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心记——出版名 宫 第003章 险境难全欲逢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二日,绯心要前去寿chun宫给太后请安。她昨天着艳蓝色缀粉蓝云纹的盘花衫,宽袖长襟,上缀粉蓝,粉金彩晶两百零六颗,钉入花蕊花瓣。内里是斜襟高领的盘丝锦的雾蓝衫,下衬繁花层云大裙。腰间系紫蓝色流苏璃带,丝丝飞展于腰侧两畔。梳了一个双翅环落髻,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抖出一个慧妃式的微笑。每当看到这样的自己她就格外的满意,华美,雍贵而不失别致。明亮又不刺目,好像与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又接近了一步。她妆饰完毕,口中含了一颗青榄,酸酸而又清新的味道充盈了她的口腔。她不紧不慢的由着绣灵扶着出去,乘着轻辇前往寿chun宫。。...

次日,绯心要前往寿chun宫给太后请安。她今天着艳蓝色缀粉蓝云纹的盘花衫,宽袖长襟,上缀粉蓝,粉金彩晶一百零八颗,钉入花蕊花瓣。内里是斜襟高领的盘丝锦的雾蓝衫,下衬繁花层云大裙。腰间系紫蓝色流苏璃带,丝丝飞展于腰侧两畔。梳了一个双翅环落髻,上缀以名贵蓝宝镶得的孔雀展屏。另簪了一朵绢纱而制粉蓝色优昙,正在髻尾颈侧,颤颤贴着她的后颈,格外的明媚。额间轻点粉蓝三瓣樱,衬托得她得双眼更加的动人。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抖出一个慧妃式的微笑。每当看到这样的自己她就格外的满意,华美,雍贵而不失别致。明亮又不刺目,好像与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又接近了一步。她妆饰完毕,口中含了一颗青榄,酸酸而又清新的味道充盈了她的口腔。她不紧不慢的由着绣灵扶着出去,乘着轻辇前往寿chun宫。

寿chun宫位于恒永禁宫东南位,四周筑宫墙,处于一个独立宫落群正中,是后宫之中太后,太妃等居住安养之地。寿chun宫居中,周围设有一系列辅助建筑。

殿内设有佛堂,太后每日理佛之时不由人打扰。但绯心每日必会早到,然后于前殿一直静静等待。直到太后理佛完毕,由宫女搀扶出来饮茶,再传绯心相见。

太后阮星华今年四十有五,但因保养得宜,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她着常服,掩住她依旧曼妙的身姿。束着简单的发髻,上面也鲜有簪饰。这寿chun宫也比绯心的掬慧宫简朴的多,没有太多珍器古玩,倒是有不少盆栽。

她细长的凤眼打绯心头顶飘过,见她跪在地上便轻哼了一声:“起来吧。”

“谢太后,臣妾上回说的九转凤翔云栽,可巧昨儿家父遣人送到了。”绯心略一回眼,身后绣灵已经捧着一个锦盒递了过来。绯心伸手接了,转而递捧而上,“太后瞧瞧可还合心意?”

星华半歪在座上,并不抬眼相看,只是身边的宫女踱来,将盒子接过去。展开来奉向她,她半眯了眼,似是连看一眼的劲头也没有,略挥了一下手,便将人遣了下去。

星华顿了一下,不紧不慢的说:“若是你将这份心思用在皇上身上,也不至于汤山行宫没你的份儿了。”

绯心噤口,还不待说话,她已经接着说道:“昨儿皇上出行,宫妃皆送,怎么不见你?”

绯心怔愣了一下,曲膝跪了下去:“臣妾知罪。”她说不出口,昨天她哪里还能露面?

星华叹了一声:“昨天皇上还去了掬慧宫,你只消服个软便了事。他都肯先去抚就,这个台阶摆在你面前,你怎么就杵了?平日里的机灵劲儿都哪去了?难不成这还得哀家手把手的教你?”

