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科技修仙路 4 敢杀蛇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都怪她很好奇心太过,干嘛要去看那只黑不溜秋头。苏晚月心里狠狠地破口大骂,转头一瞬间红了眼眶:“芸锦姐姐,你快救救我我,我被坏人把握住了。”“怎么回事?”沈芸锦神色忧虑,刚向前走,就被沈昊一把拉住。“先别过去的,危险。”沈昊神色凝重,地上躺在那人身上散发出出的气苏晚月心里狠狠骂娘,扭头瞬间红了眼眶:“芸锦姐姐,你快救救我,我被坏人抓住了。”。...

都怪她好奇心太过,干嘛要去看那只黑炭头。

苏晚月心里狠狠骂娘,扭头瞬间红了眼眶:“芸锦姐姐,你快救救我,我被坏人抓住了。”

“怎么回事?”沈芸锦神色担忧,刚往前走,就被沈昊一把拉住。

“先别过去,危险。”沈昊神色凝重,地上躺着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连他这个筑基修士都感觉很危险。

沈芸锦却说:“爹爹,我不怕,晚月妹妹还在那里呢。”

“锦儿这孩子随我,胆大不怕事还心善。”沈妙源慈爱的看着沈芸锦。

沈芸锦害羞的低下头说:“与小姑婆您比起来,锦儿差得还很远,还有很多东西都要向您学习。”

沈妙源看她的目光更柔和了一些。

苏晚月真想翻白眼,你们有那互相吹捧的功夫,来个人看看她好不好啊?

没见她手都要被捏断了吗?

苏晚月不得不哭喊道:“芸锦姐姐,救命啊!”

沈芸锦这才想起她来,待要上前,沈妙源手一挥,一道灵力打在黑炭人手上,那人手一松。

苏晚月顿时往后一仰,蹲坐在地上。

沈芸锦连忙上前,扶着苏晚月的胳膊,关心道:“晚月,你没事吧?”

目光不自觉落到苏晚月手腕上,声音一瞬间变冷,低声质问道:“你的红豆手链呢?”

苏晚月猛然低头看去:“我手链呢?”

她起身冲进草丛里四出扒拉,边找边焦急的说:“手链哪里去了?那是我娘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手链啊,你在哪儿,快出来好不好,求求你了……”

沈芸锦见她神色慌张,不似作假,语气温柔的提醒她:“你仔细想想,怎么来的山上?去了哪里?”

苏晚月跌坐在地上,想了好一会儿,手拍打着脑袋,懊恼不已:“我也不知道啊,芸锦姐姐,我昨晚睡着了,一觉醒来就在山上,还被一个怪人抓住,不准我离开,我的手链也不见了,芸锦姐姐,那是我娘留给我的唯一东西,我弄丢了,娘会不会不要我了?”

你娘早不要你了!

沈芸锦心里不耐烦,也没了以前对苏晚月的耐心,起身招来一个护卫,吩咐道:“你送苏小姐回去。”

“是,大小姐。”那护卫恭敬应下,转身就对苏晚月不耐烦起来:“苏小姐,快点,不要耽误家主和真人的大事。”

她一个小丫头,能耽误他们什么?

苏晚月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不过还是识趣的起身,神情沮丧的跟在护卫身后离开。

等苏晚月一离开。

沈妙源说:“这人来历不明,还跟苏晚月有牵扯,最好把他关起来,好好审问一番。”

沈芸锦走到那人面前,目光落到他右手腕上,微微一闪,随后温柔的道:“小姑婆,您看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哪会是坏人,多半是遭遇了不测,这世上谁不会遇到一点困难,能帮一人是一人,我娘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救他,也是在为我们沈家积累福祉。”

“我们救他回去吧?好不好?锦儿愿意把所有灵石拿出来,给他请医师。”

沈昊闻言也跟着说:“是啊,姑姑,他太可怜了,咱们就不要再落井下石了。”

“你们啊……如此心善,别到头来被人给利用。”沈妙源看着两人,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底却对他们更亲近了一分。

……

苏晚月回到沈家后,发现她的侍女小桃不见了踪迹。

她饿得受不了,去厨房找吃的,被厨房大娘拦下。

那位胖大娘挥舞着锅铲,大力推攘着驱赶她:“去去去,别来这里碍眼。”

苏晚月被推出厨房后,实在无奈,准备去主院找沈芸锦,谁知刚转过一道走廊,就被一名护卫拦下。

那护卫厉声说:“闲杂人等,不得入内,速速离去,否则小命不保。”

得了,事到如今,苏晚月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自从她回来后,沈家就像是没她这个人一样,就连沈芸锦也懒得搭理她。

要知道,以前她去主院找沈芸锦时,护卫从不拦她。

苏晚月仔细回忆了一遍,发现沈芸锦对她的态度变化,是从得知她的红豆手链遗失开始。

书中有写过沈芸锦有一种特殊能力,可以感知到宝物的存在。

或许,她正是感知到她手上有宝物,过去那半年才特意与她走近。

还数次在她年前说她的生日快到了,说她很喜欢红豆。

如今,她身上的宝物没有了,沈芸锦自然不会多花心思在她身上,没有立刻灭了她,都算是仁慈。

苏晚月心里轻叹了一声,暗想,她现在离开沈家或许会很容易。

事情也果然如她所料,后院的门开着,没有人把守,她轻易就能走出去。

沈家位于临城东面,依山傍水而建,层层叠叠的亭台楼阁,几乎占了临城五分之一面积,看着非常壮观。

苏晚月一直住在靠山边的偏僻小院,出了后院,围着围墙走了一个多时辰,才走到沈家正门外。

正门外,一群来来往往穿着华丽的修士,都没有人注意到苏晚月。

苏晚月回头看了沈家一眼,朝城中走去。

她从城东繁华区,逛到城西平民区,找了一家客流量很少的酒楼,鼓足勇气走进去。

酒楼里,只有一两桌客人,掌柜的手撑着下巴在打盹儿。

苏晚月来到柜台前,踮起脚,敲了敲柜台。

掌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说:“结账啊?几号桌?”

苏晚月回道:“掌柜大叔,我不是来结账的。”

掌柜立刻清醒,看到眼前是一个头刚高过柜台,长得很清秀的一个小姑娘,立刻问道:“小丫头,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晚月连忙说:“掌柜大叔,我想在你这里找一份工作。”

“工作?”

“是啊,我可以洗碗,还可以杀鸡宰鱼,扫地洗衣,都可以,我很勤快的,绝对不会偷懒。”

苏晚月说完,目光期待的看着掌柜。

掌柜起身,低头仔细打量了她一番。

穿的衣服不好不坏,头发凌乱,汗水糊一脸,一双眼又大又亮,看着有几分可怜的味道。

不过,他们酒楼又不是善堂,天下可怜之人多了去,谁都可怜,他们哪帮得过来。

掌柜挥手呵斥道:“哪里来的小孩,哪来回哪去,别阻碍我们做生意。”

“大叔,我真的很勤快的,我不要工钱,只要有点吃的就好。”苏晚月还在据理力争。

掌柜已经扬声喊了小二过来。

眼见,那位店小二过来,苏晚月心里有些急。

就在此时。

一位白胡子老者温和的问道:“小姑娘,敢杀蛇吗?”

“敢!”

她都快饿死了,还有什么不敢!

别说杀,让她生吃,她都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