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甘露来一壶 第六章 梅花甘露速速送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或许是所以老师父林若楠有意无意地保护,师兄弟几个再加莫璃璃有一个算一个,都也没真正的踏入过江湖。江湖只不存在于老师父的故事里。而老师父故事里的江湖,少了意气风发,更多人的是危机四伏与人心不古。山庄背倚十万大山,处地偏远,很少有生人会出现或路过此地。如此波澜不惊江湖只存在于老师父的故事里。而老师父故事里的江湖,少了意气风发,更多的是险恶与人心不古。。...

也许是因为老师父林若楠有意无意地保护,师兄弟几个加上莫璃璃有一个算一个,都没有真正踏足过江湖。

江湖只存在于老师父的故事里。而老师父故事里的江湖,少了意气风发,更多的是险恶与人心不古。

山庄背倚十万大山,处地偏僻,极少有生人出现或路过。

如此平静地习武耕种过日子,转眼间,莫璃璃就长到了十三岁,而沐轻寒也过了弱冠之年。

这天,超级无敌偷懒师父林若楠又出门了,这次不仅出门的时间有点长,足足有一个月没见回来。

更离谱的是,人没回来,派了一只鸽子回来,鸽子腿上挂着一封信,信上竟然说自己与好友打赌输了,让沐轻寒把后院老梅树下埋了十来年的梅花甘露挖出来给他送去。

此梅花甘露还是捡莫璃璃回来那年埋下的,取那年老梅树花蕾上的初雪,就着绿萼梅与红曲共同酿制而成,费了林若楠很大一番功夫,统共才得了这么一瓶。

自打莫璃璃知道有这么一坛酒后,心心念念的要喝,一遇到喜庆事儿,就咋呼着挖梅花甘露,次次都不能如愿。

沐轻寒拈着信纸嘴角控制不住的有点抽搐,师父您老人家能不能靠点谱啊,就不能安生呆在家里么?

好友,哪个好友,从小到大也没见过您老人家有什么好友啊。您老人家出去浪,连带着徒弟们都不得安生,还要陪着您出去浪。

沐轻寒左思右想,山庄上下最不放心的就是莫璃璃,就属她最能惹事儿。

不行,此次出门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还是要把莫璃璃带在身边才行,带上莫璃璃就得再把小七带上,小七虽然是出了名的“一根筋”,但是却是最听话的,一路上就让小七负责看好莫璃璃。

沐轻寒立即把众师弟师妹都召集了起来,

“明日我就带小师妹还有小七去给师父送梅花甘露,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一切大小事宜你们都听二师弟的安排,大家伙儿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好好习武耕作,不可偷懒,不可惹事儿,回来我可是要检查功课的。”

大家伙不住点头,大师兄的威信杠杠的。

沐轻寒又对莫璃璃和小七交待道,

“此次出门,路途有点远,不比在家,你俩记好了,千万不要惹事,江湖凶险,小心掉了脑袋,哭都来不及。”

沐轻寒顿了顿,偷瞄了瞄莫璃璃和小七的脸色,评估了一下恐吓的效果,继续往下说,

“咱们这次出门在家,不该看的不该听的不看不听,咱们只管赶路就行。明日一早就出发,早去早回。小七,你此行的任务就是看好小师妹,小师妹,你是女孩子,也要懂得保护好自己,听明白了么?”

小七和莫璃璃不住地点头。

第二天一早沐轻寒把二师兄秦情叫来,再次细细嘱咐了一番。又去挖了梅花甘露,仔细封装好就带着小七和莫璃璃出门了。

小七和莫璃璃都十分兴高采烈,能出去玩一趟,简直不要太爽呀。

师父虽然把梅花甘露输出去了,开封喝的时候保不准能赏一两口。

莫璃璃昨夜直接兴奋的失眠了,第二天一大早顶着熊猫眼和小七眉开眼笑。

莫璃璃上次离开山庄还是和师兄们去集市演戏,那时候还是背在背篓里。

这次出行,可算是真正踏足江湖了,莫璃璃兴奋地不行,看到平时没见过的花花草草都要大呼小叫一番,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儿。

沐轻寒是又好气又好笑,嘱咐小七看好莫璃璃,也就随他们去了。

山庄往西,先要经过一段水路才能到达下游的陈平镇,沐轻寒带着小七和莫璃璃来到最近的渡口,渡口竟然神奇的没有船。

“大师兄,渡口怎么没有船呀,我想坐船。”

莫璃璃用手搭个凉棚举在额头上朝着江心翘首而望,只见不仅小小的渡口没有船,整个江面上都没有船。

渡口怎么会没有船呢,都到下游去了么?

