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平关纪事 005 专治各种不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诶,我说你们两个人啊,也太坏了吧?我这一个不留心,你们两个就跑了个无影无踪!”薛瑞天和影十七多聊了几句,教给了一些自己的养生秘方,等他聊高兴了,后转身一看,好家伙,活生生的俩人不明白什么时候从眼前消失了了。再跟影十七一打探,在自己闲聊的这会儿薛瑞天心里这叫一个气啊,表面上还得假装不在意,笑眯眯的参观了被打得没什么人形、已经陷入昏迷的猫三儿,装模作样的问了几句他的情况,然后裹着厚厚的大氅,抬脚就往地牢外面跑。找人是其次,主要还是太冷,他已经感觉有点不舒服了。等跑出来一看,就看到沈昊林和沈茶这两个不讲义气的货悠哉悠哉的站在那儿聊天呢。。...

嘉平关纪事

推荐指数:10分

《嘉平关纪事》在线阅读


“诶,我说你们两个人啊,也太坏了吧?我这一个不留神,你们两个就跑了个无影无踪!”

薛瑞天和影十七多聊了几句,传授了一些自己的养生秘方,等他聊开心了,转身一看,好家伙,活生生的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眼前消失了。再跟影十八一打听,在自己聊天的这会儿工夫,人家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早就离开这里了,就留他老哥儿一个。

薛瑞天心里这叫一个气啊,表面上还得假装不在意,笑眯眯的参观了被打得没什么人形、已经陷入昏迷的猫三儿,装模作样的问了几句他的情况,然后裹着厚厚的大氅,抬脚就往地牢外面跑。找人是其次,主要还是太冷,他已经感觉有点不舒服了。等跑出来一看,就看到沈昊林和沈茶这两个不讲义气的货悠哉悠哉的站在那儿聊天呢。

“你聊你的天,我俩晒我俩的太阳,各干各的,谁也不打扰谁,多好?”沈昊林朝着跑过来的沈酒招招手,“慢点跑,小心摔了!”

“大哥,姐,瑞天哥,早上好!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沈酒举着一串糖葫芦,笑眯眯的给几人行礼,他身后是虎营副将秋志,也跟着行礼,不过知道这儿也没自己说话的份儿,行了礼之后,就直接告退了。秋志想得明白,与其在这里干站着,还不如回去睡觉呢,值了两天的班,困都要困死了。

“这是下值刚回来?早饭吃了吗?”看到沈酒乖乖的先点头后摇头,薛瑞天一把抢走了他的糖葫芦,一脸嫌弃的说道,“没吃早饭吃什么糖葫芦,不怕对胃不好啊?小小年纪,怎么就不知道好好保养一下自己呢?”

“诶,难道不是开胃的吗?我以为吃点这个,等会儿吃饭的时候可以多吃点。”沈酒摸摸脑袋,朝着薛瑞天笑了笑,他也不跟薛瑞天犟嘴,在养生方面,整个嘉平关城、甚至是西京太医院的太医们都不如他瑞天哥知道的养生法子多。

“你吃的还少啊?你一顿饭的饭量就够我吃三天的了,还想怎么多吃啊!再怎么吃下去,镇国公府都会被你给吃穷的。”薛瑞天翻了个白眼,从自己的口袋里翻出一个小油纸包,“喏,茯苓糕,先垫垫肚子吧!吃了半根糖葫芦,不赶紧吃点东西的话,一会儿就该胃疼了。”

“谢谢瑞天哥!”打开油纸包,里面是两块小巧的茯苓糕,本来是薛瑞天自己留着饿了的时候垫补一口的,这下都给了沈酒了。沈酒美滋滋的把两块糕点塞进了肚子里,凑过来小声的问道,“我刚下值,就听说咱们府里遭了贼,是不是?”

“消息传得还真快,你都知道了。”沈茶拿出手帕给弟弟擦了擦嘴边的点心渣,“外面都传疯了吧?”

“可不是,我估计啊,这几天城里讨论最多的消息就是这个了。大家都在猜测,半夜三更不好好睡觉,准备摸进镇国公府的到底是什么人,不过,我听着大多数人的想法都是那些惦记嘉平关城的外族们派来的探子。不过……”沈酒凑到他姐姐的面前,眨吧眨吧眼睛,问道,“姐,那个贼人呢?我想要去看看。”

“抓起来了,任何人不得参观。”沈茶拍拍弟弟的脑袋,“快去吃饭吧!吃完了饭,好好的睡上一觉。过两天还要轮到你值夜,没精神可就不好了。”

“哦,那好吧,我就先走了!”被拒绝的了的沈酒,也没有不高兴,他确实是又饿又困,在他看来,吃饭、睡觉都是天大的事情,除了上战场之外,就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了。他再次行了礼,朝着他姐姐摆摆手,像个小兔子似的,一蹦一跳的跑走了。

“几天不见,这孩子还是这么的活蹦乱跳的,哪儿有一点大将军的样子,你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也不好好的管管他?”薛瑞天摇了摇头,低头咬掉了一颗山楂果,“你们一会儿打算做什么去?”

