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结束时请唤我醒来 第四章 这个午后不温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半小时前,融月轩包厢 ——————“周律师,陆律师。哎呀,两位名不虚传是天合的非常优秀代表,这杯酒啊我要得敬你俩。这样,我干了,你们随便。”还没等反应,这个看出来很逍遥快活的很结实矮胖子,了一口把手里那杯白酒闷了一直这样。“不敢不敢。”周朗忙站了出来,陆“不敢不敢。”周朗忙站了起来,陆韵颖也只好拉了拉裙角也跟着站了起来。。...

一小时前,融月轩包厢

 ——————

“周律师,陆律师。哎呀,两位不愧是天合的优秀代表,这杯酒啊我必须得敬你俩。这样,我干了,你们随意。”还没等反应,这个看起来很快活的结实矮胖子,已经一口把手里那杯白酒闷了下去。

“不敢不敢。”周朗忙站了起来,陆韵颖也只好拉了拉裙角也跟着站了起来。

早已经酒过几巡,利通的王总还是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实在战斗力爆棚。

遇到山东的客户哪怕把饭放到中午吃,酒也是逃不掉的。

“王总过誉了。”周陆两人也随即仰头将酒饮下。

“来,小陈,过来敬一下我们两位精英,社会的中流砥柱。你啊,可要和人家多学习学习。”王总自己坐下休息,换个人上。

主陪副陪此起彼伏。

你以为做律师只要读书多吗,

不对,

更重要的,还要酒量好。

像刚毕业不久的愣头青小陈,也爽快地拿起酒杯,分别给周朗和陆韵颖倒酒,再给自己满上,然后举杯,

“周律师、陆律师,接下来可要好好跟你们多多学习,还望不吝赐教。那,我就先预祝这次合作顺利。”略显青涩但又诚恳地,分别与周朗和陆韵颖碰杯,然后饮尽。

周朗和陆韵颖暗自交换了一个略微无奈的眼神,还是一起喝掉了这杯酒。

继续推杯换盏中……

“好,各位,那要不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周律师陆律师,谢谢两位今日赏光哈,来来,桌面清。”王总站起身,再次端起酒杯。

“好的,王总。”周朗一边站起身,一边在桌下踢了踢陆韵颖,

她赶忙也站起来,走到利通一行人那边,

嗲嗲道:“王总、李总、苏总,还有…小陈,我们一起干了最后这杯哈,感情在酒中,我先喝了。”

“咳,我们小陆同志还真是可造之才,周律师可是要多多提携着。”王总笑道,大家也都会意地笑起来。

 一场完全不谈及业务却又比业务更重要的酒局就此完美结束。

周朗和陆韵颖双双有些多了。

送走利通的人后。“韵颖,我先回家一趟。刚白酒撒到些在身上了,不舒服。”周朗说着就边往外走,边点开app打车。

“周律,你慢点,等等我嘛。”陆韵颖踩着高跟鞋,小碎步紧跟上周朗,揽住他的手臂。

其实在她来天合实习时,周朗就是她的上级律师,彼时,她就对他好感十足,只不过那时候都听说周朗在追秦雪,再往后他俩就在一起了,她也一直没有更多机会相处。

这段时间以来,他俩共同负责利通和方建的事情,几乎是朝夕共处,她心中未烬的火苗又重燃。

有女朋友又怎么了,秦雪又有什么了不起?

又没结婚…而且感觉他俩一天到晚也没多少时间在一起的,说不定本来也就快分手了。

陆韵颖心里想着,把胸贴紧周朗的手臂,头也微微靠近。

不知是近日的长期相处还是酒精作祟,抑或是其他什么,周朗觉得这一切都不反感,

“韵颖你这…”做势想扯出手臂。

又被陆韵颖更紧地缠住,“周律,人家头有点晕乎乎的嘛,中午喝了好多。”

周朗再没有拒绝,也就让她这样靠着。

车很快到达,两人一同进入后排座,

落座。

狭小的空间里,未明的情欲在酝酿着。

陆韵颖小小热热的手掌突然伸入周朗白衬衫的领口处,“周律,你这里怎么红了啊?”周朗喉咙一紧,胃里感觉千抓百挠,“没什么,估计是喝酒喝的。”

“哦,是这样呀。”她又换了手指在他的锁骨处轻轻抚摸着,“周律师,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锁骨,长得很好看呀?”陆韵颖突然把脸几乎凑到周朗面前。

“您的目的地已到达。请您拿好…”

周朗攥着手心,“下车了。”

“去哪?”陆韵颖望着周朗,

微醺的脸庞,轻启的唇。

“我家。”

俩人一同进了电梯,按下11楼。

陆韵颖此刻已经完全放下任何包袱,

既然…

那就不能算是只有我一个人自作多情了。

她踮起脚尖,吻上那渴望已久的唇。

“秦雪她…不是和你住在一起吗?”。残余的理智让她在进门前问道。

“她说开完会和Lina吃饭。”周朗边说边解着衣扣。“不会这时候回来的。”

“喵…”一只英短蓝猫从角落钻了出来。

“Hardy,走开。”周朗用脚把猫挪到一边,

然后关上房门。

一颗火种落入久旱之林。

火焰荡动,欲望燃烧。

—————

秦雪喘着气,刷了门卡按下电梯,“呼,廉颇未老,不止能饭,还能加餐。”她对自己今天的配速很满意。

?怎么密码锁的盖子是拉下来的。按下密码,“难道周朗在家?不是和利通的人吃饭去了么?”

