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干饭人 第5章 装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含章听天由命的张开嘴巴手搂住赵二郎,拍着他的后背抚慰他。许久,赵二郎才慢慢的完全停止哭声,怯生生的睁开眼睛眼睛看赵含章,“你……”他产生怀疑的望着她,“你是我阿姐?”赵含章心中惊诧,面上却不动声色,“我不记得我了,但他们说是。”她上下上下打量赵二郎,道:“我在记忆里许久,赵二郎才慢慢停止哭声,怯生生的睁开眼睛看赵含章,“你……”。...

魏晋干饭人

推荐指数:10分

《魏晋干饭人》在线阅读


赵含章认命的张开手抱住赵二郎,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他。

许久,赵二郎才慢慢停止哭声,怯生生的睁开眼睛看赵含章,“你……”

他怀疑的看着她,“你是我阿姐?”

赵含章心中诧异,面上却不动声色,“我不记得了,但他们说是。”

她上下打量赵二郎,道:“我在记忆里见过你,隐约记得年前你站在花园里的假山上迎风撒尿,结果尿到了另一人头上?”

王氏剧烈的咳嗽起来,“那都是两年前的事了,三娘你记差了,那会儿你弟弟还小呢……”

赵二郎却不会脸红,在他有限的记忆里也记得这件事,他高兴起来,狠狠的点头,“对,就是我,因为这事,阿姐拿着鞭子追了我两条街,把我抓回来好一顿打。”

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有些委屈,“好疼。”

赵含章:“……现在还疼?”

赵二郎点头。

赵含章伸手戳了戳他的膝盖,“这里呢?”

赵二郎“嘶”的一声,面色痛苦的打了一个抖,整个人忍不住往后一缩。

王氏看得心疼不已。

赵含章收回手指,和听荷道:“去把侧屋收拾出来,让二郎在这儿住下,使人出府去请大夫,跪了这么久,他的腿得好好治,别跪坏了。”

听荷应下。

王氏有些迟疑道:“二郎虽然心智小,但年纪却不小了,他还住在你院里是不是不太好?”

“谁会说什么吗?住在偏房,又不是一个屋里住着的,”赵含章道:“才出了这么一件事,放他去前院我也不放心,就让他住在我这儿吧。”

王氏也怕他再被人蛊惑做错事,所以赵含章一劝她就答应了。

赵二郎双手捂住自己生疼的膝盖,确认了,“你就是我阿姐!”

只有他阿姐会这么戳他的痛处。

赵含章有些复杂的看着他,都不知道是该夸他聪明,还是说他愚笨了。

明明都怀疑上了,怎么就这么轻易相信她了呢?

赵二郎在清怡阁住下,赵家的当家人赵长舆一句话没说,其他人便是有意见也只能憋着,只是赵大娘还在祠堂里跪着呢。

一直稳坐泰山的二房长辈们也坐不住了。

傍晚用饭的时候,二房的人联袂而来,哦,除了她那位未曾谋面的叔祖父。

饭菜才摆上桌,赵含章舒服的让人抬到桌边,刚坐下便有下人进来禀道:“二娘子,三娘,大老爷和大娘子领着二娘四娘过来看三娘了。”

赵含章就看向王氏。

王氏放下筷子,用帕子擦了擦嘴巴道:“请他们进来吧。”

如果只是二娘和四娘过来,他们大可以用之前的借口不见,但长辈过来,就不好再闭门不见了。

王氏坐在桌子边等着,赵二郎抓紧时间往嘴里塞了一口吃的,然后乖乖的把手放在膝盖上坐好,可见礼仪不错,家里是教过的。

赵济带着妻女进来,王氏不甘不愿的领着赵二郎起身见礼。

只有赵含章因为腿伤稳稳的坐在榻上,一动也不动,也不见局促。

赵济一进来就看到了她,他凝目看去,正对上赵含章看过来的好奇目光。

赵含章毫不掩饰自己打量的目光,非常嚣张的看过赵济,又去看他媳妇,然后去看他身后的两个小姑娘。

赵济被她的目光看得一惊,这陌生的打量……

赵济眉头微蹙,难道真是失忆了?

打量着这一家四口,赵含章慢慢的将他们和记忆中的人对上,一下冒出来的记忆太多,让她头疼得几乎要裂开,赵含章脸色微白,额头微微冒汗。

赵济正看她,最先发现她的异常,愣了一下后忙问,“三娘怎么了?”

听荷也发现了,忙上前扶住赵含章,焦急道:“三娘是不是又头疼了?”

这点儿疼痛对赵含章来说没什么,她大可以忍下来,但……

对上赵济打量怀疑的目光,赵含章想,她为什么要忍呢?

于是她放开记忆的闸门,让看见他们后涌现出来的记忆和情绪淹没自己,脸色瞬间苍白如雪,额头冷汗直冒,她哇的一下吐出来……

这剧烈的反应怎么看也不像是可以假装的。

赵济心中不安,他还以为赵含章失忆是假装的,为的是让大伯处罚他们二房,可现在看来,她竟是真的失忆了。

赵含章吐了好一会儿,屋里的丫鬟下人都乱起来,等脑海中的记忆稍稍平静了一点儿,她才抬头看向赵济一家四口,目光却看到正从他们身后进来的赵奕,她立即改变目标,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赵奕,“你,你,我记得你……”

一句话没说完,她就歪头晕了过去。

赵奕,赵大郎,赵济目前唯一的儿子,对上他可比对上他两个闺女好太多了。

赵含章丢完炸弹就放心的装晕。

王氏却不知内情,见女儿晕倒,大惊之下扑上去抱住她,“三娘,三娘你怎么了?快去叫大夫……”

听荷也吓坏了,撒腿就要往外跑,被青姑一把抓住,“快去请郎主,求郎主请太医来看看,外面的大夫不中用。”

听荷应下,转身往外跑。

赵二郎见姐姐说晕就晕,也吓坏了,被王氏这么一喊,眼泪就冒出来,他挤上去紧紧地抓住赵含章的一只手,越看越觉得她脸色惨白,很像前几天看到的死人,忍不住就嚎哭起来,“阿姐,阿姐……”

王氏本来还稳得住,儿子一哭,她也悲从中来,忍不住抱着赵含章大哭起来。

赵含章:……

她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挠了挠王氏的手心,哭得投入的王氏没感觉到,赵含章便只能捏了一下。

王氏:……

她反应过来,流着泪的低头去看女儿,就见赵含章微微睁开了一点儿眼睛,和她对上一眼后又紧紧地闭上了。

王氏心领神会,抱着赵含章顿时哭声大起来,屋里的下人们闻听,心中悲戚,都跟着小声的哭起来。

只有青姑还顶用,一边让人去打热水,一边让人去找三娘吃的药,还要派人去门上看大夫来了没有……

赵济领着妻儿顿时僵在了原处,屋里的混乱和伤心都避开了他们,这场景落在谁眼里都能解读成二房上门欺辱大房的孤儿寡母。

进屋到现在统共就说了一句话的二房众人:……



玉龙印 本周恋爱中 黄沙行 从斗破开始万界打卡 异世之万界圣尊 你真是个天才 聊斋之因果 我有个外星女友 血灵王座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