

张氏皱眉:“大姐儿别胡闹,春草她爹病着呢,急等着她回去探病。”

赵琇忽然大声吵闹起来,还哭了,反正她现在是小孩子,小孩子哭闹是常事。

米氏听到声音,连忙从屋里跑了出来:“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哭得这样厉害?”赵琇只是不管,一味抓着春草的袖子不放,春草好象忽然开了窍,把小主人当成了救命稻草,非常机灵地抱过她,哄着拍了几下,赵琇也非常合作地收了哭声。

米氏连忙上前抱过女儿查看,没想到赵琇一离了春草怀抱,就又大哭起来了,这回哭得更厉害,竟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仔细一看原来是被口水呛着了,想停都停不下来,整张小脸咳得通红。米氏心疼女儿,忙叫春草:“快抱住她拍一拍,这到底是怎么了?平日里也不见她有这么粘你。”

春草涨红了脸,心里也有几分惊疑不定,莫非是那日跟嫂子说话,大姐儿在边上玩耍,真的听懂了?这才一岁的孩子,真有这么聪明么?

不管赵琇忽然变得很粘她的原因是什么,春草此刻为了保命,也顾不得多想,抱住小主人就开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赵琇平日养在祖母张氏身边,春草是张氏得力的大丫头,自然很有照顾孩子的经验,一套动作做下来,娴熟得让人挑不出错来,赵琇的情况也渐渐好转,只是一个劲儿地拽着春草的衣服不肯放开。

张氏有些生气了,教训媳妇:“怎么教的孩子?平日里看着还好,这节骨眼上却胡闹起来!”又问:“奶娘呢?这会子怎么不在?!”

米氏低头不敢辩解,只说:“方才还在的,只怕也是得了信,回家去了。”赵琇的乳母陈王氏,人称珍珠嫂,原是春草的亲嫂子。

赵焯忙打圆场:“母亲熄怒,不如用咱们的帖子,去回春堂请大夫去春草家里走一遭吧?等大姐儿这里好了,再放春草回去也不迟。”

张氏瞪了孙女一眼,放缓了神色:“就这么办吧。”赵琇不敢看她,只把头埋在春草怀里不说话。

春草暗暗松了口气,红绫脸色却变得难看,笑容也有些僵硬了,但张氏发了话,赵焯又拿了帖子叫人去请大夫,她一个“捎信的”也只能暂时告退,回去寻主母商量应付办法了。

不多时,赵焯派去的人回来复命:“小的去了回春堂请大夫去陈家,陈家人说,陈大叔不曾摔着,明儿还要当差呢。”

张氏一家大为不解,正好珍珠嫂回来了,原来是被蒋氏院里的人硬拉去说话,才拌住了脚。米氏让人去后门上问是怎么回事,得到的答案却是杜妈妈今日告假,早早家去了,没人知道她是否曾经进过内院传话。

米氏不悦地说:“这多半是那杜妈妈想进内院乱逛,却被玦儿媳妇身边的丫头遇见了,才胡乱编了个理由蒙混过去。只是咒人父亲病危,也太缺德了些。”想想如果遇到这事儿的不是蒋氏的丫头,而是牛氏院里的人,只怕就要借着春草是婆母丫头的事闹出来了。

赵焯冷笑:“从前母亲管家时,何曾出过这等乱子?如今这位建南侯夫人除了争闲斗气,究竟还会做什么?!”

张氏皱皱眉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东屋里的春草和赵琇,却齐齐松了口气,然后又齐齐愣住,赵琇重新挂上天真懵懂的表情,一边用手揪脚上穿的小鞋子,一边冲人露无齿的笑,但春草却把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半天,才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摸了摸她的头:“好大姐儿,你真是个机灵的孩子,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的!嗯,大出息!”

而此时此刻,蒋氏坐在自己的屋里,却是一脸凝重。红绫站在她跟前,有些不安:“奶奶?”

蒋氏缓缓站起身:“罢了,这事儿还得从夫人那里想办法,只要他们分不了家,以后总有下手的机会!”

红绫小声道:“可夫人只怕就盼着老夫人和二老爷二太太早日搬出侯府呢,又怎会不分家?”

蒋氏看着她,露出一个阴深深地笑来。



大房寡妇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暧昧十年有成 玄天后 邪神 冠盖锦华 重生之至尊天帝 他竟然是战术大师 凌霄大圣 三国之无限抽奖系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