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温柔越界 005 他的辛甜(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唐如锦的同情心早已很微弱到可怕的的程度,他更本就不想见状劝阻。事实上,的话……的话也不是辛甜自己冲到他的面前,他是肯定会管她的。小姑娘将破破烂烂的小熊玩偶扔进车内,捏着他手腕上的佛珠,轻轻地脆脆的喊:“哥哥。”后,便双眼一闭,晕了过去的。随之而来着她身体事实上,如果……如果不是辛甜自己冲到他的面前,他是绝对不会管她的。。...

唐如锦的同情心早就微弱到可怕的程度,他根本就不想上前制止。

事实上,如果……如果不是辛甜自己冲到他的面前,他是绝对不会管她的。

小姑娘将破烂的小熊玩偶扔进车内,捏着他手腕上的佛珠,轻轻脆脆的喊:“哥哥。”

之后,便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伴随着她身体后仰,佛珠被生生扯断。

那佛珠是唐如锦前几日从友人手中得来的,戴着玩罢了。

现如今戴上没有半日,就只剩下狼藉。

珠子散了一车,唐如锦无心去管,那声“哥哥”,让他心软了。

他下车,做出了人生中第一次多管闲事的决定——他将已经晕过去的辛甜抱上了车。

那时的辛甜身体实在孱弱,在医院住了小半月,期间高热不退。

这样的高热还引起了并发症,她醒来后便忘记了从前福利院里的一切。

唐如锦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忘记就忘记了。

她已经不是那个被一群小孩子追着欺负的女孩了,她是他带回家的人,从今往后的人生,只会和唐家有关。

可是如今,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也越来越远了……

唐如锦站在手术室门口,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唐如锦打开看,是温溪泞。

他接通电话,听见温溪泞一贯温柔的嗓音:“如锦,辛甜怎么样了?”

唐如锦有些心烦,可还是柔声道:“没有什么大碍,溪泞,你放心吧,你也是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别操心了。”

温溪泞的语调更加体贴:“辛甜是你的妹妹,我照顾她关心她,都是应该的。”

只是话音落下,低低的咳嗽了一声。

唐如锦的眉心皱起:“溪泞,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昨天拍下水戏,有些感冒了。”温溪泞的声音染上鼻音:“你不用担心我,好好陪着辛甜吧。”

唐如锦想起了一些旧事。

他叹了一口气:“温家没落的这些年,你一个女孩子,一定吃了不少苦。”

“这是我该做的,”温溪泞轻声道:“我终究是温家人。”

“那天颁奖典礼上的事,我替小辛向你道歉。”唐如锦压低声音,道:“她这些年,是被我惯坏了。”

“没事,她还是孩子,我不怪她。你快去陪她吧,先不说了。”温溪泞体贴入微,临了挂电话,还嘱咐唐如锦好好照顾自己。

两人电话结束,有医生推着辛甜从手术室里出来。

唐如锦上前两步:“医生,小辛怎么样了?”

“还好送来的及时,辛小姐无碍,您可以放心了。”医生这般说。

唐如锦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他看向候在一边的王晨睿。

“王秘书,你先在这里陪着辛甜,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王晨睿一愣,他看着辛甜血色尚未恢复的苍白脸色,欲言又止的看着唐如锦。

半晌,他到底还是应下:“唐先生放心吧。”

唐如锦点了点头,临走时叮嘱:“好好看着辛甜,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我。”

────

辛甜醒来时已经是夜里,她觉得唇有些干,微微抿了抿,便感觉到有人拿着棉签替她湿润唇角。

她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男人戴着佛珠的手腕。

他的手腕很白,带着沉香檀色的佛珠,说不出的好看。

辛甜一愣,视线上移,看见秦时遇温淡的面容。

秦时遇对上自己的视线,那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眸光潋滟温柔:“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辛甜一时诧异,她喉咙泛疼,说话艰难:“你怎么在这里……”

“北城市中心医院是我从前工作的地方。”他说得不太真切,说话间已经将棉签从辛甜唇间撤下。

辛甜抿着唇,没有再追问。

其实她只要稍稍细想,就能知道,就算是工作的地方,也是从前,怎么就会那么巧,知道自己在这里?

可是她刚刚醒来,意识还不清醒,只是顺着秦时遇的话往下说:“你以前,是什么医生?”

“心胸外科。”秦时遇替辛甜调试了一下葡萄糖点滴的速度,温柔问道:“躺了一天了,要不要坐起来?”

辛甜眼睫颤动,语调完全不是那天在落霞山时的趾高气昂,乖的不像话:“你……你照顾了我一天啊?”

“不到一天,十个小时。”他看着床头的闹钟,缓缓道:“现在是凌晨四点。”

辛甜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她自认是个平凡人,没有什么地方值得秦家的家主这般嘘寒问暖。

“秦时遇……”

“嗯?”

“你之前说你是我的粉丝,你喜欢我什么啊?我其实……没什么好的……”她揪着被子,头垂得低低的。

秦时遇眼底的温柔浓到化不开,他的手克制的搭在床沿,用轻柔的嗓音说:“我喜欢你漂亮,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

辛甜看着秦时遇温雅精致到如梦似幻的脸,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让他看看自己的长相。

他这样的相貌,才称得上“最”字。

辛甜自嘲笑笑,带着孩子气:“我能有多漂亮,比温溪泞还漂亮吗?”

病房里有一瞬的安静。

辛甜觉得自己可能自取欺辱了,却听见秦时遇说:“温溪泞是谁?”

辛甜的心情变得很好。

以至于当秦时遇问她:“想不想看看晨曦?”

她脆生生的说:“去看啊,我想看。”

晨光熹微的清晨六点,当车子驶上高速公路,辛甜看着逐渐远离城市的无际海岸,有雀跃的感觉在心口滋生。

她眼底都是笑,第一次在秦时遇面前,流露出了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该有的样子:“我们现在去海边吗?”

“你想去海边吗?”秦时遇侧过脸看她,晨曦中,她的面容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红晕。

秦时遇觉得这些年平静无波的心,终于有了跳动的感觉。

这是辛甜,他等了好多好多年的辛甜。

他缓缓收回视线,在心底一遍遍提醒自己,她才刚刚对你敞开一点点心防,不要吓到她。

车子在海岸边停下,辛甜蹬掉轻便的帆布鞋,欢快的朝着那一轮橙红的晨曦奔去。



玉龙印 本周恋爱中 黄沙行 从斗破开始万界打卡 异世之万界圣尊 你真是个天才 聊斋之因果 我有个外星女友 血灵王座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