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被困住 第4章 四兄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皮甲人?”“为什么要叫他皮甲人?”“叫装甲人好吗?”“皮甲人比装甲人形象,所以叫他皮甲人。”“我是组长,叫装甲人。”“皮甲人是含雪起的。”“哦。”“那也不行啊,所以由瑞伯伯来决断。”“我的伊木组长啊,就这么个事,你还得去大麻烦瑞伯伯啊?”““我是组长,叫装甲人。”。...

“皮甲人?”

“为什么要叫他皮甲人?”

“叫装甲人不好吗?”

“皮甲人比装甲人形象,应该叫他皮甲人。”

“我是组长,叫装甲人。”

“皮甲人是含雪起的。”

“哦。”

“那也不行,应该由瑞伯伯来定夺。”

“我的伊木组长啊,就这么个事,你还要去麻烦瑞伯伯啊?”

“是。这关乎到嫌疑犯的定位。”

“我劝你还是不要,虽然你是组长,可是在这方面,瑞伯伯一向听含雪的。”

“你···”

“我说的对不对啊,许卫兄。”

“闭上你的臭嘴。”

许卫精壮,江临子只有忍气的份,伊木是组长也拿他无可奈何。

含雪、伊木、江临子和许卫自小在同一个育儿区长大,又自小同受瑞文系的培养,算是同门师兄。

按照外人的说法,他们四人是瑞文系的嫡系。

按照技术操控楼里的那帮小青年的说法,他们四人是瑞文系的狗腿子。

谁让技术操控在电磁城最不受待见呢,动动手指的事,换谁都会做,说点风凉话,找点存在感,是他们常干的事。

按照惯例,伊木召集四人前去休闲区,边进餐点边研讨案情,他是组长嘛,集思广益还是要有的。

好给瑞文系排忧解难,做好贤内助的本分。

含雪头脑灵活。

江临子是理论支持和验尸高手。

许卫从不参与讨论,碍于情面,碍于瑞文系授予伊木抓捕小组组长的身份,应付了事,跟了去,听两耳,吃完就走。

在去的路上,伊木和江临子争辩起了给嫌疑犯定名字的事情。事因含雪而起,可她的心思全不在这上面。

叫皮甲人也好,叫装甲人也罢,在她的心中那就是皮甲人。

全身是皮甲,不同于人类,显然不是电磁城里的人,来自电磁城外,又能听懂人类的语言,皮甲人是在核辐射下存活下来的人?

核辐射只会让人越来越衰竭,直至死亡,皮甲人却壮实的远超于常人。

皮甲人是人类?不是人类?

全都推理不通。

“含雪姐姐。”

一青涩男生婉声叫住了她。

“能和你合个影吗?”

这是遇到了小迷弟啊。

“一边去,不务正业。”

“哎呀,求您了,您能使电磁枪飞…”

“好吧,把我可要拍的漂漂亮亮的哦。”

变得这么爽快,男生有点蒙。

就等你那句话哪,含雪二手指搁脸颊撇嘴比剪刀。

看二人在那里合影自拍,江临子滋滋羡慕,许卫不屑摇头。

伊木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说:“瑞伯伯传我们四人前去卫平大楼顶层的数字监控中心。”

至于什么事情,什么议题,不明。

伊木快步走在前,慎怕迟到的样子。

含雪和江临子并肩走在中。

许卫双手插兜走在后。

江临子口中呼呼吹气:“你说,瑞伯伯会不会抽查我有关电磁方面的知识?”

含雪深表同情:“放心,这次绝对不会。”

江临子梗脖:“怎么不会?”

含雪说:“皮甲人逃走了,瑞伯伯没那个心思。”

江临子点头,又大眼:“瑞伯伯最喜欢出其不意,抓罪犯时都不放过我,这次肯定也难免。”

他说的是实情。

含雪笑问:“怎么,瑞伯伯交代给你的电磁作业,你还没有学明白?”

说起这个,江临子的脸色变得不太好:“有一两处。”

一两处而已,含雪多了去了。

含雪耸肩:“又不挨罚,你紧张什么?”

江临子笑笑:“怕他失望嘛。”

含雪被呛口气,摇头说:“你已经是我们四人当中的电磁专家了,还怕失望?”

江临子挤眼:“期望不一样嘛。”

含雪呆呆,是啊,期望不一样,你将来可是要传承瑞文系衣钵的人。

又看他抿唇蹙眉,口中喃喃回忆电磁知识的可怜样子,拍肩说:“放一百个心,皮甲人事关重大,瑞伯伯顾不及,这次肯定会放过你。”

江临子撇嘴摇头。

含雪急眼:“你不信?”

