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第一章 真把我当罪犯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九月底,白城。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深陷非常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去气。始终到上午四五点,一场豪无预兆的暴雨瓢泼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那时。白城派出所内。民事纠纷调解室的软椅上懒洋洋地窝着个女人。女人身穿黑色吊带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九月初,白城。

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彼时。

白城派出所内。

民事纠纷调解室的软椅上懒洋洋地窝着个女人。

女人身着黑色吊带短裙,暴露在外的肌肤如雪藕般娇嫩,一双光滑雪白的美腿随意交叠,漂亮到炫目。

她对面,一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撒泼似的哭天喊地。

只可惜演技欠些火候,哭了十几分钟,硬是一滴泪没能挤出来。

“我可怜的儿子!怎么就招惹上他们这群大小姐大少爷了!就算被他们这群人打死,也讨不回公道喽!我老婆子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老奶奶您先别急,有问题我们会帮你解决。”一旁的女警连忙安慰。

“小姑娘,不行啊,”老太太一脸凄苦相的指着对面的程阮,悲愤道:“这个女人,她家里有钱有势,我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太婆斗不过他们这些人的!”

老太太声音尖利,嗓门敞亮,刺得程阮耳膜疼。

她不紧不慢的掀起眼皮,视线从手机上移开。慢慢悠悠换个了坐姿后,强压下心底的燥意,微抬下颌,泛着冷意的双眸朝老太太扫去。

兴许是察觉到程阮幽冷的目光,老太太哭声一顿,心虚的偷瞄了眼身侧的女警。

接着,哭声更盛。

“先带老人去一边休息。”

负责调节矛盾的男警也被老人闹得头疼,让女警将老人搀扶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目送老人离开座位后,男警打量了眼程阮,用公事公办的口吻问她:“姓名。”

程阮暗灭手机屏幕,深吸口气,按捺着脾气,语调没有一丝波动:“程阮。”

“年龄?”

“23。”

“职业、家庭住址、为什么打架?”

男警的一连三问,耗尽了程阮原本就所剩无几的耐心。

她扯了下唇,眉梢眼角染上乖戾,尽量克制着自己的语气:“真把我当罪犯了?”

说着,微微前倾坐直身子,白皙纤嫩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叩桌面,声线清冷,一句一顿道:“酒吧有监控,她儿子骚扰我,我踹了他一脚,正当防卫而已。”

“你少血口喷人,分明是你衣衫不整勾引我儿子。”

一旁的老太太立刻出声反驳。

在场的人闻言皆是一愣,目光纷纷从程阮面上扫过。

女人一张鹅蛋脸,鼻尖圆润,鼻骨坚挺立体,唇形饱满,幼态纯欲,眉梢眼角都透露出冷淡感和距离感。

五官轮廓流畅柔和又不乏韧性美感。

带着天生的贵相。

堂堂程家的千金大小姐,去勾引一个肥头大耳的穷小子。

说这话的人,怕是得有几年脑血栓。

-

程阮从不畏惧他人视线,也没心思理会他人的心理活动。

她现在只想知道,面前的老太太是不是方家母女教唆来的,故意陷害她。

在酒吧的时候,这老太太的儿子刻意骚扰程阮,她脾气暴躁,直接一脚踹在了那人腿上。

结果教训完那人不到一分钟,警察就赶了过去,还以聚众闹事为名把她带来了派出所。

酒吧有监控,她倒是不担心会担上什么恶名,只是酒吧人多口杂,人云亦云传出去后,哪怕不是她做的事,外面的一张张嘴也会落实她的‘恶名’。

-

‘叩叩——’

程阮正回忆着三个小时前发生的事,调解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另一名男警走进来。

男警身后还跟着个头发挑染颜色极其花哨的男生。

男生手插裤兜,满脸郁结不耐,但目光在捕捉到程阮的时候,猛地一亮,眨巴了两下眼睛后,差点没把‘操,老子心动了’这几个大字贴在脸上。

“老大,刘队找您。”

负责调解程阮和老太太之间矛盾的男警被他的同事叫走。

程阮重新窝回座位中,神情倦懒,眼皮半垂,指腹在手机屏幕上扫过,翻着手机通讯录,纠结要不要给她爸打电话。

直到……

一句老套的搭讪声传来。

“小姐姐,我看你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闻言,程阮指尖一顿,掀起眼皮,一双水眸冷淡地看向面前的人。

眼前的男生相貌不差,眉宇开阔,带着大男孩的疏朗气,就是这头发……

够骚。

搭讪而已,程阮早就习惯了,她本不想理,但视线第二次从男生脸上打量过时,忽然眉头一皱。

半晌后,她眉梢轻挑,忽地朝男生意味深长地勾了下唇,“嗯,眼熟。”

-

小仙女对自己笑了!

意识到这一点,徐止遇顿时激动的差点从座椅上蹦起来。

早知道白城有这么漂亮的小仙女,他才懒得听他妈的话,整天窝在徐家庄园里,跟他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大哥斗来斗去。

“咱们还真认识?!”

程阮挑起眉梢,慢条斯理的啊了声,一本正经的问徐止遇:“你屁股上是不是有道疤?”

徐止遇脸上的微笑差点龟裂:“……什、什么?”

“十岁那年从墙上摔下去留下的。”程阮补充道。

一秒。

两秒。

第三秒时,徐止遇缓过神来,脸噌的一下红了,带着大男孩的扭捏:“你、你怎么知道?”

程阮点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上下扫了几眼徐止遇的身形,语调颇为随便:“因为是我把你踹下去的。”

徐止遇:“??!”

“对了,你姓徐是吧?徐家的少爷?”

程阮的一番话说的十分轻松。

她早就习惯了‘天涯遍地是仇人’的生活。

借用她的死党顾少随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哪天她在路上被人一刀了结,也没人觉得奇怪。

程阮话落,空气陷入死一样的沉静。

徐止遇面色也是一片茫然,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程阮见他如此,打消了逗他的念头,注意力挪回自己手机上,翻开通讯录,给她爸程荣山打了通电话过去。

-

大概十几秒,电话接通。

“大小姐。”

那边的人率先出声,但声音明显不是她爸。

程阮抚平短裙上的褶皱,慢悠悠从座椅上起身,踩着高跟鞋来到窗边,望着窗外暗沉下来的天色,她眯起眼,朝电话那边问道:“李叔,我爸呢?”

从她来警察局到现在,已经三个小时过去。

“先生出差了。”

“出差?”程阮一哂,声音紧跟着冷下去,“哪有人刚领完结婚证就去出差。”

电话那边,李叔沉默了,没再说话。

良久,憋出一句:“大小姐,先生真的去美国出差了,一周之后才能回来。”

几乎在李叔话落,一道突兀的声音插入:“老李,把电话挂掉,谁也不准管她。”

声音年迈且富有威严。

没等程阮缓过神,她手中的电话已然传来了‘嘟嘟’的忙线声。



仙门第一婿 哈利波特之晨光 恋期三个月 狂暴神话系统 特种兵王在山村 好气哦,农门首富好难当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你真是个天才 我的父亲叫灭霸 我点石成金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