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结束时请唤我醒来 第五章 春光沉浮失归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在纳木错星空下的草地躺着,被空中吸去了的,二十岁和二十岁的心。————————————————恍恍惚惚。半个小时前活力满满的自己…怎么像是是上辈子的事情。拿起来电话,拨给。电话那头传来陌生的令人安心的女高音。“囡囡啊,跟你说邱锦那边没那么快的————————————————。...

在纳木错星空下的草地躺着,

被空中吸去了的,

二十岁和三十岁的心。

————————————————

恍恍惚惚。

一个小时前活力满满的自己…

怎么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拿起电话,

拨出。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令人心安的女高音。

“雪雪啊,跟你说邱锦那边没那么快的啦。”

“星悦…”

“雪雪,你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孟星悦关切道。

“你现在在诊所吗?”

“今天我休班,你来家里吧。”

“好…那我现在过去。”

“嗯,我点好奶茶哈。老样子+燕麦无糖去冰!”

如果说人生海海,还有一处随意可回的港湾,

那么除了妈妈那里,

就是孟星悦了。

这个她从在英国读预科开始就在一起的同学兼室友,

倾盖如故。

九年以来,她们俩互相扶持、包容、陪伴,从少女到女人,共同经历了人生中的种种,感情亲胜姐妹。

抱着Hardy上了车,秦雪不敢闭眼。

因为一闭上眼刚才那画面就会浮现在眼前,她就会止不住的胃中翻涌。

孟星悦的家她实在熟悉不过,略有些年头的电梯房,因为离着单位近,她也就一直没从爸妈家里搬出来。

按门铃,门打开。

秦雪把Hardy往地上一放,就一把将孟星悦抱住,孟星悦被她抱得有点懵了,但下意识地轻拍她的背,

“大中午运动啊?怎么还穿着运动服?身上黏糊糊的,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去。”

姐妹俩经常一见面聊着聊着就不走了。后来干脆互放一个常用小衣柜,里面应有尽有。

连Hardy对孟星悦的家也十分熟悉,找到一处地毯就趴下来惬意地躺着。

“咳,说你呢。你的主人那么爱运动那么勤劳,你个臭Hardy怎么又肥又懒。”孟星悦一边rua着Hardy一边揶揄着,虽然它也get不到,但还是“喵”了一声。

洗完澡换身衣服,人也轻松了许多。

坐在沙发上,吸了一口奶茶,嚼着燕麦粒,秦雪忽然开口,

“我今天回家,看到…”

“捉奸在床啊?”孟星悦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

“噗…”孟星悦差点喷出一口奶茶。“我…我就是随口瞎说的啊。电视不都这样演,突然回家还能看到什么?”

“早晨,我和他说中午我和Lina吃饭,他也说他要和利通应酬。回到家,我看到密码锁的盖子是开着的…”

作为心理咨询师,她很清楚自己此刻应该做什么,孟星悦不再说话,安静聆听着她把整件事复述了一遍,只在合适的时机鼓励她更细节地描述所有场景。

“我好像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也没见过他裸着身体的样子。”

“那是你自己不想看的嘛。”

“我的意思是…看到这个画面,我好像也没有很痛苦。只是…突然觉得他好陌生好陌生。”

孟星悦没有接话,突然问:

“雪雪,我们晚上去Lumen玩好不好?”

“Lumen是什么?”

“我天,大姐,你一个未婚少女不知道Lumen不太合理吧,我市最近最火的club。今晚girls night。你去喝点酒,然后晃啊晃,就当是锻炼了。灵珊和我说那里音乐超棒的,有个DJ帅疯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秦雪觉得自己现在并没有太多力气可以思考。

“好嘞,我马上打给她。”

拨通电话,打开免提。

“喂,赵小姐。”

“你好,女神悦。”

“晚上Lumen去不去?”

“那必须的啊!就我俩?”

“还有秦雪。”

“那更要去啊,我要去吸我雪雪姐的美貌。”赵灵珊一脸迷妹的表情。

“哈哈哈,吸你个鬼,吸我的没够吗?”

“你的吸过来我怕我嫁不出去。”

“什么?”

“我是说那样我在人间可能就不太好找对象。”

“今晚你给我等着!”孟星悦佯怒。

“好啊,有本事把我喝挂。”

“把你喝挂了明天我会被你爹挂墙上。”

“好了好了,不要提这些败兴的人好吗?我挂了啊,我去准备了。”

“现在天还是亮的你知道吗?”

