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活下去 第二章 人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任宁也没理睬,一瘸一拐地向那一小片草药走去。许巍犹豫着,果真也没扑回来。三丈多就十来米,任宁迅速到了目的地。他地乱拔了几株草药,心急火燎往后面赶。边走还边捊了一把叶子塞到嘴里,用劲地嚼了出来。走到半路时,他弯下腰腰按到脚上的伤口,一下子把箭枝拔老狼迟疑着,果然没有扑过来。。...

小兵活下去

推荐指数:10分

《小兵活下去》在线阅读


任宁没有理会,一瘸一拐地向那一小片草药走去。

老狼迟疑着,果然没有扑过来。

三丈多就十来米,任宁很快到了目的地。他胡乱拔了几株草药,心急火燎往回赶。

边走还边捊了一把叶子塞进嘴里,用力地嚼了起来。

走到半路时,他弯下腰按住脚上的伤口,一下子把箭枝拔了出来。

咻!

箭头带出一蓬鲜血。

很幸运,这只是普通的箭枝,并没有金属倒钩。

因而伤口并没有扩大。

忍着剧痛,任宁赶紧把嘴里嚼烂的草药一窝蜂地敷了上去,顺便把事先打好结的绷带拉下来盖了在伤口上。

哗啦!

狼哪里不知道这人类在作什么。

它眼里凶光一闪,张开狰狞的大嘴,猛地朝背对自己的人类扑了过来。

来得好!

任宁一声冷哼。他故意背着狼弯下腰,就等着它过来偷袭。

一个转身,地上的箭枝已经抄在了手里。任宁不躲不避,冷冷地看着那张狰狞的大嘴朝自己的脖子咬了下来。

找死!

说时迟那时快。

眼着狼嘴就要咬到自己,任宁左手一闪,手里箭枝嗖地深深捅进了狼嘴里。

嗷。

老狼疼得放声大吼,刀子般的利齿狠狠一咬。

咔嚓!

箭杆应声而断。

这时整个狼身已经扑到了任宁身上。

他不退反进,另一只手也不去挡那双锋利的狼前爪。而是身子一扭右手一绕,直接卡进狼的两只前腿间,顺便把硕大的狼头扛在了右肩上。

两米多长的老狼分量不轻,虽然两条后腿都断了用不上力气。但扑过来的力道还是非同小可。

不过任宁早有准备。他的双腿仿佛长了根似的,愣是牢牢撑在原地不动。

右肩上的狼头挣扎不休,任宁看不清狼眼的位置。然而他手里的箭杆却仿佛长了眼睛般,扑一声,重重捅进了老狼的左眼里。

嗷!

瞎了一只眼晴的老狼痛得更加疯狂地挣扎起来。

只是它嘴里被深深捅了个箭头,两只前爪怎么扒拉也抓不到正好卡在中间的人类。想跑却偏偏又被对方死死地抱着。

一时间老狼既然拿他没办法。

让你偷袭!

让你拖我时间!

任宁面无表情,左手里的箭杆一下又一下用力往两只狼眼捅去。

每捅一下就带出大股大股的鲜血。足足捅了十几下,他才呼一声,把痛得屁滚尿流的狼丢到一边。

野兽不愧是野兽,生命力极其顽强。

老狼受了那么重的伤,被任宁丢下后一时间还没有死。

嗷呜嗷呜!

它发狂地大吼着,无头苍蝇一般四下乱扑乱咬,试图和那个可恶的人类同归于尽。

只是任宁看都不看它一眼,抄起地上的草药跑回了黑马身边。

追风,挺住!

正准备往马臀上的伤口扑草药,然而任宁的手刚碰到马身,才发现坐骑已经开始发凉。

他心一颤,过去探了探马颈的动脉,随后抹掉马眼上的泪珠,飞快坐下来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

战场上生死无常,他早习惯了。

等任宁把刚弄出来的伤口处理好。不远处的老狼终于失血过多倒在了地上,已经出气多进气少。

砰砰!

他走了过去,重重踢了两脚。见它再无力动弹,才放心地趴在狼身上大口大口地吮吸着冒出来的狼血。

狼血腥气冲天,然而任宁又饥又渴,吸进嘴里仿佛琼汁玉液一般。

足足吸了半肚子的狼血,又吃掉那两只破碎的狼眼,他才把捅进狼嗓子眼里的半截箭头拔出,一抹嘴角转身飞快离开。

他也想撕下几块狼肉充饥。只是人类的牙齿还没有那么锋利,根本撕不动。

杀狼闹出的动静太大。狼嚎声远远传了出去。现在兵荒马乱,不久后肯定会有斥候或骑兵过来查看情况。

如果是已方的还好,万一来的是敌人那就麻烦了。

离开前他取下追风的缰绳,拔了几株草药,塞进空空如也的口粮袋里。

任宁没有走远。

事实上在茫茫的草原里,没有代步他也走不了多远。

捊了些灌木叶,他擦掉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在两具尸体的东边寻个了下风的方向,伏在高高的草丛里无声无息地埋伏起来。

哗啦啦。

果然,过了小半个时辰,有骑手驾驾地踏破草地的宁静,从北边往这边赶了过来。

等到动静到了前方,任宁才悄悄抬起头。

那人剃了个锃亮的光头,高高坐在匹综色大马上,耸着高高的鼻子举目四望,搜寻着血腥味的来源。

或许是天气太热,他还敞着胸口的衣服。

任宁两眼微缩。

对方的胸口上赫然纹了一只狰狞的狼头。

西狼人!

或者说西凉人!

前身正是出来查探情报时,遇到了西狼人,结果引来大规模的追捕。要不是追风拼死才逃到这里,结果便宜了穿越而来的任宁。

他又悄悄地伏了下去。

对面既携了远程弓箭又带有近战的短刀。他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而且只有个半载箭头以及一段缰绳,只能默默等候时机。

然而伏下去的刹那,任宁心一动。

无意间,他的眼角捕捉到自己西北方某处微微一闪。

这是金属武器反射的太阳光。

尽管对方已经用涂料或者鲜血处理过表面,但任宁大半生都在战火和鲜血中度过,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那微弱的反光。

金手指!

他双目一凝,透过浓密的草丛向那里看去。

一个鲜红的数字65,赫然标在距离他约十几丈远的地方。

绿色的数字可以治疗伤势。

那红色的数字任宁不用想也知道代表什么。

他一点也不意外,默默攥紧手里的箭头和缰绳,埋伏得更深了。

战场上发现异常,先派人偷偷潜过来埋伏,再让个傻大个吸引注意力,把敌人引出来。

这招他用得也很熟。

这时,前面的光头转了一转,很快发现了倒在地上的追风和那具狼尸。

云垂人的马!

狼尸还无所谓,当看见倒在地上的追风时,光头嗖拔出短刀重重捅了马尸几下,这才警惕地四下张望。

任宁没有动,不远处埋伏的人也没有动。只有光头在四处查看着血迹,想找到他的下落。

找了半晌,光头抬头望向西方,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

草原是他们西狼人的地盘,云垂帝国的小兵们往西走可算是自寻死路,但光头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任宁这些出来探看的斥候已经深入草原太多。现在到处都是有西凉士兵在搜索围堵他们。

这情况下往东走反而更加危险重重。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从火影开始签到 玉帝叫我来直播 文娱从综艺开始 剑走偏锋 木叶之一拳之威 方寸道 大漠孤烟之庆丰城 春风似我 北地巫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