绯心咬了咬唇,无言以对。昨天他哪里是去抚就?又要她如何服软?旁人都道她是摆架子,敢跟皇上呕气。而她也只有打落门牙活血吞的份。

星华见绯心双睫微颤,盈盈泪珠沾睫如星。不由摇头:“在哀家的面前,不用再摆慧妃的样子。”她停了一下,“算了,你也是习惯了。凭得叫哀家又想起慧儿了,起来吧!”她一发话,边上的绣灵忙忙的将绯心搀起来,星华看了她一眼:“这里小风怪硬的,陪哀家去暖阁说说话。”

绯心会意,几步过去,扶星华起身。二人慢慢沿着侧堂向中殿而去,至了西暖阁,奴才们已经将这里安整妥贴。一溜十六折的象牙绘山水画屏将门堂挡开。内里燃着紫玉番宁神香,两侧偏阁的暖青纱已经放落。沿墙一张紫檀卧椅,上面团锦花样的细绒厚垫已经熏暖。宫女将她们送进去,便闭了门。

“待选入进的册子,你可瞧了?”星华在椅上坐定,绯心托了碧玉盏奉上,垂头低语着:“回太后,臣妾昨日瞧了,没什么不妥之处。入进的八十人三日后便入宫待选,到时臣妾再着人去看。”

“筑仪堂中郎之女,这次风头甚劲,人未入宫,已经四处造势。哀家就顶瞧不上这样的。”后头这句,放在外头星华绝不会说。

但绯心明白,林中郎一向在筑仪堂不得志,因不愿曲就太后一党,连连在朝堂之上与阮右丞冲突。明明他位低右丞许多,但瞧着意思,是其女入宫受宠是必得,而林家因起而起则是大势所趋!

不过也难怪,林中郎的女儿林雪清,听闻是京城第一美女,书画双绝,才德兼备,自小便严加教管,以备充内廷。林中郎很是精明,就怕太后拦她一道,所以之前已经频频造势,凭他的阶位,外充绝不可能直接刷下。进宫之势已经不能再挡,唯有在皇上前往行宫这段日子,想法子把她淘汰下去,不让皇上见到她!

“这次宁华夫人有孕,皇上陪她去行宫洒沐。你虽然没能跟着一道去,但这也不算坏,待得她们入宫之后,你拿个错处,把她轰出去。”星华轻哼着。

“臣妾谨尊懿诣。”绯心躬身轻声应着。

“那姓吴的小贱人,听说你就把她遣到别院去了?”星华柳眉微蹙,看着绯心低眉顺眼的样子,“再难诊的恶疾,也终有好的一日。料不起哪日皇上又想起她,跑到别院去瞧她。到时岂不前功尽弃?她那个混账爹,平日家就在文华阁充秘院里上窜下跳,与皇上亲近的很。若是一日三提,皇上也总跟她有些个情份,不是给自家找麻烦吗?”

“回太后,那吴大人已经派了外职,不日便会上任。后宫的消息,吴大人没机会再知道。况且现在大选在即,无事为安。”绯心不疾不徐的开口,“这只是臣妾的小见识罢了,一切自当遵太后的吩咐。”这些事,太后一定也能打听得到。清理吴嫔,目的在其父。也怪吴嫔风头太盛,完全不知掩藏。其父日受倚重,如今外派,正是太后亲族一系的属地。所以太后要借绯心这只手来除她!

绯心并不是同情吴嫔,后宫的女人,能否在这险风恶浪里讨生,都是各凭本事。绯心自己也是人家指间之棋,纵使别人举手无悔,进退不由她作主。她也要每步都走得稳妥,成为别人的锋刃,也要处处想着自身。这事做的太绝,对她一点都没好处。

离开寿康宫后,绯心遣退步辇随从,只让绣灵跟着。取道中华阁,绕九曲回廊向中都园慢踱。中都园是寿康宫西侧的一个花园,与中间前御花园相通。绯心睨眼四周,低声向绣灵说:“你找人送个信儿给林中郎。”

绣灵一听,马上明白,低语着:“林雪清三日之后便会入宫。太后对她也不喜?”

绯心微眯了眼:“这个人情,看他收是不收。若想他女儿将来有所作为,就看这一次了!”说着,绯心便顺直腰身,轻移莲步,不再开口。

今天太后这般吩咐她,让她将这捧“雪”扫出宫去。显然是想让她当出头鸟,这种事,怎么可能做的天衣无缝。她吩咐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那什么“懿诣”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显然太后已经对她这枚棋已经失望,因为她没有完全听从太后的吩咐,将吴嫔至诸死地。执棋的人已经感觉到棋子内心的翻涌,准备弃卒保帅了!

