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八百开始崛起 第1章 地狱和天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1937年10月底,中国东南重镇淞沪。深夜,白天还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已经基本归于平静。远方偶尔响起的零散枪声只是证明战争还未彻底结束,浓浓的硝烟味随着秋风向这里每个还活着的人...

1937年10月底,中国东南重镇淞沪。

深夜,白天还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已经基本归于平静。

远方偶尔响起的零散枪声只是证明战争还未彻底结束,浓浓的硝烟味随着秋风向这里每个还活着的人们鼻端缓缓飘送。

月光下,这座亚洲曾经最大的金融中心,已然是满目疮痍。

几条野狗在废墟中穿梭,身形竟显得极为肥硕,嘴角淌着血色,在明亮的月光下显得无比狰狞。

昔日的繁华,随着中日双方投入的近百万大军厮杀三月,消散于夹杂着浓浓硝烟味儿的秋风中。

在废墟中,一栋高大巍峨的建筑依旧屹立不倒,一队队戴着钢盔穿着深蓝色制服的士兵抬着弹药箱有序的正鱼贯而入。

建筑里没有亮灯,可能是怕引起敌人的注意,只是打起了几根火把照明,有高大厚实的墙壁遮掩,从外面是看不到多少光亮的。

除了军官压低嗓音的沉吼命令,就是士兵们略显沉重的脚步声以及枪械偶尔不小心碰触发出的清脆敲击声。

能在黑夜中做到这一点的,显然是精锐中的精锐,无论在任何时代。

而高大建筑的对面,隔着一条宽不过30米的河,却是灯火辉煌的一片街区,甚至还隐隐传来乐器奏响和歌女哀怨温柔的浅吟低唱。

天堂和地狱,不过一河之隔。

一双眼睛就在天堂对面的战争废墟中,悄然无息的看着这一切。

唐刀,已经趴伏在只剩下半人高的砖墙下的泥水中足足三个多小时了。

做为曾经中国最锋利的刃,唐刀去过最高的山、最大的洋、死亡率最高的训练营,最血腥的战场,这里的战场再如何残酷也对他造成不了什么震撼。

只是,他很难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属于唐刀的记忆还在告诉他,为救出战友他重新归队,结果战斗过程中意外遭遇敌方重炮同归于尽式轰击,导致他没有完成在烈士陵园的承诺......

但另外一个记忆却在提醒着他,他现在所在地是民国二十六年的淞沪战场,时间是10月26日,他于这个下午,无比孤独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相隔近百年的战场吗?清醒过来的唐刀很难相信。

但,曾经在训练场上年复一年打熬坚如金石的躯体,已然换成了一副身高大致一米八的青年躯壳,摸摸‘自己’的脸,嘴唇上的绒毛细而柔软,绝无可能超过20岁。

最直接的证据,已经告诉唐刀答案。

自己已经不是自己,又或者自己依然还是自己,乍逢如此巨变,饶是从军十年的唐刀心智早已坚如百炼精钢,那会儿也是忍不住有些浮动。

幸好,不论他是谁,身份依然没变,他还是中国人,还是中国的战士。

他现在的这具躯体上,穿着有些破烂的灰黑色军装,身边有被服和斗笠。而属于战士特有的武器装备,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手榴弹也没有枪,甚至连颗子弹都没有。

是的,没人会给一具尸体还特意留下武器的。

这名叫唐韬的年轻人之所以在数十万大军疯狂后撤的关头留在这儿,原因颇有些令人唏嘘。

他是伤兵,一个被200口径舰炮可怕的冲击波震伤内腑的重伤员,隶属于川军第26师。

是那个战后统计中被誉为整个淞沪会战中打得最好的五个步兵师之一的川军师。

就是那个整个师5000余人战后只有600余人能站着走出阵地的英雄川军师。

而唐韬,还算是幸运,属于虽然是躺着出来但多少还有口气。并因为作战勇敢特意被师部送往战区野战医院以求得到更好的救治。

然而,随着数十万大军疯狂后撤,他的幸运也就到此为止了,做为必死的伤员,他被战区野战医院遗留在这里。

战争无疑是残酷的,想要更多的人活下来,就必须学会放弃,唐刀完全可以理解野战医院医生护士们的抉择。

丢下死的和必死的,带上能活的。

内腑被冲击波震伤的死亡率在未来都超过百分之九十,更别说这个时代了。

或许,唐韬也是理解的,唐刀完全感觉不到这具躯体最后遗留的意识里有什么怨怼,只有遗憾!

或许,是因为,没人能带他回家吧!

从此,唐刀便是唐韬,唐韬亦是唐刀,彻底获得身体控制权的唐刀将目光投往天空,默默为这名坚强的战士送行,亦是承诺。

无论是那个时空,战士的职责,不变;卫我国土之心,不变。

当唐刀接受完他所有的记忆之后,那丝带着倔强和遗憾的意识就彻底消散了。

不知是什么原因,原本致命的内腑伤奇迹般消失,唐刀能感觉到这具年轻躯体里汹涌的力量,虽然远比不上他曾经,但在这个时代也算是极为难得了。

唐刀估计,大致能有自己巅峰期的百分之五十,也应该是个天赋型选手,要不然也不能年纪轻轻就是上士班长。虽然只是个兵,但怎么说也是个兵头。

从黄昏到夜色朦胧,足足三个小时,已经获得身体控制权的唐刀没有挪动身体半寸,只是以极为细小的幅度活动手指以及关节保持身体的灵活性。

任是谁看上去,那只不过一具尸体。

因为唐刀能感觉到,对面的租界,不知道有多少目光在注视着这边,自己这具尸体,一定也早被他们发现,为了不惊世骇俗,那么,就让那些人继续当自己还是一具尸体好了。

更重要的是,唐刀不能走,他需要等待。

因为,如果唐刀的记忆没出错的话,他面前200米外的这栋高大厚重的建筑物叫四行仓库,原民国四家银行的金库所在地,而现在的时间正好是十月二十六日,正是从今天开始,这座建筑将名垂青史。

这里将爆发一场令全世界都会瞩目的战斗。

因为,这里将成为中国这座东南重镇最后一支孤军的坚固堡垒,代表着中国军人最后的荣誉。

它在,淞沪之战就还未结束,它在,淞沪就还在中国军人手中。

当然了,唐刀之所以在这里等待的理由,并不是要成为青史留名的那群人之一。

而是,他得活下来。

若遭遇日军,哪怕是现在身体素质远比不上曾经,哪怕是手无寸铁,哪怕是一对十,曾经的最强之刃也有信心最后活下来的是自己。

可是,现在日军已经几乎占领了整个淞沪,他要面对的,是已经将淞沪围得水泄不通的三十万日军。

想活,就必须得加入这支孤军,看似是死地,绝境。

其实,历史无比顽固的车辙已经告诉所有人,亦有一线生机。

不仅是为了自己,也为了这支孤军。

知晓他们未来的唐刀,可以接受他们战死在这个战场,但无法接受他们死于卑劣的政治妥协。

所以,置死地而后生。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们。

而现在,唐刀要等待的人,已经来了。

第八十八师五二四团第一营,抵达。

他们其实,不是八百,而是四百。

确切的说,是四百一十四人,包括他们的最高指挥官中校团副在内。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玫瑰战士 战婿归来 网游之剑仙破空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八零神医小娇媳 都市之我真的无敌 制作与召唤师 诸天之从新做人 灵华记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