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花纳锦小福娘 第1章 穿越后家庭圆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雨后初晴的早上,苏家村地里的庄稼,给雨水冲涮得翠绿嫩绿、晶莹剔透,空气里也带着一股清新自然潮润的香味。此时的一个农家小院里,又不安分了……“璠儿,瑛儿,别怕,小姨会保护好你们的。”一个少女搂住了两个孩子。“雨儿,快躲过,疯子发狂伤着你怎么办?”一个老此时的一个农家小院里,又不安生了……。...

雨后的早晨,苏家村地里的庄稼,给雨水冲刷得青翠嫩绿、晶莹剔透,空气里也带着一股清新湿润的香味。

此时的一个农家小院里,又不安生了……

“璠儿,瑛儿,别怕,小姨会保护你们的。”一个少女抱住了两个孩子。

“雨儿,快躲开,疯子发疯伤着你怎么办?”一个老妇人去拉那个女孩。

“就知道缠着我相公,看我不打死这两个小萝卜头!”一个身形肥圆的女人,手上抄着一根木棍,凶神恶煞。

忽然,这个肥圆女人用力过猛,脚下一滑,脑袋撞到了水井口。

……

苏锦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

她坐的飞机不是失事了吗?她还记得自己被甩出机舱,这都能幸存?

但她捂着脑子坐起,却发现,自己面前站着的人,身上貌似穿的是古装。

忽地,一堆回忆涌了上来,出现在这段记忆中,最多的两个字是“疯子”“傻子”。

她好像是穿越重生了,穿在了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疯傻女人的身体里。

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太一样,有人单纯吃瓜,有人震惊,有人还幸灾乐祸。

只有抱着孩子的少女脸上是担心的神情,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的嘴角还有一丝微笑。

剩下的两个小孩,虽然又瘦又小,但是眼睛又大又圆,像是会说话一样,煞是可爱。

记忆告诉她,这是她的双胞胎,虽然自己刚才在打他们。

没想到之前为了拼事业的自己,没有结婚没有家庭的,这一世居然成亲有了孩子!

呵呵,苏锦感觉自己有时候都是一个孩子。

苏锦转头一看自己的“小胖手”,然后低头,瞳孔地震。

这是人该有的身材吗?这不是猪的身材吗?

看来减肥又是一项大工程了。

而且结合记忆与现实来看,她貌似重生在了一个偏远山村里面。

她苏锦是谁?被称为“国潮时尚教母”,国风高端服饰定制品牌创始人。前期自己身兼多职,从设计、运营再到销售,短短三年内就把自己的品牌推入国际市场,且进入了今年的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榜首。

而如今,自己却在一个跟时尚搭不上任何边的村里,而自己还是一个村姑。

emmmm……就……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能重生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什么。

只能感谢苍天,想让我感受一段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吧。

她苏锦就不信了,靠自己的能力,在古代不能闯出一片天?

“快带璠儿和瑛儿离远一点!”说话的是原身的爹,苏长贵。

然后他又试探上前道:“锦儿,没事吧?”

他始终保持着安全距离,怕苏锦忽然发疯。

苏锦只是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就是后脑勺有些过于疼了。

但既然她此时是清醒的,那应该就是没事的。

“长贵叔,长贵叔,不好了,你们家女婿受伤了!”

一个长相憨厚的壮年男子大喊道。

他的身上还背着一个受了伤的男子,可以清晰地看见他受伤的腿还在流着血。

苏锦反头望去,一眼就发现在人家背上流着血受着伤的人,就是她相公。

因为关于他的记忆,都很清晰。

几乎无一例外,都是自己欢喜地叫着“卿卿相公”,而对方一脸嫌弃。

“哎哟,这怎么回事啊!”

“三房受伤了!”

“姐夫怎么受伤了!”

“爹——”

全部的人的脸上都带着程度不一的悲伤。

苏锦想,她刚才倒地起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大家这难过呢?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她哪里知道,其中大部分难过的人,难过的是,他受伤了,他们家地里的活谁干?谁给他们去山上打野味?每年的徭役谁去服?

“快去叫大夫过来!”张春花指使这自己的大儿子苏海道。

然后一群人就簇拥着白司卿进了房间。

苏锦还站在原地。

她作为一个妻子,好像一个外人……

“苏锦,给我进来!”

白司卿看见自己的儿子脸上一个很明显的巴掌印,就知道苏锦在他不在的这一段时间里又打了孩子。

一旁的人都在劝白司卿别动气,生怕他本就重伤的身子气出个好歹来。大家都知道,别看白司卿平时任劳任怨从不对人急赤白脸的,唯独会在维护孩子这件事上急眼。

苏锦走进了房间,才看清楚自己相公的脸,跟记忆中一样,是少年郎,她最爱的“浓颜系”少年。

他眼距较窄,上庭窄,中下庭偏长;鼻梁高挺,优秀的鼻基底和鼻梁撑起整个面中;面部骨骼感明显,侧脸线条分明,轮廓清晰;一双眉毛也自带野性,浓眉大眼,极具魅力。

墨色的眼眸、乌黑的头发与浓眉都相映衬,一眼看上去给人一种“浓墨重彩”的感觉。

此时小妹苏雨也挤到了白司卿的面前,泪涟涟道:“姐夫,那毒妇又要打两个孩子了,我拼命拦了,但是没有拦住,都怪我没有维护好璠儿。”

说完,还用衣角抹了一下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泪水,擦眼泪的时候还看了苏锦一眼,那表情……得意洋洋,是在向她挑衅?

此时的苏锦的胸中升腾起一股怒气,这是原主的怒气。

因为此时苏锦作为一个“深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洗礼的文明人,还是把原身的原始冲动给压制住了。

反而在分析,自己的小妹苏雨这是在干嘛?

因为原主的怒气与之前混乱的记忆,她知道了,自己的妹妹是一个觊觎自己夫君的“低级白莲花”。

“你给我过来!”床上躺在的男人,好看的五官怒目圆睁,墨眸渗出的寒意让她的身子控制不住地栗栗危惧。

苏锦看着床上的男人,身上有不同程度的划伤,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小腿上的上,黑色的布条完全压不住,还能看见他的腿上还在不停地渗血。

伤成这样重的男人,应该也没有能力伤害自己吧。

苏锦如是想着,然后走向了白司卿。

在苏锦走近的时候,白司卿躁怒地抓住了苏锦的肩膀,摇晃道:“你这疯妇到底有没有心?他们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本就脑袋晕乎乎的苏锦,被白司卿这么一晃,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白司卿吐血了……

苏锦则晕了过去……

“三房女婿吐血了!”

“姐夫!”

“爹!”

“这疯婆娘怎么晕了?”



道君 把个总裁来爱爱 医女荣华归(上) 娘子一根筋 流氓俊娘子 我有一座末日城 使君 丑面王妃 从秋名山开始当大佬 破晓武帝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