“知道啊,我要从冥想、洗头、SPA、做指甲开始,做人要有仪式感,OK?去club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拜拜。”

听完她俩的对话,秦雪的心情莫名通畅了起来。

忍不住扬起嘴角,“赵灵珊是个活宝。我怎么听到她的声音就想笑。”

“可不是,就要和这样能量满格的年轻人在一起。我跟你说,你跟这个什么周律师呢也在一起大半年了,我饶是没见过几面但也觉得吧,他肯定不是你的Mr.right。

虽然他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但有一点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能量场,他很缺少。所以呢,

他不是你的cure。”

“现在说这个,你早干什么去了?”秦雪撇了撇嘴。

孟星悦愣了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

“在准备马后炮。”

这下换秦雪愣了下,然后笑出声来。

“可以啊你,瞎掰胡扯方面有赵灵珊几分功力了。”

姐妹俩笑闹着,Hardy也进入了梦乡。

“晚上dress code黑色。”孟星悦推了推秦雪,“有衣服吗你?都在周律师那儿吧,还是你回你自己家拿,那就太远了。”

“什么code不code,随便穿就是了。”

“你看你,跟你说要向我们小赵同学学习,对生活充满热爱,将仪式感贯穿整个人生。爬个余山爬出珠穆朗玛登顶之势,去一个club去成mù斯林到麦加朝圣之感。”

“好好,我学习。柜子里好像就有件黑色背心裙。”

“那不是你运动打底的?”

“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你这个身材…把我家遮光布扒下来给你绑上穿去估计都好看。”

“哈哈哈,我怎么那么喜欢听你的甜言蜜语。”秦雪捏了捏孟星悦的脸。

“唉,所以是我把你惯坏了,你没办法爱上别的男人了。”孟星悦装模作样地摇头叹息。

一来二去,奶茶饮尽,

时光流走,

人间难得是平常。

请了个假,秦雪就这样窝在孟星悦家的沙发上,

睡了个久违的下午觉。

只是,

这觉却并不安稳。

孟星悦给秦雪盖上毛巾被,然后盘腿坐在地毯上,轻蹩着眉,在手机上快速打字:

“赵教授,下午好。冒昧打扰。秦雪她今天撞见男朋友和别人在床…这会在我家,我看她样子很正常,情绪也没有太大波动,也让她叙事暴露了。但我还是担心,您这边有什么建议吗?”

然后攥着手机,脚尖在地上一下一下轻点着。

手机震动。

“小孟好。”

“唉,秦雪这可怜孩子,这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阿。这件事的确可能加强她的病情。你说的情绪正常也有可能是她进入到应激阻抗阶段了,不过她现在已经离开了应激源,也有你的支持,先帮她转移注意力吧。下周我尽量把和她的咨询时间调前一些,好吧?”

“好的,感谢赵教授。有事我再联系您。”

看着沙发上的秦雪逐渐蜷缩成一团,额头上不断沁出汗珠,表情也渐渐痛苦起来。

“唉,又做不好的梦了吧。”孟星悦挪动了一些位置,握着秦雪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的背、一下一下,一直到她渐渐平息下来。

——————————

“老程,晚上Stanley他们想去Lumen,要你一定参加。”

“哦,行,叫Steven去安排包房吧。”

这两天,极锋一直在和Spruce Capital讨论关于QFII(合格境外投资者)的合作事宜,Stanley是他们的投资副总裁,一个能吃爱玩的英国人。

—————

夜色如约降临。

孟星悦和秦雪把Hardy交给她爸妈照顾,就出门打车接赵灵珊了。

小姑娘一上车感觉司机的车速在加快,一心想把这些噪音制造者早点送到目的地。

“雪雪姐!”明明有副驾她不坐,非要坐在秦雪旁边,三个人挤成一堆。

“我好想你哦。这不公平,为什么你又更美了。”

