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传说 第一部 第 四章 娘胎练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凌天懊丧若死。自己一时之间勃兴,搞了个人体螺旋电钻,结果将自己钻到了这么一个鬼地方。周围好像皆是黏稠的液体,自己的身体也变小了,变为了一个葫芦娃像的东西,并且,身子还被吊了出来……这个架势,跟前生自己看的动画片之中那个还未化为人形还在葫芦秧上难道我触犯了天条?我靠,不就是搞了一次黄泉路上的人体螺旋实验吗?至于这样惨无人道的将我削成一根人棍吊起来吗?凌天义愤填膺,差点便要破口大骂。。...

凌天懊丧若死。自己一时兴起,搞了个人体螺旋电钻,结果将自己钻到了这么一个鬼地方。四周似乎皆是粘稠的液体,自己的身体也变小了,变成了一个葫芦娃一样的东西,而且,身子还被吊了起来……这个架势,跟前世自己看的动画片之中那个还未化成人形还在葫芦秧上吊着的葫芦娃简直是异曲同工……..最惨的是,现在跟葫芦娃身上一样的光滑——没有手脚……..

难道我触犯了天条?我靠,不就是搞了一次黄泉路上的人体螺旋实验吗?至于这样惨无人道的将我削成一根人棍吊起来吗?凌天义愤填膺,差点便要破口大骂。

等等…….慢着……这是怎么回事?隐隐约约听到竟然有说话的声音……再仔细听听看:“…….夫君,我们的孩子好像在动呢……”接着又是一个男声,同样的隐隐约约、模模糊糊“..…..我听听……”

夫君??这是怎么回事?凌天当场石化!目瞪口呆。难道……我这么快就投胎转世了?可是怎么会是夫君?就算是投胎了,那听到的也应该是‘老公’才对!难道……难道……我不禁投胎转世,而且还…..穿越了??!

我靠,这么极端狗血的网络桥段不会就这么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了吧?凌天大脑中一阵晕眩!

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错,是一个人体的大致模样没错,形状极像自己在中学时学的生理卫生上面的孕妇肚中的胚胎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子?我…..还没过奈何桥呢!那孟婆汤也还没够着尝上一尝…….我……我还想在那望乡台上高歌一曲……..怎么会就这么匆忙的把我安排了啊?凌天直欲放声大哭,哪知道才一张嘴,便是一股粘稠的液体灌了进来…….同时,那捆在自己身上的绳索……哦,脐带中绵绵不断的传过来一缕极为精纯的先天之气……

凌天又感应了一下身侧,没有其他的与自己相同的物体存在……恩,看来不是双胞胎……,应该是属于独生子女吧?凌天想道。

一遍遍的验证观察之后,凌天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的确确是投胎转世了,穿越不穿越还没有弄明白,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一位伟大的孕妇的肚子里面…….赞美神!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外面说话的竟然说的是汉语……太方便了,看来还是在地球上。凌天想。

以自己的经验….咳咳,以自己的眼光看来,自己现在这个模样,最多也就是三四个月的样子,也就是说,最少还需要五六个月的时间自己才会真正的诞生于世……想到还有五六个月的时间自己要独自呆在这个黑漆漆的地方,凌天就忍不住要有一种抓狂的感觉——前世自己孤独了一辈子,现在竟然还要继续忍受下去……什么世道啊!

既来之则安之。凌天想。在这一刻,凌天突然想起了自己前世的最大的遗憾和恨事:惨遭陷害,丹田上毫不留情的一掌,废去了自己所有的骄傲和希望!自己本来极有希望在二十岁之前便能够完成内力自后天向先天的转变的,就这么突然地…….

等等……我刚才在想什么?凌天脑中灵光一闪,陷害……废武….后天….哇哈哈哈,先天真气!那条自己身上的脐带子正在源源不断传来的不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先天之气吗?如此天赐良机,天上掉下馅饼来的事情,自己如何能够错过?

哇哈哈,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还是个裸体的林妹妹……..凌天心中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差点便要手舞足蹈起来。

想到了这一点,凌天顿时感觉自己的生活不会那么无聊了——起码,自己还可以修炼内力啊。

凌天先是聚精会神的将自己前世所学到的凌家不传绝学“惊龙神功”的口诀与运行的线路仔细的回想了一遍。他一点一点的回忆着,思考着,凌天知道,这绝对是一个梦寐难求的机会,凌天不允许自己出任何一点一滴的差错!

带着前世所有的记忆转生!这绝对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这就好像一个亿万富翁,死去重生之后,却发现自己的亿万家产跟着自己从娘胎里面出来了……起步便是先天真气啊卖糕的,有些习武之人终其一生都不能达到这个高度!而自己竟然还没有发育成完整的人形便有了这样的机会!自己如果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简直是愧对列祖列宗的眷顾和老天爷的恩赐!

凌天到现在一直没想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投生的,不过,估计跟自己玩那场人体螺旋电钻有着很大的关系。不过这个已经不是他思考的重点了。凌天现在最为头疼的便是自己体内孱弱的经脉。

凌天非常明白,自己现在还只是一个肉球而已,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的肉球!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相当危险的,毕竟,现在正怀着自己的这位母亲随随便便摔一个屁股蹲便有可能将自己化成毫无意义的一滩血水,月经一样的排泄出来。

所以凌天现在的主要任务便是强化自己的身体,务必能够达到吃药打不掉,摔跤照样活蹦乱跳。就算是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也要撑到革命成功的那一天——诞生之日!

