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活下去 第六章 云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刘沟宽也没掩藏血迹,最前面的西凉小兵基本上没花什么功夫,迅速找到了了他。“这有个云垂人!”他激动地大声嚷嚷。伍长心头一跳,急忙抄起哨子,正准备好号角。前面的小兵很庆幸地朝他招招手:“伍长,这人伤得很重。看样子快死了!”伍长又惊又喜,持着长枪紧走几步,灰头“这有个云垂人!”他兴奋地嚷嚷。。...

小兵活下去

推荐指数:10分

《小兵活下去》在线阅读


刘沟宽没有隐藏血迹,最前面的西凉小兵几乎没花什么功夫,很快找到了他。

“这有个云垂人!”他兴奋地嚷嚷。

伍长心头一跳,连忙抓起哨子,正准备吹响。

前面的小兵庆幸地朝他招手:“伍长,这人伤得很重。看样子快死了!”

伍长又惊又喜,持着长枪急走几步,灰头灰脸绕过两垛荆棘丛后,终于看清了前面的情形。

刘沟宽还没有死,不过也只剩下一口气。

尽管如此,他的两只眼睛依然桀骜不训地冒着凶光,令那西凉小兵不敢随便靠近。

“你个孬种!一个快死的人还怕什么。”伍长走过去,没好气地给了小兵脑袋一下。

嘿嘿!

小兵不敢争辩,只是悄悄让开了身子。

伍长大咧咧地跑了过去,摸着下巴察看着刘宽沟的伤势,半晌后又是遗憾又是感叹。

“可惜,真是快死了。”

“伍长,格龙佰长是不是在找他?”小兵眉开眼笑地指着地上刘沟宽,“我们是不是立功了?”

伍长瞪了他一眼,“多嘴。”

只是手下的小兵都不会云垂语,他只好亲自上阵。

警惕地打量了好一会四周,伍长问道:“说吧。周边的云垂人在哪?他们已经无处可逃。说出来我给你个痛快。”

呸!

一口痰从刘沟宽嘴里喷了出来,无力地落在身边。

伍长见怪不怪。

他嘿嘿地摇了摇头,“又是一条云垂汉子。只是何必呢?死到临头还要多吃些苦头。”

身边的小兵很有眼力,连忙上去想把刘沟宽拖出来。

呼!呼!

刚拖动刘沟宽的身子,两声激烈的风啸响起。

没等伍长反应发生了什么,两支长长的荆棘齿打着旋闪电般飞了过来。

砰!砰!

弯着腰的小兵只觉得背后被什么重重一推,情不自禁扑到刘沟宽身上。他茫然不知所措,挣扎着正想爬起来,突然睁大了眼睛。

他才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被两根锋利的荆棘齿洞穿,正和身下的云垂人死死地钉在了一起。

啊啊!

“伍长救我!”小兵还没觉得痛,反而吓得哇哇直叫。

伍长打了个激灵。

他想都没想,身子毫不犹豫往旁边荆棘丛里一窜。

下意识的反应通常是最快的。

呼!

一支利箭流星般擦着他的头皮射了过去,瞬间消失在对面的荒草丛中。

看着前面幽幽飘落的发丝,伍长吓出了一身冷汗。

只要他刚才稍微慢上半丝,箭头就会毫不客气射进他的脑壳里。

操!

任宁暗骂了一声。

顾不上前面的荆棘丛生,他把手里的弓箭一扔,抽出短刀豹子一般扑了过去。

“偷袭的云垂人在哪?”惊魂未定的伍长下意识地冲着任宁喊了一声。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寒光一闪,任宁的短刀已经捅进了他的胸膛中,扎了个透心凉。

“你……你是谁?”刚逃过一劫的伍长不敢置信地盯着他。

简单的西凉方言任宁也听得懂。

呸!

他唾了一口,随手拔出短刀:“我是你祖宗!”

“你,你,你……”

伍长胸膛灿烂地喷着血花,嘴里不甘地你个不停,很快死不瞑目。

任宁冷冷地站了起来,转身看向刘沟宽。

刚才窜得急,挡在面前的荆棘他也顾不上躲,直接从中间穿了过来。身上又多了无数道伤口,浑身血淋淋的。

不过都是些皮外伤,任宁浑不在意。

那个被两根荆棘齿洞穿身子的小兵还活着,刚才他还痛得惨叫连连。这会望着杀气冲天浑身浴血的任宁,吓得连叫的心思都没有了。

他声泪俱下,哇哇地求着饶。

任宁恍若未闻,上来直接给了他个痛快。

拔出荆棘齿,分开两人。

下面的刘沟宽已经没了个人样,不过他嘴角的微笑灿烂地扬着。

兄弟,安息吧。答应过的事,我任宁一定做到。

任宁双手合什。

他找回自己的弓箭,抬手给了不远处吃草的马一箭,再次将受伤的马往南赶去。

看着马跑远,任宁把几具西凉士兵的尸体拖了过来,飞快地布了个相互博杀最后同归于尽的迷魂阵战场。

东边,

马背上的格龙若有所思地往西方看去。

“刚才西边是不是有人在呼喊?”他问身边的一名护卫。

护卫茫然地摇头,“佰长,属下没注意。”

格龙点点头,正准备开口。

后面追上来一名面色惶惶的小兵,“格龙佰长,那云垂人咬舌了!”

“什么?”格龙一时忘了西边的事,大怒地调转马头,“人死了没?”

小兵吓得扑通跪在地上,瑟瑟地回答:“属下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死透了。”

“一群废物!这两天下来,你们还不清楚这些云垂人是什么样的人吗?连咬舌都不知道要防备吗?”

格龙气极而笑,驱马上去查看。

地上的刘大石满嘴都是鲜血,一张国字脸已经面如死灰。看样子是救不活了。

格龙挥起马鞭,叭叭地抽了尸身两下,狂燥地大吼:“都是死人吗?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四周搜寻的小兵吓得浑身一抖,没人敢回应,连忙又走远了些。

西边的任宁耳聪目明,听得清清楚楚。布完迷魂阵后,他抬头望东看了一眼,继续淡定地搜刮着战利品。

先处理好自己的皮外伤,换了一身小兵的衣裳,手头里多了小半袋干粮和几竹筒的清水,甚至还有一小锭银子。

伍长的干粮任宁只取了一大半。剩下的干粮他嘿嘿地渗活了些月白草汁进去。

时间不够,在周围他只找到些红色伤害值为15的月白草。如果时间充足,他倒是不介意找些见血封喉的毒草加进去阴人。

不过即便如此,如果后来人吃了伍长的干粮也有他受的。

死确实不会死,只会拉个一两天的肚子而已。

干完这些,再次向刘沟宽的遗体合什告辞,任宁头也不回往南而去。

云垂是个辽阔的帝国。

六百年前开国时,太祖皇帝陛下当着文武百官意气风发地宣布,“云垂之下,皆为我土。”

于是新国取名为云垂帝国。

它和西凉有着长长的边境接壤。无论任宁往南或北走上十天半月,再往东走,迟早都会回到云垂境内。



洪荒历 我给重生丢脸了 登仙令 祁先生你被拉黑了 都市绝品仙医 我真是大昏君 我的小人国 萌妻十八岁 美女总裁的燃情兵王 极道猎梦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