宁华夫人的父亲也是太后一党,宁华夫人一家是太后的远亲,现在她又有了身孕,太后自然是要为她扫清道路。而至于她乐正绯心,替身做的再好,皇上也没心思追忆往昔。况且又无出,家世也不好。现在又不能言听计从,折了就折了,对太后而言,没有任何伤害。

但她乐正绯心岂能甘心引颈就戮,当那出头让人摞人的鹞子?这件事,她做了不行,不做也不行。当下唯有冒这个险,卖林中郎一个人情。把太后的意思告诉他,让他想办法带女儿在这段日子接近皇上。

虽然她家世不算好,但她在宫中三年,贵为三妃之首。这个身份,足以成为他女儿日后在宫中的依靠。就算她地位现在也是摇摇晃晃,暗涛不止。但林家并不知情。只悄他接了这个人情,日后她也算有个外应。三日之后,只要林雪清自己有本事入了皇上的眼。那么她就不算不尊太后诣意,而是她一个后宫的女人,如何左右皇上的心意?兵行险着,才能在前后夹攻之间出一条活路。

××××××××××××××

半个月之后,皇上摆驾回宫。与他一同回来的,不仅有那现在风头极盛的宁华夫人,还有皇上新封的婉嫔林雪清!关乎这种事情,后宫里总是传的特别快,根本不需要绯心再花心思去打听。

听说皇上在前往汤原行宫的路上,正碰上林中郎的夫人携女酬神。皇上得知雪清此次也在待选之列,便诏其相见。一见之后,为之倾心。当即便许她随行,在行宫当晚便招幸了雪清,龙颜大悦之下便封其为婉嫔。

这突如袭来的变故让太后措手不及,她也怀疑是绯心走漏了风声。无奈又拿不住任何蛛丝马迹,加上事前她已经明言不理选秀之事,唯有自己憋闷而已。

绯心知道这件事后,太后对她的印像只会越来越差。但既然雪清已经入宫,敌人已经刀尖顶入,她也唯有继续拢络绯心。皇后现在是指望不上了,单凭一个宁华夫人,实在难挡雪清天姿国色。绯心的确行了一步险棋,但险棋之后,就可以稳稳的躲在林雪清的身后。她的原则是,绝不当出头鸟。太后想弃她,她就给太后找一个更需要处理敌人!

绯心此时正坐在掬慧宫正殿的大椅上,看着下首排坐上低垂眉眼,却难掩慧灵双眸的女子暗叹,这正是刚刚受封的林雪清。

今天她依例往各宫请安,此时她只是虚坐了椅子一角,半侧着身向着绯心。一身浅绿色蝶翼的宫装,双手规矩的交叠,纤长的手指上,涂着鲜红蔻丹的长指甲格外的醒目。雪清梳着团花宫髻,两边各簪一朵绢制宫花。没有繁冗的钗饰,却更显得明艳非常。肌肤如雪,长睫如扇,遮不住眸间灵光。俏美的粉唇微微扬起,颊边还有浅浅笑涡,天姿国色,一点不过份,的确是个十足的美人儿!

“雪清初来乍到,于不当之处,还望贵妃姐姐多加提点。”之前的客套过后,绯心摒退了众人,雪清这才慢慢开口。声音微扬,有如珠落玉盘,鲜脆的玲琅声,“雪清此番可以入宫,多亏姐姐提携。家父特让雪清,向贵妃姐姐传达谢意!”

“这后宫之中,姐妹众多,同侍君王。皆是一家人。”绯心浅笑嫣然,“妹妹只消尽心为主,我们姐妹合睦,后宫生平,便是幸事。何谢之有!”

雪清嫣然一笑,双颊已经飞起桃红:“贵妃姐姐的教诲,妹妹记下了。”毕竟还是初入宫帷,以往在家是父母掌中之宝,此时难拘太久形态。一时间便大着胆子抬眼看着绯心,扑闪着眼睛灵光灼现,好一双会言语的明眸!她顾盼看着绯心,不掩面上艳羡之容:“贵妃姐姐端华贵庸,雪清在家便仰慕的紧。雪清自小独处深闺,不曾有姐妹,此时心里好生的欢喜!”

绯心看着她笑意盈盈,十六岁,不过只小她三岁而已。但绯心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比她老了好多一般。她的眼睛像鹿一样动人,说话之间也不掩真性情。想是在家,也是父呵母宠,千拥万护。礼仪规矩丝毫不差之间,又多了年轻女孩儿的青春活力,皇上不喜欢才奇怪呢!



大富翁的私生子 明草 江湖有间八卦社 联盟永恒 蛮横的屠夫 让巨龙再次伟大 月光礼赞 山河行遍 穿书之许愿系统 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