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甘露来一壶 第五章 连刍狗都不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能说能跑的莫璃璃憋足劲儿地想要一鸣惊人,自己不管怎么说是一个回中国古代体验感受生活的二十一世纪的人才,再说出道立万,混个如鱼得水那就不在话下。这上下两千年的文化不断积累,还不把这浅陋的人间给压撂倒去?上到师父下到小七也都所以个个对自己敬佩地五体投地,最好是能把这上下五千年的文化积累,还不把这浅薄的人间给压趴下去?。...

能说能跑的莫璃璃憋足劲儿地想要一鸣惊人,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回古代体验生活的21世纪的人才,不说成名立万,混个如鱼得水那就不在话下。

这上下五千年的文化积累,还不把这浅薄的人间给压趴下去?

上到师父下到小七也都应该个个对自己佩服地五体投地,最好能把自己供起来瞻仰才好。

莫璃璃都开始做起白日梦来了,众师兄团团围坐在自己身边,脸上带着羡慕钦佩的目光崇拜地瞅着自己,师父林若楠则站在一旁对着自己竖着大拇指,夸赞不已。

“小玄儿天赋异禀,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旷世奇才。小玄儿前途不可限量,绝非池中之物,咱山庄以后全靠小玄儿发扬光大了。”

莫璃璃则一边享受着众师兄崇拜的目光加无微不至的服务,一边对着老师父林若楠打哈哈,

“好说好说,小菜一碟!”

然而白日梦终归是白日梦,总是要醒的,现实给予了莫璃璃极大的打击。

且不说莫璃璃在言语上一旦超纲就会“唧唧唧”个没完,单从学识外加生活经验方面,莫璃璃都对自己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虽然在另一个世界,莫璃璃好歹也是个大学生,然后作为文科生的她,的确做到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莫璃璃分不清韭菜和麦苗,对各种农作物一概不认识,更不要说培育新品种了。

莫璃璃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小米是古代人用狗尾巴草培育出来的,狗尾巴草倒是遍地都是,问题是怎么培育出来的,莫璃璃完全不知道呀。

物理化学那都是为了应付考试学的。

莫璃璃知道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地球,问题是支点在哪呀?没有支点咋撬呢。

莫璃璃蹲在地上,找了个石头当支点,找了个木棍开始展示撬呀撬,众师兄瞅莫璃璃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大傻子。

莫璃璃又兴致勃勃地告诉师兄,地球是圆的,众师兄听到的是--“唧唧唧是圆的。”

莫璃璃捂住了嘴。

化学水平就更没办法展示了。莫璃璃想,我就是分离出了氢气和氧气,也没啥用呀。

人间这个落后的世界要电没电,要啥没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数学就更不用说了。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最短,师兄弟早早就领悟了,不需要转化成理论。

至于算面积算体积,算给谁看呀。

莫璃璃又想,要不咱也秤个象,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问题是没船,也没象呀。

莫璃璃惊惧地发现,什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什么背靠大树好乘凉,都是扯淡。

无论在哪个世界的莫璃璃,都是一个好吃懒做,只会玩游戏的莫璃璃!

莫璃璃被沉重地打击到了,还因此足足消沉了好几天,吃不香睡不香。

在经历了几天惨无人道的自我灵魂拷问后,莫璃璃终于大彻大悟。谁说一定要活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活着大差不差就可以了。

活着是多少辛苦的一件事情,还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然而想活得大差不差,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自从沐轻寒开始教导莫璃璃学习后,莫璃璃感觉自己又回归苦逼的学生时代,永远有写不完的字,永远有习不完的武。

而且习武竟然没有半分巧劲,全靠实打实得勤学苦练。

莫璃璃深刻感觉到,做为一个古代人,真苦!

做一个人间游戏里的莫璃璃,更苦!