沐轻寒是个急性子,头脑飞快地转着,想着是不是要去砍点树做个木阀划过去。

沐轻寒把想法一说,小七和莫璃璃都坚决反对,砍树多累呀,做木阀多累呀,不干不干,一个两个头摇得像拨浪鼓。

沐轻寒正要发作,只见有一艘画舫从上游拐角处驶来,画舫雕梁画栋,装饰的美仑美奂。画舫里有一位美婢正在船舷边张望。

美婢身着淡紫色衣衫,轻盈飘逸,一双美目更是顾盼生情。莫璃璃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粗布衣裳,眼中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正所谓最不需要打扮的就是小姑娘。

在美婢的眼里,此时的莫璃璃虽然穿着粗布的衣裳,却正是花骨朵般的年纪,粉雕玉琢的人儿含苞待放,美得自然而不张扬,不禁多看了几眼。

莫璃璃十三岁的皮囊里住着的可是一个至少十八岁的灵魂,所以也不怕生,回看着美婢,美婢看莫璃璃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透着向往,便笑着对莫璃璃说,

“小妹妹,你长得真好看。”

“小姐姐最好看了。”

莫璃璃溜虚拍马的功夫无人能及,沐轻寒敲了敲莫璃璃脑门,对着美婢拱手为礼,

“鄙师妹无状,小姐见谅。”

沐轻寒已过弱冠之年,高鼻深目,很是俊俏,而美婢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只向沐轻寒微微福了福,便转身回了画舫,画舫就静静停在了渡口边。

见美婢走了,沐轻寒提着莫璃璃的后衣服领,带到僻静处好好教训了一番。

江湖险恶,不可以随便搭讪,出门前白和你们交待了么?

莫璃璃迫于武力的悬殊,老老实实地受了。

沐轻寒又要砍树做木阀,莫璃璃与小七还是坚决抗议。最后小七和莫璃璃头挨头商量了半天,派小七来和沐轻寒商量。

小七一副随时准备挨打的模样,小心地说,

“大师兄,要不咱仨现在就把梅花甘露喝了,然后修书一封给师父,就说梅花甘露在路上不小心打破了,送不了了,咱仨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沐轻寒暴怒,追着小七就要挥拳头,眼看小七挨打已成必然,突然画舫有人轻笑出声,沐轻寒和小七立即一个停下了挥舞的拳头,一个放下了捂头的手,做出彬彬有礼的样子,不远处蹲着的莫璃璃冲着两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还是那位美婢,美婢对着沐轻寒微福了福,轻声细语道,

“渡口看着一时半会儿不会有渡船,如三位少侠不嫌弃,我家主人想邀请诸位上船一道去下游,途中也好做个伴。”

小七和莫璃璃简直喜出望外,沐轻寒看了看小七和莫璃璃一眼,拱手还礼,

“如此便叨扰了。”

说完便带着莫璃璃和小七上了画舫。

美婢的主人是位少年公子,与沐轻寒差不多年纪,自称刚看望完外祖母,现租了一艘画舫想从水路返家。

姓原名昫月,人如其名,端得如清风明月,光看着就让人神清气爽。

画舫内部也装饰得极为雅致,莫璃璃不得不在心里感叹,古代人真是会享受呀。

原昫月已吩咐准备好了各式精致的美食美酒,莫璃璃和小七为了不给师父和大师兄丢脸,起先也只是偷眼打量,行为还算不逾矩。

那厢沐轻寒已经与对方攀谈上了,你一句“久仰”,我一句“幸会”,互相吹捧,不亦乐乎。

正寒暄得热火朝天,突然听到画舫外有嘈杂的声音响起,众人便都移步到船舱外,只见上游飞快地驶来几艘快船,为首的冲着画舫这边喊话道,

“萧大人的船马上就要过来了,尔等速速避让,不得有误。”

负责开船的船工立即奔向原昫月,

“这位萧大人可不是咱们能够惹得起的,东家还是先避一避吧。”

原昫月本不想避让,绿珠悄悄扯了扯原昫月的衣袖,原昫月方才点了点头,船工立即将画舫又驶回渡口靠岸停好。

这一避让竟然一直等到日落西山,方见从上游驶来一列船队,为首一艘大船,后面跟着几条护卫的船只,一路浩浩荡荡地开了过来,大船上飘荡着一面大旗,上书:逍遥阁,护卫的小船上的旗帜上则写着大大的萧字。

沐轻寒注意到,船只上的人都穿着立领玄衣,后背绣着飞鱼的图案。

等船队开过,船工又来请示原昫月,

“东家,日头见晚,此处常有暗流,我们又只是一艘画舫,实在不宜夜间行船,是否在渡口停泊一夜,明日再行?”