有些忐忑地打开门。

“喵……”Hardy小跑过来在秦雪脚边。

“小乖乖,家里有没人来过呀。”秦雪抱起Hardy,rua呀rua。

“喵…”Hardy似乎听懂似的,朝着卧室的方向叫了声。

秦雪这才发现怎么房门是关着的。

蹑手蹑脚走过去,一把打开门。

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秦雪向后踉跄退了几步,失手把Hardy也不小心掉了下地。

床上是赤身裸体的男女,

交缠着。

秦雪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蹲下来抱起Hardy,又把房门关上。

这是…

我…

她…他…

胃里有一阵强烈的翻涌。

转身迷迷糊糊抱着Hardy就要走。

醉意陡然都消散,周朗飞快穿好衣服跳下床冲了出来。

“秦雪!你给我站住!”

“周朗,你别对我这么大声。”秦雪很轻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她感觉自己的大脑皮层似乎停止运作了,唯一的感觉只莫名觉得眼前的男人陌生,陌生到面目模糊。

“你不要又做乌龟逃走。”秦雪声音的冷静让他更痛苦,他宁愿看到她歇斯底里的样子。

而他自己此刻的情绪也是复杂极了,

他有羞愧,有羞愤,

看着秦雪的样子,有心疼,

除此之外,还有满腔的委屈。

“从追你到和你在一起也快一年了,除了牵过你的手,抱过你,我们过得和室友有什么区别?!”

“我…”秦雪微张开双唇,欲言又止。

“除此之外,不要说更亲密的接触,甚至连接吻都不让。每次我一…你就那个死样子。”

“周朗,一开始我就清清楚楚和你说过的,你也说…你可以接受。”秦雪没有情绪波动地应和着。

“一开始一开始,一开始我以为你没有病的这么严重!我他妈是个男人好吗,半年多了。我也以为我可以感动你,融化你,改变你。”周朗几乎是用喊出来的,像是发泄一直一来压抑着的情绪。

人的愤怒,

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痛苦和不满。

他几乎发狂的样子让秦雪更紧地抱住Hardy,似乎感觉到主人的不安,Hardy趴在她肩上,伸出舌头,安抚般地在她脖颈肩舔着。

“连猫都可以舔你!我呢?!这半年我是怎么过的你都知道吗?!秦雪,我受够了!我他妈真的受够了!”

“受够了你大可以先和我分手,再…”

“现在再分也不晚,就是现在。秦雪,你听好了,我受够你了!谁能受得了你这个鬼样子你去就找谁。我祝福你最好是能找到!”

“好,周律师,我明天会回来收拾东西。中午一点,希望那时候你…你们,可以回避一下。”秦雪抱着Hardy慢慢转身往外,又轻侧过脸说了句,“也谢谢你的祝福。”

“秦雪!!!”周朗仿佛是用掉最后一丝力气喊出她的名字,整个人涣散地瘫坐到地上。“秦雪……”

房里的陆韵颖默默听着,穿好了衣服。这对话的内容…她先是惊掉了下巴,难怪周律师会和自己…

这样想也未免有点妄自菲薄…

也不是说她对自己没信心,只是实在是秦雪太优秀了。

把下巴托牢了以后,她脑海中慢慢形成了自己的思路,舆论的制高点是要占据的呀,人嘛,不就是凭一张嘴的嘛。

扣好最后一颗扣子,陆韵颖的脸上漾起一丝笑容。

进电梯,按下1,走出大门。

这里的一切都突然陌生的可怕。

Hardy也紧紧缩在她怀里,可能刚才有点收到惊吓了,不住地发抖,她不停地抚摸着。

有没有爱过这个男人呢?

她不懂。

大约是有喜欢的吧。

喜欢看他认真工作的模样,

喜欢他在办公室里偷偷拉拉她的手,塞上一颗糖;喜欢他指出自己工作中的错误时,专业却又宠爱的时刻。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周朗对自己实在是挑不出毛病的好,甚至…她觉得如果他愿意的话,结婚也不是不可以的。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周朗都是高质量对象。

优秀的学历,超强的工作能力,还是律所公认的几大帅哥之一,按照他一路以来的上升趋势,距离合伙人应该也只有一步之遥。更重要的是,

他对她很好。

至少,超出她觉得自己值得得到的程度。

毕竟…

她没有什么可以给他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