莫璃璃在沐轻寒目光兼言语兼行为的鞭笞下,拖拖拉拉完成着学业。

在21世纪硬笔字都写不明白的莫璃璃,拿着毛笔写的更是惊天地泣鬼神,字丑得把师父林若楠都吓到了。

在仔细检视了莫璃璃还没长成的小手后,林若楠慎重地告诫莫璃璃,字还是要练的,但是以后在外人面前还是能不写就不写吧。

莫璃璃乐得能不写就不写,心里暗想,可惜没有让您老人家见识一下我的打字速度及打字的风采,那可谓十个指头弹钢琴,绝对是速度与美的享受。

然而,老师父说的可是在外人面前,这整个山庄上下就没有一个外人,所以字还是要每天都练的。

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莫璃璃的练武,不过就是把武学动作练的快上加快,莫璃璃天生灵巧,武学一道上,堪堪拿得出手。

沐轻寒心想,这些年师父也没见再往回捡师弟师妹,估计这个小师妹应该就是师父的关门弟子了,咱七个师兄弟还护不了一个小师妹的周全么,学的大差不差就行了。

所以在武学方面也没怎么逼莫璃璃。

莫璃璃练功不努力,沐轻寒也不大约束她,几个师兄也各忙各的。莫璃璃又开始没事儿就去找那两只大马猴玩了。

两只大马猴估计也差不多要成精了,一看见莫璃璃就乐得眉开眼笑。山庄附近都被这一人带两猴玩遍了,高处的低处的,就没有这仨到不了的地方。

莫璃璃轻功水平屡屡冲突极限,估计和两个大马猴天天带着上窜下跳分不开干系。

莫璃璃现在经常给两只大马猴洗澡,还带着皂角,两只大马猴特别愿意莫璃璃给他们洗香香,隔三差五就拉着莫璃璃去温泉边要洗上一次,两只大马猴再也不用担心被虱子骚扰了。

不太用功的莫璃璃,于玩一道却是神乎其神,新鲜的玩法层出不穷,不仅和大马猴玩,几个师兄弟也经常被莫璃璃指挥着玩各种游戏,小到棋牌,大到真人pk,通关游戏,除了师父和大师兄,其余师兄统统和莫璃璃玩得乐不思蜀。

每日吃完晚饭,是雷打不动的休闲时间,莫璃璃终于尝到了万众瞩目的滋味。

面对一张张殷切期盼的脸,莫璃璃一点儿都不敢玩忽职守。

莫璃璃有一个详细的游戏规划表,周一到周日,哪天玩哪个,哪个大家最感兴趣,哪个大家不感兴趣,不敢兴趣的PASS掉,感兴趣的也穿插着玩,总玩会腻。

师父和大师兄看到大家玩的不亦乐乎,也睁点眼闭只眼,都是半大孩子,谁不爱玩?

莫璃璃除了玩就会吃。

吃谁都会,但吃也是有门道的。莫璃璃不仅爱吃还爱点评,还爱提建议,求改进。所以莫璃璃又增加了一项特殊的爱好,就是研究美食。

二师兄秦情也爱吃,山庄里虽然一直生活拮据,可是就这么拮据也抵挡不了两个吃货研究美食的心。

莫璃璃经常和二师兄秦情一道埋身厨房,翻着不知道林若楠在哪里捡来的残缺食谱,研究着惊天地泣鬼神的“美食”,然后再拉着师父师兄弟们试吃品鉴。

还别说,虽然十个有九个不像样,但总有一个像样的,两人在此道上乐此不疲,互相引为知已。

就是有一点儿挺苦恼,像样的美食终于被制作出来了,无奈制作的过程太过天马行空,导致下次再做,绝对不是那个味儿,果然美味不可多得。

师父林若楠隔段时间就要出门一趟,大家都心照不宣得在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被师父挑上,什么出门历练,糊弄鬼呢,就是捡破烂缺个背破烂的劳力。

虽然大家都不想随师父出门历练,但是每回师父回来,大家伙儿都会兴奋地围着师父左看右看,其中属莫璃璃最积极。

用莫璃璃的话说,师父负责捡破烂,她负责淘破烂。

莫璃璃会蹲在地上仔细翻捡师父背回山庄的大背篓,大包袱,还分门别类的归置好。

林若楠很觉心慰,以前破烂是捡回来了,除了能吃的被一抢而空,其余的都没人搭理,全堆山庄西边那个杂物间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还别说,虽然老师父捡回来的绝大多数是破烂,但总有那么一个两个是破烂中的极品,

就比如前段时间莫璃璃与二师兄秦情争破头的那半本食谱;或者是画着神奇小人的破书,后来被沐轻寒鉴定是一位神秘侠客写的武学内功心法;又或者一截黑乎乎的木头,看着像是一个牌匾,牌匾上的字都被划花了,竟然是一块沉香木,几个师兄弟纷纷争抢,最后不得已,被切割成了五七八块,一人一块拿自己屋里挂着驱邪去了。