江临子点头。

含雪伸手:“打赌。”

“瑞伯伯专属的电磁祥全借我一周。”

江临子抬手挡开:“身家性命,绝不押在不确定的事件上。”

“瑞伯伯会生气的。”语重心长又说。

含雪学样,气他:“瑞伯伯会生气的。”

“好乖的宝宝。”

江临子坦然,脸不上色,无所谓。

四人乘坐磁浮电梯,来到数字监控中心的房门前。

伊木驻足,整整衣冠,长出口气,敲门进入。

江临子展身握拳,给自己打气,轻脚走入。

含雪摇头笑笑,随性而入。

许卫把嘴中的口香糖吐出,粘在衣领内侧,抖了抖肩,顿足走进。

瑞文系一头白密短发,站在那里。

冲四人抬手示意先坐下。

含雪看眼瑞文系。他菱角分明、笑容常在的脸上,一双时而祥和、时而凌厉的眼神,再配以他披荆斩棘、带领电磁的人避开核辐射、躲过大地震、躲过暴风、死里逃生构建电磁城的经历和磁场实体化上的造诣,使人对他敬仰深佩,想亲近又退避三分。

他是卫平处处长,负责电磁城的平安和将来。各部门处事遇难,都需向他请教解疑,毕竟是电磁城,电磁的世界,他是权威,身份尊贵,可他却避开处长职位,总让含雪等人唤他瑞伯伯。

伊木、含雪、江临子、许卫坐在了四把电磁椅上。

这把椅不简单,不用时,软乎乎,用上时,电流可大可小。

如坐针毡,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瑞文系在四人面前的屏幕上播放了一段影像:皮甲人的皮甲双臂伸入电磁罩的壁罩,接着是整个身体进入,至消失。

如隐士,穿墙而过。

含雪紧眉,电磁罩有延展性不假,但亦可把高速飞来的巨石弹回而不破,坚韧性无出其右。

皮甲人却似与电磁罩融为一体,轻松穿过如无物,难以置信。

影像在重复播放。

江临子手指屏幕中的皮甲人,慌说:“他身上一定携有磁场干扰器。”

“但也,也不可能有那么大功率的干扰器能干扰到电磁罩的…”

“电磁罩是实体的,不是···”

“瑞伯伯,我不懂,请您解释吧。”

瑞文系面无表情:“他逃走了。”

这才是重点。

含雪窃笑笑,胳膊肘捅捅坐在一旁的江临子,抖抖他。

江临子似坐在课堂上的乖学生,赶忙坐正,瞄眼瑞文系,二手掌合在身下,给含雪连拜,姐姐求你别闹了。

瑞文系又说:“我们要把他抓回来。”

伊木端坐点头:“是。”

江临子重点头:“是,抓回来一定好好研究。”

许卫发出一声冷哼。

瑞文系斜视他一眼。

含雪摊手:“因为丢失的东西?”

瑞文系没有回答她。

许卫前后晃身:“什么时间出发?”

瑞文系垂手站在那里:“等龙卷风刮过。”

含雪抬眉:“都有谁?”

“伊木,江临子,许卫,还有我,我们四个?”

瑞文系微笑:“还有我。”

瑞伯伯要亲自去,丢失的东西果然事关重大。

含雪点头,看向窗外的电磁罩,离开电磁城,去外面...

伊木急说:“瑞伯伯,您去太冒风险,由我带队即可,一定可以将嫌疑犯,皮,皮甲人抓获,找回丢失的软件。”

软件?含雪回神。

“皮甲人?”瑞文系点了点头,认同嫌疑犯皮甲人的称谓。

江临子不安:“是啊,瑞伯伯,即使您要去,也应该多带些人,以保证您的安全。”

许卫嗤笑:“是保证你的安全吧,怕了,可以不去。”

江临子气得手指,许卫横眉以对,江临子嗦嗦软下。

江临子真不会说话,瑞伯伯何许人也,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纵使多带人,也应该由伊木提出。

许卫真耿直,道出了江临子的一半心声,可他的另一半也是发自内心的为瑞伯伯考虑,否了他的那一半,顺带把另一半也给否了。

瑞伯伯怎么会高兴。

含雪安坐,等看二人受脸色。

瑞文系脸色铁青看二人,江临子憋嘴受委屈,许卫面不改色,典型的不受管教。

碍于瑞文系的威望,许卫把视线移开。

瑞文系说:“人多反而误事。你们从来没有离开过电磁城,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我陪你们一起去,比较周全。”

伊木点头:“一切听从瑞伯伯的安排。”

江临子点头:“哦。”

许卫看不上二人软绵绵的性子,对瑞文系把组长的职位给了伊木也有怨言,抱臂不发声。

冒犯也要冒犯到点子上。

含雪耸肩:“丢失的东西是软件,是什么软件,有关电磁罩吗?”

瑞文系顿顿:“是,是关系电磁城的重要东西。”

含雪摸脖:“皮甲人呢,我和他有过简短交流,他好像能听懂语言,是在核辐射中存活下来的人类?”

瑞文系说:“没有验证,不要妄下结论,你还是一位合格的卫平战士吗?”

这是在和她打太极。

含雪抿了抿唇:“皮甲人凌晨杀害了竟博士,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们,直到今天早上才由伊木组长告知,错过了抓捕的最佳时机。”

瑞文系面沉,双目垂松,视线不移看含雪。

含雪顶着他的肃表,笑笑,慢说:“瑞伯伯一定是一开始就带人抓捕了,只是没有抓获而已。”

“皮甲人不同寻常,也难怪。”

瑞文系转笑不语。

伊木侧头瞪目:“就你问题多,瑞伯伯是怕打扰你们休息才没有通知。”

含雪撇下嘴,视线转向别处,抓捕嫌疑犯向来不分时间,更别说竟博士被杀、软件丢失如此重大的案件,理由不充分,有隐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