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烬之铳 第五章 亲爱的温彻斯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伊芙会觉得自己深陷了这个男人的节奏里,把铁柜架在了铁架之上,他试了试滑轮,不算畅顺。“你要做什么?”“逃回去。”撕下来挂在墙角的白大褂,乔凡尼用它把两者相对固定在了一起。“我们直接跑是出不去的,大火会先直接点燃你的衣服,温度会熔解你的眼睛,随即在你一次“你要做什么?”。...

余烬之铳

推荐指数:10分

《余烬之铳》在线阅读


伊芙觉得自己陷入了这个男人的节奏里,把铁柜架在了铁架之上,他试了试滑轮,还算顺畅。

“你要做什么?”

“逃出去。”

撕下挂在墙角的白大褂,洛伦佐用它把两者固定在了一起。

“我们直接跑是出不去的,大火会先点燃你的衣服,温度会熔化你的眼睛,随后在你一次惊慌失措的呼吸里,上百度的空气冲进你的呼吸道随后是肺,想一想警探,那感觉跟生吞火炭没什么区别。”

洛伦佐形容着那渗人的死法,随后把组装的铁车挪到墙边。

“所以我们需要这个东西,就像玩滑板一样一路冲出去,我记得来的路线,是一条直线。”

指了指那阴森森的铁柜之内,洛伦佐摆了摆手。

“女士先。”

伊芙有些懵。

“你要让我和你一起钻进这里面?”

她开始祈祷今天的一切不要让家里人知道了。和陌生的男性同处一个房间……虽然是停尸间,就已经能让她老爸抓狂了,更不要说这么大点的……铁柜。

“我们冲出去需要一定的惯性,不然我们冲到一半就会停在火海里,就像个两个烤炉猪一样,你懂我的意思吧?”

比起伊芙想的那些,洛伦佐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小命。

……

先是蒸汽管道爆炸,随后是大火,火势在停尸间那里蔓延,看起来没有人员受伤,但也让普雷斯操费了心。

但在这其中他在找伊芙在哪里,从刚才起这个新人就失去了踪影,明明对于案件之类的事充满热情,可现在却不在。

普雷斯以为这才是伊芙真正的样子,之前都是假装的,但紧接另一种想法在心中升起……或许她就在那事件的中心呢?比如停尸间里。

这个倒霉孩子!

普雷斯一下就慌了,但也在这时钢铁的战车从那燃烧的通道里冲出,洛伦佐还没等停下便冲了出来,随后那个炽热的战车带着里面的伊芙撞在了墙壁之上。

好在穿得厚,洛伦佐只是多出了许多汉,但他没时间去缓缓了,视线在人群里来回扫动,就像在找什么一般。

为了掩盖沃尔的尸体不惜在医院里放火,要知道这可是苏亚兰厅重点照顾的地方,显然对方对此事很执着,那么他就不可能放完火就走,他要确保没有人能活着离开。

那个人就在某个角落里,静静的等候着大火的熄灭。

你现在要怎么做呢?

洛伦佐将手伸进了兜,他的兜有一个缺口,可以直接伸到衣服之下,在别人看来他是在插兜,实际上他的手已经扣住了扳机。

现在这场大火已经有了幸存者,那么你又该怎么做呢?

灰蓝的眼眸里倒映着每一个人的神色,洛伦佐审视着每一个人,他们没有学过表演,总会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那么你会怎么做?就此离去还是杀了我?

没人会想到一个水手的死会与医院突然的大火有关,毕竟两者之间的价值悬殊差距太大了。

普雷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伊芙从铁柜里弄出来,这个女孩看起来狼狈不堪,但却一脸的兴奋,似乎她根本没有意识到,稍晚那么一会她就会和洛伦佐一起在火海里变成铁板烧。

她终于感受到置身于梦想事业中的喜悦了,那迫切真实的感觉。

扒拉开挡住视线的头发,毫不在意形象,她用袖口擦了擦脸,随后艰难的站起来。

现场很混乱,这里是医院,虽然火势并没有继续蔓延的迹象,但也足够让大家惊慌失措了。

洛伦佐紧盯着这一切。

人群会缓慢的走动,看清火势如何就会离开,当然会有一些就喜欢看热闹的一直呆在原地。

医生?

人群之中的白大褂并不多,大多路过扫了一眼便回到自己的岗位之上,其余一些护士也在努力配合接水,控制着火势。

病人?

大多围观的是家属,但也仅仅是围观,他们惊叹着随后祈祷。

洛伦佐用力的摇了摇头。

不对,自己的思路不对。

那个人需要一个安全的位置,退可以混入人群离开,进可以观察有没有幸存者。他纵火是使用了大量的油,无论是病人还是医生都不可能带那么一大桶油进入而不引人瞩目。

谜题碎裂成无数的碎片,而洛伦佐将它们逐一拾起、填补。破碎的镜子被一点点的拼接在一起,露出那最后的模样。

洛伦佐的手握紧了风衣下的扳机,他找到那个人了,那个注定没有人会注意到的人。

一个保洁人员推着装满油的推车,他把油倾倒在地面上,随后拿起拖把装模做样,当没有人靠近时便点燃一切。

是啊,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保洁人员,更不要说去调查他那充满污垢的水桶了。

身份已经确定,那么位置也很好判断了。

就在洛伦佐的前方的拐角处,只要他露出头就能看到这里,向后退步就可以冲入大厅混入人群。

“麻烦大家让一让!”

