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良医 第四章 教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红绫被绿绫强拉出卧房,心里很不开心,刚想骂街,又忆起现在的也不是在陆家,也没二夫人给自己靠山,自己上次的整体表现好,怕是会惹二姑娘的不快。又赶快扶着门柱向里伸着头,赔罪道,“三奶奶,婢子上次急切地了,是婢子太心痛三奶奶的缘故。你肯定要好好的的,养好陆漫没理她,闭上眼睛。。...

红绫被绿绫强拉出卧房,心里很不高兴,刚想骂人,又想起现在不是在陆家,没有二夫人给自己撑腰,自己刚才的表现不好,怕是会惹二姑娘的不快。又赶紧扶着门柱向里伸着头,赔礼道,“三奶奶,奴婢刚才急切了,也是奴婢太心疼三奶奶的缘故。你一定要好好的,养好身子,再争取把三爷的心笼过来。”

陆漫没理她,闭上眼睛。

喝药的时候陆漫喉咙疼痛难忍,她还是忍着痛把药喝了。当屋里归于平静,她又开始消化着脑海中的那些片段。

片段闪完,陆漫知道,自己的前世已经死了,灵魂穿越,成了古代的那个陆漫,并且还拥有她的记忆。虽然记忆不算很完整,但绝大多数事情都记得。

陆漫流出了眼泪,为自己,也为前世的妈妈。妈妈青年时被丈夫抛弃,为了女儿没有再婚。女儿读了十几年书,终于研究生毕业,在不算大的二甲医院妇产科工作七年,连婚都没结,就被砍死了。

那个可怜的母亲,失去了相依为命的独女,她将怎样度过余生……

窗外传来遥遥的打更声,又把陆漫拉回现实。现在的她,面临的困境似乎更艰难。嫁进夫家在洞房里闹自杀,就是不被退亲,不马上“暴毙”,将来也极有可能被钝刀子一寸一寸割死在后宅。何况,她嫁的这家还是长公主府。这样的豪门大户,会怎样整死自己呢?肯定不会安生。

想到这里,陆漫的心一下沉入谷底,再死一次的心都有。可是,求生是每个人的本能,好不容易穿越了,怎么舍得死呢?哪怕陆漫知道即将面临的会是无尽的深渊,她也不愿意再死一次。

前身倒是一了百了,为了抱负小陈氏和陆家人,嫁进长公主府后闹自杀,却害苦了自己这个接手的人。

随着那些片段,陆漫知道前身不仅傻,还很可怜。因为外祖得罪皇家人被杀,父亲和大伯的仕途就变得艰难起来。

父亲陆放荣是武状元,二十一岁便当上了从五品的千总。因为前岳父的关系,本来大有前途却再也没有升迁过,十几年来一直是当着这个官。前岳父死后半年,也就是小陆漫一岁半的时候,他又被整去辽省守边。他一走,陆老太太便以何氏忤逆长辈为由休了她。半年后,让陆放荣回来续娶了老太太的娘家侄女小陈氏。

大伯陆放明也是如此,一直当着从七品的知事没有升迁过。

陆放荣是武状元,陆放明是文进士。身为乡下寡妇的陆老太太教育出这两个有出息的儿子,曾一度传为佳话。

但两个儿子就这样被何氏的父亲连累了,虽然休了何氏,也没能让两个儿子的前程更好。陆老太太恨何氏的同时,也非常不待见陆漫,大伯父一家也不喜欢她,继母小陈氏就更加心怀叵测了。

陆放荣只带了一个小妾在辽城,又在那边生了两个庶子,隔几年才会回家一次。虽然对陆漫不错,但她根本不领他的情,觉得自己是被父亲抛弃了。

陆漫成了无父无母的孩子,亲祖母和亲大伯又不喜欢。被继母故意养废,不知世事。

好在乳娘王妈妈对她很好,教她做针线,以及一些为人处事。因为陆放荣走前有过交待,小陈氏恨极了王妈妈,也不敢把她调离陆漫的身边。

在陆漫十二岁那年,王妈妈摔断了腿,小陈氏借口她不能再服侍主子,把她撵去了庄子里。之后,又调了丫头红绫来服侍陆漫。

红绫比陆漫大一岁,十分机灵,把陆漫哄开开心心。每每陆漫被陆沅骂哭,或是受了别人的气,红绫就会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姑娘若厉害些,就不会这么受气了。还教她如何骂人,如何还嘴……

果真,在陆沅又一次欺负陆漫时,陆漫忍无可忍,开始还嘴,陆沅便不敢再骂,抹着眼泪跑了。

陆漫尝到了甜头,从此以后开始逆袭,跟小陈氏和长辈顶嘴,跟陆沅吵架,继母和继妹果真被她的彪悍吓住了。陆漫不知道的是,不到一年,她泼辣不孝的坏名声也随之传了出去。

绿绫跟陆漫一样大,八岁起就跟王妈妈一起服侍陆漫。她觉得红绫这样教唆姑娘不好,是害了姑娘。但她知道红绫是二夫人派来的,不敢明面反对她,就悄悄劝陆漫,陆漫根本不听,还觉得绿绫胆小怕事……

今年初,小陈氏把住在京郊的娘家侄子陈斐接来家里。红绫“无意”引着陆漫同陈斐见了几面,后来就当起了红娘。陈斐长得不错,又会嚼几句酸文,把陆漫哄得芳心暗许。

陆漫从小几乎没得到过亲人的关爱,她真心喜欢上了那个善解人意又学富五车的“表哥”,以为自己好命地遇上了良人,终于有人真心疼爱她了……

所以,当陆漫被祖母强行许给姜展唯后,大哭大闹着不愿意。陆老太太气得要命,跟她讲了长公主府的富贵,她嫁过去不仅自己能过好日子,她爹或许还会调回京城任职,大伯也会升官,陆家的日子会更好过……

陆漫还是不愿意,哭闹中说漏了嘴,陆老太太才知道这个丫头是看上了她的娘家侄孙子陈斐。

老太太怒极,打了陆漫一个嘴巴骂道,“不要脸的死丫头,那陈斐早就定了亲,今年九月新媳妇就要过门了,还做你娘的春秋大梦。”

陆漫根本不相信,大哭道,“不可能,斐表哥说他没有定亲,还说他已经跟母亲说了想娶我,母亲也同意了。”

看着面容不善的老太太,一旁的小陈氏赶紧否认道,“胡说八道,斐儿就快娶新媳妇过门了,他怎么可能跟你说那些不妥当的话。你自己不自重,却要扯上斐儿,还赤口白牙攀咬我。”

陆漫不干了,把陈斐来找过她几次送了什么东西都说了出来,还把他给她写过的信拿了出来。

PS:清泉发新文了,求亲的支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