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结束时请唤我醒来 第六章 一个肘击教做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的确我是操了份闲心。程潜走回家去,“ to the lounge?”他低下头对Stanley说。“Wait!Chambers,there‘s a hot girl there。”程潜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 Look at her neck li程潜走回去,“tothelounge?”他低头对Stanley说。。...

看来我是操了份闲心。

程潜走回去,“ to the lounge?”他低头对Stanley说。

“Wait!Chambers,there‘s a hot girl there。”程潜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 Look at her neck line and arms,must be well- exercised,huh?And she looks gorgeous,with a bit of oriental mystique。”

那不是……

秦雪吗?

还没等程潜反应过来,Stanley已经大步走了过去。

“Hi Lady,窝克不克以…buy you a drink?”

听口音是个英国人,抬头一看,果然就是。

在英国好歹呆了五年,感觉英国男人都长得差不多,三个人凑不出两片嘴唇。

一看居然还有点亲切感。

“ Hi Gentleman,”秦雪也微微一笑,“I‘d like to have …”看了下吧台的小黑板

Speicial “House” Lumentini 53

“一杯…Lumentini 53,谢谢。”秦雪直接向着bartender说。

试试Lumen的特调马天尼。

“这位先生请的。”她指指Stanley。

“Two。”Stanley 看着Bartender,伸出两根手指。

Bartender也会意一笑,开始制作。

很快,

两杯Lumentini 53摆到桌前。

秦雪直接从Bartender手里接过杯,特制的马天尼杯,灯光底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轻尝了口,

有一股熟悉的味道在舌尖弥散…

秦雪朝着Bartender露出个玩味的笑容来,“基酒用的茅台吗?”

Bartender 晃了晃手里的瓶子,“是啊,不然一杯五百八呢。”

“还真没注意,让这位老兄破费了。”

反正Stanley用的是极峰早给他准备的储值卡,他压根也没注意价格。

这位老兄此刻正在品尝着“Chinatini”,表情十分丰富。

“ The base of Lumentini,is our Chinese Maotai。”秦雪和他说。

“woo…” Stanley 恍然大悟到,“ that explains it。I know Maotai but never tried before。Taste good though。”他朝Bartender竖起大拇指示意。

“Better than Matini of The Connaught Bar?”秦雪问到。

“The Connaught Bar?You know it?”Stanley眉毛轻扬,兴味十足。

“Celebrated。 haven‘t been but heard a lot。”Lumentini有点上头,秦雪的话渐渐多了起来,Stanley给人一种钝钝的安全感,一来一去倒也聊了起来。

程潜听不见他俩说话的内容,看见两人似相谈甚欢的样子,

很是烦躁,只有重重在手机上敲打着键盘,

“你把Stanley带上去,他在吧台这。”

“why?我在这能看见。”沈时钧见程潜抬头,透过lounge的玻璃给他挥挥手,“我觉得人家玩的蛮开心的呀!”

“我说,把他叫上去!”程潜看见开心两个字更是不爽。

“你自己去啊。”

“我…我要去下洗手间。”程潜朝楼上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赶紧下来,自己就隐入人群里去了。

什么嘛,这人最近怎么神经兮兮的。

沈时钧嘀咕着下楼,

“Stanley!

There you are!

Go with me,everyone is waiting。”沈时钧拉着他就要走,被Stanley一把扯下,

“ see this beautiful lady here?”

沈时钧看了眼秦雪,“Yep。”

“ So ……how can i leave?” Stanley 摊了摊手,一脸不解。

“hahaha,fine。It's me who should leave。”沈时钧正要识相地掉头走。

这时忽然有人抓住他手臂,把他往前一推。

正要骂人,定睛一看,

“干嘛?”沈时钧看是程潜,差点没给他一拳。

“你说我们上去有事要谈。”

“你不是在这里吗,自己说啊。”

俩人交头接耳,这时秦雪才忽然觉得,这来人怎么…这么眼熟。

眨眨眼再睁开,

“沈总?”

