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花生存守则 很疼的那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宓卿在那一刹忆起,在天界时,她与苍茹元君和司命星君一同闲谈的话。苍茹说她,世间万物,阴阳两生,皆分雌雄男女。而她这株小莲花,是株雌花,因为修到人形后,是女子身。司命星君主凡人命理,对凡间最深入了解。她说,在凡间有一句话人人皆知:男女授受不亲。柔苍茹告诉她,世间万物,阴阳两生,皆分雌雄男女。而她这株小莲花,是株雌花,所以修成人形后,也是女子身。。...

宓卿在那一瞬想起,在天界时,她与苍茹元君以及司命一起闲聊的话。

苍茹告诉她,世间万物,阴阳两生,皆分雌雄男女。而她这株小莲花,是株雌花,所以修成人形后,也是女子身。

司命主凡人命理,对凡间最为了解。

她说,在凡间有一句话人人皆知:男女授受不亲。

柔软的触感贴在玄曜的身上,于他料想的不错,体内那股躁动的杀气在天族女子贴上来的那一刻便犹如被压制了一般,瞬间缓解了大半。

这个女子。

竟能……

怀中的娇小身躯突然动了动,似是要挣脱一般。可当那身躯微微离开自己,玄曜便感觉那火好似又燃得更盛了些。

他用力将这小身子按回来,微微低头,凑近那红透了的圆润如玉的一侧耳朵,语气满带着威胁:“你再动,本尊立刻就让你灰飞烟灭。”

他顿了顿,又补充:“很疼的那种。”

怀里的身躯明显抖了一抖,但却乖乖地没再动了。

管他什么授受不亲,当然是命重要!

*

宓卿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竟然躺在高台上那张卧榻上,身侧躺着那个魔君,正闭着眼,应当是睡着了。

宓卿用手撑着后脑勺,微微支起身子,仰着头端详着身侧的人。

侧卧的男子眉头微蹙着,睡梦中看起来也不太安稳。那双透着冷冽和骇人的眼眸紧闭着,眼下却泛着乌青,如雕刻般精致的脸上透着些许苍白。

倒不像魔君,像是个相貌极好的病弱美男子。

还记得之前吓得心惊胆战,又莫名其妙被魔君抱着不放,后来实在太过疲乏,竟睡着了。

宓卿正看着,那紧闭的双眸突然睁开,深黑的眼眸还带着几分方醒的混沌。

四目相对,宓卿心中一紧,立即直起身来,往后挪了挪。

“你,你醒了。”

玄曜坐起身来,眼神已然恢复一向的清明冷冽。他活动了一下颈项,感觉自己从未如此舒畅过。

他偏过头,看向一旁战战兢兢的天族女子,这个女子竟能压制他体内的业火的躁动。

只要保持与她的接触,体内的火便不会爆发,不会侵蚀他的身体和意识,更不会让他产生杀意。

但是,昨晚不过是一时之念,他终究是不可能一直和这个女子待在一处。

天族假仁假义,派这个女子来,断不会是想好心帮他缓解业火焚身,只会是有什么谋划。

他抽回思绪,神色漠然,问:“你为何能压制业火,他们派你来究竟想做什么?”

宓卿脸色白了白,张了张嘴,又突然滞住。

她想了想,恹恹地开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既然你已知我并非凡人,我便直说了,我不过是下凡被你魔族误认为凡人给抓来的。你昨夜抱了我,也算是占了我的便宜,我家主上说生于世上不要随便占别人便宜,占了该是要还的。我……也不用你还,要不……你就放我走吧!”

玄曜见她不承认,心下冷笑,问:“你主上?”



我与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霉女的爱情路 钻石级孕母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悲剧发生前 快穿主播不是人 月光礼赞 重生之金融秃鹫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我只想低调一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