“去看看新兵的训练。”既然已经跟薛瑞天会合,就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傻站着了,沈昊林带头往军营的方向走,“这一次招募的新兵,整体都不是特别的好,我不是很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薛瑞天一边甩着袖子,一边啃着冰糖葫芦,“有那种喜欢闹事、不听话的刺儿头就交给小茶,用不着她亲自出手,随便几个影卫就能整死他们了。经过影卫们的手,那些刺儿头保证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

“没空!”沈茶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薛瑞天,“不听话,踢出去!”

“哎呀,不要这么简单粗暴嘛!刺头儿有刺儿头的好处,我跟你说,越是刺儿头,只要让他心服口服,说不准就能培养出个好苗子来啊。你啊,唯一的缺点就是没耐心。”

“我懒!”沈茶冷哼了一声,“有那个功夫,早就培养出好几个了。”

“诶,跟你说不明白!”薛瑞天停下脚步,朝着几个人晃了晃手指,示意他们噤声,仔细的听了听从校场那边传过来的声音,“你们听清楚没有,好像是有人在吵架。”

“去看看。”沈昊林也听到那个声音了,面上一冷,快步朝着校场的方向走去。

沈茶的手下意识的摸向了腰间的长鞭,脸上快速的闪过了一抹冷笑,周身的气温瞬间降至冰点以下,跟在她身边的梅竹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红叶照旧是跟在最后面,本来以为可以不受沈茶的寒气的影响,没想到这次寒气释放的范围有点大,同样也波及到了她,她忍不住裹了裹自己的斗篷,轻轻的叹了口气,默默的在心里祈祷着,希望那些自己找不痛快的家伙能见好就收,否则,就有可能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一行人走进校场,就看到一群穿着新兵甲衣的人把负责训练的将官围住,双方正在争执些什么,两边的火气貌似都有点打,看样子再吵上几句就有可能要动手了。

“嚯,还挺热闹的啊,这是把校场当菜市场了吧?”

薛瑞天看了一眼红叶,红叶微微颔首,飞身跃起,几个纵跳来到了一面大鼓的跟前,咚咚咚的狠狠敲了几声,争执声瞬间戛然而止,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都朝着声音的来源地看去。这一看可不得了,全都呆立在当场。

红叶,哪怕是刚刚招募的新兵,都对这个喜着红衣的武定侯护卫有一定的了解,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就被老兵们耳提面命过,告诉过他们,这军中最不能招惹的几个人。若是惹上了不该惹的,被揍一顿是小事情,搞不好连命都有可能丢掉。

所以,看到红叶,这几千个新兵全都不自觉地开始腿肚子转筋,胆子小的已经开始浑身发抖了。

红叶的出现就意味着有可能元帅到了,至少也是武定侯到了,所以,大家的目光很快就从红叶的身上转移到了校场的门口。虽然沈昊林他们未顶盔贯甲、罩袍束带,但依然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周身的气场相当的强大,之间浑身发抖的那些家伙有的都已经晕过去了。

而那些跟着闹事、起哄的几个小兵,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好像是要大祸临头了,胆子小的都默默的往后退,假装自己从来没有掺合到这场闹剧里面来。

“诶,怎么都不吵了?刚刚吵得不是很欢实嘛!”薛瑞天作为中军大将,这一次新兵的主训官,率先走到了这群新兵的面前,“敢跟上官叫板,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脑袋太沉了,想要换个地方啊?”

“属下督责不当,请大将军责罚!”刚才教训新兵的几个校官立刻单膝跪地,向薛瑞天请罪。

“责罚是肯定的,元帅就在这里,不仅你要被责罚,本将军也要受罚。”薛瑞天挥挥手,示意他们站起来,“说吧,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校官们站直了身体,一五一十的向沈昊林、薛瑞天说明了情况。其实,简单来说,就是新招募的这些兵认为教官们太严厉,训练太严苛,他们想偷懒,却被发现了。一时的恼羞成怒,就直接跟校官们吵起来了。双方互不让步,如果沈昊天他们再不来,真的是要发生打群架这种恶性事件了。

“参与这次事件的人,重责四十大板,校官降半级、罚俸三个月,新兵轰出军营,永不录用。”沈昊林听完整个事情的陈述,想都没想就做出了判定。他转头看向薛瑞天,“你作为这次的主训官,应该承担起责任来,罚俸一年。”

“是,元帅!”薛瑞天躬身行礼。

“我不服!”领头捣乱的新兵头目戴乙梗着脖子,朝着沈昊林大吼,“我等只是为了得到一个公平的待遇,元帅这么做,是要徇私吗?”