山庄西边的那个杂物间,对莫璃璃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大大的宝库。

莫璃璃花了很长的时间,把以前积压的破烂都收拾了出来,发现了不少宝贝。莫璃璃笑的像一个腰缠万贯的大财主,更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因为这些宝贝都被莫璃璃用来与师兄们做交换了。

比如今天轮到莫璃璃洒扫庭院,莫璃璃就会拿出一本残缺剑谱,装模作样的在三师兄张亦山面前晃悠,一边晃悠一边还做出百思不得其解状。

三师兄张亦山武功不咋的,却是个标准的武痴,热衷于窥视各大门派绝学,立志写一本武学百家集。没有任何悬念的,三师兄被吸引了过来,

“小师妹,你在看什么呢?”

“三师兄,你看这个剑谱写的好离谱呀,怎么还能这么出招呢?”莫璃璃故意皱着眉头做思考状。

“快给师兄,师兄帮你研究研究。”

张亦山简直就是如获至宝,不等莫璃璃亲自提,立即揣上剑谱扛起大笤帚帮莫璃璃洒扫庭院去了。

又比如轮到莫璃璃做饭,偏偏那天莫璃璃犯懒不想做饭。于是莫璃璃先假模假样的随便炒两下,然后发出惊天地的动静,

“二师兄,二师兄,快来,快来,你快来闻闻,是什么香气。”

二师兄秦情不可避免地上当了,莫璃璃赶紧加把劲,

“黄梨花木的,轻便,做出的饭菜自带一股香气,二师兄,你快来试试。”

于是二师兄秦情心甘情愿地挥舞上了黄梨花木锅铲,一边卖力的炒菜,一边不住口的夸赞,

“好东西呀,绝对的好东西。炒完应该立即收好,别让小七毛头毛脚使坏了,小璃璃,由二师兄来保管你觉得怎么样呀?”

“必须滴~”莫璃璃眼睛笑成了月牙。

又比如轮到莫璃璃洗衣服,莫璃璃又犯懒不想洗了。

莫璃璃就去大宝库翻出个小风铃去找小七,小七师兄最喜欢这些精巧的小玩意儿,且小七师兄一根筋,对付小七师兄,啥技巧都不用使,所以莫璃璃直接晃着手里的小风铃,对着小七说道,

“小七师兄,帮个忙呗,今天帮我洗衣服,小风铃就归你啦~”

小七立即乐颠颠地去洗衣服了。

莫璃璃坐拥桃源山庄的大宝库,将犯懒发挥得淋漓尽致。

而且做为桃源山庄唯一的女性,莫璃璃不可避免地成了师父师兄特殊关照的对象,不仅分得独门独院的住所,平时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除了师父,都先紧着莫璃璃。

21世纪的莫璃璃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突然有七个师兄外加一个师父疼着宠着,莫璃璃感觉心里暖洋洋的。

莫璃璃第一次体会到了家的温暖,家在莫璃璃的头脑里第一次有了概念,家就是一大家子人冬天围着炭盆烤火,热梅子酒喝。春天开始耕种,播下一年希望的种子,秋天忙着收获,吃的肚皮溜圆。夏天纳着凉听老师父讲故事,提着师兄弟给做的萤笼,找两只大马猴玩。

在经历过睡觉从床上掉下来头摔破了,练功把腿摔断了,切个菜也能切到手指头后,莫璃璃识相地抛弃了游戏主角的主观意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人间这个世界里,她莫璃璃根本不是来玩游戏的,在人间这个世界里,莫璃璃可能连刍狗都不如,顶多就算只小蚂蚁!

莫璃璃也想过自杀,自杀后生命结束,一生结束,按照瞬息模式的逻辑,这个游戏就算GAME OVER了。

但是不怕死怕疼的莫璃璃一想到死的过程就感觉无比恐怖。

把自己药死?把自己勒死?或者把自己溺死?

莫璃能想到的死法都伴随着死前的痛苦挣扎,无比怕痛的莫璃璃实在是下不去那个狠手自戕,至于死那就听天由命吧。

渐渐地莫璃璃安安心心的玩起了人间这款游戏,不再总是想着自杀,不再站在上帝视角审视周围的一切,也不再把师父师兄当NPC看待了。

日子也就在听天由命间飞快地滑过了。



我与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霉女的爱情路 钻石级孕母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悲剧发生前 快穿主播不是人 月光礼赞 重生之金融秃鹫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我只想低调一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