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父是魔女 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3章 家的感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再枯木逢春,随着一阵悠悠歌声,冰尘睁开眼睛了双眼。望着远方景色中已多出的一点点绿意,冰尘脸上闪现出出了几许笑意。站起身,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也恰恰这时,一声娇喝从离处传来。“谁!”扭过身,抬头一看一身着素白长裙,手拿长剑的女子正一脸高度警惕地望着自己。“璇儿,好...

再逢春,随着一阵悠悠歌声,冰尘睁开了双眼。看着远方景色中已多出的点点绿意,冰尘脸上浮现出了几许笑意。起身,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也正是此时,一声娇喝从不远处传来。“谁!”转过身,只见一身穿素白长裙,手持长剑的女子正一脸警惕地看着自己。“璇儿,好久不见!”露出一对大白牙,冰尘一脸笑眯眯道。“你是!冰尘哥!”看着站在崖边巨石上那张熟悉的面孔,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凌璇惊呼起来。脚尖轻轻一点,数百米的距离,仅几步便来到冰尘身前,凌璇激动道:“冰尘哥!真是你!”。心里疑惑,不过随即,凌璇脸上便挂满不安之色,伸手触摸冰尘已齐肩的长发,说道:“冰尘哥,你的头发!”侧头看了一眼,冰尘恍然道:“都这么长了,看来该理发了。”凌璇神情焦急,赶紧问道:“不是的,冰尘哥,你的头发怎么白了!”看着那满头银丝,凌璇慌乱如麻。瞥了眼自己的白发,冰尘暗自一叹,做出一脸无所谓道:“别担心,前段时间生了场重病,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话说璇儿,在剑陵学院过得可好?”轻抚在冰尘满是胡茬的脸上,目光凝视他双眼,凌璇语气有些微怒又有些不容反驳地问道:“告诉我,怎么回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沈易烟呢,她在哪?”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冰尘并未在此事继续纠缠,随即说道:“入剑陵学院才短短几年,璇儿你都纳灵五层了,不愧是连冰姨都称赞的天才。”凌璇瞪了冰尘一眼,知道他想岔开话题,不过凌璇也知趣,并没再继续深究。从小一起长大,对冰尘的脾性,凌璇是再了解不过。他不想说的事,就算你把他嘴巴撬开都得不到半个字。眼中寒芒一闪,不用冰尘说,凌璇也猜到此事定与沈易烟有关,暗暗打定主意,事后定找她算账。不过也仅是一瞬,凌璇目光便柔和了下来,有些惊讶地问道:“冰尘哥可以看出璇儿修为了?”冰尘脸上浮现一丝自得,说道:“那是当然,璇儿你看看我如今什么修为。”凌璇微惊,不过同时,其脸上便露出了浓浓地喜悦。“冰尘哥你可以修炼了?”然,当她窥视冰尘修为时,只感觉其身上有丝丝灵力流转,根本看不出具体修为几何。“冰尘哥,我看不透你修为,莫非你已是凝神境强者了?”“额,怎么可能,我才纳灵三层,比你修为还低,你怎会看不出啊?”“白痴,这丫头修炼的不过是灵阶功法,血魂功可是天阶功法,足足高出三大层次,能窥视出你修为那才是怪事。”兰幽梦冷幽幽道。“我又不知道,你这个当师父的又没给我说。”冰尘撇嘴道。随即,冰尘便对凌璇说道:“许是功法的问题,哥现在可是货真价实的纳灵三层境,怎么样,厉害吧。”凌璇嘴角浮现一抹浅笑道:“厉害,璇儿从小就知道冰尘哥最厉害了。”刚说完,就有几许淡淡地红晕迎上了凌璇俏脸。“对了璇儿,你没事跑这里来干什么?”“捉拿某只捣蛋的妖兽呀。”凌璇狡黠一笑道。“额……”“听爸妈说,三个月前,有妖兽在雪霞山引发了一场大雪崩,害得山脚下不少人流离失所。趁这几天得空,我便过来看看。可是有不少叔叔伯伯说要剁了那只妖兽吃肉的哦。”凌璇嘴角微翘道。“额,这个……”冰尘老脸一红。见状,凌璇噗哧一笑,而后便挽住冰尘胳膊道:“好了,任务完成,那只妖兽已经被赶跑了。走吧冰尘哥,咱们也该回家了。”说完,拉着冰尘,纵身一跃,二人便飞出了山崖。冰尘一惊,下意识一把抱住凌璇,然下一刻,他便感觉脚下踩实,低头一看,却见自己二人正踏在一柄宽大的飞剑之上。“冰尘哥!”凌璇弱弱的声音传来,冰尘下意识抬头,二人正好四目相对,相隔近在咫尺,还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热气。