见了鬼了吗,这个地方也能遇到甲方的吗?秦雪有点想笑。

“你叫我吗?”沈时钧一头雾水。

因为一冲动就出现还没想好应对的程潜,只好一把把沈时钧拉到身后,

“叫的是我。”然后赶紧俯在沈时钧耳边,“这就是天合那个律师。”

“喔o哦…”沈时钧的嘴巴圆着,发出欠揍的声音,“闻名不如见面啊。老子晓得了。”

“你认识我们沈总啊?”沈时钧戏精上身,开始一秒入戏。

“您好,您也是极锋的?”

“啊对对,我和程…沈总一个部门。Stanley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Stanley对突然出现的两位很是不满,插不上话了。

“要不你看这样,我们上面呢有个包厢,一起上去玩?”沈时钧说出这话的时候程潜差点吐血,敢情是帮他俩找个地方是吗?

“哦不了谢谢,我是和朋友一起来的,她俩都在舞池那。”秦雪朝那俩舞动奇迹的女子挥了挥手,不过看样子她们并没空搭理她。

“没事,就那俩是吧,一个穿黑色亮片裙,一个黑色小西装的。”

“嗯。”

沈时钧这就进入舞池,把俩人喊了过来。

秦雪正要开口说话。

只见赵灵珊用力往下扯了扯裙子,努力想要盖住大腿,双目圆睁,咬牙切齿地喊了句,

“潜哥……不会是我爸叫你来抓我的吧。”

“赵灵珊,我可没那个闲工夫,不过你最好祈祷我不会哪天不小心告诉他。”

秦雪的头更痛了。

这到底都是谁跟谁啊?

最后沈时钧出来打圆场,一行人都一起上去,就算把事情搞清楚也需要一个安静地方。

“所以…你们以前是邻居?”

“嗯,也算世交吧,他常跟着他外婆。我爸和他外婆认识好多年了,关系可好了。老太太是民国大家出身,超级优雅,但说话贼带劲儿。”

“然后他叫程潜啊,什么沈时钧…”

秦雪看了眼程潜,疑惑地歪了歪头,

Lumentini里是53度茅台,此刻她已有些微醺。

“你那天你说你是沈时钧,还给我沈时钧的名片。”

程潜见她侧头望着自己,白皙的脸颊染上了浅浅红晕,琥珀色的眸子比平时多了一层氤氲的迷离,

一缕微卷的发丝垂至锁骨。

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感受,

看到她这个模样,

莫名地,

心脏漏跳了一拍。

“那天…我…他。”

堂堂程潜也会有结巴的时候么。沈时钧突然探出头,

“秦律师秦律师,那天是因为我啦,我急性肠炎去医院了。我们程老板说信用,乃极锋立司之本,切不可因此放人家鸽子,就自己上了。

真的,放眼市面上就没有这么敬业的领导了,牺牲自己的时间,维护公司的信誉。”

咣咣就是一通胡掰。

有些事反正就这样,你敢煞有介事地说,别人就不敢反驳。

秦雪虽然觉得哪里怪怪的,比如他们大可以换个对接人,但也懒得去想了。

没想到极锋的创始人居然这么年轻,资本市场当真是英雄出少年,人狠好搞钱。

程潜一直没有过多和秦雪说话,秦雪和Stanley聊了一会后,就被孟星悦和赵灵珊拖下舞池去,

下去后就再也不上来了。

“雪雪姐,他是你这次的甲方啊?”

