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千金她不好惹 第一章万家的拖油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冬季的淮水村,天气喜怒无常。夜间但是艳阳艳阳高照,现在的却飘着细雨,厚实的云层放佛要掉下去通常,看起来被压抑非常空气湿潮闷热潮湿的让人有些喘但是气。沈聆兮望着灵堂上老人的照片怔怔,头顶灯泡的白光落在身上,宛如月光洒下,气质清绝。那是一双极其好看的眼眸,她白天还是艳阳高照,现在却飘着细雨,厚重的云层仿佛要掉下来一般,显得压抑非常空气潮湿闷热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夏季的淮水村,天气喜怒无常。

白天还是艳阳高照,现在却飘着细雨,厚重的云层仿佛要掉下来一般,显得压抑非常空气潮湿闷热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沈聆兮看着灵堂上老人的照片出神,头顶灯泡的白光落在身上,宛若月光洒下,气质清绝。

那是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眸,她的眼底清澈干净,澄澈如正午的天池水,波光潋滟,偏偏眼瞳偏黑,澄澈中多了几分空灵。

只是那面无表情的脸上,眼神中有几分狐疑,看着灵堂照片上的人,陷入沉思。

一朝梦醒,有人告诉她,今天是老爷子下葬前的最后一天,需要守灵。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拉到了灵堂这里。

明明她记忆里最亲近的人,他的死亡应该会让她很难过才对,可她却是一点都感觉都没有。

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且分裂的感觉。

“明明一点都不难过,还在这装孝顺,虚伪。”

万玲玲磕着瓜子,神情轻蔑的打量着灵堂前的女孩。

沈聆兮回头,瞥了她一眼:“……傻逼。”

闻言,万玲玲怒了。

一向胆小怯懦的怂包竟然也敢骂她了,真是反了天了。

朝着沈聆兮的方向走了过去,将手里的瓜子扔进火盆里,对着面前的火盆就是一脚:“你刚刚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万玲玲的态度嚣张,甚至故意还把火盆往沈聆兮的身上踢,就差那么一点点,那火苗就要烧到她的手了,摆明就是故意的。

昨天沈聆兮还跟个老鼠一样看到她就躲,今天看到她不仅不害怕了,甚至还敢骂她,让万玲玲有一种,小鬼敢在阎王头上动手脚的感觉。

沈聆兮勾唇浅笑:“犯贱吗,上赶着找骂。”

万玲玲气的眼角通红,上前就要去打她:“小贱人,反了你了。”

“我的姑奶奶诶,你们这是在干嘛,都是一家人,别打了!”

来帮忙的堂叔万大强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躲在一旁耍嘴皮子,却不敢上前拉架。

“谁跟她是一家人。”万玲玲嫌弃的很,“看我不打死你!”

话虽难听,但讲的是事实。

沈聆兮是万玲玲外公万家宝,在马路边看着可怜捡回来的孩子。

被捡回来时,沈聆兮发着高热,险些活不下来,万家人都觉得老爷子带她回来和捡尸无异。

老爷子的儿子万大鹏是村里有名的懒汉,除了啃老赌博什么都不会。

眼见沈聆兮病愈,就将主意打到了她身上,为了钱,把她以两千元的价格卖给人贩子。

年幼的沈聆兮挨打后逃跑,被追赶中不慎从山上滚了下来,险些落下残疾,万大鹏两口子却没有丝毫愧疚心理,反倒觉得她坏了自己的生意。

因为这事,老爷子气的和儿子分了家,独自带着年幼的沈聆兮在如同危房的老宅生活,这十几年来,万大鹏不仅不出一分钱的赡养费,反倒还来找老爷子要钱,闹的相当难看。

为了生计,沈聆兮早早辍学去县城打工,却没想到再见老爷子,就是在灵堂上。

如今老爷子没了,他们自然不会愿意她继续留在万家,便想着把人叫回来,勒索一笔后再把人彻底从万家赶出去。

……

天空中,时不时闪烁的雷电似乎再给他们的打斗助兴。

“好家伙,这兮丫头怎么突然敢跟那小霸王打起来了。”

“赶紧去找村长来,不然万老爷子的灵堂怕是要被他们砸了。”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从火影开始签到 玉帝叫我来直播 文娱从综艺开始 剑走偏锋 木叶之一拳之威 方寸道 大漠孤烟之庆丰城 春风似我 北地巫师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