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医妃是大佬 第四章 装病失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但还没等她发作时,丫环见夜秀璃紧关双眼,久久地不醒,不迭又挤了几滴眼泪,后转身凑到夜九幽跟前,声泪俱下的说出来。“王爷,您可肯定要替我们家小姐作主啊,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害的夜小姐都旧病发作时了!”话音刚落,她转了转眼珠就信口雌黄出来:“并且,现“王爷,您可一定要替我们家小姐做主啊,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害的夜小姐都旧病发作了!”。...

但还没等她发作,丫鬟见夜秀璃紧闭双眼,久久不醒,忙不迭又挤了几滴眼泪,转身凑到夜幽冥跟前,声泪俱下的说起来。

“王爷,您可一定要替我们家小姐做主啊,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害的夜小姐都旧病发作了!”

话音刚落,她转了转眼珠开始信口雌黄起来:“而且,现在夜大小姐旧病发作,叶大小姐却并无救治的意思,足以可见她心虚,不敢用医!”

听完这一番话,叶非晚皱起了眉头。

她顶多算是一个夜秀璃身边的丫鬟,就敢直接冤枉自己,可见除了丫鬟不懂规矩之外,整个夜家也不拿自己放在眼里。

叶非晚的眼眸渐渐冷了下来,她虽然是有目的的来这,但绝不是任人摆布、羞辱的。

“放肆,你身为一个婢女,是如何有胆子污蔑叶家嫡女我的?我看,你是太目中无人了点。”

叶非晚气势强硬,目光凶狠,把诉苦的丫鬟吓了一跳,但她一想背后还有夜大小姐撑腰,底气顿时足了起来:“无论如何,您害的夜大小姐旧病发作,就是您的责任!”

“呵。”叶非晚冷笑一声:“既然你觉得,是我害的夜小姐如此,那么,本小姐有义务为她治疗吧?”

丫鬟愣了一下:“自然您有这个资格。”

既然这样……

叶非晚来到夜秀璃跟前,用戏谑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夜秀璃,看见她微微颤动的睫毛,心中再次冷笑:看来这丫鬟演技假,原来是和主子学的。

笑完,她坐了下来,伸手为夜秀璃把脉,果然不出她所料,夜秀璃就是装病。

“夜大小姐脉象平稳,跳动规律,是一副正常的脉搏,现在是无病的,不过脉搏跳动微微弱些,想必是因病身子骨弱。”

丫鬟本不相信叶非晚的医术,可是听了这么一番话,小脸顿时煞白起来,她没想到叶非晚不仅可以准确判断出夜秀璃是装的,而且还能判断出夜秀璃体弱多病。

但无论如何,她也不愿承认叶非晚的医术,只好硬着头皮污蔑道:“奴婢才不相信,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竟然有精湛的医术,刚才的一番话,想必是她自己胡乱扯的,还望王爷明鉴!”

“叶大小姐刚才救了本王一命,所以她的医术,还轮不到你一个婢女质疑。”

夜幽冥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叶非晚听后,冲着他满意一笑:自己果真是没救错人。

婢女听着,脸上突然就像是被浇了辣椒水一般火辣辣的疼,她神色仓皇的胡乱瞟了几下周围的人,发觉他们都在看自己笑话,心中对叶非晚的敌意更加强烈起来。

“奴婢……知道了。”

她忍住心中的恨意,稳住声线回答,随即低着头不敢再造次。

叶非晚见状,忍住心中的笑意:这打脸,来的也太快了点。

撇向夜秀璃的床,见夜秀璃听了夜幽冥的话之后,身子依然微微颤抖,叶非晚勾起一抹弧度:我倒是想看看,你还能装到何时?

“夜小姐,既然你没病或是病已痊愈,不如就别在床上躺着了,这么多人见你躺在床上,别对您的影响不好。”

叶非晚可不想给夜秀璃和她婢女留面子,既然她婢女已经被人看了笑话,自己也不屑于这种人计较。

躺在床上的夜秀璃紧抿嘴唇,实际心中早就砰砰的跳起来,她满心愤恨的想着:本以为自己只要等太医开,装的像点再给太医使眼色,就能把罪推到叶紫檀身上,未料这个叶紫檀能说会道,竟真破了自己的戏。

想到这里,她恨意有些浓烈:现在这么多双眼睛都盯着本小姐,就是为了让本小姐难堪,本小姐定不会遂叶紫檀的愿!

叶非晚看着她呼吸逐渐急促,看着她快装不下去了在心中对自己宣泄恨意,便勾唇一笑:“既然夜小姐不起来,那我最近学了的针灸之术,想必能派上用场。”

“万万不可!”丫鬟伸手拦在夜秀璃前面,要是让她对夜秀璃施针,指不定会给夜秀璃使什么绊子。

“那个……既然叶小姐是新学的针灸之术,想必手法还是很生疏,那要是医坏了夜小姐,您可就有责任了。”

叶非晚只感觉她的话是在苟延残喘,冷声道:“这个你放心,夜小姐就算是有病,也不是什么大事,本小姐如今的医术,治疗她还是绰绰有余的,且王爷都没拒绝,你一个婢女怎么敢有胆子?”

婢女一听提到了王爷,连忙跪下否认道:“婢女不敢。”

“那就让开。”叶非晚直径做到夜秀璃旁边,把婢女挤的退到角落。

叶非晚眉梢一挑:既然要让她醒,那自己就得来个狠的。

她忍住笑意,从针灸包里挑出一根粗长的针,放在手里把玩着。

夜秀璃一听说叶非晚要用针扎自己,本就紧张的不行,自己还不能拒绝,只能耐着性子忍完,但见叶非晚迟迟不扎,她心中也开始疑惑起来。

该不会是不懂针灸之术不敢下手吧?

那可不行!万一随便扎扎坏了本小姐怎么办?王爷有眼无珠,自己可得为自己的生命着想。

想到这,她屏住呼吸,微微的睁开一条缝,但下一瞬,自己的手臂传来了钻心的疼痛,她忍不住尖叫一声:“啊!”

听到她的叫唤声,叶非晚总算是得逞,其实刚才她迟迟没有下手,就是想看看夜秀璃会不会憋不住自己露馅。

“看来,夜小姐是醒了。”叶非晚看着夜秀璃缓缓地坐起身子,面如土灰的不敢看众人的眼光。

“既然夜小姐无碍,冷夜,把她赶走。”

夜幽冥也早已看出夜秀璃有问题,如今已被戳穿,她自然是不想夜秀璃再多留。

夜秀璃自知理亏,也只能哑口无言的被丫鬟扶下床,被冷夜灰溜溜的带走了。

望着夜秀璃离去的背影,叶非晚视线一转,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来到坐着的夜幽冥身边,可怜兮兮的诉起苦来:“好说歹说,臣妾也是您的王妃,王爷怎就竟由旁人欺负臣妾了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