“公平的待遇?”沈昊林微微打量了一下戴乙,“那你说,校官们有什么地方不公平了?是克扣你的饷银了,还是对你用私刑了?”

“训练太艰苦,就是不公平。每天早上天还不亮就起床,饭也吃不饱,每天的训练量那么大,休息的时间那么短,我们是人,不是牲口!”

“嫌苦就别来从军!”沈茶已经忍得够久了,实在是忍不住了,开口斥责道,“你以为到边关来游山玩水的?既然没有做好血洒边关的准备,趁早滚蛋,免得日后当逃兵或者牵连其他兄弟给你陪葬!”

“你一个小小的护卫,有什么资格指责老子!”

戴乙没有见过沈茶,也没耐心听老兵们善意的提醒,他自己觉得自己是从西京来的,家里又是开武馆的,起点都比别人高,自然可以不把其他的人放在眼里。而且,他来边关从军还真不是为了保家卫国,就是想来混两天,等到混得差不多了,再回西京去,有一个可以吹嘘的资本。这人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向来是享乐惯了,边军的苦日子自然是不适应的。本来心里就积攒了不少的火气,如今又被个不起眼的女护卫教训,心里的火就更大了,说出来的话越发的难听,粗俗不堪且难以入耳。

有跟戴乙有点交情的新兵想过来劝一下,被老兵们给拦了,这人呐,若是自己作死,旁人是劝不了的。

收到消息赶过来的营中大将们听到戴乙的这番狂言,全都忍不住替他捏了一把冷汗,这位是真汉子,真敢说啊,果真是无知者无畏。他们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偷偷的瞄了瞄沈茶,看到她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继续在心中念佛,希望沈茶能大人大量,只收拾这个不长眼的家伙,莫要牵连其他的人。

沈茶拦住了暴怒的两位兄长,冷冷的笑了一下,抽出腰间的长鞭,看似不经意的抽向了戴乙。

戴乙正滔滔不绝的直抒胸臆,却没有想到,在他最得意的时候,脸颊被狠狠的抽了一鞭子,这鞭子的威力甚是强大,不仅半边脸立刻肿起来了,整个人也被鞭子的力道给掀翻了,整个人高高的被抽上了天空,然后从高空中落下,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我说沈将军,你这抽人鞭子的功力有点退步啊!”薛瑞天抱着胳膊,朝着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戴乙冷笑,“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一鞭子不应该把那小子脖子上的那个玩意儿给抽下来吗?当初你不就是这么把老辽王和他的俩儿子给抽死的吗?这算是失手了吧?”

此言一出,整个新兵营一片哗然,就连戴乙自己都懵了。他们之前听说过元帅的妹子沈茶沈将军是个心狠手黑、从不手下留情的狠角色。她十二岁跟随兄长上了战场,至今也有六年的时间了,战功累累,死在她手上的辽将、金将十根手指头都数不过来。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老辽王和他的三皇子、五皇子,没想到,他们居然是一鞭子给抽死的。

“大宏哥,这薛大将军说的不会是真的吧?”一个新兵小声的问自己的同乡老兵。

“是真的,那次我也在,亲眼目睹。”老兵重重的叹了口气,“戴乙这小子就是活该,老话说的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惹谁不好,偏偏跟沈将军对着干,就是自己找死哇!”

周围的新兵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暗暗的警告自己,以后行事千万要谨慎些,不要被这位女将军给抓住把柄。而且,以后见着这位要远远的避开,免得自己的脑袋不保。

戴乙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他心里也知道自己是碰上钉子了,可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这么多人被给女人揍了,哪怕这个女人是整个大夏赫赫有名的女将军,他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若是不扳回这一局,以后的脸面又往哪里搁!

想到这里,戴乙大吼了一声,挥着拳头就朝着沈茶冲了过来。



快穿之不当炮灰 九零后天师 快穿反派的小甜妻 丑面王妃 掌尘 一剑行道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庄生晓梦迷蝴蝶之前世今生 天地生吾有意无 港片里的卧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