冰尘赶紧松手,退后一步,摸着鼻子,老脸微红。凌璇嘴角露出一抹狡黠,抿嘴轻笑道:“嘻嘻,冰尘哥,好玩吗?”瞪了凌璇一眼,冰尘故作威严道:“小丫头,故意吓我是吧。”“哪有啊,璇儿只不过想给冰尘哥一个惊喜而已。”话落,凌璇再次上前挽在了冰尘胳膊上。“小时候,冰尘哥处处护着璇儿,现在璇儿有实力了,该璇儿保护哥哥你了。”语气中尽是温柔,还有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坚定。“小丫头,我还需你保护?不过话说,你胆子还真不小,一个纳灵五层小修就敢孤身一人来捉妖兽,若真遇到什么妖兽,以你这瘦胳膊瘦腿的,都不够它塞牙缝的。”“切,哥哥看不起人。以璇儿如今的实力,一阶妖兽,就算打不过,还跑不掉吗?况且璇儿还有这法宝!”凌璇指着脚下飞剑说道。“哥哥还不知道吧,这飞剑可是一件地阶法宝,是当年冰姨送我去剑陵学院时送给我的。有这飞剑在,别说一阶妖兽了,就算是二阶初期的,璇儿也敢斗一斗。”说到这,凌璇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补充道:“对了,冰尘哥,冰姨有件东西留给你了,当年冰姨临走前偷偷告诉我,说是某日你若可以修炼了,便让我带你去取。”闻言,冰尘情绪突然激动起来,赶紧问道:“什么东西?”“嘻嘻,到了你就知道了,别着急嘛。”凌璇狡黠一笑道。再次瞪了她一眼,冰尘也按耐下了心里的急切,但那份激动却怎么也抑制不住。短短几分钟,飞剑便停在了一处庭院内。“丫头,你可算回来了,我和你爸都担心死了。”二人刚着陆,一名看起来三十来岁,风韵犹存的妇人便从屋内走出。“妈,你看我把谁带回来了。”凌璇一把拉着冰尘,向着辰缘走去。目光下意识聚集在冰尘身上,下一刻,辰缘便是一声惊呼。“尘儿!”辰缘赶紧快步向前,来到冰尘身前,既激动,又有些惊慌地看着冰尘,而后更是双手紧紧抓住他两边手臂,仔细打量。“尘儿,这半年多你都哪去了,怎么搞成这幅模样,还有你这头发怎么回事?”辰缘一脸担忧道。“额,缘姨,我不是一直在城里上学吗……”“胡说,学校和你公寓我不止一次去找过,他们说你半年前就失踪了,老实交代,这半年你都跑哪去了,没担心死我们。”看到辰缘脸上的焦急,这一刻,冰尘心里泛起了浓浓地感动,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突然迎上了心头。自冰姨离去后,冰尘内心总是很孤独,有一种世界虽大,但他却孤注无依的感觉。“缘姨别担心,我前段时间生了点病,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缘姨你看,如今我是不是比以前壮实多了,不仅个子高了一些,就连肌肉也都长了出来。”冰尘鼓着手臂肌肉说道。闻言,辰缘才稍稍安心,不过随即便说道:“以后不论去哪,必须给我捎个信,还有就是,以后没事就回这里来,这里也是你的家。”似敲动了冰尘心里某根弦,让他差点眼角湿润。“妈,你就快去做点东西给哥哥吃吧,他都饿坏了。”似为了应证凌璇说的话,刚好此时冰尘的肚子咕噜一声响,听得凌璇噗哧一笑。这一路上,她可不止一次听到冰尘肚子里反抗的声音。辰缘瞪了凌璇一眼,赶紧转身,对着一旁正看得津津有味的辰昊一声轻喝。“还愣着干什么,晚饭之前,去城里买一些新鲜食材回来,最好是妖兽肉,我要给尘儿补一补。”“好嘞,马上去。”辰昊赶紧点头应是。一蹬他的大皮卡,轰轰声中,不消片刻便消失在了几人视野。“璇儿,你先帮尘儿去洗漱一番。”辰缘道。“啊!”凌璇一声惊呼,不过随即便说道:“好好好,遵命,母亲大人。”嘴角露出一丝浅笑,而后立刻拉着冰尘赶紧向着屋内走去。俏脸微红,面容羞涩,如一位温柔贤惠的妻子,轻轻解开冰尘的衣扣。“额,璇儿,我自己来吧。”冰尘老脸微红道。此话一出,凌璇俏脸更红了。冰尘见状,赶紧冲进浴室,砰的一下把门关上,轻拍胸口,心跳得贼快。“切!”凌璇撅了噘嘴,脸上浮现出几许羞赧的笑意。洗漱完毕,凌璇又细心为冰尘穿戴,更为他精心打扮了一番。“白发的哥哥,别有一番魅力,比以前更帅了。”梳妆台前,凌璇轻靠在冰尘肩头,看着镜中之人,一脸羞赧道。忙活了几个小时,辰缘做了一大桌好菜,甚至有几样还在散发丝丝灵力,郝然便是妖兽肉食。“来,尘儿,多吃点,这个肉可以强身健体,对人体大有好处。”辰缘夹上一大块妖兽肉放进冰尘碗里说道。“哥哥,吃这个,这个也很好吃。”凌璇又夹上一夹蔬菜放进冰尘碗里。还没开吃,冰尘碗里就塞满了各种菜肴。心里阵阵暖流,让冰尘感受到了他一直想要的家的感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