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当医生 3 转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但是望着可伶,但周从文却明白眼前的患者本身并不是什么更省油的灯。他是一个地痞流氓,和几个人去一家滋事,把那家的男人踹倒在地一顿胖揍。那家人有一个男孩,14岁,恰恰青头愣的时候。见父亲被暴力殴打,男孩抄起一根棍子势若疯虎一般把几个地痞给搅散。而眼前他是一个地痞流氓,和几个人去一家闹事,把那家的男人踹倒在地一顿胖揍。。...

虽然看着可怜,但周从文却知道眼前的患者本身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他是一个地痞流氓,和几个人去一家闹事,把那家的男人踹倒在地一顿胖揍。

那家人有一个男孩,14岁,正是青头愣的时候。见父亲被殴打,男孩抄起一根棍子势若疯虎一般把几个地痞给打散。

而眼前这位患者是最倒霉的那一个。

他被男孩盯上,一顿暴打,虽然只有一根肋骨骨折算是“硬伤”,因此住进胸科。但全身都是淤青,已经达到挤压综合症的程度,送到医院治疗后不久出现急性肾功能衰竭。

周从文也没什么纠结的,他知道上一世那家的男孩也不好过,毕竟杀了人,属于血仇,只是不知道最后男孩是什么结局。

把人留住,大家都好。

听患者问自己的问题,周从文淡淡说道,“你们要是信我,就死不了。”

“……”患者怔了一下。

入院36个小时,这是他听到的最肯定的一个答案。

医生说什么了?

死不了?

死不了!

他兴奋的想要靠近周从文,但刚刚一用力,身体就像是散了架一样传来一阵剧痛。呼吸困难到了极点,他用尽全力才喘上一口气。

周从文看着患者青紫的身体说道,“老老实实躺着,等你爱人回来我找她说。”

“你爱人现在情况很危急,我问了人民医院,他们只有4台透析机,上机已经排到下周去了。”

王成发的声音传来。

周从文从椅子上站起来,和往常一样。

医生之间再大的矛盾都不能在患者面前闹出来,更何况现在王成发是科室主任,占据“大义”的名分。

见周从文在病房里,王成发微微一怔,但随即像是没看见周从文一样继续和患者的爱人说道,“我托关系找到省城医大二院,你们去看看情况。”

“王主任,谢谢,谢谢。”患者家属忙不迭的道谢。

“不过去了之后未必能排上,看命吧。”王成发把丑话说在前面。

“王主任,我家小刚要是不透析就死了啊,不能排不上吧。”患者爱人含着泪问道。

“做透析的患者都是这种情况,不做透析就得死,得了这病谁都没办法。想夹塞?得看别人让不让。谁的命不是命?”王成发一撇嘴,很不客气的实话实说。

“可……”

“没什么可是的,你们找台车,直接去省城。”王成发很肯定的说道,不容置疑的语气让患者家属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让患者自己去?那不行啊,周从文微微一笑来到王成发面前,淡淡问道,“王主任,患者每天3000的液体该给么?速尿的量是不是加大一点?现在患者病情危重,去省城的路上会不会忽然猝死?”

王成发的脸一下子黑了起来。

周从文这货吃了枪药了?在治疗上指指点点,根本不给自己台阶,抓着昨天一个失败的治疗方案穷追猛打。

虽然他表现的很正常,但是再平淡的语气也难以掩饰问题里蕴含的咄咄逼人。王成发清楚周从文问的三个问题的严重性,直指自己的失误。

王成发根本不理周从文,和患者家属说道,“医院的120急救车不出市区,你们自己联系车,抓紧时间去。”

说完,王成发转身就走。

“王主任。”

周从文见王成发没理睬自己,便继续追问,“液体量怎么办?速尿怎么办?患者病情危重,自己找车的话是不是太危险了?要是路上患者出现猝死怎么办。”

十万个怎么办站在身后不断发问,让王成发心烦意乱。

他真想一巴掌把周从文糊到墙上去。

但周从文问的都是一名下级医生应该问的问题,从道理上来讲他应该提出解决的办法,保证患者安全。

王成发心念一动,压住自己的不愉快和患者家属说道,“周医生说得对,就这么走的确很危险。我去和急诊科说一声,争取要一台救护车。”

患者家属感激涕零,不断鞠躬感谢。

王成发瞥了周从文一眼,大步走出病房。如果目光可以幻化实质,周从文的身上已经被戳出一个血窟窿。

十几分钟后,王成发推开门进来。

“周从文。”

“是,主任。”周从文站起来,微笑着面对王成发,仿佛之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我联系了一台救护车,急诊科可以给车,但没有医生。你负责送患者,现在就走!”

“主任,还有自动出院手续之类的没有办理。”

“你干什么吃的!”王成发鄙夷说道,“这么点事都做不好?”

“那我先去办手续。”周从文也没生气,他笑眯眯的说道。

王成发在周从文的眼睛里看出来一丝异样,他的笑容很温和、平静,面对自己的时候也没有畏惧,和自己记忆中的周从文完全不一样。

“手续我让王强办,你抓紧时间送患者去省城。”王成发大手一挥,把周从文撵走。

患者被送上120急救车,看着一屋子的狼藉和正在打扫的护士,王强在王成发耳边小声说道,“师父,去您办公室?”

王成发闲了点头。

来到办公室,王强回手关门,脸上露出愤愤的神情,“师父,周从文简直太过分了!”

“我知道。”

“等过段时间一定不能放过他。”

王成发眼皮耷拉着,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一眼王强。

“师父,您……”王强身后的尾巴已经摇出虚影。

这时候师父缺的是一个捧哏的,王强自然知道这一点,而且他做的相当到位。

无论是表情、语气还是动作都无可挑剔。

“还以后?我今天就收拾他!”王成发一撇嘴。

王强沉默,低着头站在王成发身边静静的听着。

“患者送去省城,我刚问过,根本没有床位。省城的透析排的人更多,等两周都是往少了说。”

“那……”

“他周从文能把患者扔到省城?他有那个胆子么!就算是他敢,患者家属要是看着患者死在眼前,你猜会不会回来找他麻烦?”

王强的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他已经想到了师父的真正意思。

还是师父老谋深算啊!王强心里佩服。简简单单的一个小手段就让周从文那货吃不了兜着走。

“他要是回不来,明天就该值班了吧。”王成发阴冷的说道,“别的我管不了,旷工这种事儿……嘿!”

周从文完了,王强瞬间捋清楚王成发的意思。

高!

真特么高!!



我与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霉女的爱情路 钻石级孕母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悲剧发生前 快穿主播不是人 月光礼赞 重生之金融秃鹫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我只想低调一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