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末世中醒来 第三章 这是异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是武樱武直死了之后的第四天,据说华农镇的很多军人都牺性了。那些年之颜口中的长臂人也死了足足十个,但但是有三四个还在撕杀,官府的军队了捉襟见肘,在第二天的中午就了派信使去城池中心的华阳郡求救。年之颜他们每日在窗户旁边向值勤的士兵打探一点儿消息那些年之颜口中的长臂人也死了将近十个,但还是有四五个还在厮杀,官府的军队已经捉襟见肘,在第二天的傍晚就已经派信使去城池中心的华阳郡求救。。...

这是武樱武直死后的第三天,听说华农镇的很多军人都牺牲了。

那些年之颜口中的长臂人也死了将近十个,但还是有四五个还在厮杀,官府的军队已经捉襟见肘,在第二天的傍晚就已经派信使去城池中心的华阳郡求救。

年之颜他们每天在窗户旁边向巡逻的士兵探听一点消息,每个人的心里都惴惴不安,武大宇昨天傍晚就冒险回去了,当时年之颜看着他回去的蹒跚步伐,想起武樱武直临死前的画面,心里像被无名的爪子生生抓得生疼。

这天傍晚,窗外得阳光依然如往日一般,却莫名地让人感觉到悲凉。巡逻的士兵带来消息,说那些长臂人是外族人,不属于我们的星球,我们神藏星古老的门户通道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打开了,门户地点就在我们星球南面,也就是我们的华农镇正南方的后山,

华农镇守不住了,华阳郡的军队已经开拔,很快就会到我们华农镇,掩护我们撤离到华阳郡东南方向的上阳县,让大家这几天收拾好简易的包袱,准备随时出发;没有回家的都出来由军队抽调人手护送回家,整个镇上人心惶惶。

上阳县,是神藏星南面一个比较知名的小城,因十多年前的一场瘟疫,整个城池的人几乎全部死亡,官府下令封城之后这里就犹如死城,虽然后来官府说里面已经安全了,但是还是没有多少人会来这边居住。

年之颜简单地收拾了几套衣物,准备了些路上吃的干粮,看着医铺里的各式药材,后院的各种珍贵药株,轻轻地叹了口气。

“爹,你收拾好了吗?”

“嗯,好了。”年啸轻声回答着,默默地坐在柜台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爹,我们星球的通道被打开了,是什么意思啊?”

年啸没吭声,半晌,抬起头看了一眼年之颜,说:“不清楚,只是听你太爷爷说过,也只是传说,说我们的星球上有一个可以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通道,但是这个通道被一位大能封印了,在哪谁都不知道,只流传下来一句歌谣:通道打开,末日即来。”

听说城外的长臂人又多了起来,华农镇官府的军队已所剩寥寥无几,各家各户的壮年和青年都已经自发拿起刀剑顶向城门,只为争取一点时间能够等到华阳郡的军队。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华阳郡的军队终于进城,直接横穿过镇里,直扑向正南面的城门,可能是因为军队的人数,或者是因为军队的装备,城外的长臂人很快就被消灭了。

但是那星球的通道既然已经打开就没办法关上,长臂人还是会源源不断地过来,时间长了,可能还会又其它的种族过来,华农镇已经不适合居住了。

官府发文,要把这里建成军事基地,用来长期抗战长臂人,直到找到门户的关闭方法。华农镇的全体居民在军队的护送下,有序地离开了华农镇,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来到隔壁人口几乎为零的上阳县,由官府组织在此安家落户。

年之颜和年啸分到了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有五间小屋,三间寝室,一间待客厅,一间厨房,虽然跟之前的年家医铺没法比,但也还算不错。

年之颜和年啸动手收拾了一下这院子,年啸就先休息了,连续几天的风餐露宿,已经让他们感觉到相当疲惫。

年啸一度以为年之颜的身体会垮在路上,却没想到年之颜不仅仅自己的身体一点事情都没有,路上还帮忙他一起救治了不少生病的老人孩子,感觉到欣慰的同时不免也感觉到了骄傲。

年之颜看着疲惫的年啸进屋休息后,继续把后面的厨房也收拾了出来,然后出了家门,来到城门口,城门口有士兵驻守着。

“大哥,我想买些被褥和生活用品,应该往哪里走啊?”年之颜走过去问道。

士兵看着年之颜,说:“这个城镇上几乎没有店铺,你需要的东西要出城,往西边那条路走上半个时辰,会有一个玄武小镇,那里就有,目前那边是安全的。”

“好的,谢谢!”年之颜道过谢。

快速地往玄武小镇走去。一路上,她边走边想,十多天的行军,风餐露宿,她没有感到一丝疲劳,身体也没有异常,手腕上的紫阳紫苏果子依然还在,就是右眼角的红痣时不时地发烫,只要红痣一发烫,手腕上的紫阳紫苏果子的绿色就似乎有点诡异地在流动。

