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镯:轮回的爱恋 第四章柳暗花明又一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由于什么线索都没可以得到,之宜只得悻悻然而归,赶回桐乡市区。的话在马鸣村没找到了沈曼禾的话,她想去当地派出所撞撞运气。外公想寻找的,所以是自小跟他更亲近的人。而外公出生于于1927年,沈曼禾跟他年纪相差不大,假若她还好好活着,了是一个90多岁,逼近一百岁的老如果在马鸣村没找到沈曼禾的话,她想去当地派出所碰碰运气。。...

由于什么线索都没得到,之宜只好悻悻而归,返回桐乡市区。

如果在马鸣村没找到沈曼禾的话,她想去当地派出所碰碰运气。

外公想要找寻的,应该是从小跟他亲近的人。而外公出生于1928年,沈曼禾跟他年纪相仿,倘若她还活着,已经是一个90多岁,接近百岁的老人了。对于沈如今是否还健在,之宜不敢打包票。

向值班民警说明了来访目的,是找寻逝去亲人失联多年的朋友。民警将之宜带到户籍科。

因为不知道沈曼禾的出生年月,之宜所知道的仅有出生于马鸣村。

经过查询,全市内同名同姓的人并不多。有一位住在海盐的沈曼禾,可惜,她的出生年份是2002年。

“说明本市范围内并没有你要找的这位沈曼禾,假如她已经迁到其他省市了,你可以到嘉兴市公安局户政处查询。”年轻的女民警跟之宜建议。

谢过民警,之宜决定前往嘉兴市公安局再碰碰运气。

从小到大,她是个做事有规划与毅力的孩子。再难的事情,她总卯着一股劲儿,不到无路可走是不会放弃的。这点,随了她母亲!

之宜很快就来到了嘉兴市公安局。说明并登记相关信息,遗憾的是,并没有找到沈曼禾。

警察耐心解释说:“这个沈女士出生在解放之前,以前的信息录入都是手写手记的,存在遗失或者错误记录的可能。而且,不知道她具体的出生年月,她也可能改了名字。所以这个信息的查询其实非常有难度......”

之宜走出市公安局大门,有点不知所措。她掌握的信息太少,确实有点大海捞针了。

沈曼禾,你究竟在哪儿?

刚好,眼前开过一辆298路公交车,车身上印着当地电视台的公益广告。

我可以去电视台寻求帮助!之宜顿时心生一计。

公安局到电视台的距离并不远。接待他的是一个穿着白色体恤的阳光男孩。

“你好,我叫何嘉杭,嘉兴的嘉,杭州的杭。是真情节目的编导。”男孩挺热情,刚落座就跟之宜进行了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向之宜。住在米兰,回来寻人。”

“我知道,刚看到你填写的表格了。”说完何嘉杭给之宜一个温暖的微笑。

“我觉得,你的故事可以包装一下,让它更加感人一些?”

之宜点头。

“方便问下,这个沈曼禾跟你的外公是什么关系呀?是恋人吗?”

“嗯......”之宜潜意识里也觉得沈应该是外公的青梅竹马之类的,不然也不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外公,而外公在异国又牵挂了这么多年。可是,这样想,对去世的外婆来说好像不太公平。

之宜有点不置可否。

“既然如此,我们先说个大概啊,就是你受去世的外公嘱托,带着当年沈曼禾给你外公的定情物回国找寻原来的主人。中间有什么感人的爱情故事吗?”

“我真不知道,目前我了解到的其实也跟你差不多。”之宜露出为难的神情。

“好吧。”何嘉杭继续说:“这有点巧‘夫’难为无米之炊呀。”

之宜被他的话逗笑了。

“你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不过我没有别的意思啊,看到美好,就是单纯地想夸奖。”嘉杭怕之宜误会,赶忙解释一下。

“我知道,啊,你为什么会叫嘉杭?”之宜想转移一下话题,望着眼前这位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今年24岁,前年从大学本科毕业后就直接来到嘉兴电视台实习,并且顺利留下。虽然看起来很年轻,跟大家说话嘻嘻哈哈的,但是一到做事就很认真责任。他之前负责的栏目收视率还挺不错。所以台里的领导才大胆把他们的王牌节目《真情》交到他手上。

“因为我爸是嘉兴人,我妈是杭州人。他们结婚后就一直生活在嘉兴了。我大学是在中国传媒大学念的传播学。”

“这个大学我听过,不错的。我记得很多中国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都是这个学校毕业的。那你怎么没有留在北京发展呀?”之宜觉得这男孩子的学历有点大材小用了。

“北京的气候不适合我,我鼻子三天两头流血。空气实在太干了,不适合我这个南方人啊。而且,我也挺喜欢自己的老家的。”嘉杭解释得挺诚恳。

虽然才来不久,之宜发现嘉兴的气候、水土确实挺养人。街上女孩子的皮肤水嫩,状态都特别好。

“确实......不过我还没去过北京呢。”

“哦?那你可得去去,毕竟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呀,你们女孩子想逛街就去王府井、三里屯;想看点历史感的东西就去故宫、太庙、颐和园;体力好就去爬长城、鼓楼、什刹海......”何嘉杭讲起北京便开始滔滔不绝,仿佛他就是个北京人。

“你没来过中国,中文还能讲这么好,厉害!”