要强化身体,便要借助母体中传送过来的先天之气与自己前世学过的内功心法了。可现在的问题是,凌天体内的经脉异常的细小脆弱,凌天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婴儿在这个月份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反正就觉得自己有些过于孱弱了……

一不做二不休,凌天极为小心的引导着先天之气,宛若前世在豆腐上绣花一样的小心翼翼,向自己的身体内部的经脉慢慢的一步一步的疏通过去…….

感觉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凌天终于完成了先天之气在自己体内经脉中的第一周天的循环。一时间心神俱疲,这种感觉,就好像怀中抱着一大块极端易碎裂的极品玉石却还要在万丈悬崖的上空走钢丝…….太折磨人了!凌天醒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想要破口大骂。

经过了一周天的循环,凌天稍稍感觉到体内的经脉似乎壮大了许多。信心也足了起来,抱怨归抱怨,凌天心中很清楚,内力运行线路,最难的也就是第一周天的循环而已。第一周天不仅要注意不能走错了线路,还要小心控制着适当的气流进入经脉之中,去一点一点的扩宽经脉,然后在扩宽的基础上打通经脉,再然后才是内力按照既定线路开始运行。中间无论哪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是万劫不复的局面!

有时候凌天也在想,如果自己在娘胎里边走火入魔了…….想到一半便及时的停止了这种疯狂的想法!呸呸呸,乌鸦嘴。

自从黄泉路上跟凌雪儿谈过那一次,凌天很是欣喜的发现,自己的性格改变了很多,也许,是内心之中的心结豁然打通的缘故吧,自己再也不像前世那样的偏激了,性格也感到似乎在向开朗的一面发展。

凌天不认为凌雪儿在那种时候还会说谎骗自己,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悲;更何况,两个人那时候不仅仅是将死,而是已经千真万确的死翘翘了,都很真实的走在了黄泉路上,凌雪儿实在没有再去欺骗自己的理由!

将脑海中杂七杂八的念头收拾起来,不管怎么样,自己已经是重生了,以往的所有的一切,都将跟自己毫无关系!从现在开始,自己就要努力适应自己的新的身份,争取在这一个新的世界,努力做一个有理想有文化有纪律有道德还要有权有钱有势有武功有美女爱的九有新人!

深吸了一口气,哦不,是又被娘亲肚子里的羊水呛了一下,凌天再次开始了自己先天之气改造经脉的努力……争取做到,出生就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凌天心中极度的yy着,恩,似乎自己印象之中便有这样一位超级牛人的存在的,好像是……封神演义中的哪吒…..一旦出现这个念头,凌天被自己吓了一跳:我靠!我不会便是那位超级大神吧?可是我身上明明没有那个金刚圈子与那根七彩的带子……不是说出生便带来的么?

肚中无甲子,岁月不知年。

凌天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娘亲肚子里面呆了多久,每天只是练功、睡觉、睡觉、练功,周而复始。凌天知道,一旦出生之后,便再也不会有这种纯净的先天之气供自己吸收了,所以,凌天格外的珍惜现在的时间,几乎除了睡觉的时间,其余的时间全部用来练功了。能够感觉到的变化便是,自己的手脚一条一条的逐渐长了出来,慢慢的丰盈起来,不断的锻炼之下,手脚均是颇为有力量。偶尔小小的踢一下,总能听到擂鼓般的声音与一个女人温柔的笑骂…….

纯净的先天之气的功能也逐渐显露了出来,凌天现在的小小的身体,经脉已经是完全畅通无阻,扎下的内力根基也已经是颇为深厚,偶尔用自己的小手摸摸自己的头颅,似乎已经有些发硬的迹象,凌天知道,自己呆在娘亲肚子里面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可能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要真正的‘诞生’了。

就在这个时候,凌天突然想到了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自己在娘亲肚子里发疯一样的练功,自己的身体倒是健康了,经脉也已经强化了,可是自己现在未免也太大了一点……据自己的认知计算,恐怕自己现在的体重最少也得八九斤重了,怎么出的去?而且自己的脑袋被自己练的要比一般的婴儿头骨要硬……万一出不去岂不是?……..

卖糕的!怎么会这样!凌天欲哭无泪!正在一筹莫展之时,总算灵光一闪,恩,似乎自己前世在凌字世家存武堂里查阅武学典籍的时候,曾经背诵了一些武功秘籍,其中好像就有一篇是介绍缩骨神功的…….天无绝人之路啊。凌天不由得热泪盈眶!事不宜迟,凌天急毛蹿火的从自己的大脑之中将那篇缩骨功法翻了出来,连睡觉的时间也用在了练功之上……人命关天啊,不得不急。

现在,凌天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还是旁系好哇!凌家的嫡系子弟,拥有随时进入存武堂查阅典籍的权力;而凌天这样的旁系,则是每个月只有一天的机会可以进入存武堂,所以每次进入,凌天均是先挑着自己感兴趣的功法与武功囫囵吞枣的背诵下来,等到回到自己的小院子再开始真正细细的研究。久而久之,也养成了这个习惯,各种功法武功背诵了一肚子,终于在现在这个紧要时刻派上了用场。

凌天扪心自问,若是自己当年是一名嫡系子弟,明知道自己拥有随时进入存武堂的权力,自己还会不会费尽心思来背诵这些武学典籍?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平生第一次,凌天为自己作为凌家旁系子弟而不是嫡系子弟感到了由衷的庆幸!救命恩人呐……….一尸两条命的悲剧总算避免了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