年之颜的心理在开始的几天几乎要崩溃了,后来也就慢慢接受了,反正对身体没有不好的影响,反而感觉身体素质越来越强了,也算是好事。

一边走一边想,已经走了差不多一刻钟,突然,右眼角的红痣突然发烫,还发出了妖异的红光,手腕上的紫阳紫苏果子的绿色竟然像活了一样。

年之颜感觉自己的头部正在隐隐开始发烫,不是疼,是烫,慢慢地越来越烫,越来越烫,年之颜感觉自己的头部正处于一个熔炉,随时都有可能被高温融化。

突然手腕上的紫阳紫苏果子发出一股清凉的感觉顺着手臂一直冲向滚烫的头部,对头部的高温强势地冲击着,这次年之颜没有特别得慌张,调动所有的精神力集中对抗着这头部的高温,不让自己晕倒在这荒芜人烟的城外。

在手腕传来的清凉的支撑之下,年之颜慢慢地习惯了头部的高温熔炼,她专心地感受着,脑子飞速地思考……

她的头部是从被长臂人砸到石头的那天晚上开始不正常的,那砸到的是石子吗?现在想来应该不是,那长臂人不是追不上她,也不是武力值不够,应该不会滑稽到从街上捡个小石子当武器,而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感觉,那种感觉也不像是石子“砰”一声打到你后就弹走的样子,而更像是“噗”一声有东西钻进你脑子的感觉,她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她的脑子里面进东西了,她静静地感受着脑部传来的灼热……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声清脆的“叮”,她的脑海里竟然浮现出很多内容,不知道怎么形容,确实是像突然多出了很多内容,年之颜现在已经被汗水浑身湿透了,但她还是专注地看着脑海里的出现的信息。

她想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年之颜快速地看着脑海里的信息,发现只能读完第一层面的内容,知道后面还有很多内容,但已经无法读取,年之颜控制着自己的思维尝试着往脑海里更深层的内容靠近,但是大脑就像要开裂一般,根本不能靠近,年之颜只好作罢。

第一层她读到的内容里就有这个手腕上紫阳紫苏的果子的介绍,和一些基本的修行功法,基本的吐纳方式,炼体方法,年之颜已经震惊至极,她盯着手腕上的紫阳紫苏果子,想试一试刚刚在脑海中读到的内容是不是真的,她担心自己刚才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无稽的梦。

年之颜默默地抬起左手手腕,看着上面似乎还在游动的绿色,心里对其产生了一股莫名的亲切,如果没有这手腕的紫阳紫苏果子发出的清凉,今天她估计也熬不过来,“啪”额头上的汗滴落在手腕上,她用手指抹去汗滴,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用左手拿稳,对着右手手腕处的静脉扎了进去,细细的鲜红的血珠开始冒出来。

年之颜开始把渗出的血珠直接滴在左手手腕的紫阳紫苏果子上,绿油油的果子犹如活过来一般,果真如脑海中的信息里说的一样,贪婪地吸收着她的鲜血,一滴两滴三滴……

年之颜一度以为自己这一身的血都要奉献出去的时候,这果子才堪堪喝饱了一般,然后年之颜再度用左手接住从自己静脉中流出的鲜血,把鲜血抹在右眼角的红痣上,红痣立马再次发出妖艳的红光,手腕上的紫阳紫苏果子也开始传来阵阵清凉,年之颜似乎可以感觉它在欢呼雀跃……

“叮”一声再次响起,年之颜突然感觉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空间,大概有一百来个平方的虚无的空间,里面除了一颗紫色的小植株以外,再无它物,脑海里的信息只介绍了这个紫阳紫苏果子是一个介子空间,初期可以存放一些没有生命的物品,却没有说介子空间里面还有一颗紫色的小植株。

看这植株的样子,年之颜也没认出来是什么药材,但感觉它很脆弱,正静静地在空间里散发着莹莹的紫色光芒。年之颜试着用精神控制一颗石头,学着脑海中的操作,想把石头摄入空间里,但试了好多遍,都没有成功,年之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想,估计是自己的精神力不够,脑海中的信息就说要有足够的精神力,可是她却不知道精神力是一种什么鬼东西。

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已经偏西,她得赶紧赶到隔壁的镇上买生活用品,她扶着发软得腿站了起来,伸直身体得时候,突然感觉小腹有股异样得感觉,之前只把所有得精神都集中起来关注脑部得情况,根本就没有关注身体其它部位得变化。

她迈开腿朝前一边走一边静静地感受着小腹传来得暖暖得感觉,她想起了脑海中得到得修行方法得信息,立马站定,闭上眼睛,按着脑海中给得修行方法强行去感受丹田得变化。

隐隐约约间她似乎感受到了自己丹田里有信息里面提到的气海漩涡,“砰”脑海中传来的声音让年之颜的精神急速从丹田退出,这时她已经流出了鼻血,在修为不足的时候强行查看自己的丹田,已经让年之颜受了伤,年之颜再也不敢轻易去查看,想着赶紧去买了东西回家,晚上再慢慢研究。



赛博英雄传 快穿:我只想种田 恶魔的吻痕 娘子一根筋 镇世仙尊 儒道诸天 娇颜醉 虫海围城 我不是帝二代 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