“是啊。”

“他超难对付的。”赵灵珊摇摇头,吐了吐舌头。

之前几次见面的景象同时浮上脑海,

“确实是。”不知道是不是突然回到自己的律师的身份,连带今天发生的事情也一并尽数浮现。

“我旁边坐会。”秦雪自己坐到吧台,和bartender说,

“一杯长岛冰茶,谢谢。”

“女士今天喝了不少哦。”有一点年纪的Bartender,动作优雅,声调温和又不失礼貌。

秦雪浅浅一笑,接过酒杯后轻啜一口。

入喉感很是温润,口味有几分甜、接下来是丝丝的酸、还带着微微的苦,暗藏的辛辣气息在口舌间弥漫开来。

去事旋成梦,

来欢难预期。

不知为何,这句话涌上心来。

她不知道别的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后是什么心情,她现在感受不到太大情绪,但正是这种“行尸走肉”的感觉,令她真正痛苦。

周朗对她说的最后那句话,

听起来就是一种诅咒。

感冒的时候,

由于鼻腔黏膜充血,红肿,导致嗅觉神经无法接触到外界信号。

你不知其味,

你的鼻子在闻,却毫无知觉,

你的口腔在咀嚼,却尝不到任何味道。

这种感觉令人有种极度虚空的不真实感。

某种程度上,她就这样活着。

拥有这个器官,

却无法实现它的功能。

她的心脏健康地,砰砰在跳动,

但是却不知道什么是爱,也不知道何为痛苦。

感冒尚且有好的那一日,

但她可能永远都是这样了。

喝完这杯long island ice tea,秦雪感觉头开始有点发沉,枕着手臂在吧台上看着她俩。

来来往往有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酒吧里饮醉的落单女子总是会收到“特别的关注”,何况是美丽的落单女子。

程潜从lounge的玻璃探出目光,看到一个男人正拿手去推秦雪,她蹭地坐起来,改成托着下巴看着舞池。

男人又悻悻走开了。

程潜深吸口气,从lounge上下来。直入舞池把赵灵珊拉出来,

“赵牧云他女儿。你一个刚成年没多久的学生,差不多也该回去了。我送你。”

他看了眼孟星悦,“你们…”

“才十一点啊,我不要走。”

程潜作势拿出手机,“我打电话问候一下赵教授,说我好像在一个地方看到他女儿了。”

“不要!”赵灵珊可怜巴巴看向孟星悦,“不然今天就先这样吧。好像雪雪姐也有点喝多了。”

“老田给你们留着了,一会把他们送到酒店。下来把钥匙给我。”程潜发了个信息给沈时钧。

这边赵灵珊和孟星悦走到吧台,“雪雪,走吧。”

秦雪的意识虽然有点迷糊,但是步履还是清楚的,走到门口准备打车。

赵灵珊摁掉她的叫车,

“不用了,我这有个爹呢。败兴的很。”

程潜开着车一把方向停在路边,按下车窗示意她们上车。

“先送谁。”

“送我好了。”孟星悦说,“我应该最近。”

“好,地址。”

“你搜兆丰小区北门。谢谢。”

秦雪觉得最后那杯长岛冰茶的后劲好像现在才慢慢开始,她感觉眼皮有点不太听使唤了。

“你来Lumen干什么?”程潜突然问。

“来玩啊,还能来干嘛?”赵灵珊撇撇嘴。

“那位…怎么喝成那样。”程潜从车内后视镜看到秦雪的样子…好像是醉了。

“唉…其实今天就是陪这位姐姐来的,她中午回家撞见男朋友和同事滚床单,啧啧,刺激伐?捉奸在床。你们这些男人啊。一个个的。”

“你不要无差别打击。”程潜对于赵灵珊把自己这种人混为一谈很是不满。

她居然真的是有男朋友…

而且…这么狗血的事,

中午?

所以她元气满满地跑回家,

然后…

脑子里思绪翻滚,

她应该…

很难过吧。

不过怎么又有种奇怪的…

如释重负的感觉。

“反正知人知面不知心,要是以后我男朋友这样,我直接操起一把菜刀我就…直接没收作案工具我。”

“你没叫你爸给你看看病吗?”

“什么病,我哪有病?”