洛伦佐压抑着血管里的兴奋,他向着那个位置靠近,看到洛伦佐离开,伊芙立刻冲着普雷斯喊道。

“这个人有问题,不要让他离开!”

听罢普雷斯直接拿出了手枪,随后大吼道。

“先生请配合一下!”

虽然不清楚伊芙说的问题是什么,但显然洛伦佐身上那诡异的感觉令他生疑,就好像在哪里见过洛伦佐一样。

麻烦的人!

洛伦佐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下一秒大步向前冲入人群,他很清楚这群警探的枪法如何,自己在人群里他们不敢开枪。

随着洛伦佐的奔跑人群一下子骚动了起来,大家对于这个从火海里脱身而出,但又一脸诡异兴奋的男人感到恐惧,他们不由的后退,为他开出一条路来。

那个人还是慌了,见到洛伦佐迅速逼近一名保洁人员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慌乱选择了退后,只要他步入拐角后开始狂奔洛伦佐就抓不住他了,医院里这么大的人流还有赶来的警卫,洛伦佐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那么此刻就需要《洛伦佐·霍尔默斯侦探守则》里的第七条了,洛伦佐一直觉得自己的书应该被放进教材里。

如果嫌疑人逃跑怎么办?在他脱离视野前开枪打断他的腿!

风衣之下温彻斯特猛的抬起,洛伦佐的手一直扶在那扳机之上,他就是那紧绷的弦,随时可以进攻。

谁也想不到这个男人的风衣之下会藏把霰弹枪,震耳欲聋的轰鸣令每一个人的耳膜都隐隐作痛,尘土飞扬碎石四溅,狂奔的身影尚未起步便一个踉跄的倒下。

这是温彻斯特的有效射击距离,弹丸直接贯穿粉碎了他的小腿,大抹大抹的鲜血直接出现在地面之上,他还来不及发出惨叫,只能呜咽的继续在地上爬行。

洛伦佐可不会让他就这么轻易的逃了,扣住扳机的护圈,温彻斯特在空中优雅的旋转一圈,作为杠杆式霰弹枪的它,吐出那炽热的弹壳,随后在一声醉人的清脆声里完成了上膛。

真是爱死这把枪了。

这霰弹枪的握把是短柄,只有这样它的长度才恰好可以躲在洛伦佐的风衣之下,当然更深的一点想必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都想不到。

“别跑了我的朋友!”

洛伦佐大步跑去,可就在这时密集的枪声响起。

这枪声来自外面,从那个保洁人员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大厅里的情况,那么大厅里的人也能看到他,他不是一个人行动,现在任务失败,他的同伙决定牺牲他来隐瞒这一切。

子弹贯穿了他的头颅,在地面上爬行的他就这么僵持的死去,污血流淌满了地面。

这还不是结束,更密集的弹雨压制着洛伦佐,让他无法靠近大厅。

说实在的,洛伦佐越发好奇银鱼号到底运了什么,那个神秘的铁箱里究竟装载着什么样的怪异。

深呼吸,想必这并不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应该只是一群拿钱替人卖命的打手,那么他们的智商一定不会来交替开火,所以这毫无间隙的弹幕总会有中断的一刻。

正如洛伦佐想的那样,人群悲鸣的背景音下,子弹的激发出现了间隙。

这是致命的错误,任何军队最重要的一节课就是教会他们交替开火,一部分人开火,一部分人换弹,交替射击,构成持续的火力压制。

在这珍贵的间隙里,大侦探一跃而出。

温彻斯特发出雷鸣般的声响,黑火药的余味萦绕在鼻尖,那是比致幻剂更令人着迷的东西。

密集的弹丸直接将一个人的胸口击碎,后背处溅起一阵血幕,随后身影被冲击倒退出去。

本以为会遭到一定的反击,但什么也没有。

他们不是在换弹而是在撤离。

这是洛伦佐的疏忽之处,当火灾发生时来自苏亚兰厅的增援就已经在路上了,以那群骑警的速度,十分钟之内一定会抵达此处,他们不想恋战,等骑警抵达现场就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了。

大厅之外阵阵的马嘶声响起,随后在急促的马蹄声中远去。

洛伦佐慢了,直接撞开人群,踏过那地上的尸体追了出去,更多的枪声迎接着他,好在只是恐吓洛伦佐,根本没有瞄准。

可此刻这群人该做的已经做到了,洛伦佐根本追不上他们,只能目睹着他们策马狂奔,洛伦佐只是个普通人,他追不上这群该死的家伙。

就在这一筹莫展之际,嘹亮的汽笛声响起,就像上天给予的帮助一般,它在洛伦佐视线的不远处疾驰而来,一路之上信号灯一致变红为其让路。

铁蛇吞吐着白雾般的蒸汽,沿着脚下的铁轨轰鸣而来。



我与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霉女的爱情路 钻石级孕母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悲剧发生前 快穿主播不是人 月光礼赞 重生之金融秃鹫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我只想低调一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