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是这样的殿下 第二章 红豆呐红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承启国相府后院,宝珠院扶苏亭。纱帘随风飘舞,帘内雪青衣裙若隐若现,衫袖跌落,雪白的柔夷曝露出,食指拇指夹着葡萄翘起小指,递入粉唇中。嗒嗒——身穿上衫灰蓝下裙黛蓝的丫鬟由远及近,“小小姐,红豆糖水来了。”“可放冰窖里冻过了?”婉转悠扬悦耳的音鸣,宛纱帘飘舞,帘内雪青衣裙若隐若现,衫袖滑落,雪白的柔夷暴露出来,食指拇指夹着葡萄翘起小指,递入粉唇中。。...

承启国相府后院,宝珠院扶苏亭。

纱帘飘舞,帘内雪青衣裙若隐若现,衫袖滑落,雪白的柔夷暴露出来,食指拇指夹着葡萄翘起小指,递入粉唇中。

嗒嗒——身着上衫灰蓝下裙黛蓝的丫鬟由远及近,“小小姐,红豆糖水来了。”

“可放冰窖里冻过了?”宛转悠扬的音鸣,宛如涓涓溪流淌入人的心脾,在这个昏昏欲睡的初夏,给予听者脑中清明。

画屏有一瞬间的呆愣,反应过来迅速把糖水放到桌面,脸颊泛红,虽然她们家小小姐娇小玲珑没有程家姑娘的倾城容颜,但是有着一副天籁的嗓音,让人听之心喜,“小小姐,按你的吩咐冰过的,奴婢没有叫人瞧见。”

“那就好。”苏豆豆捧起糖水一口喝完,舒适地倒在躺椅上,“啊~好爽。”

“可是小姐,这是第三碗了,今日不能再喝了。”小心翼翼瞧了眼躺椅上的人儿,画屏语气里满是无奈,“再喝下去老爷夫人知晓,怕是会罚奴婢俸禄。”这个月发了俸禄,她就够钱去藏宝阁买那套鸳鸯戏水头饰,下月好送自家大姐出嫁,如果如果,她家小小姐再喝,自己被发现,那就不够钱了。

“安心呐。”躺椅上的人儿摆了摆手,抓起旁边小案桌上的书盖到脸上,“不喝了不喝了。”她现在好困,要睡觉。

画屏松了一口气,拿过石桌上的桃花遮羞美人团扇,一下一下给苏豆豆扇风。

半时辰后。

“长本事了啊,喝酒喝到天亮,这都日上中天了才回来,啊,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

“夫人我错了错了,嘶~疼疼疼~”

“认个错就完了?你想得倒美!”

吵闹声越来越近,画屏瞧了眼院门口,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仿佛这种场面早已见惯,手上的力度半点不差。

倒是苏豆豆猛地醒来,书从她脸上滑到怀里,画屏紧张地停下手中的动作,问:“小小姐怎的了?”

苏豆豆眨眨眼,甩了甩头道:“无事。”她只是做了个不清不楚有点窒息的梦。

“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没有苦劳也有功劳,你就是这样对我的?还学会喝花酒啊?!”

“夫人冤枉啊,我们去的可是坛香酒肆,没有喝花酒啊,夫人不信可派人去看看。”

“派人问?哼,那些人敢不听你这个相国公的话吗?”

“夫人啊…”他们敢不听我的,但不敢不听你的啊。

苏豆豆扫了眼早已进了院子里的两人,打了个哈欠。

察觉到视线,相国公夫人苏江氏,也就是苏豆豆母亲一脸和蔼转过脸,笑着朝她柔声道:“豆豆怎的了?是你父亲吵着你了?”

这变脸速度,堪称一绝!

相国公苏诚半蹲在地,苦笑着朝苏豆豆挤着眼睛,示意她求情,而她只是望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个甜甜的笑,“没事,娘记得下手轻点。”

苏诚:“……”

“娘知晓的。”苏江氏手上力度加大,拧着苏诚的耳朵狠狠道:“喝酒喝得开心吗?”

“不开心不开心,夫人,我再也不敢了,嘶~啊啊啊啊!!!”

苏豆豆淡定捻了个葡萄,汁水在嘴里炸开,她眯了眯眼,“真好吃。”余光看向院里的两人,倒在躺椅上把怀中的书拿起,看了起来。

她,苏豆豆,在三岁那年失足掉入府上的芙蕖池,而那池如今早已填了土种了桃。

其实真正的苏豆豆早在那一天死掉了,而那一天的21世纪里,同名苏豆豆因为组织社团成员度假,买完烧烤用的东西在等红灯时,看见一个三岁女童跑到人行道上,又见远处一辆货车急急冲来,丝毫没有看见误闯红灯的女童,千钧之发,练武十年的苏豆豆冲了过去,把女童护在怀里,等她醒来,却看见了自己飘在病床上,社团里的人在她的尸体面前哭,她其实没有多大的感想,只是后悔没跟他们道个别。

魂体状态的她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飘到病房外面,看见一个穿着汉服的魂体女童从走廊的那头飞到手术室里,她听见了医生们紧张雀跃的喊声,她笑了,那个女童,没有死。

但是令她奇怪的是,那个女童先前,没有魂体出来,而是进去了一个新的魂体,正当她苦思冥想时,等候在手术室外的女童父亲说:“别担心,然然这不是还在抢救吗,再说了她一个痴傻儿童…”

啪——女童母亲愤愤望着捂着半张脸的女童父亲,怒道:“要不是你带然然出门,没有看好然然,然然至于被车撞吗?你还有没有良心,那是你女儿!”

“你这个泼妇,你敢打我?!”

啪——又一巴掌,女童母亲指着他,吼道:“打就打,我们离婚!然然归我!”

“离就离!”

闹声很快就没了,女童父亲愤然离去,留下女童母亲在紧张等候医生的裁判。

苏豆豆笑了,女童有个爱她的母亲,足够了。

而她自己,想起往事,她收起笑,回到自己的尸体身边,一连七日,看着尸体被火化,看着吊唁的人走了又走,而她的墓前,始终没有那对早已离了婚的父母来,她想,她早被遗忘了,两个家庭,哪里都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她想,她怕是要飘着这个身体到处游了。

然而,没等她离开,一阵天旋地转中,她入了一个三岁女童的身体,是那个汉服魂体女童的本体,虽然时光倒流回了古代,但她很庆幸,有爱她的家人。

————

苏豆豆,原名苏红豆,苏江氏即将临盘的前两月,苏诚被派往南安国交涉,知晓南安国有国树,唤红豆树,他望着望着思恋家中怀着胎的苏江氏,摘了颗红豆并着书信送往承启国,信上所言:不管孩子生下来是男孩女孩,都叫红豆。

然而苏江氏觉得一个女孩子叫红豆太俗了,改为豆豆。

苏诚:“……”虽然他很有想法,但是他打不过自家妻子,也就罢了。

在这里,苏豆豆衣食无忧,她的毕生愿望也终于实现,正所谓:不想当咸鱼的咸鱼不是好咸鱼。于是她除了学书写字,就是在府里葛优躺,常常令苏江氏很头疼,她希望自家女儿能出去多交交友,但被苏豆豆千奇百怪的借口拒绝十几次后,也就不管了。

而苏豆豆这一躺,就是十一年。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红豆红豆,入骨相思呐。”



我是范蠡 九洲天师令 云龙百变 姑娘她戏多嘴甜 都市修炼奇谈 雅克塞拉游记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美漫之超人 道者为尊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