“有吗?”秦雪笑。

“你是当我不存在吗?”孟星悦开口。

“我的老天爷呐!快看!你家门没关好,这里有个仙女跑了!”赵灵珊夸张地张大嘴。

司机已经忍不住将油门踩到了底…

————

Lumen

夜行动物们的天堂。

夜色掩映下的Lumen迎来了自己的璀璨和狂烈。

男男女女们鱼贯而入,

进入这个交织着音乐、酒精与狂欢的迷离疆域。

一进到内场,赵灵珊就像快乐的孔雀一样,小跑进舞池,忘我地摇摇摆摆。

秦雪和孟星悦先找到一处吧台位置坐下,秦雪给自己点了杯Havana club,示意不用管她,她想先在这喝点。

孟星悦也被这声光电的诱惑吸引了上去,和赵灵珊去“一起摇摆”了。

喝着朗姆酒为基底的Havana,一点清香的菠萝香味,充满了沙滩风情的气味,令人有旅行的冲动。

这里极致的音乐和视效与Lumen在坊间的口碑名实相符,秦雪也忍不住在高脚椅上轻摇随着音乐摆动,

什么也不用想,真好。

“啪嗒”,不小心碰落了手机,于是蹲下摸索寻找。

这时极峰和Spruce的一行人正好进来。

其中一位身材高挑的男子走在最前面,

宽肩薄肌,简单却剪裁立体的白衬衫,非正式穿着,两颗扣开着,微微露出颈部锁骨,

梳着背头,戴着金丝眼镜,棱角分明的轮廓,高高的眉骨和鼻梁,坚毅的下巴。

在灯光下,

显得深邃又迷人。

如果说夜神好奇人间,今晚幻化人形,那么也许就是这般模样。

是程潜。

甫一进入,便有好几个女生忍不住发出低呼。

秦雪终于摸到了她的手机,站起来,继续坐在高脚椅上喝她的酒。

变幻的灯光忽明忽暗,程潜正走去VIP room,莫名觉得余光里似乎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微微侧目,

突然,club的一束幻光,恰好打到秦雪身上。

这一刻,

渊渟岳峙。

仿佛二十岁那年,他在纳木错的天空下,仰头望向苍穹的时刻,

银河纵横,

星星坠落,

月亮向他奔来。

一身黑色背心裙更显得冰肌玉骨,黑色长卷发衬得她整个人白得仿佛在发光。

程潜忽然觉得她这个名字真是取得再好不过了。

暗夜发如墨,皓颈凝霜雪。

她的神情,

却又像下一秒就会破碎的琉璃。

“ Maybe we stay here for a while?”他在Stanley耳边说,“ For richer experiences。”

“Ok ,I like this club,way much better than UK‘s,emmm…you know it too。”

“ Absolutely.”

俩人相视一笑。

“你先招呼他们。我和Stanley在这里呆会。”程潜发个信息给沈时钧,然后就找了个刚好能看到秦雪但却又不会被她看见的位置坐了下来。

点了杯Negroni,程潜小口啜饮着,一边点头应合对话,但眼神却不停地飘向舞台那边的人影。

不一会,有一位穿着黑色T恤的男士走过来吧台,

朝着调酒师打了个响指,

“Hi bartender,麻烦帮我给这位看起来有点忧伤的女士,”他转过来看着秦雪,“来一杯像她一样美丽的,

whisky float。”

“Okey dokey。”调酒师拿出一个海波杯,将冰块放入杯中,略微搅拌后倒掉冰水,然后倒入矿泉水六分满,最后用吧匙贴着杯内壁引流,慢慢在上面漂浮一层威士忌。

调酒师如行云流水般完成,然后接过卡一刷,把酒杯滑到男子面前。

矿泉水和威士忌的密度差呈现出琥珀色的层次感。

接过杯,这名男子眼神扫过酒杯,又来到秦雪这儿,说道:

“这杯whisky float的确优美雅致,

如你。

不知道我是不是有这个荣幸,可以请你喝这杯酒?”

他将杯子推到秦雪面前。

不远处,

眼神一秒也没离开过的程潜,在他这个方向,正好分明看到那个男的在推杯的过程当中,将一颗小药丸放了进去。

心像突然被悬提了起来,他蹭地站起来,

“Chambers,where you up to?” Stanley拉住程潜,“ Let‘s gulp down this shot!”

“ Sorry ,will be back soon。”程潜朝着吧台方向快速走去,走到一半时,看到秦雪抬起修长白皙的手指,

优雅地轻推回酒杯,

“这位先生,下次还是请把技术练习好一点。”

“你你不要乱说,什么…什么技术…”男子有点恼羞成怒。

“咳,我是说,在夜店撩妹的技术,你想到哪里去了?”秦雪一脸的无辜。

“噢噢…”男子还暗自舒了口气,又慢慢切换回先前的表情,“我这就是看你长得太好看了,有点慌有点…不自然。”

“那你可以自己先干了这杯。”秦雪用食指指节敲了敲杯沿,“平静下来再来一次。”她好整以暇地看着男子的脸由晴转阴,起身离开了吧台。

程潜赶紧侧身隐入人群,怕被秦雪看见,没察觉自己,脸上却泛起笑意。



玉龙印 本周恋爱中 黄沙行 从斗破开始万界打卡 异世之万界圣尊 你真是个天才 聊斋之因果 我有个外星女友 血灵王座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