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第4章 当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老半天时间,这个小姑娘也不是皱眉头是动怒,整个人就没好心情过,满满的负能量,搞得宋简茹亦皱眉头,按外面柳树刚种子发芽的样子,现在的应当依法但是秋天,气候还挺冷,能吃冷食?再后来,宋简茹才明白,金国人是有吃冷食的习惯,但也不是现在的,宋家为何吃冷的,所以没钱买柴禾饭食冷热,宋简茹不管了,她现在琢磨跟这家人的关系,为何这么费心琢磨,完全是这具身体没给她任何信息,她不知自己是谁?。...

半天时间,这个小姑娘不是皱眉就是发怒,整个人就没好心情过,满满的负能量,搞得宋简茹亦皱眉,按外面柳树刚发芽的样子,现在应当还是春天,气候还挺冷,能吃冷食?

后来,宋简茹才知道,大宋人是有吃冷食的习惯,但不是现在,宋家为何吃冷的,因为没钱买柴禾,一日两餐,吃冷食的时候还是挺多的。

饭食冷热,宋简茹不管了,她现在琢磨跟这家人的关系,为何这么费心琢磨,完全是这具身体没给她任何信息,她不知自己是谁?

她有些小心翼翼!

太阳快落山时,竹竿上的衣裳在风吹日晒中终于干了,她和小姑娘一道收起熨叠,不知为何,她发现自己熨叠衣裳的手法跟小姑娘居然差不多,甚至做的比她还好。

让小姑娘深感意外,看向她的眉头没皱那么深了。

宋简菇望向自己的手,又望了眼小姑娘,比她细腻,不像穷门小家的姑娘,但好像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

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和奶奶去送衣裳了,要是大伯三婶他们回来,你不要管,在你小屋里就是。”小姑娘临走之前吩咐,想想又转身,“送完衣裳,我会去看梓安。”

梓安?跟她有关系吗?小姑娘要跟她汇报,“要我煮晚饭吗?”

“晚饭?”宋英娘又皱眉头,“我们不是大户人家,晡饭就算晚饭了,你……”

“英娘,赶紧的……”老妇人在门口喊人。

宋简茹看过去,老妇人肩上挑了两个简易的木箱子,衣裳整整齐齐的码在里面,她要去交货了。

宋英娘临走前不放心的又说了遍,“你身上有伤,赶紧趁现在休息休息,等我和奶奶回来,会带些针线活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做。”

不是洗衣就是针线活,简直就是社会最底层标配,宋简茹叹气,一整天就喝了碗冷白水,这日子怎么过。

宋英娘走了小一段,对她奶说,“她不会逃了吧?”

宋乔氏挑着担子,吃力的哼哧哼哧,“往那里逃,没有身份路引,出去就是死,她要是个聪明的,会乖乖留在家里。”

宋英娘一边伸手帮着扶摆动的木板箱,一边不放心的朝身后看,狭窄的小石道,早已看不到自家房屋了。

肚子饿得呱呱响,宋简茹躺到床上又起来了,站到井台边,舀了一瓢水,看着生水,没下得了口,深吸口气,转身,拉开了破旧的院子门。

她跨出门时,感觉前后左右都有目光射过来了,抬头随意一看,撞到一中年妇人,只见她咧嘴一笑,“宋家小媳妇,你干啥去?”

宋家小媳妇?她什么时候成小媳妇了?宋简茹怀疑这话不是对她讲的,可是妇人目光分明对着她说的,她只能假装没听懂,自顾自出了巷子。

身后,窍窍私语声不时传过来,宋简茹一边走,一边听,到是听出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了,并且这个身份怎么来的缘由。

原来,宋家有个孙子生了场重病,找了不少医生,看了不少钱都没有看好,最后找人算了一卦,说是找个童养媳妇冲喜病就好了,而她就是几两银子买回来的童养媳妇,听说,她还真冲好了宋家孙子,而她在床上躺了三天才醒来。

三天了吗?揉揉头,那些疼痛难忍、想呕吐的感觉好像就在不久前发生过一样,甚至……宋简茹记起自己好像被什么裹住似的,让她挣脱不得。

咕咕……饿得人没心思思考!

宋简茹忍着饥饿走出狭**仄的小巷子,到了巷子口,眼前终于宽敞了很多,像是一条小街,街道边上不仅有店铺,还有很多流动的贩夫走卒,虽然脏乱,却挺热闹。

她随意走在小街上,一边走一边看,不知不觉,走到了小街尽头,而拐过小街尽头,有一条不大不小的河道,像是护城河,两岸种了杨柳剌槐,都才刚刚冒青,贴着沿河而立的不是简陋的房子,就是简易的棚户屋,跟小巷子里的宋家差不多。

不管河中心行驶的,还是泊在沿河边码头的船只都很多,按道理,这里不应当这么破旧衰败才对,简直跟这里的繁华热闹不相符,还真是奇怪。

“炊饼卖啦……”①(宋朝人把馒头叫作炊饼)

“环饼哟……”②(宋朝人的叫法,实际上就是现在的炸麻花或是油炸馓子)

……

咕咕……肚子又开始叫,一声声吆喝跟勾子一样勾着宋简茹干瘪的胃,手按在心口,浑身发虚,脚底打飘,怎么才能吃到东西呢?

回到宋家小院,宋简茹真的快虚脱了,可是肚子实在饿得难受,想了想,厚着脸皮到厨房里翻找吃的东西,结果把厨房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又到自己住过的小屋翻了一遍,除了一张木板床,就是一套半新不旧的衣裳,除此之外,真可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这衣服是谁的呢?她下意识拿起叠得挺整齐的衣裳,朝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又想了想小姑娘的身量,这件好像是自己的。

那她是不是可以拿去当了换点吃的呢?刚才那一趟街没白逛,至少让她知道了当铺在什么位置。

就算这套衣裳不是她,等以后有了钱,她再买一套更新更好的给小姑娘,犹犹豫豫了很久,饿得难受的胃终于让她下了决心。

宋简茹卷起衣裳,掩在身侧,又出了门。

门外,杂七杂八的妇人们都拿眼瞧过来,宋简茹知道,围饶她的新一轮八卦又起来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嘴长在人家身上,她们想怎么样说道就怎么亲说道。

这样一件衣裳买是多少钱,当又是多少钱,宋简茹这个现代人全然不知,但脑袋长在颈上干什么用的,当然是用来动脑筋想办法的。

她避在当铺一侧,一直等到天上黑,当铺差不多要关门了,才进门,进门也不讲话,直接把衣裳放到柜台上让人家估价。

当对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寡言少语是最好的应对方法,这一招,在现代,宋简茹用得纯熟,她一直盯着当铺小老板的眼神,听他问:“五个铜板,不能再多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