“你肯定有,去检查看看,比如躁狂、反社会之类的。”

“滚。”赵灵珊恨恨踢了一下座椅后背。

很快,孟星悦家到了。本来是想叫秦雪一起的,想到她说明天还要上班,衣服什么肯定还是回自己家方便些,反正都是赵灵珊的熟人,稍微交待下就下车了。

“你这么晚回宿舍进得去吗?”

“谁说我住宿舍、我早和同学搬出来了。”

“地址,还有。她…她住哪。”

“她本来和男朋友一起住公司附近的啊,现在肯定不会回去了。不过她还有自己的一套小房子在那个…天源小区,4号楼,你搜下,好像有点远。要么你先送我吧,她睡会估计就起来了。你不要对人家动手动脚啊。”

“赵灵珊!”

“好好好,我知道你正人君子,坐怀不乱,人类高质量男性。”

“喂,赵牧云吗,你女儿…”

“好好好,我闭嘴,我从这一刻就开始zip…ok?”赵灵珊捏起手指,做了一个拉上嘴唇的姿势。

突然车里真的一片死寂,只有秦雪轻轻的呼吸声。

“到了到了,就这里。那我就走了啊程老板。你务必亲自送到家哈,到了你给我发个信息。拜拜,谢了。”赵灵珊跳下车,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去敲了敲驾驶室的窗,

按下车窗,“还有什么事吗?”

“到了你就轻轻晃晃她,然后等一会就会醒了。她都这样。”

“嗯。”

车里就剩他和她了。

后视镜里看她,身体蜷缩着,紧紧蹩着眉,突然急促地呼吸着,又突然安静下来。

车内是一种暧昧的空间感,

她就像婴儿一般睡着。

一种莫名的有东西在心上来回挠动的感觉。

二十分钟后,到达天源小区。

下车到后排座,打开车门。

秦雪正一个翻身,眼看要摔下来,程潜伸手托住她的肩膀,又翻了回去。

这样都没醒。

第一次看她静态的样子,

长长的睫毛微微翕动着,小巧精致的鼻尖,

兴许是喝了酒,

她的唇瓣看起来粉嘟嘟的,小小的唇珠像花瓣上泫然欲滴的露水。

程潜有点不忍心叫醒她。

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后…

在梦里面会更开心点吧。

不如…程潜想,给她抱上去好了。

看她穿着裙子,从后备箱拿了件衣服给她盖上,然后就从车里把她抱了出来。

很轻,很紧致的身体。

一路走到快接近4号楼,

秦雪的意识恍恍惚惚恢复,

突然感觉自己在被人抱着,

感觉到她的挣扎,程潜又抱得更紧了些。

本能地启动防御…

秦雪伸手拉住程潜的衣服做支点,一边腿滑下来照着他的膝关节一勾,程潜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后一仰,几乎躺到在地上,

然后压上去一个十字固,

抬手肘击。

程潜完全没来得反应过来。

“啊…”吃痛的叫声就划破了天源小区的深夜。

“秦雪!你特么是疯了吗!”

“你给我起来。”

一声秦雪似乎将她召魂,低下来仔细端详着这张脸…

几乎要贴上去了。

半晌。

“沈…哦不、程…程总。”“对对对对不起。”

秦雪几乎跳起来。

“你要杀人吗?”

“我不知道…我以为。我还以为…我前一秒还记得我在Lumen,后面怎么突然有个人抱着我。我以为…我就…”

“我觉得我快瞎了。”

“对不起…”

“算了,很晚了…你回去吧,我自己回去处理。”因为太疼,程潜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如果换作她是个男人,估计已经被抬走送去殡仪馆了。

“我能帮你做什么?”秦雪脑子已经一片混乱。

“你赶紧回家,我现在就走。”程潜捂着眼睛,捡起衣服,朝着车的方向走去。

马德,我的眼睛。还好刚才把眼镜摘了…不然我真的会瞎。

我为什么要送她回来…

作孽。



玉龙印 本周恋爱中 黄沙行 从斗破开始万界打卡 异世之万界圣尊 你真是个天才 聊斋之因果 我有个外星女友 血灵王座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