之宜忍不住笑起来,说道:“从小,家里人都跟我讲中文,有挺长一段时间,外公让我练习写毛笔字,所以我也能写出不少汉字,就是字写得不好看。”

说到了外公,之宜觉得还是要言归正传。

两个人都坐着陷入沉思。

突然,何嘉杭抬起手臂看了眼手表,说:“17点45分,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们出去吃个饭,再商量?”

没想到这一天过得这么快,都到晚上了。

想想自己一大早就出发去马鸣村,然后从派出所找到公安局,最后还来了电视台,这一天其实过得相当充实了。自己中午也没正经吃个饭,此刻肚子确实在抗议了。

“好,我们边吃边聊。”之宜答应了。

“先说好,这饭我请你了。”

“不用,还是我来吧。”之宜从小就被母亲教育不要平白无故地接受别人,尤其是异性的好处。跟朋友出去玩,用完餐大家也习惯各自买单。其实她心里更倾向于AA,彼此互不亏欠。不过这个习惯貌似不太适用于热情的国人。

“你是我的客户,这顿饭应该算我的。”何嘉杭还是坚持着。“我这算招待费,可以报销的,合理合规,放心吧......”

之宜说服不过这个小伙子,只好听他的。

”你喜欢吃什么菜?日料、西餐还是本帮菜?”

“本土特色的菜就好。”昨晚吃的桐乡粉丝煲给之宜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我知道了,就去那家。”

何嘉杭也没说是什么店,先绅士地打开出租车车门让之宜上车,然后自己坐到前排。跟司机说:“师傅,麻烦带我们去新华西路上的寻宴餐厅。”

又是个“寻”,我是没法摆脱这寻人的命运了,之宜暗暗苦笑着。

车子很快到达了寻宴餐厅。餐厅装修是典型的江南水乡风。一走进餐厅大门,迎面扑来的是古色古香的中式格调。室内灯光柔美放松,隐约可以听到潺潺流水声。进门处还有个乌篷船,往里面细看居然是餐桌。

之宜还挺想坐在里面吃饭,不过已经被客人预定。只好随服务员继续往里面走。

最终被带到里屋一个靠墙的位置。

“这里比较安静,你们不会被打扰。”之宜朝着服务员笑了笑表示感谢,心想我跟他是被误会当作情侣了?

白水鱼、笋干烧肉、干锅鸡、酱鸭、醉大虾......何嘉杭一口气点了很多荤菜。

“别啊,太多了,就我们两个,吃不完的。”之宜赶忙让服务员去掉了干锅鸡跟醉大虾。

“鸡跟鸭一个就行,鱼跟虾也选一个就好,别重复了。我再加点蔬菜。”之宜缓缓解释道。

“我就想给你尝一尝这里的全部招牌。”何嘉杭笑眯眯地看着她。

“对了,它家的蒸双臭也挺好吃,我怕你不习惯,所以没点。”

看嘉杭的表情,这个菜应该味道不错。但是,为什么叫做“双臭”?之宜有点纳闷。

“双臭指的是臭苋菜梗和臭豆腐,这两者组合可以说是等于生化武器。初次闻感觉要晕倒,但是你吃过的话,就会爱上它。”何老师认真地给之宜科普。

“臭豆腐我是听过的,浙江绍兴的臭豆腐就非常出名。这个臭苋菜确实不知道,孤陋寡闻了。”

“绍兴有三臭,除了我们刚才说的两个,最后一个是臭冬瓜。”

何嘉杭顿了顿,继续说:“这些都是江浙一带的特色菜,腌制臭豆腐臭冬瓜的卤水,其实来自于臭苋菜梗。不加任何的添加剂,仅仅是纯天然发酵而成。”

向之宜没想到,就这几个“臭东西”,他俩居然聊了这么多。

“看出来了,你其实是个吃货。”

“看得挺准。我平日里不忙的时候就喜欢去各地吃美食,30岁之前我要吃遍大江南北。”

“这个双臭,尝试下?”何嘉杭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宜,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嘞。”

......

这双臭,果然很......绝!饭后的之宜还在细细品味这个特殊的味道。

之宜的酒店订在餐厅附近,距离电视台也不远。

两个人吃完了饭,就慢慢走路回去顺便消食。

“那我们,明天电视台见。”何嘉杭绅士地送之宜到酒店门口。

“嗯!我正好想想应该怎么讲述这个玉镯的故事。”

“是我们一起想,你放心吧,我可是讲故事的高手。”何嘉杭说完朝着之宜挥了挥手。

“再见!”

“再见!”

“对了,怎么用意大利语说再见?”

“ciao......”之宜怕对方没明白,继续补充说:“这个词,既可以表达再见也可以是你好,是很随意的。”

“ciao!”何嘉杭又挥了挥手。

之宜挥手回应后转身,ciao,贴心的大男孩,今天跟他的相处确实很随意轻松......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