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第一章 邃古文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咳咳咳咳……”突然醒回来的顾向明,放佛溺亡者把握住了稻草,全身都忍绷紧,喉咙里已发出了剧烈地的咳嗽声。但下意识的,嘴巴却如雏燕般大张,就像是之后的空气都被从身体上抽离了亟需及时补充像,在大口的吞吃空气。这种矛盾的生理反应时让他头晕眼花,连呼吸的节奏都倍感这种矛盾的生理反应让他头晕眼花,连呼吸都感到万分艰难,犹如从炼狱里滚来滚去,体内体外分外煎熬!。...

“咳咳咳……”

突然醒过来的顾向明,仿佛溺水者抓住了稻草,全身忍不住绷紧,喉咙里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但下意识的,嘴巴却如雏燕般张大,就好像之前的空气都被从身体上抽离了急需补充一样,在大口的吞食空气。

这种矛盾的生理反应让他头晕眼花,连呼吸都感到万分艰难,犹如从炼狱里滚来滚去,体内体外分外煎熬!

难以言喻的痛苦持续了几分钟,直到长时间的推移才稍稍缓解了一些。

“这是……咳咳……怎么了?”

声带里发出的声音好像不是自己的,但顾向明没有时间去细想,因为他发现在自己好像趴在地板上。

挣扎着撑起虚弱的身体,视野的场景之中,是一片色彩鲜艳的针织地毯。

微微抬起头,顾向明看到地毯尽头的最中央,一张古典黄梨色的大书桌摆在那里,占据了房屋内极大的空间。桌上纸笔书本摆放工整,杯盏茶具样样不缺,老式的灯罩散发着昏黄的光,照亮房间里的场景,也照亮了书桌后面那一排排摆满了各色书籍的红色大木柜。

“好像是座书房……”

心里这样的想着。

但眼前的场景让顾向明有一种熟悉般的陌生感,他不知道这种熟悉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这种陌生感因何而生,就好像缺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让他难以补全触发机制的最后一块!

一股冷风让他打了个寒颤。

顾向明看了过去,发现书房西面的白色窗帘随风荡起,应该是窗户没有关的缘故。

他下意识的走了过去,将窗户关严。

转身过来的时候,视线却被窗户旁的一座立式衣容镜所吸引——准确的说,是镜子里的身影!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年龄在二十左右,食指长的黑发湿漉漉的,剑眉星目,鼻梁高挑,唇红齿白,肤色古铜的脸上菱角分明,他穿着黑色的棉质睡衣,腰间的系带早已经松了,露出了大半个赤着的胸膛!

顾向明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

镜子里的身影如影随形,也摸了摸自己的脸,竟然与他的动作一模一样。

这种诡异的状况让顾向明愣住了,直到好一会儿他才明白,镜子里的身影似乎就是自己现在的样子,而这个时候,脑袋里自然而然地才蹦出了一个流行词儿——穿越!

“轰”的一下,犹如晴天霹雳!

仿佛打开了某些闸关,隐藏的信息犹如洪流般暴动,疯狂的涌入了顾向明的脑海中,就好像要将他的脑袋撑爆一般。无数纷杂的记忆化成了简短的画面,一一浮现在顾向明眼前,但是在某种自我保护的机制下,大量的破碎的信息碎片沉入了意识深处,似乎避免他在大量信息冲击下受到伤害。

就这样,神色痴愚的顾向明站在那里好久,直到疏导了大量纷乱的片段之后,才相信自己,大概、好像、应该是真的穿越了吧!

那么之前自己是猝死了?否则怎么会附到这具身体身上来?

想到这里,顾向明的神色忍不住变得严肃。

作为一名人文社科领域的研究生,只是睡了一觉竟然赶上了时代的穿越潮流,这种离奇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却并没有让顾向明纠结多久,他反而更在乎一件事儿——自己的助学贷款该怎么还?

保险赔付的赔偿金应该够了吧。

毕竟,他可是买了每年四十三块八的人身意外伤亡险啊!

这可是一大笔钱!

至于能不能赔?

孑然一身的顾向明早就已经签署了“意外伤亡遗体捐献书”“死后遗产处理责任协定”“个人著作文献收益权单项指定”和“相关法律委托说明书”。

也就是说,他死后的所有都献给了国家,献给了他的母校!

在这种状况下,保险的欠了国家的钱敢不赔?

呵,西南政法了解下!

嗯。

想通了一些事情的顾向明神色变得好了起来,也有时间来梳理自己现在的处境。

他发现自己好像很有钱!

当然不是穿越前,而是穿越的这具身体,似乎是一副很有钱的样子。

看着约莫六十平左右装修考究的私人书房、明亮耀眼的古典煤灯、名贵的实木书柜、以及那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大头书,无一不诉说着这个家伙不是一般的有钱,尤其是,在这个科技落后的时代。

这是一个工业革命刚刚萌发,手工业与农业仍作为支柱产业的落后社会,而顾向明,哦不,是顾孝仁的身份极为特殊。

他坐在大书桌后,拉开抽屉,翻开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黑皮证件。

姓名︰顾孝仁

性别︰男

年龄︰二十一岁

籍贯︰原国雾都南平道忠武路六十一号

学历︰毕业于雾都大学堂

职位︰授任原国驻云国大使馆一等机要秘书衔

备注︰享受外交特权与豁免,包括但不限于;人身、寓所和财产不受侵犯;司法管辖豁免;免除捐税;免纳关税、行李免检;刑事责任问题,需通过大使馆外交途径解决,严禁挑衅。

若遇检查,请予以放行。

原国六百二十七年四月十六,理藩院钢印。

看着证件上明晃晃的备注,不难看出原国在这个世界上所拥有的举足轻重的地位。

毕竟,作为整个东部最为强大的国家,辐射着周边二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国家,语言、文化一脉相承,实力威慑整个东大陆的原帝国,乃是世界上最为强盛的帝国之一,是众望所归的东陆霸主!