原昫月抬头望了望天,又征询了一下沐轻寒的意见,

沐轻寒道,

“出门在外,小心为上,那就明日再启程吧。”

于是船工下了锚,众人又齐回到画舫的船舱中。

想着能在船上过夜,莫璃璃和小七都感觉有点兴奋。

两人刚开始还有点儿拘束,后来发现竟然没有人有空搭理他们,立即就开始埋头吃喝,偶尔抬起头扫对面两眼,大部分的精力全都放在吃上。

沐轻寒已经觉得自己遇到了人生的知已,就差和原昫月称兄道弟了。

莫璃璃抚额,大师兄,你这般轻信于他人,就不想想师父的老脸?

原昫月对着沐轻寒转摇手中的折扇,

“不瞒几位,我此次出来,其实是在家呆得烦闷,想出门散散心,不知几位送酒给令师时可否带上愚兄,如能结伴同往,愚兄求之不得。”

沐轻寒立即答道,

“我与原兄也是相见恨晚,若原兄无事,结伴同行,如此甚好。”

莫璃璃默,大师兄太憨了,这怕是被人卖了还要帮着数钱呢呀,数钱倒不会,可能会担心自己卖不上个好价钱。

美婢名唤绿珠,虽然是位婢女,言行举止一看就不像寻常人家的普通婢女,也一道入席吃喝攀谈。

绿珠问埋头苦吃的莫璃璃,

“莫小师妹,你怎么和你家大师兄小七师兄穿得一模一样儿,头发也是简单的马尾辫?”

莫璃璃对着绿珠笑了笑,笑的有点傻。

沐轻寒替莫璃璃回答道,

“山庄全庄上下就只有小师妹是女子,都不会女子的梳妆打扮。绿珠小姐要是不嫌弃,这一路上烦请多教教鄙师妹女孩子方面的学问。”

说完沐轻寒还拱手一礼,绿珠欠身避过,轻笑了笑,

“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不敢受沐公子之礼。”

沐轻寒又转身问原昫月,

“刚才那位萧大人,原兄可知是什么来路?”

原昫月道,

“沐兄有所不知,这萧大人乃是当今江湖的一大毒瘤。”

“一大毒瘤?”

“可不是,这萧大人就是逍遥阁的萧青,逍遥阁一直服务于天家,在江湖上很是霸道。在他手上被灭的门派简直数不胜数。要是不小心惹到了逍遥阁,芝麻大点儿的小事都能引来杀身之祸。逍遥阁用重金大批收买江湖中穷凶极恶之人,实力不可谓不雄厚,所以大家一直都是敢怒不敢言,行走江湖不小心遇到了,也是能避则避。”

沐轻寒点了点头,心想,江湖果然险恶,师父从来没有提过江湖中的纷争,这趟出门看来还得加倍小心才行,带上原昫月也不错,至少江湖上的事情可以问问他。

酒过三巡,原昫月已微有些醉意,拉着沐轻寒的衣袖,情真意切地说,

“沐兄,我今天真是太开心了,实不相瞒,这次是我第一次独自行走江湖。第一次出门就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实在是天大的幸事!”

绿珠连忙将原昫月扶好,歉意地对着沐轻寒说,

“沐公子请勿见怪,我家主人没出过门,长这么大也没什么朋友,今日与沐公子一见如故,心里开心,不免多喝了点儿,不周之处还请沐公子见谅。”

沐轻寒没想到原昫月竟然是一只被养在笼中的金丝雀,不免有点心生同情,立即冲着绿珠摆摆手,

“原兄待人真诚坦荡,沐某也很庆幸得遇原兄。”

绿珠又歉意地笑了笑,扶着原昫月去内舱休息了。

莫璃璃和小七一早就已经跑到船舱外的甲板上躺着看星星去了,横舟夜泊,轻波荡漾,两人都感觉十分惬意,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了天。

“怎么样儿,小七师兄,出门好玩吧~”

“当然好玩了,真是大开眼界呀。”

两人相视而笑,笑的无比欢畅。

“小师妹,你觉得那个原昫月好看,还是咱们的大师兄好看。”

“当然是咱们的大师兄好看啦,咱们的大师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

莫璃璃早早瞥见沐轻寒迈上甲板的那只脚,马屁立即拍上了,拍马屁一定要拍得浑然天成那才叫绝呢。

沐轻寒嘴角噙着掩饰不去的笑意,缓步走了出来,

“还不快回船舱休息,要是着了凉,生了病,就直接打道回府,哪里也不用去了!”



我与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霉女的爱情路 钻石级孕母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悲剧发生前 快穿主播不是人 月光礼赞 重生之金融秃鹫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我只想低调一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