而顾孝仁所在的云国,在历史上作为原国的藩属国存在,哪怕白云王朝覆灭之后,依旧与原国签署了盟约,并同意对方派遣军队入驻,如此种种,可见原国在云国的巨大影响力。

而作为驻派的外交官,二十一岁的顾孝仁称得上前途远大,但就是这种人物却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家中,堪称匪夷所思!

没错。

这具身体的前任,就是在书房办公之时骤然听到了窗户上的声音,在起身查看的时候发现了一道模糊的影子,之后就倒在了地毯上,心脏停止了跳动。

模糊的身影?只是看了一眼?心脏就停止跳动?

这种诡异的事情几乎颠覆顾向明的认知!

但是在顾孝仁的记忆里,他却察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发现了这个世界与原世界的不同之处。

这个看似寻常的世界里,隐藏着一群超凡脱俗之人,他们拥有各种超乎常理的能力。

作为大使馆的机要秘书,顾孝仁是知道一些寻常人获取不到的信息的,在记忆中,不光是各国手中都掌握着这样一群人,甚至就连大使馆内都隐藏着一只超凡小队,在某些特殊的领域里,这些人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甚至作为战略威慑,存在于各国的隐蔽角落中。

那么,被这样一位拥有超凡之力的角色寻上门、并且没有丝毫顾及的杀死了他,这样的家伙动机是什么?

仇杀?情杀?为了灭口?为了国家利益?

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袋里倾泄而出,顾向明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头,仔细梳理了下之前的记忆,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线索。

就这样想着,他似乎真的想到了什么。

顾向明瞪大了眼睛,猛地起身,然后从身后的大木柜里,抽出一本至少十公分厚的大头书。

快速的将红皮包裹的大头书翻开,顾向明找了三遍,始终没有发现记忆中存在的东西,似乎里面原本的东西凭空消失了一般。

果然是冲着它来的!

大概明白了某些线索的顾向明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坐在椅子上,倒了些水,一边喝一边想着;

那是一张发掘在邃古遗迹里的金箔文献,上面记载着一副人体解剖图画,还有大量的邃古文标注,这是顾孝仁花了三百金盾从一个文物贩子手中购买来的,而这张邃古金箔大概就是顾孝仁丧命的原因。

若是寻常的文物,哪怕价值不菲,也未必会导致一位年轻的外交官丧命,但若是这片文物蕴藏着天大的隐秘,甚至是这方世界超凡力量的来源之一,那这种不可能就已经被彻底推翻了。

据说在许多年前,有人邃古遗迹里发现了一些记载了特殊文字的典籍,这些典籍毁坏严重,几乎辨认不出篇幅了,但本着有错过别放过的原则,还是有人整理了一些准备带回去研究。

负责整理的语言学家发现,这种文字不是已知的任何一种文字语言,随将这种文字取名为邃古文。

邃古文晦涩难懂,与现有的言语体系并不相容,几乎是现代人遭遇了甲骨文一样,这些文字折磨了一代又一代传承者,也让一些古代学者殚精竭虑。

但在历史上,终究会出现一些天纵之才的,在某些因缘巧合之下,他们有如神助,最终还是破译了一些文字的含义。

积少成多,渐渐解开了邃古文的另一面。

这种无意间的破解,让原本破败典籍“起死回生”,甚至诞生出了某种“意志”来,而破译者也因此掌握了超乎想象的能力,成为了呼风唤雨般的神仙人物!

一时间,天下趋之若鹜,邃古文更是被奉为神迹。

之后,几个朝代都在寻觅邃古遗迹,大地被掘挖三丈,残破不堪的邃古典籍被一一发现,越来越多的文字被整理出来,但不知为何,破解之人却越来越少。

或许是固步自封的缘故,或许是深藏不露敝帚自珍,总之,在近几百年里,这种邃古典籍已经不常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了,而是被秘密结社、神秘团体、世家大族、国家政权所掌握,并且在隐秘的破译中。

在顾孝仁的记忆里,他小的时候接触过这种文字,而且顾家破译的文字并不算少。

但是对于某些典籍来说,似乎并不够用,作用也并不大,因为单一文字的含义有可能被破译了出来,但是众多文字合在一起,很多人依然不知道什么意思,甚至几个简单的文字组合,竟然蕴含着体量巨大的语言含义,甚至每个文字的含义可能达到数种。

这种认知局限加深了破译的难度,但哪怕暂时无法获得那种神秘的力量,对于邃古典籍或邃古残页来说,依然处于战略管制物品的地位,因此,当顾孝仁意外获得了一页邃古典籍暴露后,自然惹来了杀身之祸。

顾向明忍不住叹了口气。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诚不欺我啊。

但是作为一位人文社科领域的研究生,他还是稍稍有些好奇,好奇那些邃古文字与典籍到底蕴含着什么样子的魔力,让无数人为之痴迷!

这样想着,他忍不住搜寻记忆,寻找记忆中的那些文字……



赛博英雄传 快穿:我只想种田 恶魔的吻痕 娘子一根筋 镇世仙尊 儒道诸天 娇颜醉 虫海围城 我不是帝二代 我的师父是神仙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